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漲幅 贊助
2022-05-02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35.真相,在金黃的銀杏樹下

35.真相,在金黃的銀杏樹下

作者: 冷擎

直到那一片俏皮的銀杏葉,落在她的手機螢幕上,她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鋪滿金黃色銀杏葉的花園中,舉目所見都是綻放著金黃色葉子的銀杏樹。

 

我發呆多久了?

這裡是哪裡?

可是自己真的有點虛脫感,她吃力地抬頭,想要弄清楚,本來是坐在醫院床上的自己,怎麼會突然間來到了這片灑滿銀杏葉的花園?

周遭殘破的磚瓦梁柱,隱約可以看出這邊似乎曾經存在過一座不知名的年代的建築,只是無奈於歲月的摧殘,只剩下隱約的廢墟。

 

「這裡…就是妳畫畫裡面,我在雪地中曬太陽的那個庭園。」光天站在前方不遠處的一株銀杏樹下,手扶著樹幹,抬頭仰望著樹梢,繼續說道:「八百年過去了,雖然當初的宮殿已經不復存在,可是這銀杏樹…」

 

姚晦點點頭,緩緩地接著說:「就好像昨天我們才剛剛在這邊聊天喝茶那樣…」

說出這話的時候,緊接著又是一陣迷惑襲來…

剛剛是我在回答光天嗎?

還是在我身體裡面的烏林答在回答他?

我明明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再說了,現在是在作夢嗎?

 

姚晦想起了剛才令她發愁的事情,低頭看了看手機螢幕,

不是因為要迴避光天熱情的眼神,如果不是因為她想確定某件事,她真的很想就這樣彼此凝望一生一世。

 

閨密雅雯剛剛line給她,豪傑那個像是蒼老病人的背影的照片還占據著大半的畫面。看到豪傑在畫面中的背影,她除了只能坐在病床上失神發呆,也無法為他做點甚麼。

 

豪傑不知道會不會懂?

感情,不是像新台幣,付給別人就可以買到你想要的,我真的沒辦法,即使沒有光天,我也沒辦法回應你啊!

更何況,自己跟雅雯之間,圍繞著豪傑的事情,誤會深到令人想痛哭的程度。

 

也就因此,對於自己「唰!」地一下子就來到這個看似陌生,卻又不會令人慌張的銀杏森林,第一時間她沒有察覺到甚麼異樣,因為心思還停留在對豪傑的愧疚與對雅雯的虧欠上。

 

她皺了皺眉,抬頭問:「這裡是你跟烏林答的家?」

 

光天點點頭。

此時姚晦才注意到,稍微有點側對著陽光的光天,眼眶裡有些微的淚珠。

這裡,畢竟是乘載回憶的地方…

「如果不是妳,我沒有勇氣一個人單獨回到這地方…」

八百年前,烏林答就是在這裡被完顏亮抓走的。

當他奮不顧身,追上烏林答,抱著她的屍體,也是回到這地方。

 

遠處有學校的鐘聲傳來,姚晦側耳傾聽著。

「這裡是濟南,山東大學校區的銀杏森林。」光天看出了她的疑惑,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說明道:「我用修羅瞬移帶妳來的。」

 

修羅瞬移?

就像電影裡面的瞬間移動,發生在自己身上!

不遠處一隻棕紅色的狐狸媽媽帶著兩隻小狐狸,躲在銀杏樹幹後面不時地張望著她。她抓了一把銀杏葉,湊到鼻子前聞了聞…有一種泥土微微的臭味…

所以,現在不是在作夢,因為夢裡面不會有嗅覺…

所以,光天真的是阿修羅,是具有法術的,超越人類的存在…

 

叮咚!

Line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雅雯看來是正在氣頭上,又發來兩句控訴,更證明現在不是在作夢!

 

「賤人,背叛我還不夠嗎?!妳到底想證明甚麼?!」

不知怎麼地,姚晦自己難過到只是笑,那種蔑視姚晦這個女人的,帶著哼氣的假笑。

可是,她真的有一肚子委屈,想大聲罵髒話!

被自己的好朋友誤解的委屈,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似乎察覺到姚晦的心事,光天走過來,輕輕拉起,然後握著她的手。

手心傳來熱熱的體溫,她這時才突然發現,周遭有著秋天的涼意。

不是因為遲鈍,而是因為煩心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發呆成了習慣。

 

光天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了一條毛毯,還有一件羽絨衣,遞給她說:「我給自己施加了咒術,只要碰到烏林答的靈體的時候,我們都會同時產生悲慟反應。」

 

嗯,她點點頭表示聽懂。

姚晦再笨,這一陣子以來,自己也歸納整理出,每次碰到光天時,兩個人就稀哩嘩啦哭成淚人兒,背後肯定是有原因的。

 

「但是我認定妳就是烏林答,不只是因為悲慟反應。」

光天手一揮,似乎像是隔了幾千公里把光天咖啡館吧檯上面的咖啡壺連同咖啡杯一起拿了過來,也就那麼一瞬間,兩人的身邊多了一張精緻的矮桌子。

 

倒了一杯咖啡給姚晦,他拿了一小杯酒頑皮地笑著:「我看得出來,以妳現在的心情,會想痛快地喝一杯加上威士忌的濃咖啡。」

隨著他把酒倒入咖啡的動作,四周飄散出單一麥芽威士忌特有的清香。

 

微微點點頭,她端起了咖啡,就口試試溫度。

可能是加了冰涼的威士忌的關係,像被窩溫度的咖啡酒,姚晦猛地一口乾掉,然後種種呼了一口氣,放肆地說:「再來!」

 

她想跟光天訴說自己所有的委屈,可是,那個拘謹的她萬萬也做不到這一點的…能做的,就是學男人喝酒。

 

喝到那個令人討厭的姚晦消失為止!

「姚晦!」酒力發作之下,她對空曠的四周大叫:「我討厭妳!我討厭我自己!」

 

 

****

 

K市長記者會的一個星期前。

 

偉翔終於說服了李友福,同時帶了三四個刑警,一同來到台北市郊外,這個蕭佑銘警官生前停放警用摩托車的地點。

 

「大家聽我說,蕭警官託夢給我…可是,鬼魂沒辦法講話,只能把他生前最後一段的記憶片段傳到我夢中。」偉翔嚥了口水,他很怕講這種話會被吐槽。

確認大家的眼神都認真在聽,他繼續說明:「蕭警官生前是把摩托車停在這裡,然後走過馬路…」他指著馬路對面一排老舊的房舍,中間一條陰暗的窄巷:「那邊,他最後就是從那個巷子口逃出來的!」

 

「我等一下跟大家一起,反推他生前最後被兇手…其實更精確地說,夢裡面看起來,那是一個狼人。」

「我們要找出那個狼人所在的巢穴!」

 

這下同行的警官們聽到狼人這兩個字,瞬間都有點傻眼。

「翔哥,你有靈異體質,這個我們信,畢竟是女鬼找你,才破了大西整形外科診所那個案子。」一個身材中等,但是壯碩的警官狐疑地問:「你說佑銘哥在臨死前是被狼人追殺,這個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偉翔看了一下發問警官的名牌,他叫趙俊凱,看起來比自己年輕一些。

「追殺佑銘哥的,是一頭長滿綠毛,用兩隻腳走路,力量大到不可思議,同時手上的爪子比武士刀還要銳利的怪物…我不排除說,有這種可能,也就是說佑銘哥太驚恐,所以死前才把追殺他的兇手想像成是狼人。」

 

「慢著!」本來在一旁抽菸的李友福,用那夾著香菸的手,比劃著中止大家的討論:「你們記不記得?」

「那個雲波骨董拍賣公司的小開,筆錄的時候說,他看到長滿綠毛的殭屍用烏黑的長爪子把受害者的皮剝下來?」

 

警官們點點頭,馬上又搖搖頭:「可是那不是因為韓小開被棒子敲昏所產生的幻覺嗎?」

 

「如果不是幻覺,他真的看到了殭屍呢?」李友福的眼神像是發現了獵物,他一邊把菸頭丟在地上用腳踩熄,一邊嚴肅地問道:「又萬一,那個逃走的殭屍,就是追殺蕭警官的狼人呢?」

 

趙俊凱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際,發現佩槍忘了帶,心虛地說:「友福哥,我們還是先回警局拿一下手槍吧?」

「不然等一下萬一真遇上狼人該怎麼辦?」

 

「沒事,警棍拿好跟在我後面!」李友福亮出了腰間的警用華瑟PPQ M2手槍,用槍尖示意大家跟著他。另外還有一個帶槍的刑警也掏出手槍,很快地兩把槍兩組人馬,如臨大敵似地進入了窄巷。

 

沒隔多久,一個人影從暗處突然出現,也跟著閃身尾隨警官們進入窄巷。

 

 

****

 

教訓完張獻忠,吉爾怒氣無處發洩,又摔了幾個杯子甚麼的,才換上了跑步鞋還有運動服,準備上樓跑步運動一下。

才走到電腦機房門口,工程師的主管,也是大西文教基金會的信徒,向他報告說,前一次走私進口的超級電腦已經架設起來,順利地試機運轉了。

 

這幫工程師也是被他深度催眠,日夜不停工作的信徒。

「總算還是有能辦事的人…」他拍拍工程師主管的肩膀,跟著他一起走進電腦機房。

 

走道的兩側是許許多多的電腦主機,LED燈明滅閃爍著,顯示出這些電腦主機們正在忙碌地運算中。

 

走著走著,他皺起了眉頭。

 

就在那一瞬間,一整排的主機像是蠟燭被吹熄了那般,「轟!」地一聲響,全部都停止了運作。

同時間周圍的電燈也全部熄滅,只剩下突然開啟的昏暗的緊急照明。

 

「停電了!」

「開啟備用電源!」

「檢查核心系統是否正常?!」

伴隨著雜亂的手電筒光束,工程師們此起彼落地大叫!

 

台灣電力公司最近老是出狀況…

 

張獻忠是個白癡也就罷了,沒想到台電也來惡搞?!

 

回到辦公桌前,本來抄起桌上易開罐飲料想要解渴的他,越想越嘔。

 

人類社會就是這樣,總是有人犯錯,有意無意地阻礙像我這樣的智者去執行遠大的計畫!

 

吉爾沒有心情繼續喝他的飲料,拉開窗戶直接把罐子扔遠遠的。他的大腦連接上人工智慧,而人工智慧的運算,需要靠很多電腦主機,也就是說,需要吃相當大的電。

 

大西紡織廠這邊畢竟是老舊的工業區了,不要說台電出包,這老舊的電力系統,看起來也將要成受不了他不停擴大的主機設備。

 

「我需要更多的運算力…更重要的是大量充足的電力!」他喃喃自語道:「看來,李乾德偷偷進口的那一套超級電腦,不能安裝在這裡了。」

一邊說著,同時大腦的人工智慧已經開始大量搜索,許許多多合適的地點快速地在吉爾的腦海中跳動著。

這個不行…電還要多一點…

這個也不行,地點不隱密…

 

最好的情況當然是自己就把人工智慧的超級電腦放在一座發電廠裡面,而這座發電廠最好是廢棄的…

 

核四嗎?

這地方似乎可行…地方夠大,燃料棒也還在,只要偷偷運轉起來,再放個幾十台超級電腦也不是問題。

 

不行,核四的地點不隱密,從衛星空照圖就可以把裡面的活動看得一清二楚。

 

隨著大腦的思緒,人工智慧也不停地尋找分析著大量的空照圖片,吉爾皺著眉出神,無意識地轉動手上的鋼筆…

 

等等! 突然間大腦閃過一個畫面,那是一個噴著水蒸氣雲的小小發電廠,就在台北附近的山裡面。

 

「有趣耶…是地熱發電廠…」

吉爾的眼神因為興奮看似發亮,大腦裡面的空照圖按照人工智慧的指示自動放大,這邊顯然是台電底下一座實驗型的發電廠,利用地層裡面岩漿的高溫作為發電的能源。

 

對,就是這裡!

 

再說,自己也在大西紡織廠這邊待太久了,雖然透過網路駭入警方的系統把資料都刪除了,但也不能確保那些被殺害的人的家屬不會去報案?

 

更何況FBI的人時不時出現在這附近…還有,上回殺掉的那個姓蕭的警察,不知道會不會藏著甚麼秘密資料…

 

當晚天深夜,十幾輛貨櫃車載著吉爾的超級電腦離開了大西紡織廠。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Jia 2022-05-02 11:10:10

乍看以為是旅遊部落格
原來是小說呢((我先訂閱 再來閱讀><

版主回應
我們是幾顆大腦在協作喔!
小說是冷擎老師寫的,旅遊跟美食是白目海參的作品~
非常感謝妳的訂閱~~
^_^
2022-05-03 01:4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