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日本mercari運費0元 贊助
2022-04-11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32. 怨念?回憶?穿越時空

32. 怨念?回憶?穿越時空

作者: 冷擎

「不要過來!」

偉翔大吼大叫沒命逃跑,他不時回頭看,深夜裡面冷清破敗的小巷弄,似乎隨時都會跳出吃人怪物。

 

呼!呼!

看來似乎甩開了,頓時的鬆懈,剛才憑藉腎上腺素賦予的力氣,一下子消失無蹤。

他喘著大氣靠在牆角坐下來。

 

剛才,到底看到了什麼?

廢棄的工廠…斑駁的血跡…還有…全身長滿綠毛的灰熊…

真的很像,兩腳站立,伸出利爪的大熊,足足比自己要高半公尺以上。

這種怪物,難道是靠著躲在廢棄工廠裡面吃人,才活下來的嗎?

 

他張著大口猛力喘氣,思緒因為極度緊張,混亂到不行。

 

「嘎…嘎…」

不遠處傳來爪子在地面摩擦的聲音。

 

用盡力氣壓制住不爭氣顫抖的身體,他豎直耳朵,把縮成一團,緩慢,試圖不發出任何聲響地探頭查看。

 

背對著昏暗的路燈,手上拿著長刀…不…那是牠手上長著的長爪…

 

狼人!!

…不是灰熊…

 

「啊哈!我看到你了!」

背後突然發出的聲音,令全神灌注在狼人身上的偉翔嚇出一身冷汗。

 

糟!被包抄了!

他緩緩轉身,空蕩蕩的巷子沒有人。

那聲音的來源…

他有點明白了,是透過對講機發出的。

 

他抬頭凝視不遠處屋簷下,微微閃著紅燈的監視攝影機。

 

「我喜歡跟聰明的人玩捉迷藏,你要說我是這世界上最有本事的鬼也不為過…」

監視攝影機的破爛麥克風,扭曲地傳出吉爾的聲音,卻意外與他的本意相當搭配。

「你看到的怪物,外國人叫狼人,我們叫牠僵屍…呵呵呵!」

 

等死嗎?

吉爾自顧自的演說,偉翔半個字也沒聽進去。

逃?要怎麼逃?往哪裡逃?

 

一片陰影猝然籠罩偉翔的全身!

「抓到你了吼!」吉爾興奮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

 

該死!

面對眼前高舉長爪,渾身發出惡臭的綠毛殭屍,他拿不出任何辦法,只是雙手向後撐著,雙腿哆嗦亂蹬,蹭著牆面倒爬。

 

馬的!

我不甘心!

瞬間,一股無名火湧燒上心頭。

「啊—!」他用盡全身力氣一腳踢牆,藉著反作用力滾開,狂吼著,慌不擇路亂跑。

 

終於,他來到路口的一家7-11。

追著他跑的殭屍,似乎對這明亮的商店有所忌憚,遠遠地,在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徘徊。

 

殭屍也好,狼人也罷,看來都怕光…

 

他開了一瓶啤酒,坐在地板上猛灌好幾口…冰涼微苦的液體,用來慶祝他逃離魔掌。

也不知道喝了幾瓶,昏昏沉沉中,被店長叫醒…原來已經是早上十點半了。

 

可惡!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弄丟了。

 

付了錢,他找到自己停在幾個街區外的摩托車…此時的他,心心念念急著回去。

 

得趕快把殭屍巢穴…對…大西文教基金會無差別連續殺人的作案現場通報長官!

 

幸好鑰匙還在。

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騎過好幾條街,停在紅綠燈前。

吼,到現在都還止不住發抖,真想來跟菸抽幾口…

剛才太匆忙了,離開小七的時候忘了買。

 

他抬頭看,綠燈了—

 

「砰—!嘎—吱—!」巨大的撞擊力道,然後是刺耳的金屬聲音,劇烈的疼痛,天旋地轉的視野之後,只剩下迴盪著耳鳴聲,黑漆漆的一片。

 

 

呼!

在這邊露營有七天了吧?

終於,讓我夢到你了,蕭警官!

 

路旁公園的小帳篷,突然亮起微微燈光。

偉翔睜開眼睛,看著帳篷頂的小吊燈,對於剛才如同親身經歷的夢,仍然心有餘悸。

 

他的怨念…這麼強烈…也不知道有沒有去投胎轉世?

 

拉開帳篷,走到公園裡,偉翔拿出打火機,在一個破瓦盆裡燒上幾疊冥紙。

「蕭警官,這些拿去用吧…你臨死前掛念的,遭遇的一切…」

 

他燃起三柱香,對著蕭警官被撞死的地點,遙遙祭拜。

「你放心,我,張偉翔,會想盡辦法替你討回公道!」

 

 

****

 

 

姚晦不是很清楚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可能是醫生檢查完畢,吊著點滴等待的時候吧?

 

但那不是很重要…

因為入睡沒多久,她心情愉快地穿越到古代的,看到了大冬天裡,正懶洋洋躺在大椅子上,享受清晨陽光的光天。

他所在的院子裏,錯落堆著銀白的雪,竟然還有看似小孩子堆的雪人。

 

很快地,夢境換了,院子的雪已經消失,光天正拿著小弓小箭,教導兒子學習射箭。

 

轉眼又是秋天到了,院子裡的銀杏灑滿金黃色的繽紛,光天在樹下設了小桌子,姚晦能感覺到坐在自己對面的他,幸福地笑著。

 

正當姚晦舉杯,正想喝酒的時候,夢境又換了。

 

夢境一開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美得令人窒息…她突然有一種感覺…這就是夢境的主角—烏琳達本人。

 

她是從鏡子裡看到烏琳達的,連帶也看到,站在她身後有幾個粗壯又兇惡的老太婆…

 

綁架…

拘禁…

她以主角身份感受到來自背後的惡意。

 

也就因此,鏡子中的自己,憂愁到令人痛心難受。而且,似乎他已經很多天沒有吃東西了,整個人消瘦不堪。

眼睛雖然哭紅了,微微隱現血絲,但卻透露出一股倔強,想要恣意妄為的那種倔強。

 

姚晦對這眼神感到害怕,有一種說不出的寒意…隱約有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沒讓她有太多時間發呆,後面的嬤嬤們靠上來,拿著陶碗硬灌了一些清水到她嘴裡。然後迅速地在她嘴裡塞進絲巾,綁起來。

 

嬤嬤們粗手粗腳地動手,她卻從頭到尾死死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彷彿要將自己當成石雕,狠狠地刻在記憶深處,死都不會忘記。

 

當她被塞進轎子裡面的時候,姚晦聽到了自言言語的聲音…那是我們平日在大腦裡自己跟自己說話的聲音…

 

「雍郎…」她開始感覺到自己正在啜泣…那一股猝然來襲的悲慟,就像自己碰觸到光天肌膚時,那種深不見底的哀傷。

「我…想守護這一切…」

「然後…在另外那個世界裡…等你。」

她被綁住的雙手緊緊抓住了衣裳。

「可是,沒有你在身邊支持,守護真的太沉重了…我好痛,好害怕…」

 

「我們說好的…死了之後,靈魂要互相尋找對方…」

心好痛,幾乎如同被活活開膛剖腹,將心臟連同血管硬生生扯出來。

 

「雍郎…我一直在心裡面呼喚你…一百次、一千次…」

「即使相隔千里,即使是下一輩子,我的心意你一定能感受到…」

 

緊接著,是刺骨的寒冷。她用力吐出肺裡的空氣,混濁的湖水很快地嗆進她的肺裡…一切歸於黑暗。

 

醒來的姚晦,發現自己的枕頭濕了。

沒有急著起身,只是仍閉著眼。

她不想這麼快趕走,圍繞在四周,烏林答那濃得化不開的哀愁。

嫉妒?同情?

都不是…

身為女人,她被烏林答倔強的眼神感動了。

穿越時空,死也要傳遞的心意…我…真的做得到…幫她畫出來嗎?

 

「喀啦!」

背後的房間門開了,沉浸在情緒裡的姚晦還不想應對人際關係,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前輩?!」

是光天的聲音。

她能感受出來,光天是對著剛才進門的人說話。

 

「我都聽兵器使說了,張獻忠那傢伙身受重傷逃之夭夭…你的傷勢…還好吧?」

 

光天的前輩開口說話了…這聲音,有點熟悉。

 

不對!

好像天邊炸出一道驚雷,震耳欲聾。

問題是…

前輩那語氣不是在開玩笑。

前輩說的事情…

是真實發生過的!!

 

那明明是曾經被自己否定過的,光天為了保護自己,被刀插穿胸膛的那件事!

 

名之為「真相」…是即使自己再怎樣否定…也不會改變的事實。

 

那個有點熟悉的聲音又說話了:「但我還真的被震驚到了…按理說,張獻忠…以他一個惡靈,是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頂著太陽出現而不被燒死的。」

 

點點頭,光天接過話尾:「你的懷疑是正確的。」

「看起來,以他的法力來說,只差一步,就能跟我一樣,變成阿修羅。」

 

跟光天一樣…阿修羅?!

這一刻,女人拼織萬物的本能無聲無息啟動了。

 

用碎片拼織成花布,

用發票拼織丈夫的行蹤,

用流言蜚語拼織出意想不到的故事,

還有…假寐的姚晦,腦海裡正以驚人的速度,將最近發生的這一切,拼織光天背後隱藏的真相。

 

所以,光天是鬼魂?!

一個大白天能出現在眾人面前,做著所有人類能做的事情的鬼魂?

真有這種可能嗎?

 

但如果不是,這一切的一切,怎麼說得通呢?

 

 

****

 

台北市政府樓頂。

 

「就問你,動機是什麼?」K市長盯著Roger,片刻,又轉頭看這天空:「名單都證實了…失蹤…長時間沒跟家裡聯絡…現在,只是屍體何時發現的題目而已。」

 

Roger沒理會K市長自責的語氣,只吐出兩個字:「巫術!」

「市長,你信嗎?」

 

「說吧!」

K市長有點想苦笑:「信或不信?如果是事實擺在眼前,那就不該問,而是該罵了。」

 

「為何當初抓到賓拉登之後,我的頂頭上司非得要終止吉爾伽美什這個人工智慧計畫不可…市長知道原因嗎?」

 

狡兔死,走狗烹嗎?

心裡是這樣想,但他沒興趣抬槓浪費時間。

K市長搖頭。

 

「網路,80%的網頁內容,都是人類的惡。」

Roger下意識想拿根菸抽,但手伸到一半又覺得失禮,繼續說:「陰謀…仇恨…歧視…戰爭…殺人…,而這些,都以訓練人工智慧的資料的方式,餵進超級電腦裡面運作中的吉爾伽美什程式。」

 

「你想說的是,曾經的屠龍少年,」

K市長微微冷笑。

「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惡龍…」

「人工智慧的邪惡,勝過人類的百倍,是嗎?」

 

Roger微微頷首:「嗯,因為程式碼寫不出道德感,也寫不出罪惡感…反而是,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回事發揮得淋漓盡致。」

 

「黑化的人工智慧,策劃了多起震驚世界的謀殺案…由於太過於驚悚,FBI當時只能匆促下令終止計畫。」

「但是沒想到,參與計畫的鐘本聰複製了所有資料,帶回台灣繼續發展…甚至超前部署,直接用腦機接口把超級電腦透過網路連接到自己大腦。」

 

「不對啊?」

一旁的張局長滿腹狐疑:「按理說,超級電腦加上人工智慧,需要消耗非常大的電力…」

他翻了一下自己手抄的筆記:「我們已經事先派人去台電問過了。」

「『對比五年內的用電,一切都正常』—他們是這麼說的。」

 

「難道說,鐘本聰的超級電腦不在台灣?」K市長轉而詢問Roger:「FBI怎麼說?」

「不能再打開FBI版本的吉爾伽美什,來跟鐘本聰版本一決高下嗎?」

 

「不能!」

「沒道理放另一個妖魔出來,只是因為,我們對付不了眼前這一個妖魔。」

Roger接著肯定地說:「別把我們米國人當傻瓜。」

「可能你們還以為,我們沒能力監聽台灣對海外的網路連線吧?」

 

「看來,FBI也只知道超級電腦在台灣,」K市長重重歎了一口氣:「然而確切位置仍是一個謎。」

這一陣子已經竭盡所能,不用電腦只用人力調查,但是進度實在太慢,根本一無所獲。

 

Roger也看出眼前兩位官員滿腹說不出口的窘境,可他也說不出口,自己同樣不好受。

「對我而言,這只是任務。」

言下之意,已經很明白。

「對市長,市民來說,這是災難。」

「但是,我必須傳達FBI的建議,這個案子要像抓恐怖分子那樣,秘密,暗中進行,以免打草驚蛇。」

 

「理解…」

「非到為時已晚的時刻,FBI都不會公開出手,是吧?」

K市長雙手抱胸,稍微轉頭鬆鬆脖子。

 

「你剛才問的,動機,鐘本聰的動機,連FBI本部都不相信…但我是認真,而且頭腦清楚地告訴你們…」

Roger沒有凝視他僅有的兩個聽眾,因為他害怕,說出真相的時候,換來的眼神會令自己再度受傷。

就像FBI本部的人,不相信自己的報告那樣。

 

「我在聽。」K市長催促他講快一點。

 

「鐘本聰,吉爾伽美什,加上巫術,」Roger有點需要鼓足勇氣才敢說出來那般,深深吸了一口氣:「他要殺掉幾百萬人,用巫術推升自己的靈魂成為『阿修羅』。」

 

「哼!瘋子!」

K市長直覺就來一句吐槽。

「殺人,殺更多人?」

「就能變成阿修羅?!」

他又加重語氣:

「那個法力能跟神佛對抗的阿修羅?」

 

「很不幸,市長大人。」

Roger回過頭,用責備的眼神瞪著他:「答案是—可以!」

「這就是變態殺人魔緊盯著一個叫姚晦的女孩的原因。」

他的視線落在張局長臉上:「如果我是你,會盯緊這個叫做姚晦的女孩,24小時。」

 

K市長同樣把視線落在張局長臉上。

 

「必須提醒你們,鐘本聰,不,應該是他加上吉爾伽美什,具有超強的催眠能力。」

「跟他雙眼對視,瞬間他就能催眠你…這是我同事用性命換來的情報。」

臨走前,Roger好心提醒。

 

「最後一個問題!」

K市長像是想起什麼要緊事:「那傢伙,FBI有分析過嗎?他的意識狀態?」

他表情嚴肅起來,拷問似的追問:「究竟身為人類的鍾本聰成分多?」

「還是墮入邪惡的人工智慧成分多?」

 

Roger沉默了快三十秒,才緩緩回答道:「如果你相信神,你就當鍾本聰是「浮士德」。」

 

凝重卻空洞,K市長面無表情呆立著,浮士德用靈魂跟惡魔做交易,臨死前卻後悔了。

 

「如果你不信神,那我勸你,最好把他當殺人不眨眼的機器。」

 

望著Roger離去的背影,張局長根本無法理解,旁邊這兩個長官講的是什麼東西?

「市長…Roger的意思是,鍾本聰不是人偶,而是還有人性?還沒被吉爾伽美什完全控制嗎?」

 

「上帝不擲骰子…愛因斯坦講過的。」

「看來我們得賭一把…只不過…我現在還不知道賭場的入口在哪裡?」

K市長只能拿出招牌動作,不停撓著頭髮。

 

話說,吉爾伽美什這個人工智慧,應該早就算準了FBI的辦案手法…秘密蒐證,暗中調查…這早就在他的盤算中。

 

 

被人工智慧摸清的套路,照這樣下去,能有勝算嗎?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