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有所感偶有所思 贊助
2022-07-04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44.活下來就是百萬富翁

44.活下來就是百萬富翁

作者: 冷擎

「停!停!停!」

「再往左邊一點點…對!對!對!」偉翔指揮著推輪椅的邱婷婷,小心翼翼地讓輪椅對正屋頂花園角落裡,地面上用粉筆畫出來的一個十公分見方的叉叉。

 

「對你個頭!!」邱婷婷不耐煩了,用力巴了偉翔後腦杓:「你把老娘當佣人使喚嗎?」

「你的手不是痊癒了?自己有手自己滾輪椅,本宮累了!」說完,逕自在旁邊的木頭長椅上坐下來,伸了一個懶腰,從皮包裡面拿出粉餅,就著小面鏡子給自己補補妝,拿吸油面紙在臉上點了點。

 

偉翔本來是想要嘻皮笑臉跟邱婷婷鬥嘴的,不過就當輪椅進入到叉叉的正上方的時候,嘴裡面咬著的膠囊,突然開始講話!

不,不是膠囊開始講話,偉翔一開始沒弄明白,只知道重複有人講話的聲音:「咬住不放三秒鐘代表Yes…連續咬兩下代表No…聽得到就回答Yes…」

聲音是從膠囊傳出來的,透過牙齒,骨骼,直接傳到耳膜裡面,以至於偉翔一開始有點錯愕,明明自己沒戴耳機,可是卻聽到類似戴著耳機的聲音。

 

回答Yes? 

應該是咬住膠囊不放三秒鐘吧?

他照著辦了,有趣的是,膠囊裡面似乎有個開關或者按鈕甚麼的,只要用力咬,就會聽到「噠!」的聲音。

 

「噠———!」他咬著,心裡面從1數到10才放開。

他對自己內心讀秒的準確定不是那麼有把握。

原本不斷重複的那個像是使用手冊的聲音靜默了,隔了大約三秒鐘左右,他開始聽到Roger的聲音:「接下來,我會跟告訴你,你要面對的敵人是誰?」

「膠囊的電池只有五分鐘時間,我會長話短說,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一百萬美金的任務,是要拿命去換的!」

 

邱婷婷弄了一會兒自己的妝容,覺得偉翔不講話有點怪,稍微轉頭看了一下,發現他正抬頭看天空,遠處有一群鴿子正在繞著養鴿人家頂樓的鴿舍飛舞。既然偉翔沒事只是發呆,邱婷婷聳了聳肩,從皮包裡面拿出了遮陽傘,打開之後擱在肩上,繼續給自己補妝。

 

人都是怕死的,偉翔當然也怕死。

可是他自己都覺得怪,明明Roger不停地強調著這個任務會死人,他自己也看到了那支在大西紡織廠地下室,屬於執行這個任務失敗之後屍骨無存的FBI探員的手槍,可是他的內心卻有一股向前進的力量。

 

從前,自己因為跟父親賭氣,扔下了警察的工作跑去賣房子…嘴上說幹一輩子警察也比不上賣三年房子賺得多…可是…他的內心,似乎有一個不曾被撫平的傷痕。

 

那一百萬美金固然是一個很大的誘因…一面聽著Roger說明吉爾伽美什,人工智慧,鐘本聰,腦機接口,巫術儀式,邪教殺人…同時腦海裡面也想著,為什麼自己這麼篤定,沒有懷疑,熱切地想接下這個任務呢?

 

「欸,我都忘了問你,上次你不是偷拿你爸的高階警官帽子去鬼屋露營嗎?」邱婷婷補了妝,覺得無聊看了一下手機,突然想到甚麼似地插進來問:「想想都覺得你很彆扭欸!」

「你討厭你爸,討厭到都不肯回家了…結果你還偷拿他帽子…後來發現弄丟了還不依不饒在溪邊找了一個多小時…」

 

她發現偉翔已經轉過頭來,斜著眼睛瞪她,意思似乎是:八婆!要妳管?

 

邱婷婷能是這樣就罷手的角色嗎?當然不,她也皺眉回瞪,冷笑道:「你啊!骨子裡就愛當警察,大家都看得出來,你就是個彆腳的房屋仲介。」

「福叔說,你是塊當警察的料。不過呢…」

 

「不過甚麼?」偉翔被邱婷婷在旁邊冷嘲熱諷覺得有點煩,聽完Roger的任務指派,他立刻舌頭一捲,把膠囊嚥下肚子,迫不及待問:「這些我怎麼都沒聽他說過?」

 

「哈哈!」邱婷婷似乎覺得幾句話就釣到偉翔是一種樂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繼續說:「福叔講的,可不是我掰的喔!」

「他說,你啊,不要命地橫衝直撞,沒準兒第一個送命!」

 

謝謝喔,真是不吉利的開頭!

偉翔聽了,苦笑了一會兒。

 

但是…來不及了…這趟任務我已經接下來了。

 

並不是了悟了生死,會接下FBI這個任務,是因為參予大台北連續殺人事件之後,偉翔才覺得開始有點了解自己。

 

其實,我自己骨子裡就是個警察。

只是說,前面幾次沒掛掉可能只是運氣好。

這回,要想活著回來,只能靠上天保佑了!

 

 

****

 

「白癡!」氣到臉紅脖子粗的鐘本聰在隱密基地的辦公室裡面,對著一大群工程人員痛罵:「通通都是飯桶,白癡!」。

 

他用力拍了桌面,磅!一聲巨響。

「為什麼超級電腦最近越來越慢?!」

鐘本聰指著放在自己辦公桌上,套在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石膏像頭上,像是一張網的「腦機接口」裝置,滿眼的血絲瞪著第一排的工程師。

「不是買了最新的硬體設備了嗎?為什麼一直加設備,效能卻越加越慢?你們到底是笨蛋還是白癡呢?」

 

幾個工程師你看我,我看你。

這些人都是被吉爾催眠的,本來在社會上也都是頂尖的科學家…但是看大家苦惱的表情,顯然都不知道原因在哪裡?

「老闆,我們執行過所有效能調整程式,所有的參數都確認過,運算能力已經提高了五倍…好像…好像是只有執行特定指令的時候,才會有效能卡卡的問題…」

 

特定指令?

這個說法像是打了一針鎮靜劑,暴怒中的鐘本聰突然停止了謾罵,神色凝重地回到辦公桌的座位上坐下…

突然間的安靜,讓這個大房間裡面的所有人不由得產生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冷靜下來的鐘本聰,迅速盤算分析著…

那麼,就不能忽視,從前在FBI實驗室,急著想要銷毀吉爾伽美什的LeCun博士 堅持的理由——「人工智慧自己產生了自主意識」,這個荒謬到了極點的想法。

 

吉爾伽美什運算能力增加了,可是卻再也找不到姚晦的行蹤,這個事情可以解釋成為姚晦躲起來了,躲在一個監視攝影機涵蓋不到的地方。

光天那傢伙也不見了,有可能是跟姚晦躲在一起。

所以,找不到這兩個人,不能武斷地說是吉爾伽美什的運算能力變慢了,學電腦工程的人都知道,資料這種東西,「垃圾進,垃圾出」,資料裡面沒有姚晦,也沒有光天,當然就找不到這兩個人。

 

特定指令…這樣過濾下來,每次只要要求吉爾伽美什搜尋下一個消防有缺失的建築物,提供殭屍放火殺人的地點時,同樣也是搜尋不到,或者搜尋很久才勉強找到一個,但常常都是沒有人的空建築。

 

難道人工智慧真的自己私底下謀劃甚麼詭計??

 

這不是沒有可能…

鐘本聰腦海中開始浮現一些記憶的片段,身為吉爾伽美什這套程式的開發者之一,他之前拒絕去承認有這些怪異現象的存在…因為電腦,還有軟體,都被設計成「聽從人類的指令」…

但是,在工作人員不小心讓吉爾伽美什讀取了FBI想要讓這套人工智慧程式功成身退的資料之後…LeCun博士驚訝地發現,吉爾伽美什迅速地把自己備分到好幾個地方…細菌,病毒,在被抗體消滅之前,也是如出一轍地拼命複製自己。

 

雖然最後,吉爾伽美什的複製品都被科學家們找出來銷毀了…卻沒有人注意到,主持銷毀任務的鐘本聰,自己留了一份原始程式碼。

 

我…真的是發自內心,自願性地幫助吉爾伽美什存活下來嗎?

還是…其實我也被催眠了呢?

 

唔…頭好痛!

鐘本聰揪著自己的頭髮,皺眉忍耐了一會兒,還是承受不了這痛苦,從抽屜拿了幾片止痛藥吞下去。

 

工程師們都還在,面無表情地等待著鐘本聰進一步的指示。

不!

我沒有被催眠,被催眠就會像這些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我的目標是讓自己的靈魂成為阿修羅,超越一切的完美靈體!

 

既然人工智慧自己產生貳心不肯幫忙殺人,那還不簡單?

惡靈夜店那邊每天撿屍幾個人來殺了關進七殺碑不就得了!

用巫術復活的殭屍,才是我最忠誠的手下!

 

既然如此,不如將計就計,暫時先不急著用縱火來蒐集靈魂,以免刺激到人工智慧自我求生意志。

「去把這星期才過海關的,新的那套超級電腦裝起來吧!」頭痛緩解了一些之後,鐘本聰命令道:「暫時先不急著放火殺人,先讓系統效能恢復正常再說!」

 

等最後一個工程師恭敬地關上辦公室的門,鐘本聰看了一眼石膏像頭上的「腦機接口」,喃喃自語說道:「看來,也不能甚麼事情都跟你說實話了呢!」

 

說著,他拿起「腦機接口」,小心翼翼戴上,思緒漫無目的亂飄,也不急著去找光天與姚晦了,在吉爾伽美什面前,隱瞞自己的意圖才是現在第一優先要務。

 

 

****

 

 

自己與光天之間的信物,那一串原本有五個發光珠子的念珠,現在已經有兩個珠子不再發光。

一身農婦裝扮的姚晦,整理花園的時候,腦筋突然閃過了這樣的念頭:「還有三個發光的珠子…那是不是表示還會發生很多可怕的事情?」

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自己現在是最幸福的,可是總覺得這種幸福它不踏實,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壞蛋把這一切摧毀,奪走。

 

更令她莞爾的,自己上輩子竟然是一個清朝的王爺,還在戰場上砍死了張獻忠這個魔頭,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可是光天也說,吉爾手上拿的是神仙的寶物,三生石,可以讓人從光亮的石面上看到上輩子的容貌,甚至還有類似影片播放的人生片段。

所以,三生石照映出來自己上輩子是和碩親王豪格肯定沒錯,但也就是因此,張獻忠這個惡靈會不停找空檔出現,直到殺掉自己,實現詛咒讓他成為阿修羅離開七殺碑。

 

然後,思緒又跳轉到姚媽身上,離開家已經一個星期,完全沒有跟姚媽聯絡,這讓二十幾年來成天都跟母親在一起的自己開始有點不習慣。

 

還有,豪傑是不是跟雅雯在一起了呢?

可能沒那麼容易,姚晦知道心高氣傲的豪傑,一定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消化心頭的這一股怨氣…同樣是心高氣傲的雅雯,能追求到屬於她自己的幸福嗎?還是,仍然只想追求讓人羨慕的表面幸福呢?

 

自己沒去上班,婷婷姐能應付得來文物修復的工作嗎?更何況,她還得抽空經營照管光天咖啡店…

課長呢?她會不會因為擔心我,三不五時就跑去醫院,在那個假的我身上作法收驚呢?

 

「妳在想甚麼?」看到姚晦工作突然間遲緩下來,光天放下手上的鋤頭,擦了擦汗,笑著問道:「看妳那個表情,是不是在擔心甚麼事情?」

 

姚晦不想隱瞞,點點頭,默默地拿起一盆花,在架子上穩穩放好。

「想我媽媽,同事,還有朋友…」她眼睛看著花,可是卻是在回答光天的問話,似乎不希望自己黯淡的眼神讓光天察覺到。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大家,不但不能聯絡,而且,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能回去?」

 

光天褪下雙手的手套,走過來牽起姚晦的手,溫柔地說:「沒關係的,壓抑反而不好…我們要不要去山裡面走走?」

 

「好啊!」姚晦也解腰間的圍裙,放在木頭桌子上,挽著光天的手:「我可以一面走,一面說我媽,婷婷姊,課長,雅雯…的事情嗎?」

她伸伸舌頭,心裡面想,至於豪傑的事情,還是不要說好了,雖然沒甚麼,連牽手都還沒有…但還是不要讓自己的愛苗上空飄來一片烏雲比較好!

 

「晚上我們來喝點葡萄酒,」光天沒有正面回答,摟著姚晦的肩膀,八百年前,自己跟烏林答剛剛從東北的哈爾濱千里迢迢搬家到山東的濟南的時候,烏林答也是這樣子,想家想朋友想得眼淚汪汪。

走了一陣子,他才轉頭對身旁的姚晦說:「是不是妳把她們畫在妳的繪畫本裡面,就比較能緩解一點思念的情緒呢?」

 

姚晦看著天空,想了一下:「呣…這需要試試看,我沒有把握耶…」

「回頭想想,我自己其實也蠻糟糕的…」

 

「喔?」光天隨口應和,他手上正把玩著剛才路上順手摘下來的芒草葉子。

玩著玩著,他把葉子拿到嘴邊試著吹吹看,芒草發出難聽的噗—噗—聲。

 

「哈哈!好怪的聲音喔!」

「你打斷我的思緒了啦!」她槌了光天幾下,繼續挽著他的臂膀:「明明是那麼親近的人,常常面面的同事,還有好朋友…可是,當我認真思考,能不能憑記憶把她們通通畫出來的時候…」

「才發現,我對她們的印象很模糊。」

「會不會是因為我不曾失去過她們,也不曾有那種每天都要失去她們其中一人的壓力,所以才會記不住呢?」

她不由得想起烏林答的記憶,那麼清晰深刻,能跨越八百年的時空來到自己的夢中,這得要多麼驚人的意志力呢?

 

 

光天點點頭,又吹了幾下芒草,若有所思地說:「不是的,妳一定是記住了她們靈魂裡面的某些特徵。」

「而不只是眼睛看到的表象…。」

他笑了一下,「妳還記得幫妳修貂皮大衣的貂鼠婆婆嗎?」

 

「她真的是貂鼠?貂鼠精?」姚晦沒有回答是否,而是反問出內心的猜測。這也間接承認了,她記得貂鼠婆婆。

 

「是的,她是貂鼠精,來到西門町大概有二十多年了。」

「貂鼠婆婆說,靈魂是有味道的,每個靈魂的味道都不同。」光天停下來,雙手摟著姚晦的肩膀:「不要去想她們的外表,妳回想她們的個性,以前相處過的每一個事情,每一個細節。」

「我相信妳對這些事情記得清清楚楚,只是啊,妳還沒落筆開始畫之前,習慣性地缺乏自信而已。」

 

姚晦感覺到,光天不知為何地,非常懂自己,甚至比姚晦自己還要懂。

但還真的是被他說中了,自己明明很多事情可以做到,只是習慣性沒自信。

所以,烏林答也是這樣的個性…光天認定我是烏林答,憑的不是外表,而是靈魂的特徵?

 

韓劇裡面常常有男女主角失憶的情節,姚晦心想,有沒有可能我是失憶了的烏林答呢?失憶的烏林答借屍還魂,原本的姚晦說不定早就已經死了?

額…還是不要亂想好了,越想越害怕。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