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4 19:55:34辮子

冷了

  

      

  

  

  冬夜房裡只能開暖黃燈,日光燈會讓一切回歸現實。冬日的歌曲清單,越是慢版越是合宜。冬粉撈上來後要拌沙茶醬和蔥花,再涮幾片肉放進來。

  

  冬至過後,越來越擔心的是每天的日照越來越長,傍晚的太陽停留太久,厭世。

  

  幾乎也刻進你心底了,所有的bitch都有差不多的名字,包括你的遠房親戚,還有佐一些關於星座的都市傳說。

  

  「你好天能喔,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各方的解析也處處天能,太多的玄機令人消化不良。因為看得慌亂而心煩而有點倦。

  

  《Green Book》,好看很多,層層疊疊的趣味,還有來來往往的擊發,每個小事件都有屬於它們的觸動。當顏色被打破後,孤單並沒有就此停住,而是將定義更加擴張,但隨之而來的碰撞與了解,也讓圖畫更生動了。

   

  爆買襪子。

  

  像是鄉土劇裡風水師說的那種魔咒,離不開當地的第三代,他們後半生將渾渾噩噩或者死得不明所以;而我所知的,或許快要超過三個了。當阿叔忘情地聊著一再重播的前妻驚魂記,我在他後面趕緊補上話,要他注意他看似有禮的二兒子。

  

  電視狂的收看曲線在2020直落谷底,導致遙控器的號碼鍵反饋感都變差了,彈力遲滯。這輩子看最少電視的一年。

  

  關於電視,憶起在外公日式的房子裡,大概小學一二年級的我會看著民生報裡滿版的節目表細讀,後來變成大人詢問節目時刻的客服單位,直接回答不用查閱。

  

  一踏進暖氣開過頭的7-11裡,瞬間就會導致我眉頭緊皺,呼吸困難,下一秒,你會看到道長生鮮上場,使出連環嚓嚓嚓手勢將我封印在神秘悶溼的奇罈中。叮咚,謝謝光臨。厭世,過於溫暖的超商。

  

  所有約會只能在秋天慢慢開始,也要在冬天結束。至少至少,在春天講好;夏天,你們就分手吧。或者再約下個秋天很後面的那段。

  

      Fuck my soul. She s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