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9 23:42:53辮子

我不喜歡La La Land

    

  

  我不喜歡La La Land。

  今年又被隱翅蟲襲擊了。以為是過敏的癢,以為是螞蟻咬的痛,紅腫的地方卻起了水泡,痛的感覺越來越不對勁,才想起...以前手臂上潰爛的大傷口。這次可以好好觀察自己修復的能力了。

  我卻不知道隱翅蟲長怎樣。

  幾個留言讓我翻起了一些對話,想對話的開關被右旋了幾度,但我最後還是鎖回去了,儘管有點彈性疲乏。

  今天聽的歌都是三拍的好聽,還是Spotify已經暗計出我的喜好,那為什麼”你可能認識的朋友”一直跳出來?!

  科技究竟是恐怖的。

  開啟18禁分級設定,文章是不是會比較精彩。

  表面尤其乖順溫和的基督徒若精神上有你看不出的病徵,在你對她偶有的怪異產生一絲疑惑時,某種程度,你已經在失血了;你忘記注意氣血兩條隱隱消散的狀況,等到想補充氣力時,你早被躲在草叢裡的敵怪一爪劃下重傷不起了。

  基督徒說她不吃血類的。

  我想知道其他人是怎麼形容焦慮的。我只能感受,無法形容,不知道那樣是不是就是焦慮。anxious是不是比depressed好些,它至少還有點動態是不是。

  看見死老鼠,我的頭皮很動感就是。

  聽說她住進了地方以精神治療聞名的醫院。還好嗎?還好。誰陪你?我自己。我沒再多問,在我想了10n個問題後。那你回來後再跟我講,好。

  住院的她不信基督。

  你周圍的人已坐起等鐘響收卷,而你還蜷著上身猛力刷完剩下空白,沒時間隨機問天,只能做梭哈到C選項的困獸之鬥,灌注全力在那2B筆尖,不再精細地填滿圈圈,而是一路開高速,不留情的抹上兩條粗黑帶子,連閱卷的電腦都搖頭的hard core劃法,同時你卻還有精神提問自己(這是所謂仇恨的力量吧),隔壁那收好筆盒等待站起的坐姿比較討厭,還是來點你肩膀並輕聲告知帶點嚴厲的監考官。「時間到了,停筆。」

  不過最討厭是全世界都自若地等待離去,只剩你獨自像孟克的畫一樣在原地扭曲掙扎。不忍心再看畫卡一眼,要就拿去拿去。

  我還沒看過La La Land。

    

上一篇: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