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動漫公仔.限量收藏款 贊助
2022-06-27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43. 無間道

43. 無間道

作者: 冷擎

「吼!先是你被殺人魔砍成這副樣子,然後又是晦晦給卡車撞成植物人,躺在醫院動也不動…」邱婷婷用力把手提包扔到病床上的張偉翔胸口,忿忿不平地拉過一張椅子落座,繼續抱怨道:「都是你啦!搞甚麼鬼屋露營,這下好了,所有人都犯煞了!」

 

「唉唷!」偉翔沒注意到邱婷婷會突然拿他當沙包,沒能接住扔過來的手提包,給砸個正著,哀號了兩下,也黯然嘆氣道:「我這還是小傷,死不了,晦晦變成植物人那才是大事,昨天我也去她病房看了,覺得姚媽好可憐,也不知道該怎樣幫忙才好?」

 

「話說,你最近有看到光天大人嗎?」邱婷婷自顧自倒了茶水,喝著喝著,突然冒出這一句。

 

「沒耶?問他幹嘛?不是應該忙著咖啡攤子的事情嗎?」

 

「吼!你們男人一個一個不是亂跑就是掛病號,講到咖啡攤子我更是一肚子火!」邱婷婷一口氣灌完開水,用力把紙杯扔進垃圾桶,繼續罵道:「他丟下攤子跑了,不見人影!」

「我問姚媽,姚媽也說不知道!」

 

「喔!」偉翔歪著頭想著,嘴角抽動了幾下,瞪大眼睛叫道:「跑路!之前不是謠傳他欠債嗎?」

「會不會躲債跑路了呢?」

 

邱婷婷惡狠狠地瞪著張偉翔,鼓著大大的腮幫子,那股氣勢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

瞪沒多久,她自己又洩氣苦笑起來:「大概吧…沒想到光天大人也是渣男一個…」

沒多久,嘆了一口氣,像是安慰自己說妳不是最慘的人,脫口說道:

「就是晦晦最可憐,醫生說一切都正常,但就是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叩叩!

一個醫生敲門進來,邱婷婷以為醫生要來幫偉翔看診,連忙站起來,把椅子拉離床邊遠一點。醫生看到她站起來,想了一下,跟她說:家屬請到外面等。

邱婷婷沒有察覺異樣,乖乖退出病房等在外面。

 

等邱婷婷離開,確認房門關上了,醫生突然開口說話。

「偉翔,是我,Roger!」聲音似乎是通過變聲器,聽起來不是Roger原本的聲音:「你坐起來,我有話跟你說!」。

聽到Roger說話,偉翔才注意到,顯然Roger經過化妝易容,那張臉跟日前見過面的FBI探員Roger完全不一樣。

 

偉翔又挪動身子,讓Roger拿著聽診器幫他看診。

 

「我跟你說,連續殺人魔的主嫌犯是一個結合人工智慧的瘋子,中文名字叫做『鐘本聰』,你可能有聽過!」

 

「咳!咳!」偉翔咳嗽帶點頭,表示知道這號人物。畢竟他是員警出身,Roger化妝成這樣子必然是想避人耳目,他也就跟著一起表演。

 

「那天,你也看到了,我們FBI臥底探員死在工廠裡。」

「我就不拐彎抹角,直接問,你要不要來頂替,幫我臥底查案?」

 

「咳!咳!咳!咳!」突然間偉翔劇烈咳嗽,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醫生,照你說的,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不過他反應也蠻快,立刻就想了一句雙關語。

 

「會…細菌已經感染到你的身體,我開的藥吃了不一定有效…但是不吃我的藥,你的傷口還是會持續惡化。」

偉翔狐疑地看著Roger,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帶隊搗了廢棄的殭屍巢穴,就算我不去找出殭屍的新巢穴,殭屍必然還是會找我算帳?!

所以,就算我不幫FBI,還是會被殭屍盯上?

可是,幫了又能如何?那些殭屍子彈打不死,上次能活命全都是因為運氣好。

話說回來,FBI既然開口要求了…感覺是財神爺上門了,是不是先問問看價碼如何再做打算?

 

「咳!這藥健保給付嗎?」

 

「如果你自願參加醫療實驗計畫,順利存活下來的話,有一百萬美金補貼。你想清楚再跟我說。」Roger從懷裡拿出一個小杯子,裡面是一包藥,他把杯子放在偉翔床邊,繼續說道:「這個藥是美國的,但必須要簽同意書,你知道的,實驗性的療程死亡率很高。」

 

說完,Roger收起聽診器,離開了房間。

 

一百萬美金啊…這可是台幣三千萬的生意呢!

…呣…再賣個幾年房子,只怕也還賺不到這數字的一半吧?

偉翔拿起Roger給的藥包,發現包裝紙上有小小的字,寫著:到頂樓地上畫X的地方,把藥含嘴裡,牙齒咬著,叫你吞才吞下去。

他把藥包裡面那顆紅白膠囊放手心看了一會兒。

剛巧邱婷婷推門進來。

偉翔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做了個重要決定,卻舉重若輕地說:「我們去頂樓走走?」

「我想透透氣!」

 

 

****

 

終於自己當家了!

姚晦穿起了圍裙,擺在她的是一大堆的IKEA傢俱,看來整個組裝起來需要花上一兩天時間吧?

 

她想起了以前跟姚媽搬家的時候,每到一個新的地方,姚媽都會先擺個小桌子,拜一下地基主。雖然才離開家一天,不知怎麼地,已經開始想家了。

 

她找了一個紙箱放在後花園,挑了幾包來的時候在超市買的零食當作供品,倒了一點啤酒,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她煞有介事地找來了光天,兩個人一起在香案前點香祭拜。

 

「入住到新的地方,要先祭拜地基主。」姚晦點好三炷香,塞到光天手裡:「希望地基主能保佑我們,不要被妖魔鬼怪找到。」

 

「妳這是要拜地基主嗎?如果是,妳可能不知道,我是阿修羅,對地基主來說,是那種會把他們吃掉的大壞蛋欸…」

光天拿著香微笑著,地基主知道有阿修羅要來這邊,早逃跑了。

 

「真的嗎?」姚晦嚇了一跳:「那…阿修羅會拜神嗎?」

 

「這個嘛…」他不是不信神佛,但是神佛都是跟他打架的對手,一時都還真的不知道該拜誰?

唉,也只有祂了,我也只跟這兩個神明熟,其他的見面都難免要保持距離的。

「有了!」想到這裡,光天靈光乍現:「我們可以燒香給地藏,還有前輩,如果不是祂們,隔了八百年,我們不會再相遇。」

 

「嗯!」姚晦點點頭,她已經完全接受自己是烏林答替代品的這個事實,唯一的私心,就是她並沒有把烏林答最後一次託夢,夢裡照鏡子的那個妝容畫出來。

因為,如果畫出來,我就真的成為第三者了…

「地藏是?」姚晦沒有沉溺在思緒中太久,接過話回問:「至於你說的前輩,就是動物神醫了,對吧?」

她想起來,上次幫忙醫治小順子的時候,答應要燒香幫動物神醫祈福的,至今都沒有做。

 

「地藏嘛…應該是地藏王菩薩…但我也沒有問過祂。」難得光天也有犯糊塗的時候:「那時候地藏說可以讓我再見到你,我高興得甚麼都不在乎了,乖乖跟著祂來到台北,也沒有想過要問清楚祂的來歷。」

「『地藏』這個稱呼,是跟著前輩一起叫的。」

 

光天自顧自解釋,不經意間回頭,香霧裊裊之間,只見姚晦微微閉上眼睛,萬分認真地祝禱著。他把手上的香插在姚晦用白米裝在碗裡面做成的臨時香爐裡,悄悄走到她的身後,雙手環抱著她,大大的手心包著姚晦的小手。

 

不管未來會如何,就讓我們倆一起相擁度過,一起承擔吧!

 

 

****

 

 

待在停車場的汽車駕駛座上,雙手扶著方向盤,肩膀顫動著,雅雯竭力忍住快要潰堤的情緒,可是眼淚已經不爭氣地低下來。

豪傑依然是每天爛醉…送完午飯,雅雯滿是挫折感,我也是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女人啊!

可是…豪傑卻半點也沒把我放心上,整個人為了姚晦神魂顛倒。

 

好吧!

或許我接受董長的命令,想用錢跟法律來逼退姚晦這個做法不恰當,但也不至於被看作十惡不赦,好嗎!

如果不是家裡劇變,我也是身價上億的千金大小姐,也沒必要像今天這樣即使被人踐踏,也還要硬著頭皮攀附豪門啊!

 

我承認,對於豪傑,我是三分為情,七分為錢…

但姚晦妳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就不相信妳勾搭豪傑不是為了錢!

 

她摺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眼淚,擤了擤鼻涕…不能就這樣子軟弱下去,我還沒有輸,姚晦也還沒有贏!

 

從照後鏡看到淚眼婆娑的自己,不知怎麼地,這雙淚眼,似乎有點像那個想要找回自己父親的方玉珍。

 

找回父親…

不…不是的…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徵兆!

雅雯急忙發動引擎,急踩油門,不顧警衛的叫喊,開車衝出豪傑家地下車道,甚至把木頭製作的柵欄都給撞斷了。

快!還要再開快一點,我不想被過去那可怕的回憶追上!

 

「高小姐,這是妳爸爸的遺物…」高二那一個夏天,滿腦子都是蟬鳴轟炸的午后,雅雯被叫到訓導處,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士交給她一小包東西:「我們很遺憾,隔了這麼久才找到妳。」

 

雅雯接過那一小包東西,呆了半晌,才喃喃自語說道:「所以…他還是沒能活著等到我賺大錢給他看的那一天。」

 

放學回家的路上,她跟姚晦一起稍微繞了一下路,趁廟祝沒注意,把父親給她的這包遺物放進廟裡面的金亭跟金紙一起燒掉了。

 

「就這樣燒了?…妳真的不想看看妳爸爸留給妳甚麼東西嗎?」姚晦一方面怕雅雯生氣,一方面又憋不住,怯生生問她。

 

「不想…反正裡面肯定是一些會阻礙我前進的東西!」望著被熊熊火焰吞噬的遺物,雅雯還抓過一把冥紙添加燃料,用行動說明她的決絕:「我爸…被警察抓走的那一天,我從我們家二樓陽台對被銬上手銬的他發誓,我會把家裡欠的債還清,然後賺大錢,揚眉吐氣給大家看!」

火光明滅照映之下,雅雯似乎篤定這個夢想一定會實現:「到時侯,我會開著豪華轎車去監獄探望他。」

後來,為了還債,雅雯家被拍賣了,媽媽受不了家庭劇變,在法院查封的那一天,從家裏的頂頭跳樓自殺了。

 

「這樣好嗎?妳爸爸那麼疼妳,如果妳不去看他,他一定會很難過。」姚晦沒甚麼心機,只是發自內心認為不妥。

 

「晦晦,跟妳說也沒用,妳不會懂的…」雅雯的眼神像是蒼鷹般銳利,盯著幫忙摺冥紙的姚晦:「老鷹是天空的王者,折翼的老鷹只能死,不能苟且活者。」

「我們家是地方上的望族,我媽媽用她的死告訴我,『傲氣』跟『尊嚴』是活著的理由,這兩個都沒了,那麼活著就沒有意義!」

 

看著雅雯用力抿住的嘴唇,姚晦仍然似懂非懂。其實姚晦從來也沒明白過,雅雯為什麼沒有其他朋友?

因為她那種把周圍人都當跟班的皇后傲氣,除了姚晦這種沒心機的人之外,其他沒有人能受得了。

 

其實姚晦也不是沒知覺,直到後來有一天,她們一起看宮鬥劇,那個驕傲倔強的妃子要被處死的時候,姚晦哭著說:「求饒認錯不就可以活命了嗎?為什麼要死硬著性子,死得多不值得!」

 

沒想雅雯只是冷冷地看著她:「哼哼!哭甚麼?被人瞧不起,這樣子活著不如去死!我倒是認為,只有為了維護尊嚴而死,才叫做死得值得!」

「這樣嗎…?」姚晦被雅雯的氣勢震懾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我不會去想尊嚴這種事情欸…但如果要說死得值得,我會認為,為了守護自己最愛而死,那才值得!」

 

回憶翻轉著,雅雯開著車,在街道上漫無目的左轉右轉,那些曾經被她用力忘記,所謂「父親」的回憶,像是打開潘朵拉之盒那般,不停閃現在腦海。

父親在入獄之後…這期間,雅雯沒有去看過他,也沒有打過電話,因為,她不希望自己的回憶中出現一個失敗的父親…。

 

或者,等有一天自己功成名就的時候,她覺得那時候才是去探望父親的時機,因為,家道中落之後,流離落魄的自己,也不適合輸入到父親他腦海中當成回憶放著。

 

潛意識支配之下,雅雯開車來到了當初燒掉父親遺物的那間小廟。

十年了吧?

父親在入獄之後兩年就過世了,這並不代表雅雯的誓言解除了…

現在自己算是功成名就了嗎?

她回頭看了一眼停車場上,雲波骨董給自己的賓士配車,所以算是有頭有臉揚眉吐氣了嗎?

 

廟側的牆壁上,用彩色磁磚拼貼出來的,有點拙劣,卻很嚇人的地獄圖畫仍然像當年,被厚厚一層青苔覆蓋著。

底下一行小字,雖然斑駁,但卻清晰,因為入眼之後,句句敲打著雅雯的神經。「《涅槃經》第十九卷『八大地獄之最,稱為無間地獄,為無間斷遭受大苦之意,故有此名—無間道。』」

她慌亂地拿出衛生紙,用力擦拭磁磚,徒勞無功地想把這些字抹去。

 

「所以,妳其實懷疑現在擁有的榮華富貴底下藏著蛀蟲,對吧?」終於,她停下了無意義的擦拭,喃喃自語講出了內心真正的恐懼:「雲波骨董,還有董事長,以及物流公司,背後可能隱藏著足以毀滅這家公司的陰謀…。」

 

對於秘密的懷疑,像是滾雪球般迅速膨脹,已經沉重到雅雯的意志力無法阻擋,也無法繼續忽略下去。

 

「去弄清楚吧…!」雅雯駐足在燒毀父親遺物的金亭前:「至少,不要落得跟爸爸一樣的下場。」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