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運直送!日本保健大廠三得利益生菌 贊助
2021-01-24 21:51:02exist

〈有種哀傷叫做布加勒斯特〉

〈有種哀傷叫做布加勒斯特〉

2019-05-24


  旅行是一條線,帶著我不斷地向陌生之境前進,不論這條線是直或是纏繞。我隨著這條線搭乘夜車從布達佩斯,途經勒克什哈佐(Lökösháza)、索爾諾克(Szolnok),在凌晨換日之際跨進了羅馬尼亞與匈牙利接壤的庫爾蒂奇(Curtici)。每回跨越國界的護照查驗總讓人心懸半空中──身為一個言語不通的異鄉人,總莫名的生出緊張感。

  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總算抵達首都布加勒斯特(Bucureşti),我背著大行囊走在三十多度高溫的街頭尋找落腳旅舍,此時搭夜車的疲憊似乎全都湧上。

  筆直的大馬路兩旁皆是整齊的國宅建築,公寓前有種滿花的小院子,公用樓梯出口處有長椅供人休憩。街道上單一的建築樣式,參雜許多新、舊建築,充滿濃濃的共產主義痕跡。

  在布加勒斯特的日子,偶爾半夜裡傾盆大雨,雷聲閃電交加,但隔日又是晴空萬里豔陽高照。我在黃昏之際來到斯塔弗羅波萊奧斯修道院,這是一座建於1724年的東正教修道院,歷史悠久的教堂吸引了一些參觀的遊客。我則坐在對街的一個水泥塊上畫圖,夕陽溫暖的照射在修道院細膩古老的裝飾細節上,有種觸摸歷史的感覺。附近是一些老舊的社區,街上都是一些在踢罐子遊戲的小男孩,兩位警察經過我身邊看一下我的畫,笑著離開。

  在回程的路上,繞進當地的家樂福看看。走出家樂福,門口有很多小乞丐在討錢,小孩子們也許生活困頓,都在家樂福一帶徘徊,穿著簡陋骯髒,小男孩還會因為不理他而裝哭。看到這些乞討維生、看人臉色,在社會陰暗的角落裡求生存的小孩子,覺得有些感傷和不忍。

  經過勝利廣場(Piaţa Victoriei)的大圓環,四周都是巨型的廣告招牌,熱鬧的商圈,放著流行曲目吸引川流的人群,與剛剛的貧困舊社區形成了強烈對比。一旁許多小報攤、花攤、地鐵入口仍有許多乞丐流浪漢討錢者;甚有一些老先生在入口處放著體重計,似乎在等著幫人量體重收費,這個城市還有很多的羅姆人四處遊走艱難的討生活,民眾生活貧苦,暖氣熱水受到限制,供電也常中斷,總在飢寒交迫中求生存。昔日布加勒斯特的「小巴黎」美稱,似乎被更長期的飢餓貧困蒙上陰影。

  在等我對布加勒斯特有更多一點了解後,那如濃霧般的哀傷便久久無法散去。記得溫暖朦朧的夕陽金光下,那男孩久久未滴落的眼淚,懸在旅人的心上。

刊登在2019-05-24人間福報副刊

【5-6月主題徵文──旅行】 有種哀傷叫做布加勒斯特 | 副刊 | 人間福報 (merit-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