氣炸鍋賣得好不是沒道理 贊助
2017-06-22 10:24:07十五姊姊

*偶像明星又如何?*第10篇

 

趙茵芬眨眨眼,看著四周的陌生,驚嚇的猛然起身,宿醉帶來的頭痛讓她禁不住叫出聲音。

 

┌醒啦!┘

 

┌大東?!┘趙茵芬不能置信大東的出現。

 

┌妳真的是約瑟芬?威廉哥跟我說我還不信哪!妳昨晚喝醉了,孫勉彥要我照顧妳,他一早有通告,他說等他忙完會來找妳。┘

 

┌我…┘趙茵芬竟然想不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要不要去洗把臉、卸個妝,我送妳回去。┘大東看趙茵芬的狼狽模樣很同情她。

 

趙茵芬進浴室簡單盥洗一番便出來。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可是孫勉彥要我看著妳。┘大東要挽留她。

 

┌妳自己也忙,別管我了,我沒事的,我走了。┘

 

趙茵芬堅持要自己走,大東留不住她只好作罷。

 

趙茵芬看看手錶,上班來不及了,便打電話去公司請病假。

 

請了假之後她卻不想回住處,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蹓達,想到昨晚自己放浪的行為被認識的人瞧見,真是羞得她無地自容。

 

本以為台北這樣大,可以恣意放縱,想不到給人撞個正著,依稀記得自己對孫勉彥做了許多不禮貌的舉動,應該非常失態吧?

 

想到這兒,趙茵芬十分後悔用這種方式來宣洩悲傷,她反省自己這幾個月來行屍走肉般的生活著,有沒有意義?有沒有得到什麼?這件事要傷心多久才算弔唁完畢?她抬起頭面對著盛夏陽光,何去何從?

 

她回到住處附近,走進一間很陳舊的錄影帶出租店,因為只有這間還沒汰換掉錄影帶,而趙茵芬的住處沒有DVD放影機,所以悶得慌又不想出門的時候就靠這兒的錄影帶打發時間。她隨便挑了幾部片子,然後到便利商店買了幾碗泡麵,打算今天就這樣渡過。

 

回到住處換了衣服,拿了支帶子就放了看。什麼片名她不管,好像叫‘胭脂扣’,沒入戲的她只是看著。

 

這片子是說一個女鬼到陽間找愛人,她和愛人相約某個時日會合。趙茵芬原本無心的看著這個影片,當這電視像個玻璃魚缸,但是隨著女主角的傷心、失望、絕望一路下來,她發現居然跟自己的遭遇如此神似,直到結尾,女主角發現原來自己癡情的靈魂等待的是拋下她,自己去消遙快活的負心漢之際,趙茵芬痛哭失聲,她想著爲了要忘掉從前而糟蹋自己的行為,並沒有讓自己快樂,也沒有讓自己忘卻這傷痛的一分一毫,那…這些日子跟死了有什麼兩樣?

 

她哭著,用盡全身的力氣哭著。

 

啜啜咽咽的她感到全身虛脫,撐起上身看,窗外已是華燈初上,驚訝自己居然哭了這麼久!她覺得該是振作的時候了,難道要在這種情境中沉淪到生命的盡頭,才算完嗎?如果人有靈魂的話,是不是到了另一個世界還要繼續傷心?

 

趙茵芬給自己兩條路,一個就是自我了斷;另一條路就是好好活著,重新出發。她先考慮第一條路,要怎麼了斷呢?想來想去都想不出一個不會痛的法子。接著她又想第二條路,好好活著並不痛苦吧?現在的她這麼自由,其實想想自己對夏安好像也沒有很深的情感了,有的怕是不甘願居多吧?那麼…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過日子,不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嗎?

 

趙茵芬想著剛上大學的時候,她夢想當個作家,以她這麼天真爛漫的性格,一定可以創造許多夢幻愛情小說。而且她還希望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那時同學們都說她一定可以出人頭地,因為她是那麼熱情積極、自信樂觀,要不是命中的劫數──夏安的出現,說不定她已經實現夢想了,想不到自己在感情中這麼執拗。

 

‘不!我不會後悔!’

 

趙茵芬對於那六年並沒有虛度,那是她人生的一部分,只是現在她必須重新走出來。畢竟把終身的幸福掛在另一個人身上,彼此都感到沉重、煎熬,就像拿自己的人生跟人對賭似的,如果輸了呢?感情這種事情不是天意來決定的吧?

 

‘對!就是這樣。’趙茵芬下決心,要活出自己,將以往的陰霾拋開,找回原本那個開朗的自己。

 

她立刻找了紙筆,寫下辭呈,明天她就要揮別悲觀的那個趙茵芬,重現最原始的自己。

 

……………………………………………………………………………………………

 

趙茵芬遞出辭呈了,公司方面很快的批准了,畢竟總機這種工作可取代性太高了,只要等到承接的人,就可以離開了。

 

這些天趙茵芬心情顯得輕快異常,上班時都精神奕奕,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讓她幾乎就要飛了起來,原來放下包袱之後可以活的如此痛快,好慶幸自己能夠覺悟,要不是……,趙茵芬突然想到孫勉彥,要不是那天遇到他的話,說不定到現在她還困在蠶繭裡面出不來呢!雖說是自己想通的,但是如果沒有孫勉彥拉她一把的話,也許她已經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了。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到他。’趙茵芬心想若然有機會再見到他的話,應該請他好好吃頓飯才對,不過他可是大明星哪!要想見上一面,難囉!再說吧!

 

不過說巧不巧,幾天之後,趙茵芬在下班的路上走著,突然後頭追上來一個人,抓她的手臂拉了她就要走,她緊張的抬起頭看,是孫勉彥。

 

走進停車場,孫勉彥找到自己的車,用遙控器開鎖,打開客座的門,不讓趙茵芬有絲毫掙扎將她推進車裡,並在車門作設定,讓她開不了門。自己則快步繞過車頭,開門進駕駛座,然後幫趙茵芬扣上安全帶,並且很快的發動車子,開出這個停車場。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直到車子開上高速公路就要出台北,趙茵芬忍不住問:

 

┌怎麼啦?┘

 

趙茵芬看著孫勉彥心情不佳的臉色,便不再多說話。不過她心裡卻有點驚喜,居然可以再見到他,是上天安排好的嗎?

 

車子切進南二高,趙茵芬說要去洗手間,他們便在休息站停下。

 

孫勉彥下車爲她開門,臨下車時孫勉彥拉住趙茵芬,趙茵芬知道孫勉彥的顧慮,便跟他說:

 

┌放心!我不會跑了,在這個地方我能搭到便車嗎?即使有人肯載,我都不敢呢?┘

 

孫勉彥心想也對,難不成跟著她到女厠嗎?

 

趙茵芬走了之後,他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一路開到這兒肩頸有點酸痛,他轉轉頭,揉揉肩膀、伸伸懶腰。過了一刻鐘還不見趙茵芬人影,這讓孫勉彥有點躁,‘她該不會搭了別人的便車落跑了吧?’

 

正這樣想的時候,趙茵芬出現了。

 

┌人好多,耽擱了一些時間,在這兒吃還是上車吃?┘趙茵芬手上拿了飯糰跟咖啡┌不曉得你想吃什麼?隨便買了幾樣,上次你買的冰咖啡很好喝,剛好那家店有分店在這兒,我就買了。┘

 

┌在這兒吃吧!停這兒沒什麼人,不會被認出來。┘孫勉彥看看四周的環境┌等會兒到了高雄再請妳吃大餐。┘

 

┌去高雄?!┘趙茵芬驚訝著要去那麼遠的地方。

 

┌嗯!┘

 

看孫勉彥不再說話,趙茵芬也不再問,既然已經跟了他出來,就不問了。

 

簡單的吃過東西之後,他們便上車繼續往南走。

 

過了台南,孫勉彥突然開口說:

 

┌記得阿喬嗎?┘

 

┌嗯。┘

 

┌前天她割腕自殺了。┘

 

┌啊!?┘趙茵芬啞然失聲。

 

┌我的朋友鐵頭告訴我的,原本我昨天就要去看她的,但是我的經紀人不許我去,而且我還有工作要做走不開,所以現在才能出發,我需要妳的幫忙,而且我放心不下妳,所以到妳公司樓下堵看看能不能遇到妳。┘

 

孫勉彥看著趙茵芬滿腹疑惑的樣子接著說┌Pub的老闆告訴我,有客人說妳是辛氏總公司的總機,我才知道妳在那兒。等會兒看到阿喬的時候,我會跟她說妳已經有我的孩子了,我必須讓她對我徹底死心。┘

 

┌這…這樣好嗎?┘趙茵芬覺得這樣對阿喬太殘忍了。

 

┌不讓她死心,對她而言更殘忍。┘孫勉彥無奈的說著。

 

看著孫勉彥面無表情的樣子,雖然看起來很絕情,但是趙茵芬可以感覺到,他其實很痛苦、很掙扎的。

 

突然她想起婆婆,婆婆跟著夏安一起離開她的的時候,她一直怨恨著,她可以理解婆婆要離開她的理由,但卻沒法子諒解,始終感到被背叛的恨著這個世界的一切,現在聽見孫勉彥這樣說,她覺得自己完全釋懷了,有種被解救的釋放感。

 

到了一個像是眷村的地方,孫勉彥直接開進最後面一間偏僻獨棟的房子。

 

車子停在那房子的圍牆邊,裡頭馬上有個人走出來,趙茵芬認得他叫做小方。

 

┌你真的要進去見她,這樣不好吧?┘小方顧慮著。

 

┌事情總要做個解決,她這樣鬧不停,我對大明也不好交代。我進去跟她說清楚吧!約瑟芬下車吧!┘孫勉彥爲趙茵芬開車門,牽著她的手走進屋子裡。

 

一進去,趙茵芬看到幾個熟面孔,趙茵芬跟他們點點頭,那群朋友也友善的回應她。

 

┌阿彥,她雖然接受了我,但是還是忘不了你,我知道這不能怪你,也不關你的事,但是除了要你跟她說清楚之外,我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讓她對你死心,要不然我們沒辦法再在一起了。┘他應該就是大明了。

 

┌我知道,我進去看她。約瑟芬妳在這兒等我一下。┘

 

孫勉彥進去探望阿喬,不久房裡頭傳出摔東西和哭罵的女人聲音,然後就看到一個面無血色、披頭散髮、滿眼血絲的阿喬跑出來,她看到趙茵芬不由分說往趙茵芬的臉上打去,跟在後面衝出來的孫勉彥拉開阿喬,護著趙茵芬在懷裡,對著阿喬怒吼:

 

┌當初是妳自己要離開的,現在才說我無情無義,我無情在那兒?無義在那兒?妳說得出我的任何罪狀的話,我就回到妳身邊,說啊?怎麼不說?┘孫勉彥見阿喬說不出話便接著告訴她┌沒有?對吧?好!那我告訴妳,約瑟芬已經有我的孩子了,妳別對她動手動腳的,要不然我對妳不客氣。┘

 

阿喬聽孫勉彥這麼一說,又看到他對著趙茵芬被阿喬打到的地方關懷倍至的樣子,她說不出任何一個字,眾人對這事情已經不曉得要怎樣反應才好了。

 

┌你走吧?永遠別再回來了。┘

 

阿喬說完這句話,轉身回房了。

 

大明看見阿喬這樣,心理已經有底了。

 

┌回台北吧!我知道阿喬已經死心了,你別難過,我會讓她快樂起來的。約瑟芬對不起,讓妳受委屈了。┘大明拍拍孫勉彥的肩膀,對趙茵芬抱歉著。

 

┌約瑟芬我們走吧!┘孫勉彥摟著趙茵芬就要離去,想想又回頭說了句┌你們保重!以後我不會再回來找你們了。┘

 

說完,孫勉彥和趙茵芬上車,不回頭也沒有道別的駛離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