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原價入手!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18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33.渡劫

33.渡劫

作者: 冷擎

「即使身為天族戰神的我,在面臨『渡劫』的期間,也逃不過生死輪迴。」

帝釋天認真說明著:「阿修羅在渡劫期間死了,就是真的死了,消失得無影無蹤,不復存在。」

雖是摒棄七情六慾的神,卻也免不了關心光天:「不像天族,還能回到天上凝聚成形…」

 

「前輩…人間八百年,我歷經艱難險阻,無數的殺戮,毫無希望的等待,終於,來到這裡…」

光天的表情,呈現了幾許不甘心。

「你知道嗎?」

「烏林答就在姚晦的身體裡面…我終於找到她了!」

接著,他眼神有如石頭般堅定:「就算會死,我也不後悔!」

「我必須守護在她身邊!」

 

「因為癡心成魔的你啊,開天闢地以來,第一次讓我感覺到,人類常常掛在嘴邊,那個所謂『羈絆』的存在。」

帝釋天在床邊踱步,踅了一會兒,定定凝視床上躺著的姚晦。

「不知道是因為渡劫,難道你退化的法力看不清楚…還是,你把幻想、巧合編織出情感的依託…」

祂轉身面對光天:「這女孩身上,只有人類…她自己一個人的靈魂,沒有別的靈體。」

 

意思是神的法眼看不到烏林答的存在嗎?

「…不知道,我自己也講不出道理來…就是順著直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來到她身旁。」

「跟她在一起的時光,溫暖,開心…總是讓我忘記去思考,這背後究竟有什麼原因?」

 

光天眼光回落到姚晦身上。

「前輩,身為阿修羅,你知道我最慶幸的是什麼嗎?」

 

「擁有天上地下,任性妄為的自由?」

 

光天搖頭。

「人性。」

「我最慶幸的,是阿修羅沒有神性,還保留著人性。」

他難得笑了:「人啊,就是那種會傻傻地,笨拙地相信,自己莫名其妙,毫無來由的感覺的那種生物。」

 

帝釋天也笑了:「我也曾經在渡劫時轉世為人,大概能知道你講的是什麼。」

「要說起來,人類還有一項天賦,是令我至今念念不忘的。」

 

「說吧,如果前輩的見解高深,而且,答案不是老生常談的「愛」這個字的話…」

「我請你喝一瓶人類釀的,冰涼透頂的啤酒。」

 

「夢!」

帝釋天做了一個人類雙手比手槍的姿勢,應該是一言為定的意思。

「神、佛、阿修羅、鬼魂…都不會做夢,只有人類有夢。」

 

「有意思。」

光天從地上保冷袋裡面拿出一手台啤,啵!啵!啵!開了三瓶。

「來吧!」

遞給帝釋天,兵器使,自己也咕嚕咕嚕灌了一大口。

哈!他長長吐息,天上地下沒有比冰涼的啤酒更爽快的液體了。

 

「還沒說完…哈!」帝釋天灌了幾口,同樣爽快地長長哈了一聲,可能是肝臟太好了,臉頰迅速發紅。

「人類不只會做夢,最要命的是…」

「人類,會傻傻地,把夢,當成是真的!」

 

 

****

 

 

那不是晦晦嗎?!

陪同父親回診的韓豪傑,在等待的空檔,正想出去找地方坐著喝杯咖啡,卻突然看到一大群醫護人員匆忙推著躺在擔架上的姚晦,從救護車上一路狂奔進入了急診室。

 

會不會看錯了呢?

只是驚鴻一瞥,感覺到是她,可是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

 

「喂?婷婷姐嗎?我是豪傑。」

他撥通電話:「晦晦人在辦公室嗎?」

 

「沒有耶!」

「晦晦到現在還沒進辦公室,我們才正覺得奇怪…她一向很早來,不會遲到啊!」

神經大條的邱婷婷沉吟了一會兒,又說:「今天是她銷假第一天回來上班,說不定還沒準備好,睡過頭了?」

 

「韓總,主治醫師找你過去一起聽報告。」秘書高雅雯在背後叫喚。

 

「先這樣 我還有事,再聊!」他掛了電話,回身跟雅雯走了幾步,心裡又覺得不妥。

 

他拿起手機發了一則line給晦晦:「在幹麼?」

訊息的狀態,遲遲沒有變成「已讀」。

 

看著空蕩蕩的手機螢幕,最近姚晦的回覆不是「嗯」就是「OK」的手勢,只有他告訴她說,父親生病了暫時不能過去找她時,才例外出現了「雙手合十」的手勢。

之前沒有過的不安與懷疑,開始在豪傑內心擴大。

 

難道是張偉翔這傢伙展開行動了嗎?

他資助姚媽家的咖啡館,又三不五時用「顧店」當藉口跑去姚晦家…

上次也是他出現在「大西整形外科診所」,難道他是去找晦晦?

真的很可疑…

 

「有空嗎?我想找地方聊聊。」他迅速發了一則Line給張偉翔。

這種事他一向直來直往,當面跟對方把話將清楚最快!

如果他真的採取行動追求晦晦,必要時,用錢,用拳頭,軟的硬的,都得要他退讓才行。

 

「好喔!一起吃午飯吧?」偉翔似乎沒事,馬上就回了。

 

「好,故宮晶華,11點半。」他同時叫住了雅雯,要她訂故宮晶華的位子。

 

「故宮」兩個字觸發了雅雯敏感的神經。

莫非,韓總又要背著父親偷偷去找姚晦?

她不動聲色,迅速撥通並且訂了位子。

剛掛完電話,正巧已經在VIP病房門口。

 

韓豪傑推門進去,直接把雅雯擋在門外。

他認為這是自家的事,隱私不想讓外人知道。

 

「雅雯,一起進來吧?」

「我們沒把妳當外人。」李乾德慈祥地招呼她,看似彼此的關係又更近,更熱絡了一些。

 

沒想到李乾德這一句話將了豪傑一軍,門關到一半,他停手了。

雅雯趕快再度拉開門,但她沒有急著進去,反而是等豪傑轉身走向病榻上的父親時,她才跟在他後面進去。

 

內心焦躁的韓豪傑,根本沒在聽醫生說什麼,只是唯唯諾諾。

「我還有急事…雅雯,妳照顧一下我爸。」

醫生前腳剛走,他馬上開撇下父親、母親還有雅雯,他心不在焉地快步離開。

 

「什麼事情這麼急?多待一會兒也不行?」李乾德抱怨。

 

「韓董,您好好休息吧,我請賀總找人盯著,您放心!」雅雯迅速發了Line,要人資副總趕快派徵信社去故宮晶華。

 

「雅雯,有妳在,我就不擔心了。」

二老滿意地拉過雅雯的手。韓董病倒這幾天,雅雯用各種方式與藉口,好說歹說勸豪傑陪在二老身邊。

李乾德看在眼裡,心裡當然是萬分高興。

 

當然了,她砸給姚晦的三十萬,似乎也產生了效果。

「那狐狸精盯上的,不就是我們家的錢嗎?」

李乾德想起這件事還沒完全了結:「趕快,就這一兩天,帶律師過去。」

「咳!」說太急了,喉嚨癢咳了一下。

「跟那狐狸精把切結書簽了,尾款結清,也省得我日日夜夜擔心受怕。」

 

 

 

****

 

 

「該死的飯桶!」吉爾對著眼前頹坐靠著牆角,渾身傷痕的張獻忠臭罵:「都已經把姚晦送到你面前,讓你開車撞死他,這麼簡單的事情,竟然搞砸了?」

他高高抬起腳,想要踹下去,但還是忍住,只是用鞋底踏著張獻忠的額頭,洩憤地摩擦。

 

「…唔…」

因為是惡靈的關係,傷口並沒有血跡,可是也沒有癒合的跡象。有點像是被燒傷,畢竟是被帝釋天法器兜率天刀砍的。

有相當多的,過去透過七殺碑蒐集來的靈魂,被兜率天刀滅度,回歸輪迴。

「唔…主人…」他用混雜著呻吟的聲音哀求:「再想辦法殺幾千個人吧?」

「我需要新的靈魂補充法力。」

 

「不能像殭屍換皮的時候,喝靈泉水修復那樣,也給他喝上一點嗎?」吉爾轉頭問畫皮殭屍。

 

「不能,主人,原因是—」

畫皮殭屍的長爪指著靠牆的張獻忠:「與殭屍的法力來源不同,他的法力是透過拘禁靈魂而得到的。」

「喝下靈泉水,有可能被拘禁的靈魂選擇離開他,去投胎轉世…會更糟糕。」

 

「看來殺人是最直接了當的方式…」

說話的同時,吉爾的大腦已經搜索了網路上的死亡事件紀錄:「縱火,一次可以殺死幾十到幾百個人。」

 

縱火嗎?

放火把封閉空間之類,人多不容易逃命的地方燒了,應該勉強可以湊幾百條人命。

「你叫大西基金會的王志強,物色幾個信徒,放幾把火,先拿幾百條靈魂給這傢伙療傷。」

「至於什麼時間?到哪裡放火?」

他想了一下:「我會依據人潮、消防缺失等等數據,你們隨時聽我指示就好。」

 

反正光天是不可能24小時保護姚晦的,只要有空隙,就立刻殺了她!

 

阿修羅又怎樣?

你的大腦,玩得過「人工智慧+超級電腦」嗎?

我就不信!

 

 

****

 

去他的顏老闆!

人面獸心的渣男!

他死死地踩住油門,任由跑車在市區飛奔。那句話的殺傷力,像是自己的女人裸體被別人觀看所帶來的那種侮辱感,氣到想要殺人的程度。

 

 

「顏老闆超乎尋常地,固執地,在姚晦身上尋找亡妻的影子。」

晚餐席間,偉翔這一句話,開膛剖腹般刺痛了豪傑,他一時之間失去理智,氣漲了臉,翻桌走人。 

留下偉翔一臉錯愕,夾菜的筷子凝固在半空中。

 

不行!

實在吞不下這口氣!

非得找顏老闆那混蛋討個說法不可,要他離姚晦遠一點,那是我的女人,看一眼都不行!

可惡!

非得當著晦晦的面,揭穿那騙子的假面具不可!

 

心中不知道罵了多少句三字經。

連續闖了幾個紅燈之後,他突然急剎車,一個猛烈的U字迴轉,驅車向醫院殺去。

 

查到了姚晦的病房號碼,證實了早上的猜測。他急忙跑到房間門口,咬牙切齒直接推開門!

「為什麼是你在這裡?!」

他失控對著坐在床邊深情看著姚晦的光天怒吼。

 

「…」

光天抬頭看了一下突然間衝進來的韓豪傑 ,沒想搭理他,繼續凝視著姚晦。

儘管此時姚晦是側睡背對著他。

 

就是那眼神,渴望佔有姚晦的眼神,噁心到令人發狂!

「該死!你給我滾出去!」

他掄起拳頭,飛撲過去,一拳把光天打在地上。旋即壓坐在他身上,拳頭像暴雨貓在光天臉上。

「爬著滾出去!想討打就站起來試試看?」

打夠了,豪傑站起來,又踹了幾腳,居高臨下鄙視地瞪著他。

 

沒想到,人類軟弱的拳頭,打在臉上還是會疼…看來,渡劫真的剝奪了我絕大多數的法力。

 

但是,我能還手嗎?

即使我虛弱如此,一不小心失手,這個抓狂的年輕人就會腦漿崩裂而死。

唉…

握緊的拳頭又鬆開了。

 

他當然認得豪傑,在姚晦家顧店的時候,對他那種充滿敵意的眼神印象深刻。

 

雖是如此,就算不能還手,挺起胸膛站著,是身為男人的基本尊嚴吧?

「韓先生,恐怕你誤會了…」

光天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忍住莫名挨揍的心頭火,他想試著解釋這一些。

「…」話到嘴邊,他卻無語了。

千頭萬緒,該從何說起,才能讓一個普通人明白?

 

「咚!」

一聲巨響,豪傑又像頭公牛撲過來,抓住光天襯衫的領子,硬生生推撞在輕隔間牆上。

「因為理虧,所以支支吾吾將不出理由,連藉口也掰不出來了吧?」

他漲紅的臉,硬是把臉靠近光天,喘著大氣吼叫:「現在這裏有我一個人就夠了,你立刻出去。」

說話間,他又猛然倒退,拉扯光天往門口走。

 

抬頭看了一下房間天花板上的監視攝影機,吉爾大腦連結的那股巨大能量,剛剛出現在這攝影機上,又瞬間一閃而逝。

 

人類的不可理喻,八百年來,光天不知道見識過多少了。

 

他深深歎了口氣,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張獻忠沒死,吉爾隨時都有可能派他來要姚晦的命。

「不行,你保護不了她…」

「我必須陪在她身邊,24小時,不眠不休。」

 

「不要臉!你混蛋!」

豪傑又掄起拳頭,揮向光天眼窩。

 

「啪!」微微聲響,光天伸手接下,並且握住了豪傑這一拳。

 

明明剛才痛打了他一頓,打到自己拳頭都破皮了,他臉上怎麼連半點傷痕、瘀青都沒有?

 

光天越是沉穩冷靜,豪傑越是感覺到屈辱挫敗。他慢慢向後,失神蹣跚退了幾步。

突然又像是用盡全身力氣,從靈魂深處大吼:「你只是在晦晦身上找你老婆的影子!」

 

「砰!」地一拳打在牆上。

豪傑借著拳勢,伸直手臂頂著牆,支撐自己搖搖晃晃的身體。

「你根本不愛晦晦…要是遇見下一個更像你妻子的女人,你就會狠心拋棄晦晦…」

豪傑激動到快哭了。

「像你這樣卑鄙的男人,只會傷她的心!」

「砰!」他又使勁再發拳打在牆上。

「騙子!沒資格保護晦晦的人是你!」

 

阿修羅不是神佛,可以隨心所欲地殺人。

要是兩百年前,還沒跟地藏有過約定,守護靈泉與人類的他,哪容得下一個弱小人類的無禮?

 

靈魂的拷問,令光天猝不及防!

我,是愛要姚晦,所以才接近她的嗎?

還是,我只是把她當成踏腳石,等我見到烏林答,姚晦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會一腳把她踢開?

此時此刻,如同遭到咒語石化,光天徹底怔住!

 

「不要打了…」而本來要開口制止他們倆打鬥的姚晦,急急忙忙起身坐著,在聽到豪傑的拷問之後,整個人霎時冰凍凝固了。

 

她,比起豪傑,還更想知道光天內心真正的答案!

 

豪傑的這句話,有如在房間裡面仍了一枚鎮暴用的震撼彈,在場所有人瞬間只能聽到耳鳴的嗡嗡聲,周遭一切都變成慢動作,然後靜止了。

 

「承認吧!你的目的就是欺騙,玩弄晦晦的感情。」豪傑不屑地冷笑,步步進逼:「你根本就是虛偽的懦夫!」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