濾水壺濾心多久換一次? 贊助
2017-06-10 22:47:13十五姊姊

*偶像明星又如何?*第3篇

 

還好,順利趕上公司的隊伍了。

 

臨上飛機前,大東對著孫勉彥一陣嘀咕。

 

┌威廉哥(孫勉彥的英文名翻譯成威廉),你嘛幫幫忙!下次別搞這種‘快閃族’的把戲啦!阿土伯把我罵到臭頭了,說我怎麼沒把你看好,讓你到處拋頭露臉的。┘大東剛才被消息靈通的阿土伯數落個半死,心中委屈的很。

 

說明一下,‘阿土伯’是‘騎士經紀公司’的大當家,也是許多當紅藝人的經紀人,對於旗下藝人的約束可是很嚴格的,包括孫勉彥、夏綠蒂都是他的人。

 

他名字叫嚴允士,‘阿土伯’這綽號的由來是因為有天總機小姐接到詐騙集團的電話,說有筆退稅要請嚴允土老先生去提款機辦退稅,因而讓‘阿土伯’這偏名不脛而走。

 

┌哇!他是不是有在我身上裝針孔呀!我不過去一下下而已,他就收到消息啦!┘孫勉彥驚呼。

 

┌你罩子放亮一點,‘阿土伯’的眼線可多了,他的線民無孔不入喔!好了,進登機門了,太陽眼鏡跟帽子戴上,快點!┘大東這個保母真是盡責又專業。

 

一行人浩浩蕩蕩上了飛機,因為今天不是假日,飛機上的空位很多,所以他們都隨便坐。

 

賽門特意坐在趙茵芬的旁邊。

 

┌妳現在還沒認識的人所以我跟妳坐一起,┘賽門心思很細密也很體貼┌我拿到劇本的時候就喜歡上這個故事,所以就很好奇原著寫得如何,所以找了妳的小說看了看,我突然覺得很可惜,覺得妳應該去學編劇,把妳自己寫的故事變成劇本,這樣一定更可以表達妳自己想達到的意境,再加上跟我的溝通,這樣一定可以拍出最好的效果。┘

 

┌我…不太懂耶!┘趙茵芬在這行還是門外漢呢!┌我只是個業餘小說作者,並不專業,所以…┘

 

┌這種素人作家更好,┘賽門的想法與眾不同很另纇┌妳知道嗎?我其實對於那種匠氣的作品感到厭煩,一點突破都沒有,全都是些陳腔濫調…┘

 

賽門的言論還沒發表完就被打斷。

 

┌對不起!插話一下,夏綠蒂請導演去一下。┘大東過來請賽門溝通一些拍片的細節┌約瑟芬姊姊,對不起喔!┘

 

┌沒關係啦!┘趙茵芬覺得大東很客氣又很有禮貌。

 

趙茵芬旁邊的位置才空下來沒兩秒鐘,便有個人來佔位置了。

 

┌約瑟芬姊姊,我可以坐妳旁邊嗎?┘孫勉彥對著趙茵芬撒嬌。

 

┌可以!但是不可以吵我,因為我想休息一下。┘

 

┌別這樣嘛!至少回答我些問題再睡吧!┘

 

┌什麼問題?┘

 

┌我很好奇,妳是憑哪一點斷定我比妳小?難不成妳會看相還是會算命?還是我不夠成熟穩重太過輕浮?┘原來孫勉彥一直纏著趙茵芬不放的原因是想知道自己在別人心目中是怎麼個看法,並且想不透自己對趙茵芬這麼沒吸引力呢?他一向很自豪自己是個萬人迷,怎麼遇上趙茵芬會這麼糗不說,她還對自己沒反應呢?問題出在那兒呢?

 

┌你當我是神仙哪?我不認識你,又怎麼會知道你多大呢?┘

 

┌那妳老是衝著我小鬼、小鬼的叫…┘

 

┌你們公司會議室有雜誌報導,裡頭寫說你今年24歲,那我27歲,所以對我來說你當然是小弟弟呀!┘趙茵芬不小心連自己的年紀都講出來了。

 

┌啊!?24歲?┘孫勉彥腦袋瓜想著:哪本雜誌說我今年24歲?┌喔──我知道了,那麼我要叫妳約瑟芬妹妹了。┘

 

┌爲什麼?┘趙茵芬覺得孫勉彥在胡扯。

 

┌妳曉得嗎?妳看的那本雜誌報導我當模特兒走秀對吧?┘孫勉彥見趙茵芬點頭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那是我還沒拍戲之前的報導,那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我今年已經29了,不信哪?┘

 

孫勉彥看著趙茵芬的表情就知道她壓根兒認為自己在鬼扯,拿出褲子後面口袋裡的皮夾子,找出自己的身分證,遞到趙茵芬面前。

 

┌看清楚點,我沒唬妳。┘

 

趙茵芬認真的瞧了瞧這張令歌迷尖叫的大明星身分證,證實了孫勉彥真的比自己大。說也奇怪,這會兒她對孫勉彥的感覺卻轉了180度的的彎,原來年齡給人先入為主的觀念,真能左右對人的看法。

 

┌別再叫我小朋友了喔!現在妳可以好好休息了,我就不吵妳了。┘孫勉彥這會兒有種戰勝的快感,不再追著趙茵芬糾纏,但也沒有離開這個座位,閉上眼睛的他也要休息了。

 

趙茵芬面對這個情況覺得莞爾,她心想這個孫勉彥很在意自己的偶像魅力沒有在她身上發揮作用,不停想追問答案,現在總開解開他的疑惑,他認為趙茵芬是因為年齡上的誤會才拒絕被吸引,那現在呢?想擺酷讓趙茵芬也奉他為偶像嗎?

 

想到這兒,趙茵芬啞然失笑,她很想告訴孫勉彥別糟蹋放電的能量在她身上,那只是浪費能源、徒勞無功的。

 

雖然說趙茵芬初見到孫勉彥的那會兒的確心中小鹿亂撞,但那不過是因為太久沒有這麼近距離的和陌生且俊俏的男人並肩站著,本能的心跳加速,是屬於一種不自主的肌肉跳動,並沒有經過大腦的思考,所以不能算是思考過的行為,因此沒有意義在裡頭,只是這樣,OK!她很想將孫勉彥叫醒,把這番想法告訴他,不過他已經去見周公了。

 

‘算了!’趙茵芬覺得等孫勉彥自覺自討沒趣的時候,就不會想逗弄她了。

 

孫勉彥只為了證明自己的魅力而撩撥人的伎倆被趙茵芬識破,想清楚這些的趙茵芬也覺得放下心,因為她釐清了自己的內心情感,知道自己並沒有背叛夏安,這時她又頒了一座貞節牌坊給自己,獎勵自己,因為…

 

看著窗外有點灰鬱的天空,思緒又飛到夏安身上了…

 

……………………………………………………………………………………………

 

(先說一下:關於女主角的這段婚姻,其實只能說她的個性很鴕鳥,出版社的人說:哪有可能六年沒連絡,還不起疑心。我很想回她:妳懂什麼?真實的人生裡,比這更荒謬的都有,更何況這是故事。而且我的女主角根本就知道什麼情況,只是……她不想改變、不願承認,如此而已。)

 

那是她21歲那年的事。

 

┌什麼?這麼快?┘趙茵芬知道這個消息,又欣慰又不捨的交錯心情。

 

┌他們說因為我的成績和論文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所以很快就批下來了。小芬,妳也爲我高興,對不對?┘夏安申請美國學校及獎學金都批准下來了,這是他多年來的心願,努力的這些歲月都是為了有這一日,現在總算如願了。

 

┌什麼時候要出發?┘趙茵芬最關心的是還能跟夏安相聚多久呢?

 

┌最慢下個月初吧!┘夏安仍處在亢奮的狀態下,絲毫沒有察覺趙茵芬心中的難過。

 

┌這麼快…┘趙茵芬心中盤算著日子。

 

┌走!陪我去添購些出國要用的東西。┘夏安雀躍的腳步迫不及待的飛奔而出。

 

被夏安緊抓著手的趙茵芬,沉著一顆心勉強的擠出笑容,心酸的陪伴開心的夏安去買東西了。

 

這睌,夜深人靜之際,趙茵芬坐在走廊上想事情。

 

想著大一那年結識了唸大三的夏安,趙茵芬一頭栽進感情的世界,她的眼中除了夏安就沒別的了,夏安讓人著迷的地方就是那時時充塞著憂鬱的眼神,只要夏安的眼光落在哪個女子的身上,都會讓那女子自然而然的以為他因為妳而憂傷,想安慰他的心情、撫平他的傷口,就像照顧個無依無靠的孩子般的不假思索,許多女同學都想成為那個呵護他的天使,因此當趙茵芬知道自己雀屏中選,成了夏安的守護女神時,她就打定主意,要用一生來守著他。

 

從那時起她就搬進夏安家。

 

夏安家是在郊區的一間日式建築,夏安的家人只有他母親,從小失去父親的夏安是由母親撫養長大的,但是他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家中靠著父親留下的撫卹金過日子,因為這樣的成長環境使得夏安總是流露出憂鬱,也就是這樣,夏安努力讀書,爲的就是想出人頭地,讓母親過好日子。

 

當然囉!搬去和夏安住,趙茵芬住在台中的父母當然極力反對,她大二那年,全家人要移民到澳洲去,她父母對她下最後通牒,要她一起走否則就要與她脫離父女關係,趙茵芬因為實在愛得太深了,毅然決然的背叛父母,選擇與夏安及他母親相依為命的過日子,這使得趙茵芬的父母極不諒解,但也讓夏安的媽媽對趙茵芬心疼不已。

 

就在那時夏安爲了回報趙茵芬的真情相待,跟她到法院公證結婚,給她正式的名份。不過他們畢竟還是學生,所以他們結婚的事情並沒有昭告親友,因為夏安承諾趙茵芬,希望等自己有點成就之時,辦個風風光光的婚禮補償她,因此週遭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是夫妻,不過實際上他們也沒有夫妻之實,因為夏安認為自己還沒有資格取了她的清白。

 

還有就是,趙茵芬的父母不再資助她的學費、生活費,而她又不願增加夏安的負擔,所以下課以及假日她都在打工賺錢,回家時就幫忙家事,儼然成了個職業婦女般的辛苦,鄰居們都以為趙茵芬是夏媽媽的乾女兒。

 

現在夏安就要出國深造了,那我呢?

 

┌小芬!還沒睡呀?┘夏媽媽拎了件薄外套給趙茵芬披上。┌雖然天氣熱了,但是夜涼如水,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呀!┘

 

┌謝謝媽。┘趙茵芬心事重重的沒有多說話。

 

┌這些日子難為妳了,┘夏媽媽搭著趙茵芬的肩膀,愛憐的撥了撥她的頭髮┌說真的,要不要去澳洲找妳爸媽?我不想拖累妳呀!┘

 

┌媽別這樣說,雖然夏安就要出國了,但並不表示我和媽沒有關係了,我爸媽早已放棄我了,我只剩下您一個親人,如果您現在趕我走,叫我上那兒去哪?┘趙茵芬成串淚珠滾滾流下。

 

┌傻孩子!我怎是要趕妳走哪?我是不想耽誤妳呀!夏安這回出去也不知時才會回來,我不想成了妳的包袱啊!┘夏媽媽抱著趙茵芬一起哭,除了心疼這個女兒似的媳婦之外,也不捨兒子的離去。

 

這晚上,趙茵芬與夏媽媽達成共識,在夏安不在的這段日子要互相作伴、互相依靠,笑著送夏安出國,等著他學成回來。

 

就這樣,夏安出國之後,趙茵芬就守著這個家痴心等著他。

 

可是不多久,夏安來信說為了方便打工,必須先和趙茵芬辦離婚手續,和老闆的女兒假結婚,趙茵芬體諒他在美國的日子太拮据,也希望他能過的寬裕些,所以不假思索一口就答應了,所以她又恢復單身的身分。

 

趙茵芬畢業之後,在家附近的小學教書。雖然想夏安,幾次都恨不得飛到美國看看他,但是想到機票錢不少,還有婆婆的身體也禁不起這樣折騰,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已經六年了,不知道夏安有沒有長得不一樣了,婆婆曾經不只一次提起,要趙茵芬考慮別的人選,不需要死守著這個家,可是趙茵芬就是不,她刻意不讓自己接觸太多外面的世界,一方面是因為要省錢,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自己不被誘惑,她不希望對不起夏安、對不起婆婆,至於對不對得起自己,她從來沒有想過。

 

這回要到墾丁看拍戲,婆婆一直要趙茵芬去,好說歹說的,趙茵芬才點頭答應,雖然她覺得婆婆最近怪怪的,但也沒多想,既然婆婆希望她去散散心,她也就不違背婆婆的意思。

 

多年沒有越過濁水溪的她,首次遠遊就到了台灣的最尾端──墾丁。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