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進入外商公司,英文檢定先拿到 贊助
2020-11-30 06:00:00白目族長

[龍玦] 54.拚了!「北方玄武」也是有尊嚴的!

54.拚了!「北方玄武」也是有尊嚴的!

 

作者: 冷擎

唔!這可惡的狐狸精!

義成公主當然對梟解語的狐媚動作看得一清二楚,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當場就跳下去用手指插梟解語的眼睛,再狠狠甩她幾十個耳刮子。

眼見主子磨牙聲咖滋咖滋地越來越響亮,義成公主的婢女山丹抓住機會在她耳邊附耳說道:「娘娘難道忘了今天剛泡製好的迷心符了嗎?是不是趁現在可汗在身邊,趕快讓可汗喝下去?否則下次能有機會再見到可汗,只怕是幾年之後了!」

 

正是如此!

 

一語驚醒夢中人,義成公主接過了山丹遞給她的茶水,扯住正要爬到桌子上撲向梟解語的始畢可汗的袖子說道:「臣妾準備了中原買來的新茶,預先慶祝可汗得到龍玦,征服天下!」

始畢可汗被她這樣一扯,回頭看見蒼白的老臉,火熱的色心立刻被澆了一盆冰水,整個人軟倒在椅子上…想想礙於規矩,閼氏當眾祝賀,如果不收下,可能會招惹不祥的霉運。

於是他招了招手,後面有侍衛上來,拿著銀針試了一下…呣…這茶水沒有摻毒。

心不甘情不願地接過了義成公主手上的茶杯,閉氣喝了一大口,想說意思意思就算了。

 

放下茶杯,隨手遞給後面的侍衛,眼前的梟解語仍然是那麼的可口,那麼的撩人,蜜桃正是在快成熟又還沒成熟的時候…總之就是令人垂涎的美色。始畢可汗的眼光又馬上聚焦在梟解語身上。

 

咦?沒效嗎?

 

義成公主見始畢可汗喝了迷心符,不但沒效果,眼睛更是肆無忌憚直勾勾地盯著梟解語故意露出來的雪頸,實在是氣炸了。

 

不管了!

豁出去了,女人就是要堂堂正正對決!!

 

她乾脆兩手像是抓著西瓜那樣抓住始畢可汗的臉頰,將他的頭扭過來看著自己。

 

老娘跟妳拚了!

 

她閉上眼睛,如果迷心符真的沒效,那麼她自問也是盡力了。

如果沒效,她這舉動將會落一個藐視可汗的下場,最慘可能被廢為奴隸。

不自覺地雙手越來越用力,像是想要把可汗的眼睛給擠出來那樣。

 

大約有一盞茶時間吧?

也可能是很短的瞬間,但是賭上一切的義成公主覺得已經過了很久。

怎麼始畢可汗動也不動?並沒有從她手中掙脫,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突然間一道巨大的力量把自己撲倒!

不好了!

她睜開眼睛一看,始畢可汗像是一頭發情的公牛,當場就要演出嚇人的色情片!

這迷心符不只是有效,簡直是威力無比啊!

滿心歡喜之際,義成公主並沒有像始畢可汗那樣喪失理智,她迅速輕聲喝止始畢可汗,又說:「大汗,那個楊恩公的孫女臣妾怎麼看就怎麼不順眼,不如就打發她也去找龍玦?」

先處理小妖女,然後是解救被圍困的皇帝:「咱們就不在這邊跟中原皇帝死磕了,拿到唐國公的金銀財寶之後,我們回北方快活去!」

「反正拿到龍玦之後,中原皇帝還是會對你俯首稱臣的,寶貝你說好嗎?」

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始畢可汗像是一頭流著口水的鬥牛犬,既忠誠又充滿慾望,對於義成公主說的事情言聽計從。

他馬上又坐直了身子,指著還在露出雪頸勾引男人的梟解語說道:「妳!聽好了!」

 

「我的可汗,甚麼事情?我正在聽。」梟解語俏皮無辜又可愛地回答著:「先放了我們皇上,其他事情我們大家好好商量?」

說完,水汪汪的眼睛又眨了幾下,徹底放電。

不料,剛才有效的招術,完全敵不過迷心符的威力,始畢可汗這會兒連瞧上一眼都不瞧,冷冷判刑道:「妳!加入探險隊,跟左賢王一起去找龍玦!」

接著,又對劉文靜說:「本汗跟閼氏商量好了,唐國公的金銀財寶送到,我們就放你們皇上回去。你催促唐國公動作快一點,以免本汗反悔,聽到了嗎?」

 

劉文靜先是為了梟解語被納入探險隊而感覺到憂心,接著又為了可汗願意接受用金銀財寶來換皇上性命感覺到達成使命的成就感而高興,一得一失真不知道該怎麼衡量。然而拯救皇上性命優先,他卻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回答:「遵命!本使即刻去催促唐國公盡快送來應允的金銀財寶。」

 

這邊被指派加入探險隊,等於變相被放逐的梟解語,氣極敗壞地瞪著笑意盈盈的義成公主,心裡面狠狠給她詛咒了幾十次…

不過冷靜下來想想,皇上已經得救了,自己只不過被納入探險隊,短時間內回不了太原,也沒有甚麼損失?

更何況,小色狼要是沒有我梟解語幫忙,別人眼裡他是甚麼朝廷最年輕聰明的司天監,在我看來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緊張的時候還會發呆神經打結的草包一個。

她看著因為得知梟解語也得去找龍玦而興奮的李淳風,突然有一種「如果我扔下他,跑回太原找救命恩人就會產生強烈罪惡感」的念頭。

甩甩頭,不明白自己怎麼會這樣想…

明明對自己最有利的,應該是留下來等皇上被釋放的時候,記上一個大功,恢復自由之身,然後光明正大回太原找救命恩人二郎啊!

可是…小色狼一個人成不了大事也就罷了,堂妹解憂還被死胖子裴寂扣押當人質,如果自己一個人回到太原等李淳風拿龍玦回來…

這肯定不行,小色狼鬥不過這些人的。

怎麼想,梟解語發現,都還只能是自己出馬才妥當。

 

****

 

臨行之前,梟解語特別叮囑劉文靜,一定要請唐國公奏明皇上,將功抵罪,赦免自己的刀人身分,恢復庶民的自由之身。其實劉文靜有點不明白,還極力勸梟解語不要恢復庶民的身分,因為身為掖庭刀人,除了不自由這個缺點之外,其餘不管待遇,吃的,穿的,用的都好過民間老百姓很多了!

 

梟解語也懶得跟表舅講明白自己心裏面想的事情…或許,她是直覺認為就算講破舌頭,表舅也沒辦法聽懂,沒辦法理解:「如果梟解語是天上的織女的話,那麼她根本不會等每年七夕才出現的鵲橋,她寧願跳下銀河游泳過去找她的真愛,就算溺死了也不在乎」的這份感情。

 

無可奈何,劉文靜還是答應了梟解語的請求,畢竟這一趟去尋找龍玦,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再見面?

因為不明原因導致始畢可汗突然之間改變念頭願意撤兵,說實在的,任誰想破頭腦都不可能想到,始畢可汗是中了梟解語要用來迷住救命恩人的迷心符,才乖乖聽義成公主的話的。

就因為不明究裡,劉文靜更害怕始畢可汗可能也是個出爾反爾的人,因此也不再討價還價,只是細細叮囑李淳風,梟解語兩人,拿到龍玦之後要藏好,因為龍玦要交到唐國公手上才算完成任務。至於劉文靜,就被始畢可汗留下來當人質,以免李淳風、梟解語半路逃跑。

 

****

 

左賢王率領的這隻探險隊,大約有一千人左右。

且說按照藏寶圖的描述,也就是那首突厥兒歌,第一句話表明龍玦就被埋在龍城,這是最沒有爭議的共識。不過即使突厥人也不清楚,當年匈奴的龍城在哪裡?

 

匈奴的龍城,雖說是匈奴祭天的地方,但實際上也就是匈奴的王庭所在。雖然如此,可是匈奴已經在草原上消失千年了,而且過去的地名跟現在的地名差異非常大,如果沒有經過考證,在那麼大片的荒野上根本沒辦法找到龍城所在地的。

 

正當大家都沒頭緒的時候,左賢王的謀士趙德言又說了,他大約知道龍城在哪裡?

因為早年他在漁陽,懷來,幽州一帶做官,知道當年衛青尋找龍城的那次戰役,是從上谷郡出發的。雖然上谷郡因為戰爭還有造反等等緣故縣城已經毀於戰火,但是他曾經親自考察過衛青走過的路。如果從古時候的上谷郡出發,到達龍城大約是六百餘里,如果是從雁門關出發,到龍城大約是一千里,一路上他都有綁繩結在顯目的地方做記號,所以自告奮用擔任嚮導。

 

那個年代長城外面的統治者是突厥人,突厥人並不是匈奴人的後裔,而是發源於阿爾泰山,也就是西域一代的民族。匈奴的龍城既然是距離幽州六百里,那麼地理上等於是在中國的北偏東邊的位置,所以突厥人雖然控制了北方的草原,可是因為他們發源於西域,因此還真的不清楚龍城真正的地理位置,即使有少數突厥人放牧到了龍城,應該也不會知道那地方就是埋藏龍玦的所在。

 

探險隊出了雁門關,往東北邊走,因為一路上都是山路,走走停停,在趙德言的嚮導下,花了二十天左右才接近龍城所在的地方。

 

趙德言還真的是有心人,投靠突厥之前就已經探查過龍城所在地了。梟解語騎在馬背上不時悄悄看幾眼趙德言這個人…呣…她自認在江湖上打滾也有相當的資歷,看過的人成千上萬,可是趙德言這個人,還真的是看不穿。既不高深莫測,但也不簡單平庸。

怎麼說呢?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中原的縣令,因為犯了小罪要被判充軍,所以才逃到突厥來…可是,怎麼看都覺得,他來到突厥的原因是為了尋找龍玦。

怪也就怪在這邊,他帶著左賢王去找龍玦,找到之後難不成要據為己有嗎?

還是說他貪圖的是傳說中,跟隨著龍玦一起埋藏的寶藏?

他是嫌棄自己目前在突厥部落裡面的地位不高嗎?可是「蘇尼」這個職位已經是漢人能當上的最高職位了!

 

算了,不去想了!

這塞外風光這麼美好,現在已經是九月,不過高高的牧草仍然綠油油地,半點也沒有初秋那種快要枯萎的趨勢,廣大的草原還有無盡的蒼穹都讓人心曠神怡。

「小色狼,都走了這麼多天了,你沒有感覺到龍玦在哪個地方嗎?我們就這樣一直走,會不會走過頭呢?」

突厥人只是不停趕路,每個都神情嚴肅,梟解語時不時要找人說話解悶。

 

「按照我的感覺,應該還有一段距離呢!而且,我也沒把握說接近龍玦的時候,能明明確確知道龍玦在哪裡?」

「妳想想看,上回我們在南陀山,我也只是隱約知道『龍角金刀』在山上,可是如果不是師父說掉在樹洞中,我想我還是找不到。」

 

反正只是抬槓,梟解語也不想要較真:「按你這麼說,接下來的百里路程,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可能是埋藏龍玦的所在囉?」

她拉著韁繩側身到馬匹的一側,伸長手從經過的草叢中摘了一朵花,又敏捷地回到了馬背上,笑著說:「我剛剛靈光一閃,突厥的兒歌中紀載的線索是『成千上萬死人骷髏堆積出地獄之門』。聽起來,似乎找到一個用死人骷髏堆積出來的門比起找到甚麼鋼針般的巨岩來的簡單,你說對嗎?」

 

「梟姑娘妳這想法聽起來很有道理!」距離不遠的左賢王聽到在討論龍玦,也加入了話題:「在這麼寬廣的曠野中,尋找用骷髏堆積而成的地方確實相對來講比起找一塊岩石來的容易許多。李大人,你怎麼看?」左賢王的漢語也算流利,雖然有口音,但不至於妨礙溝通。

突厥人比較剽悍直率,始畢可汗宣布成立探險隊隔天大夥兒就出發了,也沒舉辦甚麼「出征勝利」的儀式,就只是馬背上簡單喝幾口酒就算「禮成」,儀式結束。

 

沒甚麼心理準備的李淳風一路上拿著劉文靜翻譯好的歌詞仔細推敲琢磨,也沒有研究出甚麼端倪,如今被這樣一問,稍微愣了一下。

「這個歌詞流傳千年,我相信直接找骷髏堆的人也不在少數…」沒說好不好,只是沉吟之後回答:「可是話又說回來,如果鋼針般的巨岩不重要,幹麼寫在兒歌裡面?直接就寫說熾熱的光線照射在骷髏堆積而成的地獄之門就好了,不是嗎?」

 

梟解語瞄了一眼趙德言,發現他似乎豎著耳朵在聽。

 

見大家沒有回答,李淳風又補充說:「我是這樣認為的,可能古往今來的人把事情都想複雜了…這個兒歌裡面的每一句,都是尋找龍玦的連續性線索。也就是說,得要破解上一句,基於上一句的地理位置才有辦法破解下一句…」

「應該沒辦法隨便跳著看。」

 

「才不呢!」梟解與這下子開始把自己的靈感當真了,反駁道:「千古以來沒人能解開,就是因為大家絞盡腦汁想找鋼針般的岩石,才會通通都掉進死巷子裡面的。」

她嚴肅地對左賢王說:「大王,是不是我們把探險隊的隊形改一改,改成搜索隊形,說不定瞎貓碰上死耗子,先讓我們找到『死人骷髏堆積出來的地獄之門』也說不定?」

 

左賢王想想也同意這做法,於是下令編隊改成搜索隊形,大家用心找找是否有死人骷髏堆?

 

還真的馬上就應驗了!

才展開隊伍沒多久,此起彼落就有人報告:這邊找到死人骨頭!那邊找到死人骨頭!

一開始左賢王還興致沖沖地飛奔過去看,看幾次就懶散了。

為什麼呢?

這一帶的草原自古以來就是古戰場,就像走在沙漠中偶而會看到枯骨,這一帶也是如此。

不過雖然左賢王不想看了,卻也沒有收隊,反而是趙德言加了一道命令,枯骨數量至少要有幾千個以上的才通知。

加了這道命令之後,就沒有人通知了,畢竟在草原上幾千個枯骨要能堆積起來不受風吹雨打破壞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沒被風吹雨打破壞,也還是會長出牧草,樹木等等…

如果當年埋藏龍玦的太監中行說真的是堆了一大堆骷髏頭當作藏寶的記號,可能不到十年,這個記號就會消失在大漠的荒煙漫草之間了。

 

左賢王是個急性子的人,眼看已經到了龍城附近,找了幾天又沒找到任何大型的骷髏堆,晚上剛吃完飯,就來找李淳風商量。「李大人,既然傳言都說天底下只有你能找到龍玦,是不是你能施展法術,或者用甚麼快一點的方法,咱們快馬飛奔過去?」

他喝了一口酒繼續說:「要是接下來幾天,甚至幾個月都要像今天這樣慢慢走慢慢搜索,那我可不幹!」

 

咦?這個搜索骷髏堆的主意不就是左賢王跟梟蠻子一搭一唱搞出來的嗎?怎麼才搞了幾天,被使喚的人都沒喊累,反而是出主意的人自己說心急到累了?

自古以來有權勢的人都是這樣子吧?

「如果要快也是有方法的…」李淳風想了一下,問說:「歌詞第一句不是說了嗎?『龍玦沉睡在我們祖靈棲息的地方』,所以我們就先不管路上的這些骷髏堆,直接到達龍城再來想辦法,這樣大王會不會比較不那麼著急了呢?」

 

「呣…」左賢王一時也判斷不出哪一個辦法比較好?

他雖然著急,可是又怕快馬飛奔萬一真的錯過了歌詞裡的地獄之門那就失策了。

可是李淳風所說按照歌詞第一句來找也是有道理,應該直接去祖靈棲息的地方,也就是龍城,然後以那邊當起點來找。

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左賢王回頭問跟在自己後側方的趙德言:「關於李大人的看法,你認為如何?」

 

這個問題也把趙德言問住了,他其實暗自尋找龍玦多年都沒找到,如今沿路搜索骷髏堆找出地獄之門的做法雖然笨,可是有可能真的有效!

如果直接往龍城衝過去…

他心裡面想來想去,這龍城自己去過也踏勘過,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有可能即使李淳風一起去,破解不了謎題,找不出入口,就算知道龍玦就在龍城也沒有用!

「這樣吧?在下去過龍城,那個城寨遺址幅員並不廣闊,一天就可以繞好幾圈…」他看了一下左賢王,又看了一下李淳風:「我想說的是,千古以來有多少尋寶人在龍城裡面找,都沒有找到入口,顯然入口可能不在龍城裡。」

最終,他緩緩地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是不是我們就沉住氣,仗著人多把這附近好好地搜過一遍,至少,我個人認為,千古以來的尋寶者並沒有像我們這麼多的人手可以好好把沿路搜查過。」

「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左賢王滿意地喝了口酒,離開李淳風的營帳走了。

 

走沒多久,梟解語進來,神秘兮兮地對李淳風說:「小色狼,趁你們剛才討論事情,我悄悄溜去趙德言的帳篷翻看他的底細,你猜,我找到了甚麼?」

 

不會吧?梟蠻子做這種事情萬一被抓到怎麼辦?

「找到了甚麼不重要吧?萬一被抓到了,妳怎麼解釋?難道又要呼嚨說妳的甚麼東西掉在別人的帳篷裡了嗎?」李淳風對於她這行為有點不滿。

 

但梟解語根本不理會他的情緒,繼續興沖沖地說:「我發現這個趙德言竟然跟唐國公有秘密的書信往來!」

說完,看李淳風對這個爆炸性的消息仍沒反應,有點惱怒,一腳踹在他大腿上,等他哀嚎了兩三聲之後才又恨恨地說:「你聽還是不聽?」

 

「我聽!都聽妳的,趙德言跟唐國公有書信往來…然後呢?」

 

梟解語先是繞著營帳邊邊走了一圈,查看了一下是否有人?然後小聲地說:「本來我還以為他是叛國的奸臣,經過今天我這麼一輪搜查,我懷疑啊,這趙德言可能是唐國公或者是二郎派在突厥臥底的間諜!!」

 

「喔…」李淳風仍然沒反應過來,這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我想還好吧?妳可能沒看到書信的內容,說不定是一般的外交文書?」

「以唐國公這種大人物,跟突厥書信往來應該是正常的吧?」

「唉唷!唉唷!」又中了一拳的李淳風捂著肚子痛苦地叫著。

 

「這一拳就是告訴你,當本郡主的聽眾,你得要機靈一點!我冒死查出這麼重要的情報,你還一臉不屑?」

「反正,這趙德言的來歷不簡單,是敵是友本姑娘還得要仔細觀察才行。」

 

可是李淳風還是想不明白,如果趙德言真的是唐國公安插在突厥的奸細,那麼為什麼沒有來得及通知唐國公說,突厥人包圍皇上的事情呢?

還是…難道…唐國公事先是知道突厥人要包圍皇上的,只是他擁兵自重,袖手旁觀一陣子才來決定要怎樣應對這局棋呢?

 

呣…怎麼想都拼湊不出合理的說法,趙德言對於龍城的所在比誰都還清楚,可是唐國公與二郎都還一股腦兒認定「龍城就是武川鎮」,要嘛就是趙德言隱匿不報告實情,要嘛就是他別有所圖。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0-12-03 17:17:38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