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0-12-03 06:00:00白目族長

[龍玦] 55.搶奪骷髏堆積出來的地獄之門

55.搶奪骷髏堆積出來的地獄之門

作者: 冷擎

趙德言耐心仔細安排的搜索,終於有了回報,就在距離龍城半天路程的地方,搜索小隊發現了一個萬人塚。這是一個狹小的山谷,山谷的走向與通往龍城的道路平行,因此除非是真的派人越過道路兩邊的小山,否則還真的沒辦法發現這個山谷裏面這麼多的骷髏。而且,這裡應該是千年以來都沒人經過,因此長滿了雜草,只有骷髏所在的地方是用岩石堆砌起來成為一個大大的石槽,否則骷髏早就因為風吹雨打四散各處了。

站在石槽旁邊的高處,望著石槽裡面滿滿的骷髏,左賢王非但不害怕,還志得意滿地大笑:「果然本王的計策奏效,千年以來就沒人想過要走到這個隱蔽的山谷裡面找。如今地獄之門已經出現,我們該來商量商量看看,歌詞的下一句:『十二個亡靈列隊迎接』是甚麼意思了?哈哈哈!」

趙德言在一旁指揮著突厥士兵用斧頭,長刀清除裝著骷髏的石槽周圍茂密的樹木雜草,逐漸地清理出一塊空地。梟解語滿懷好奇地循著石槽邊邊走來走去,突厥士兵清理出哪裡,她就跟到哪裡,心裡面期待著,會不會等一下就清理出一個入口,最好入口上面還寫著「地獄之門」。

「小色狼,怎樣?服了吧?」

「本郡主這個計策,千年來還真的沒人想到過,你看這石槽周圍老樹盤根錯節,就知道根本從來沒人來過。」

「哈哈哈!本郡主的才智與容貌真是天下雙絕啊!」

李淳風早就學乖了,在梟解語創造出來這個只有兩個人的「郡」裡面,她是郡主,我是奴才,郡主即使放個屁,奴才也要用力聞一聞,然後用陶醉歡喜的表情說:「香!真香!」否則馬上就要挨揍。

「雖然我感覺到,龍玦不在這邊…」眼見梟解語要掄起拳頭了,他只好改口:「但是這裡確實跟歌詞中描述的非常像…有可能真的是地獄之門的所在。我還真的不得不說,這個千古的謎語竟然被梟蠻子妳給破解了!」

「這邊!這邊有發現!」開挖的突厥士兵像是看到了甚麼寶貝似地,一群人興奮地大吼大叫:「這邊有塊石碑!」這麼一吼,左賢王,趙德言,梟解語馬上飛奔過去,蹲在士兵們的新發現查看。

這是一塊畫著圖案的石碑,大約兩尺寬,四尺長,上面有兩幅圖案。

第一幅圖案看起來是在一個祭壇上,巫師對天禱告,像是大軍要出征的畫面。

下面一幅圖案是大軍凱旋回來,戰士們拿著敵人的首級扔進石槽的畫面。

這兩幅畫很清楚地顯示,石槽裡面的這些骷髏頭就是當年喪生在匈奴戰士手下的敵人士兵,這個石槽看起來是清點戰功,分配戰利品之後拋棄戰敗者首級的地方。

雖然左賢王,趙德言,梟解語對石碑上的畫面一點也不在乎,還認真在端詳著,但李淳風看了一下就覺得實在太血腥野蠻…

他退到一邊看著石槽發呆,心裡面想,這個石槽是中行說那個年代之前就有的,還是後代的蠻族建立的呢?

如果地獄之門就在這裡,那麼十二個亡靈是甚麼意思?

是會挖出十二尊雕像嗎?

埋下寶藏的是中行說,傳說他是個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古怪太監,會不會他所謂的地獄之門,指的就是奇門遁甲中的「死門」呢?

一部分突厥士兵繼續挖掘,另一部分則是在這個狹長的山谷中開出了一塊平地,開始搭帳篷準備紮營。梟解語一開始在石槽邊邊上看,又看了石碑,繞了一陣子之後開始覺得無聊,轉頭看到李淳風正拿著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圖,於是也就跑過去蹲在他旁邊看他在畫甚麼?

「小色狼,你畫的這是甚麼呢?有東、西、南、北,還寫了甚麼生、死、休、傷、杜、景、驚、開?」

停下手上正畫著沙土的樹枝,李淳風笑著說:「我想說設計這個歌詞藏寶的人據說是一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漢朝太監,所以我覺的他可能懂很多奇門遁甲的道理。」

「在奇門遁甲裡面,有『八門』的說法,對應到八個不同的方向。」他拿起樹枝指著剛剛發現石碑的方向繼續說:「石碑在這邊,一般來說這裡就是『傷門』,按照這樣推測,所謂的地獄之門,應該是『死門』,會是在斜對角的方向。」他用樹枝圈出來死門的位置,梟解語抬頭望向死門的位置,那邊還在密林雜草的深處,還沒有被清理出來。

看了一陣子,又抬頭看看太陽的方向,梟解語像是發現了甚麼不對勁的地方:「你看現在陽光的方向,這個傷門的方位看起來是東北邊,對吧?」李淳風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說。「如果是這樣就怪了,雖然我不懂奇門遁甲,可是我曾經聽宮裡面的嬤嬤說過,東北邊是生門,所以掖庭在東北邊開一個小門讓大家出入,討個吉利。」

「但是你現在卻說東北邊這是傷門?這是甚麼道理呢?」

還以為是甚麼難解的問題呢?原來是這種事情:「我想,可能是掖庭裡的嬤嬤大家以訛傳訛一代一代傳說下來的誤解啦!就是為了討個吉利。但實際上奇門遁甲並不是真的與東南西北方綁死在一起的。」

「妳想想看?如果真的綁死在一起,那麼妳說的生門在東北邊,死門就在對面的西南邊…全天下的人待在西南邊的很多啊,那不就嗚呼哀哉,衰到死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了嗎?」有點茅塞頓開的感覺,梟解語覺得蹲著有點累了,索性坐下來,兩手稱在後面仰頭看著天空:「對啊,所謂風水輪流轉嘛!」

山谷裡面因為陽光被遮擋了,所以此時雖然還只是傍晚,周圍已經有些昏暗了。她安靜了一會兒,仍然是看著天空,突然又開口說:「沒想到這趟旅程這麼順利,就像是郊遊一樣,沒有經過甚麼驚險的事情,就已經找到地獄之門了呢!」

知道她是對比著南陀山的經歷,李淳風也有所感地說:「對啊,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順利。可是歌詞裡面說,接下來應該會有十二個亡靈來迎接我們…還說有撕碎靈魂的千年惡魔?這會不會是因為,龍玦也有甚麼特異的功能,導致周圍也會出現各種怪獸呢?」

聽到這番話,梟解語反而高興地哈哈大笑:「最好是如你所說,龍玦能變出甚麼厲害的怪獸來!本郡主實在閒得發慌,漸漸地有點能體會為什麼歷山飛總是想找些甚麼東西來砍一砍了…」

「你也知道的,我現在手上這個『九曲龍骨』的威力應該是天下第一,有這麼厲害的寶貝,就想胡亂砍點東西。」她轉頭對李淳風嫣然一笑:「所以啊,老天保佑就最好出現特大號的怪獸,讓我這天下武功第一的高手砍一砍,過過癮才算的上是探險,你說對嗎?」

對!對!對!

看著梟解語可愛的笑容已經癡呆了的李淳風,只能是機械式地點頭說。

夜裡清理石槽的工作仍然繼續進行,直到半夜三更才收工。

梟解語沒有等到收工就先回自己營帳睡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之間四周嘈雜起來,突厥士兵大吼大叫跑來跑去,還有兵器互相敲擊的聲音。

有人偷襲營地?!

是人嗎?

會不會是怪物從地獄之門爬出來了?

雖然聽不懂突厥人在喊甚麼?可是聽到兵器互相敲擊的聲音馬上就明白,營地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攻擊中!

由於是穿著正裝睡覺,她很快就起來,抽出腰間的短刀,揭開帳篷的縫隙查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見山谷的另一邊,也就是遠離石槽的另一邊火光熊熊,滿山遍野都是火把…這不用想,應該就是被偷襲了,至於偷襲的人是哪一路人馬?

呣…這種緊要關頭就不去追根究底了,這個等活命之後再想還來得及,要是不趕快跑,死了也不用知道被誰偷襲!

對了!小色狼呢?

正在東張西望尋找李淳風的時候,瞥見趙德言正隻身騎著馬,同時又牽了一批馬,而李淳風正準備爬上趙德言準備好的那匹馬的馬背!

可惡!

「小色狼,等等我啊!」這時候也管不了趙德言到底是敵是友了,她對著李淳風大叫,往那邊跑過去:「我在這邊!」。

混亂之中李淳風似乎聽見了梟解語的喊叫,勒住韁繩東張西望尋找。

唔…突厥士兵四處亂跑,不遠的那邊喊殺聲震天,慌亂之中實在看不出梟蠻子人在哪裡?

欸!你別跑啊!

混在亂軍之中的梟解語大叫,可是鏘鏘刀劍聲,喊殺聲,哀號聲在山谷中迴盪著,只能看到李淳風慌慌張張不停轉頭在馬背上四處張望,但是他就是沒看到亂軍中的自己,真急死人了!

「快走!」

「再不走就死定了!」

趙德言看他並沒有要離開現場的打算,眼見情勢危急,當機立斷揮起馬鞭抽了一下李淳風跨下的座騎,催促馬匹往山谷外的道路奔馳而去。

這突然的一鞭,馬兒瞬間狂奔,差點就把李淳風摔下來。

但是趙德言卻展現出了高深的武功,從自己的馬背上躍起,落在奔跑中的李淳風的座騎上,托住李淳風扶好之後,又躍回自己的馬背上,一氣呵成,看得梟解語是目瞪口呆。

姑且不管今晚偷營的人是誰?但是趙德言第一時間保護李淳風的這個決定是對的,其他突厥人應該都有能力自保,更何況,如果李淳風有甚麼閃失,那麼龍玦可能要再繼續沉睡千年,等下一次風后轉世才有辦法感應到龍玦所在的地方。

不管了,想再多也沒用!先追再說!

她意識到不能跟著突厥人那樣騎馬逃走,因為夜裡騎馬需要很好的技術,否則很容易連人帶馬摔到山溝裏面。更何況她判斷,騎著馬太明顯不容易躲追兵,反正目標就是龍城,只要到了龍城,再想辦法會合。

拿出看家本領,梟解語沒幾下就爬上了山谷外側的小山頂,然後又沿著山頂向龍城方向跑,差不多一刻鐘左右,就來到了山谷的出口。

她坐下來稍微喘口氣,從事情發生到現在,都只顧著逃命沒空整理思緒,腦筋亂得很,覺得還是得想想天亮之後該如何找到小色狼?從她所在的位置,月光下可以隱隱約約看到遠方龍城的遺跡,此外,稀稀落落有幾騎突厥士兵偶而衝出重圍略出谷口往龍城方向狂奔。

回頭看向原本紮營的山谷,已經是火光沖天,照這個火勢來看,偷襲的人似乎不只是想把突厥人的營帳燒掉,更想要把整座山谷燒光…

所以,是為了搶奪「地獄之門」的所有權?

可是地獄之門的發現也才是昨天的事情,怎麼消息這麼快,馬上就有大批兵馬集結進攻呢?

她正起身要下坡,順著山路走向龍城的時候,驚覺一陣狂亂的馬蹄聲。按照經驗,在這種戰亂而且又在看不清楚對方的夜色之下,不管來的人是敵是友,都是先砍了對方再說。想明白了這點,她覺得還是小心為上,隨便出現在來人面前只怕要落一個死無全屍,於是連忙又躲回坡上的樹叢間,屏息觀察。

一隊大約十幾個人騎著馬,才剛出谷口就勒住韁繩停下來。這群人看起來是漢人部隊打扮,只是鎧甲並沒有官軍那麼光鮮,反而是有點破舊,只是堪用而且每個人穿的款式都不同…

怎麼說呢?

直覺認為,這些人穿在身上的鎧甲,應該都是戰利品,就是打仗時撿拾戰場上掉下來的裝備修修補補之後再拿來用的。

從小身在將軍家,梟解語知道「鎧甲」是違禁品,民間可以自己打造刀劍,可是即使貴族也不能私藏任何鎧甲,被告發或者抓到都會是「謀反」的罪刑。既然鎧甲是國家統一打造,來的人如果是官軍,那麼鎧甲就算破舊,樣式也會統一,不至於出現修修補補,甚至用草繩綁起來的情況。

為首的一個勒住韁繩說道:「大王有令,窮寇莫追,我們守在這邊不讓任何人進入山谷就可以了!」然後又吩咐其中一個人回去通知大王,派兵過來谷口增援。

唉!就差那麼一點本姑娘就可以逃出去了,沒想到來了這些人把谷口給封住…

要搶他們的馬來突圍嗎?

如果再不突圍,等到天亮就糟了,更容易被發現!

或者,繞更遠的路也是可以…。

正在猶豫的當下,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這次來的人更多了,感覺上有百來個騎兵。

「哈哈哈!沒想到號稱天下無敵的突厥騎兵,竟然這麼不堪一擊,被朕的義軍打得是落荒而逃!」

這聲音好熟悉啊!

梟解語腦海中浮出一張相對應的人臉…

不會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