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女性世界年度風雲車」 贊助
2021-03-27 11:52:57Liu 靜娟

《台語日常》早起時的笑容

    

早時運動了轉去,不時會佇青紅燈前拄(tú,遇見)著一个秀氣、好笑神的查某人。紅燈的時,我徛(khiā,站)佇一欉菩提樹仔跤,和「對岸」一欉菩提樹仔跤的伊相對看,相對笑;毋是禮貌上的微微仔笑,是真心開喙笑出來,心內想,「嗨,閣拄著矣。」青燈的時,阮行到斑馬線中央相閃身,就講一句相借問。伊講,「做煞(結束)矣。」我講,「你今仔日較早/晏(uànn)出來喔。」

然後,伊行去公園,我斡入巷仔轉去厝。

我毋是逐日去公園運動,毋知影伊是毋是逐日去;不過,兩三年來,按呢見面的機會袂少,敢若變做熟似的人矣。

講熟似,其實猶真生份。

一日下晡時,我穿較整齊出門,拄著伊,看我和伊笑,伊講:「啊,真歹勢!一時無認出來。」

無仝的時間,無仝的場所,袂認得人真正常。我就是彼種對人面辨識能力較差的人;賣菜的若無佇菜攤後面、賣豬肉的若毋是佇肉砧後面,我就愛想足久才想會出in(他們)是啥人;雖然是看一二十年的面。

所以,聽伊遐爾(hiah-nī,那麼)認真會失禮,講「真歹勢」,我笑出來。你對我捌(認識)偌濟?在我眼中,你除了笑笑的面,也是一張白紙啊。

不過,這種早時相見面的「儀式」,慢慢仔予我感覺著一種日常的幸福,講日常的美感也會使。透早會當看著親切美麗的笑容,心情較好;我的笑容一定也親切美麗,(從)心發出來的啊。

《自由時報》副刋202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