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個人市集.1億件便宜商品日 贊助
2022-04-25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34.棋王的勝負手

34.棋王的勝負手

作者: 冷擎

這世界,所有的事情,按理說應該都是有邏輯可循。

但不知道為什麼?

通往真相的路,有時候不是邏輯可以解釋清楚的。

 

 

「市長,時間差不多了,緊急記者會要開始了。」

秘書抱著準備好的文件資料,敲打著市長辦公室的門。

 

跨出市長辦公室的時候,K市長猶豫了一下。

所以,戰鬥開始了…

從這一刻起,我已經沒有後路可退。

走吧!

 

 

大批記者在喏大的會議室頻頻交頭接耳,都是因為收到台北市政府緊急記者會通知而趕過來。

 

一向遵守紀律、計畫的市政府團隊,突然間召開緊急記者會,實在罕見。

 

K市長,張局長以及市府高層神情嚴肅進入會場,迅速就坐。

「各位媒體朋友們…召開緊急記者會,是我們市府團隊秉持著公正公開的原則,認為市民大眾有「知」的權利…」

K市長語氣凝重地說道:「接下來,我就不浪費時間,直接切入重點。」

 

現場記者們仍小聲低頭私語。

K市長頓了一會兒,應該是在整理情緒吧?

「昨天,市警局在轄區內發現一起重大殺人分屍案,兇嫌手段殘忍,警方還在偵辦中。」

「目前專案團隊仍在整理現場,截至會議開始前半小時,粗略估算,受害者累積有三百多人。」

 

現場爆出一陣驚駭聲,有些記者直接就用手機將即時新聞發送上網。

 

「在開始回答媒體朋友問題之前,請大家跟我一起默哀一分鐘,向死者致意。」

 

「致意個屁啦!」底下不知名報社的記者大吼:「死三百多人的分屍案,還弄不清楚兇手是誰?你這市長怎麼當的?」

「應該要馬上辭職下台才對得起無辜的受害者吧?」

 

K市長看了叫囂者一眼,忍住氣,鬱悶地低頭開始默哀。

 

閃光燈不停閃爍,現場簡直比菜市場還要吵雜。

 

默哀結束,一名前排的記者搶先提問:

「芭樂日報記者提問,市長,受害者身份是否已經確定?研判作案動機是什麼?市警局有把握在短期內破案嗎?」

 

「很抱歉,偵查不公開,受害者身份仍然在逐一DNA鑑定中,確認身份就會通知家屬。」

市長眼光落向張局長,暗示他回答後面兩個問題。

 

「報告各位,目前線索與證據,都還不足以判斷作案動機,但依據現場屍骸的切割面來看,初步認為是『行刑式連續殺人分屍』,凶器可能是砍樹用的鏈鋸,手段非常兇殘,毫無人性可言。」

張局長講到後來,情緒有點激動,聲音高亢起來:「推測可能跟邪教儀式有關。」

他喝點水,潤喉之後又說:「警方已經全力動員,務求在最段時間內破案!」

 

很快,又一個記者提問:「榴槤週刊提問,市長,兇手這時候應該都還在台北市的某個地方遊蕩,物色下一個獵殺目標,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兇殺案,而是政治事件!」

「你是否做好辭職的心理準備了呢?」

 

「這確實是台北市有史以來第一大案,不要說是台北市,以全世界範圍來說,也是駭人聽聞。」

「責任問題,等抓到兇手以後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不會推託卸責。」

K市長抓了抓頭髮,欲言又止,索性不說了。

 

「西瓜時報記者提問,消息剛剛公布,網路上就瘋傳警方用靈媒辦案,是死者託夢指出作案地點!」

「真的有這回事嗎?」

 

現場爆出一陣噓聲,顯然這問題太離譜了。

 

「本案是警方透過線報,分析殉職員警之前的行動軌跡,明察暗訪之後才查獲的。」

張局長直接否認了靈媒的說法。

「但兇手在警方破獲之前,已經轉移陣地。目前警方仍然全力追查中。」

 

「市長!市長!如果兇手繼續殺人,市長會考慮封城嗎?」

 

「還有!最近幾起電影院、KTV、老舊商場縱火案,跟這個連續殺人分屍案有關連嗎?」

 

現場又爆出陣陣喧鬧聲。

 

這幾天,可以說是當選市長以來最難熬的日子,K市長看著眼前急著發問的媒體,一股心累油然而生。

 

選擇公開連續殺人案,各界的壓力與指責將排山倒海而來。

 

掩蓋,不就沒事了嗎?

 

那麼,那些指責叫罵我的老百姓,到底是要一個說實話的領導者?

還是要一個騙子?

 

再說,與Roger態度相反,我選擇把事情鬧大…潛伏的兇手…

鍾本聰,還是吉爾伽美什…

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K市長陷入沉思。

 

2016年,Google 的人工智慧Alpha Go挑戰世界圍棋冠軍李世乭。

最終人工智慧以4勝一負的戰績,壓倒性打敗人類棋王。

 

棋王可以有五次挑戰人工智慧的機會。

但我沒有,只能有一次。

棋王輸贏只是個紀錄,無損棋王光環。

但我的輸贏,就是老百姓的生命。

 

如何能用最小代價取勝?

 

「我突發奇想隨便下了一招,毫無章法的棋路。」

棋王唯一贏過人工智慧的那一次,賽後是這麼說的:「我當時就察覺到,人工智慧亂了套…。」

 

不按牌理出牌,走上別人從沒走過的路。

決定輸贏的勝負手,可能就在這條路的遠方。

在那裏,有人工智慧從來都沒計算過,卻是人類僅有的,機會與勝算。

 

畢竟,你死我活的對決,半吊子的心態是最危險的。

我被迫賭上我全部的政治生涯,拿出渾身的心力往死裏幹的勝算都趨近於零,除了縱身一躍,沒別的辦法!

 

「Fuck you !!!」Roger傳來了一則簡訊。

然而,記者會剛結束,盟友就翻臉了。

他收到Roger的私訊,劈頭就來這麼一句咒罵。

「FBI下令要我48小時內撤離台灣。」

「你這樣子搞,不開玩笑,真會要了我的老命!」

 

 

 

****

 

 

如果找到了烏林答,我,就會狠心拋棄姚晦?

 

光天在心裡面連問自己三次,腦子卻一整片空白,不要說給答案,就連這問題他都沒弄明白。

 

我自己是怎麼想的?

不是憑著感覺,認定了姚晦就是烏林答嗎?

既然我直覺認定姚晦就是烏林答,那何必要回答這個問題?

 

好!

即便如此,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你說的,「姚晦就是烏林答」這一回事呢?

 

你知道你這決定,背後的嚴重性嗎?

如果你錯了,真正的烏林答,可能會因此魂飛魄散,再也無法相見!

 

他搜索枯腸,只能想到,被地藏拿走的法力,封印成的念珠,陰錯陽差地出現在姚晦手上。

 

還有,碰觸到姚晦時,那貨真價實的悲慟反應,也絕對不會弄錯。

 

貂鼠婆婆不也說了,姚晦的靈魂,跟我有同樣的味道。

只有深愛彼此的夫妻,這種親密關係,才可能是。否則即使至親,靈魂的味道都差很多。

 

突然間,大腦理智的那一面,帶著正義的口吻,發出責難的聲音:

 

胡扯!

你這都是主觀的臆測與強詞奪理!

直接證據呢?法庭上要拿出直接證據才能一鎚定音。

你拿出直接證據來啊!

哼哼…沒有,是嗎?

 

反過來說,姚晦的前生,是大清王朝和碩親王豪格,不是跳水自殺的烏林答。

這點你怎麼解釋?

 

你口口聲聲的那個感覺,根本就是你想要接近姚晦,把她當成烏林答替代品的藉口!

 

你懶了,變心了,想要草率地找一個「你自己認為跟烏林答很像的女人」,然後不負責任兩手一攤:「我已經努力過了!」

末尾追加一句:「不然你要怎樣?」

 

唔!

我,真的,活成了一個這麼不堪的人嗎?

 

理智的那一面,義正嚴詞的話語,像是巨大冰塊硬壓在火熱的鋼鐵上。

大蓬大蓬水蒸氣「呲—!呲—!」爆發的同時,更企圖冷靜他那炙熱又堅硬如鋼鐵般的愛意。

 

我,真的是因為愛上了姚晦,所以才一意孤行地編織,牽強拼湊出「她就是烏林答」這理由,好讓自己可以沉溺在愛情的幻想中嗎?

 

要真是這樣,你跟烏林答的約定,還有八百年的尋找、等待…那無數孤寂寒冷的夜晚…

這一切,都被你推翻,背叛了!

 

病房裏,空氣仍然因為光天的沉默不語而凝結。

 

豪傑雙手抱胸,佈滿血絲的雙眼,正惡狠狠瞪著光天,用他自己的方法,竭盡所能讓姚晦清醒過來。

他有把握,自己在棋盤上下的這一手,將能扭轉局面,將姚晦搶回自己身邊。

我有自信,我能保護她,給她最好的,最幸福的未來!

不退讓的意志,房間裡面甚至隱約迴盪著,用力過猛咬住牙齒的咖咖聲。

 

內心劇烈起伏,而挺直腰桿坐在床上的姚晦,動也不動。

 

那眼神…

緩緩轉頭,眼神交會之際,一股電流莫名在周身竄動,最終,突入心臟!

 

霎時,光天明白了。

八百年來,曾經見過的女人數以億計。

跟烏林答外貌相似的,他看也不看。

聲音相近的,他聽也不聽。

個性相同的,他理都不理。

甚至,他曾經豪不留情地,將假扮烏林答的惡鬼砍成碎片—即使模仿得外貌,聲音,行為都微妙微肖。

 

不是追求完美,而是不願意妥協,因為,他在找的是烏林答的靈魂,而不是她的肉體。

 

他因為癡念而入魔,入魔之後反而更堅定。

因為極度的癡念,他深刻地,貪婪地,無止盡地尋找的,是那個自己用一生去相處,深愛過,耳鬢廝磨的靈魂。

 

他潔癖到了誇張,無理,蠻橫的程度。

只要靈魂有那麼一絲絲與烏林答無關的細節,他轉頭就走,絕不戀棧。

 

如今,外貌、聲音、身材、乃至於上輩子都與烏林答毫無關係的女孩,竟然能豪不費力氣,輕易就突破他嚴防死守,潔癖到挑剔苛刻的內心。

 

她就是烏林答,不會錯的!

我可以用性命賭咒發誓!

光天在內心嘶吼著。

 

他鬆開了緊握著的拳頭,嚥了一口口水,鏗鏘有力地回答豪傑:「絕對不會!」

「我找了她八百年,我很肯定地跟你說,我找到了。」

「姚晦不是替代品,她就是我死去的妻子!」

 

不知道出於甚麼原因,姚晦突然間陷入虛脫,她趴在棉被上用力哭泣。

為著從靈魂深處傳來的,相認之後,那一切痛苦都不再重要的喜悅而哭泣。

 

「瘋子!騙子!」

失去理智的豪傑,再度撲上去,猛力揮拳亂打。

「可惡…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睜著眼睛說瞎話!」

 

光天沒有還手,就像是一個沙包,任由他發洩搥打。

豪傑救過姚晦,這點恩情,光天自認為應該要代替姚晦償還。

 

姚晦也沒有制止這兩個男人,她靜靜地下床,整理心情似地,回身把棉被稍微折了幾折。

幾公尺遠處,兩個男人之間的風暴,仍然沒有停歇的跡象。

但她無心插手。

就讓男人們用他們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

 

姚晦從她鼓鼓的包包裡面,拿出了厚厚一個牛皮紙袋包著的,當初雅雯摔在她面前的三十萬台幣。

 

大汗淋漓的豪傑,已經打不動了,雙手支著膝蓋躬身喘著大氣。

 

來到豪傑面前,姚晦扶著他的肩膀,把牛皮紙袋遞到他眼前。

 

「給我的?甚麼東西?」不明究理的豪傑,抬頭瞥了一眼,還在喘,沒伸手接。

 

「不是,是要還給你的…」姚晦暖聲說著:「我知道你為了我,受了很多苦。」

「但是,豪傑,我真的很抱歉…我也曾投入心思努力過,可是…」

這次,她不猶豫了,直接說出她心裡面的話:「我,對你,真的沒有感覺。」

「過去,我不想讓你傷心,所以沒有講明白…但是,這樣反而造成了傷害。」

 

豪傑站直身體,眼神流露著疲憊與委屈。

 

「伯父的出發點是為你好,一如你的出發點是為我好…」她把牛皮紙袋推到豪傑胸前:「不要誤會了,我並不怪他。」

 

遲疑地抓著牛皮紙袋,眼睛仍傻傻看著姚晦。

查覺到將要有大事發生,豪傑突然驚醒,急切地打開牛皮紙袋,裡面是三疊厚厚的千元鈔票,還有一份切結書。

當他攤開切結書,看到了「不能再與韓豪傑有任何直接見面,或者間接以電話、書信、簡訊、電郵…等等方式聯絡…」這一行字的時候,周圍的一切恍惚了起來。

 

明明今天是要當著姚晦的面,揭開光天的假面具。

此時此刻,父親在他背後,名之為關心的手段,卻反而演變成,自己才是那個帶著假面具的騙子。

 

雖然姚晦的眼神、言語中絲毫沒有一丁點責備的意思,可是他卻自卑了。

「對不起…」默默地,他將切結書收好,放回牛皮紙袋。

半點掙扎、解釋的動作,甚至企圖都沒有,他轉身打開房門,拖著腳步離開。

 

「嘩!」因為騷亂而聚在門口圍觀的群眾一下子跌跌撞撞地後退,發出嘈雜的驚呼聲。

 

他無視這一切,只想這樣子,一個人緩緩走向世界的盡頭。

 

父親動用的是法律的力量,白紙黑字,要他怎麼解釋?

說自己無辜嗎?

別傻了,姚晦退回這三十萬,不就是明擺著:不需要錢,我也不會跟你兒子有任何關係!

 

法律畢竟是道德的底線,這踐踏了她的自尊。

 

他敬愛自己的父親,雖然在姚晦的事情上屢次衝突,可是,這不代表他把親情跟愛情放天平兩端惦量誰重誰輕。

 

本來他以為自己可以兼顧兩邊的…

可是在看到切結書的那一刻,他才發現,來自割捨不斷的父子親情竟然變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嚴厲的父親不惜動用法律,也要斬斷他對姚晦的愛情。

 

心灰意冷。

我好累…拖著腳步,他失神迷惑地走著…

 

身旁一個女性,從背後快步跟上,默默地攙扶著他:「韓總,你需要休息一下。」

 

混在群眾裡面看熱鬧的雅雯,看到韓豪傑從病房出來,吃了一驚。

她沒預料到,造成這場騷亂的,竟然是豪傑!

但很快地,她迅速跟上去,跟醫院要了另一間VIP病房,扶他進去躺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