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著狗皮的貓? 贊助
2021-07-18 02:00:00shuwei

就不說再見了

黑寶

2010.2.18-2021.7.17

 

一早,被媽媽從睡夢中叫醒。

「ㄅㄜㄅㄜ離開了。」說完,坐在我床邊開始哭,邊哭邊告訴我早晨的牠一如往常讓爸爸帶著出去上廁所,回家後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躺下,等爸爸倒好飼料,就叫不醒牠了。媽媽著才想到,原來昨晚黑寶一直叫,是在和大家道別,只是大家都睡了,淺眠的媽媽聽到醒來,摸摸牠,陪牠講話。

媽媽在的時候,我還能理智的告訴她,這樣比較好,不然牠真的病太久了,而且昨天爸爸剛幫牠洗好澡,牠也上完廁所,也算乾乾淨淨離開,Kulo當時是連起身都沒辦法。等媽媽離開房間,我打開新聞台的「黑寶成長五四三」,看著牠從小到大的照片,視線就沒有清晰過了…或許,早在一個多月前,小弟夢到黑寶輪流抱到家裡的每個人時,就是牠在說再見吧,是牠多陪了我們一個多月了……

隱約聽見侄子晨晨下樓找黑寶的聲音,阿公告訴他黑寶走丟了,走不回來了。晨晨又跑上樓,先找阿嬤,跟阿嬤說:「我會再養兩隻狗狗,一隻陪阿嬤,一隻到新家。」惹得阿嬤好不容易稍稍止住的眼淚,又止不住了。接著又到我房間,抱著我好久好久,才在我懷中開口:「阿姑姑,我想要養狗狗。」

「那ㄅㄜㄅㄜ怎麼辦?」我問他。

他想了一下說:「我要去扭蛋店扭蛋,把ㄅㄜㄅㄜ扭回來。」呵呵,因為他的三線鼠「小可愛」就是從寵物店前的扭蛋機器扭到。

 

 晨晨邊說邊揉著眼睛,然後賭氣似的說:「ㄅㄜㄅㄜ不回來,我就養新的小狗狗,我要讓牠睡阿ㄅㄜㄅㄜ的位子,牠太小了,喝不到阿ㄅㄜㄅㄜ的水,我會抱他;不會爬樓梯,我就抱牠上樓,抱著牠睡覺。牠不敢下床,我就抱牠下床,可是牠太重了,我抱不動牠,牠就會快溜下去,可是還沒溜下去。」他停了一下,抬頭看著我:「阿姑姑,我想ㄅㄜㄅㄜ。」

我找著黑寶的照片帶著晨晨看他「沒看過的黑寶」,聽著他一次次驚呼:「哇!ㄅㄜㄅㄜ好小喔!」「ㄅㄜㄅㄜ睡覺都捲起來。」「啊,ㄅㄜㄅㄜ怎麼長大了,可是沒有很大,有一點大。」「ㄅㄜㄅㄜ睡阿嬤的位子。」還好,以前來不及替Kulo做的事,在黑寶身上做了,替牠拍照,替牠寫成長記錄,糟糕,我好像聽見黑寶走路時,指甲敲著地板,ㄉㄧㄚㄉㄧㄚㄉㄧㄚ的聲音了……這會不會太像人家在談戀愛了啊?!

晨晨媽媽下樓,安慰晨晨:「ㄅㄜㄅㄜ會變成天使回來看你喔!」

晨晨一聽:「不行,牠忽然出現我會嚇一跳耶!」欸~~~剛剛的深情呢?這才是年輕人的戀愛吧,分手後,一下想封鎖對方,一下又想知道對方在做什麼。

 

 忽然間晨晨跳下床,開起所有的燈,蹲在地上像在找什麼。

「我要找ㄅㄜㄅㄜ的血,牠的血像雨滴在地上。」是啊,最後這幾個月,黑寶的皮膚差到連肉墊都裂開了,每次只要移動,家裡都是牠的血腳印,讓一向喜歡散步的牠,已經好一陣子都只在門口大小便就進門了,所以小弟幫黑寶訂了很多健康食品,只是來不及送到,就要退訂了。

走下樓,黑寶的位子、碗都被爸爸收起來了,可能是身為男生的理性,覺得不在了就不用留;也可能是身為先生的溫柔,怕媽媽看了傷心。客廳的空間變大了,變安靜了,原來點寶的位子改放椅子了,晨晨坐在上頭:「我今天不要睡午覺,我要坐在這裡,這裡是ㄅㄜㄅㄜ的位子,我要等ㄅㄜㄅㄜ。」

無論大家怎麼安撫他,要睡覺才會看到黑寶,聰明的他知道大家在想什麼:「我不喜歡做夢,做夢醒來我會不開心。」

阿嬤告訴他:「ㄅㄜㄅㄜ乖乖的,被菩蕯接走了。」

晨晨皺著眉:「我要ㄅㄜㄅㄜ不乖。」

小朋友的邏輯就是這麼簡單,因為ㄅㄜㄅㄜ乖乖的,才被菩蕯接走了。只要ㄅㄜㄅㄜ不乖,這樣就會一直留在我們身邊吧!

 小弟對著晨晨說:「晨晨,ㄅㄜㄅㄜ不在,你要乖一點喔!因為被修理時,不會有ㄅㄜㄅㄜ擋在中間保護你了!」

黑寶真的很護晨晨,有次晨晨因為調皮,準備要被阿公修理,黑寶見狀馬上跳上前,指甲抓傷了爸爸,這下換黑寶要被處罰了。看見黑寶被處罰,晨晨在一旁喊著:「阿公,不要打阿ㄅㄜㄅㄜ!」只見叫了好幾聲,阿公都沒聽到,晨晨就坐上三輪車,ㄌㄨ著去撞阿公,一人一狗全被處罰了。

還有一次,我一回家,晨晨就告狀黑寶不乖,抓傷叔叔所以被叔叔修理。沒事怎麼會抓傷人?阿嬤才解釋,是晨晨不乖,他叔叔要修理他,黑寶要護晨晨,才不小心抓傷小弟,後來就變黑寶被處罰了。欸?又來!我轉身去找黑寶:「ㄅㄜㄅㄜ~~你要學聰明啊!都幾次了你自己說!」只見黑寶把頭轉向角落,不想理我。

 一整天,家裡都好安靜,只有晨晨玩積木的聲音,媽媽說:「少了阮阿ㄅㄜ,怎麼差這麼多?」爸爸接著:「沒有人在喊:『ㄅㄜㄅㄜ不要舔了。』」

這幾個月,黑寶幾乎都是躺在牠的床上,每次我都會趁機逗牠,只要牠一舔,我就一副報馬仔的樣子:「吼~~~你再舔我就跟把拔說!」然後就會聽見牠像講話般小聲地對我叫。逗牠生氣,我才告狀,是我們兩個一直以來的相處模式。有次全家帶著黑寶外出踏青,我趁著黑寶走在前面,從後頭偷戳牠屁股。第一次牠回頭低吼,第二次牠轉身做勢要撲向我,第三次牠直接往我身上撲,咬壞了我外套的拉鏈。小弟看了搖著頭「妳自己說,這樣我該罵的是黑寶嗎?」現在,沒伴可以吵架、捉弄了。好吧!黑寶,這次就算你贏,我們也不說再見了,記得自己回家,我們再來拼輸贏!

上一篇:黑寶與奶奶

小蟹子 2021-07-18 08:33:12

摯情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