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之卷 贊助
2022-05-09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36.信物

36.信物

作者: 冷擎

陰暗的窄巷裏面,時不時吹來陣陣的陰風,晾曬的衣服遮蔽了視線,使得偉翔這一行人前進得特別慢。

 

每走到一個岔路,偉翔都得絞盡腦汁,四處張望,確認清楚蕭佑銘警官託夢時,他逃命的路線在哪裡?

雖然蕭佑銘被殭屍,或者稱為狼人追殺的時候慌不擇路,不過也就在那種情況下,人很直覺地會記住逃命路線上特定的記號,標示甚麼的,這些強烈的生前記憶,現在正在偉翔思緒裡面翻轉著。

 

「這邊!」確認了方位,他篤定地指揮著這一群警官們前進。

為首的持槍警察掏出了手電筒,搭著槍管呈直線,強力的光線射束在陰暗的巷弄裡面不規則移動,平添了緊張的氣氛。

 

「欸,老弟,你確定是走這邊嗎?」緊繃了快半小時,李友福開始覺得毛躁起來:「這樣繞來繞去頭都昏了…而且,你沒發現嗎?」

「我們這樣走,好像又繞回剛才岔路那地方了?不是嗎?」

 

偉翔皺著眉頭沒回答,現在他真的很怕分心。

蕭警官被殭屍追趕,慌不擇路的情況下,在這迷宮似的小巷弄裏面重複繞圈不是不可能…但是偉翔更擔心的是,夢境的內容並不是非常深刻烙印在他記憶中的,他隱約感覺到蕭警官的託夢隨著時間過去而有點褪色,甚至開始模糊。

 

「呼…終於找到了!」他靠著牆壁,指著頭上那一個白色的監視攝影機說道:「在夢裡面,蕭警官就躲在監控攝影機對面那個角落。」

說著,眾人循著他手指向的角落看去,落滿灰塵的地方,確實有幾個混亂踏過的鞋印。

 

「所以我們離狼人的巢穴不遠了?」趙俊凱手上的警棍抖著,不知道是緊張還是說只是在喘氣?

 

偉翔對著他點點頭,「夢裡面蕭警官是從一座工廠的後門逃出來…我猜他也是從那扇門進去那座工廠的…」

 

李友福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樣我明白了!」

大家不禁朝他的臉上看去。

他則是掏出了屁股口袋的手機,點了幾下Google Map,然後反過來給大家看。

 

黑暗中看著刺眼的手機螢幕,一時間幾個警官下意識閉上眼,用力擠了擠眼珠才敢睜開眼睛看。

 

「大西紡織廠?!」沒注意到是哪個警官脫口說出手機上最靠近眾人所在位置的那一大塊建築的名稱標示。

 

李友福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畫面,點了幾下,Google Map迅速指給他一條路徑,他又把手機畫面轉過來給大家看:「既然偉翔帶我們來這裡,證明了佑銘給他的託夢的真實性,那麼…」

「接下來就不用抓蝦了,這工廠的後門緊鄰的就是這片貧民窟,再過去才是別的工廠。」

 

「知道了,你想說,大西紡織廠就是殭屍的巢穴,對吧?」瞇著眼睛,用力想看清楚昏暗手機螢幕裡面,Google Map上面地圖的偉翔,隨口回答。

 

 

****

 

「信物,」光天拉起姚晦的手,指了指她手上戴著的那一串念珠:「這是兩百年前,一個老和尚用他從我身上收去的法力所製作出來的念珠。」

 

「厄!」半醉的姚晦,躺在滿地金黃的銀杏樹葉上,打了一個酒嗝,醺醺然笑著說:「這個是小順子帶我到故宮後面,一個明朝的太監公公的鬼魂給我的…呵呵…說起來也很好笑,仙姑說帶著這個可以保我平安…」

 

酒醉模糊的視線下,她努力用右手食指指著已經消失光芒的珠子:「仙姑說對了!你看,被大卡車撞的那天,白色這顆珠子就失去光芒了…。」

「我那時候就想說,會不會又是你救了我?」

 

「白色的珠子屬性是金,妳被撞得當時應該是全身被金屬鎧甲保護住了,所以才毫髮無傷。」光天喝了一口酒。

 

又繼續說:「我想,這念珠來到妳身邊,有他的必然性,」頓了一會兒,不信神佛的他,緩緩嘆息:「應該是地藏的安排吧?」

「再說了,妳的名字叫做『晦』,我們仇人的名字是『亮』,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北方晝夜溫差大,雖然太陽才剛斜,可是地面已經開始透上寒意。她攀著光天的肩膀,用力支起了身子,又傻笑了一會兒。

「我媽說,她本來不是要用這個『晦』,因為沒人會用這個字當名字,聽起來很『晦氣』…她本來是用『賢慧』的『慧』。」

「本來,她把寫著我的名字的字條放戶政事務所櫃台上,那時候門口進來一個和尚,也不知為什麼有一陣風把紙片吹掉了…」

 

「所以是老和尚把妳的名字改成『晦』這個字?」

 

「不是耶,老和尚只是跟我媽說,我是在沒有月亮的『晦日』出生的,用『晦』這個字來沖我的煞氣,才能平安長大。」

 

「所以妳媽媽這樣就信了?」

 

「嗯,是啊…畢竟她那時候覺得,未來的一生,都只剩下我來陪伴她了。」

講到這裡,姚晦也有點黯然。

不過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話題又迅速跳到另外一件事情上。

「可是不對啊,變態殺手,還有在黑暗世界裡跟你打架的那個惡鬼都說,我上輩子是清朝的和碩貝勒爺,豪格耶!」

「…不是烏林答…」

 

「那個惡鬼是四百年前的流寇張獻忠,妳上輩子是殺死他的人,吉爾手上有三生石,他們不會弄錯…否則沒必要花費那麼大力氣來殺妳。」

光天也萬分不解,命運為什麼從來都不願意簡簡單單地流動著就好,為何總是要在他跟烏林答之間設下這麼多障礙呢?

「但是我就是只想相信我的直覺,那些莫名其妙的干擾我都不想理會!」

「直覺告訴我,妳就是烏林答…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光天突然猛烈咳嗽起來。

 

看到光天嘴角流出的鮮血,姚晦第一時間想都沒想,直接用自己的衣服袖子幫他擦掉,然後,隔了幾秒鐘,她才反應過來:「你…被張獻忠刺的那一刀,是不是很嚴重?」

男生都很愛逞強的,姚晦很不喜歡男人這種小屁孩個性,可是偏偏她遇到的男人都是這樣子!

 

光天仍然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握著她的雙手解釋:「阿修羅每隔八百年會有一次法力全失的『渡劫』,這只是『渡劫』開始的徵兆。」

 

「所以,剛才動物神醫說,你要找個地方躲起來,這是真的囉?」

 

躲起來的話,誰來保護姚晦呢?

即使是阿修羅,在命運之神面前也是如此的無助—

隔了八百年,卻總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刻,邪惡的力量又想來奪走自己的摯愛。

 

嘆了一口氣,光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沒關係,我們一齊躲起來吧?」酒醉的姚晦把頭埋入光天的胸膛,露出像貓咪那樣滿足的神情:「我不想再回去面對雅雯,也不知道該怎樣面對豪傑了。」

 

 

****

 

 

雅雯先拉開門,讓董娘進入會議室,然後俐落地關門,將另一隻手上的文件夾打開,將裡面的文件放到會議桌前的幾個公司高層面前,然後來到董娘的旁邊站好。

 

由於董事長日前昏倒,緊急手術之後目前尚未清醒,而公司的總經理,也因為個人原因不進辦公室也不管公司的事,因此雲波骨董拍賣公司的決策權,就落在董娘的身上。

 

董事長李乾德是四百年前的兵部侍郎借屍還魂來的,那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驅使之下,董事長夫人從來都不曾有任何機會碰公司的事情…也就因此,在公司高層管理幹部面前顯得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

 

站在後面的雅雯看出了董娘的慌張,稍微向前一步,開口問道:「各位主管們大家好,董事長的病情…」她稍微停頓了一下,低頭觀察了一下董娘的反應,又繼續說:「醫生說手術非常順利,董事長恢復得也很快,只是目前還沒辦法承擔任何工作的壓力。」

 

底下主管們似乎早就對於雅雯講的這些事情一清二楚,並沒有私下交頭接耳,也沒有特別的反應,就好像是在開例行會議一樣。甚至,雅雯沒提到的,總經理不見人影的事情,也沒有人覺得奇怪。

雅雯知道,董事長管理風格非常嚴厲,雖然董事長人還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可是餘威仍在…

當然了,雅雯也知道,自己能在這些主管面前呼風喚雨,靠的也是董事長這座大山。

 

「所以,未來幾個月,都會由董事長夫人來代理董事長、總經理。」

說完,她做了一個拍手的假動作,暗示主管們鼓掌。

坐在最前面的陳副董會意了,站起來鼓掌,其他的主管們也紛紛站起來一起鼓掌,不管怎麼說,算是接受董娘的指揮。

但其實大家也都知道,背後就是雅雯在拿主意。

 

鼓掌聲中,董娘拉過雅雯的手,示意她彎下身子,然後在她耳邊講了幾句話。

 

雅雯點點頭,等掌聲稍歇,她說道:「董事長夫人體恤大家工作的辛苦,這段期間會加發津貼給大家。」

她的眼光掃視過每個主管之後,將自己面前的文件夾收好,振奮精神說:「那麼!如果有重要的事情討論請提出來?」

「沒有的話,請大家繼續在工作崗位上一起努力吧!!」

說完,她站起來攙扶董娘,就要離開會議室。

 

「董事長夫人!!可不可以給我五分鐘?」物流部門的副總急急忙忙舉手:「上個月的物流支出金額超出我的簽核權限,廠商又急著請款,需要請董事長夫人簽名!」

 

本來要起身的董娘,聞言又坐回了位子上,公司的主管們本來也要離開會議室了,看到董娘坐回來,紛紛迅速回到自己座位上。

 

董娘接過了副總的文件夾,拿起筆就要簽名。

 

「夫人!不好意思,這款項有點奇怪,可不可以先讓我看一下?」雅雯皺眉凝視著文件上的金額,疑惑地發問。

董娘微微點頭,把文件拿起來遞給站在她後面的雅雯。

 

 

上個月的物流支出是台幣伍百多萬?!

可是上個月我們並沒有辦任何的活動,怎麼會產生這麼大筆的物流支出呢?

雅雯凝神翻閱文件上的紀錄,都是碼頭貨櫃轉倉庫的紀錄,數量雖然多,可是單筆的金額都是好幾萬台幣…

不對啊,物流費用我經手過的,除非是運送甚麼珍貴的骨董,否則金額不會這麼龐大!!

 

她半信半疑地闔上了文件夾,對董娘說:「夫人,這個物流的金額太大,為了妥善起見,還是給我幾天先查清楚吧?」

同時她又對副總說:「這附件上的紀錄雖然沒有甚麼反常的地方,可是貨櫃車每趟所收的費用太高了,是不是跟協力廠商再確認一下?」

「或者請他們給更多明細?不然我們沒辦法這樣糊里糊塗就付款!」

 

副總一張苦瓜臉,無奈地回答:「老闆娘,這已經跟物流業者來回談判過四五次了,對方跟我們合作了十幾年,他們說核對里程紀錄,金額並沒有問題。」

 

董娘抬頭看看雅雯,眼神中似乎是說:這個我不知道該怎麼決定,一切都靠妳了!

 

受到了董娘的託付,雅雯上緊了發條,先是對董娘點點頭,同時邊說:「既然妳們都查不出來…」

接著,抬頭盯著副董的眼睛,壓低語調以強調自己的決心:「那我自己去查!」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