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電競手機 功能升級+價格超殺 贊助
2019-06-24 21:06:35Dr. Lin

德國之旅(三) 2019.4.16

德國之旅(三)                                                 

2019.4.16

引人遐思的萊茵河

  來到德國旅行,如果不走一趟萊茵河,將會有美中不足的感覺,為什麼呢?且讓我細說分明。



  萊茵河發源於瑞士的阿爾卑斯山區,由前萊茵河(Vorderrhein)與後萊茵河(Hinterrhein)兩條支流在格勞邦頓州的賴興瑙(Reichenau)會合後向北流,流經庫爾、列支敦斯登、奧地利,最後注入博登湖,這段河道稱阿爾卑斯萊茵河(Alpenrhein)。出博登湖後向西流,經萊茵瀑布後,再接上阿勒河,使流量增加至每秒1000立方公尺,這河段稱為高萊茵河(Hochrhein)。然後在巴塞爾(Basel)向北流,成為德國與法國南部的邊界,在卡爾斯魯厄(Karlsruhe)進入德國,貫穿西部地區,再流經荷蘭,最後注入北海,全長1232公里,通航區段為883公里,幾乎全在德國境內(865公里),成為德國最長的河流,也是歐洲最長的國際河流,更是世界最繁忙的流域之一。
  在德國境內有內卡河、摩塞爾河、美因河注入,每秒流量增加了300立方公尺。在賓根(Bingen)與科布倫茨(Koblenz)之間這段綿延65公里的萊茵河中游穿過萊茵河谷,群山環繞,河道相當深,與河畔的古堡、歷史小城、葡萄園一起生動描述了一段人類與變遷的自然環境相互影響的漫長歷史。幾個世紀來這裡發生的眾多歷史事件、演繹的歷史傳奇,對作家、藝術家和作曲家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是以有「浪漫的萊茵河」之美譽,並於2002年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因此來到德國旅行,大都會將這段萊茵河列入行程。

  今天滿懷興奮之情,踏上憧憬已久的萊茵河之旅。九點出頭搭乘RB26往南行,火車一路上都是緊貼著萊茵河岸行駛,美景當前,早已不在乎路途的遙遠。10AM來到Boppard小鎮,下了車小孫女就像識途老馬,一路走在前頭帶我們來到纜車站,搭的竟然是兩人座的纜車吊椅。遵照工作人員的指示,站立在地上畫好的鞋印處,纜椅一來,將你的屁股撐起,工作人員順手將安全護杆栓上,纜椅就懸在底下的葡萄園上頭緩緩向上爬升,四周一無遮掩,周遭景緻一覽無遺。隨著高度慢慢上升,對岸的Filsen小鎮歷歷在目,萊茵河夢幻的彎道也漸漸浮現,兩岸山巒一片翠綠,展現了大地經已甦醒的活力,十多分鐘的光景來到了山頂,再走三、五分鐘就到了格登斯角(Gedeonseck)的觀景平台,可以盡攬萊茵河最經典之航段的全景。









四湖美景(Vierseenblick
  萊茵湖流到Boppard附近,突然形成一個180度的大迴旋,圈出一個直徑好幾公里的大圓丘,從平台的角度望去,蜿蜒曲折的河道就像四個分隔開來的湖泊,因而有四湖美景(Vierseenblick)之稱。彎道圍成的大圓圈渾然天成,比用圓規畫的還要完整,令人不得不讚嘆造化的鬼斧神工,真的是一幅絕景。

  下了山,沿著萊茵河畔漫步,一路上百花盛開,點綴著古樸典雅的Boppard小鎮,令人心花怒放,有著一股衝動,想在這處人間仙境小住幾天。走著!走著!不覺間就來到了KD遊艇的碼頭。往來於萊茵河的遊輪有好幾家在經營,最大的一家就是KD科隆(Koln)-杜塞道夫(Dusseldorfer)遊輪公司,冬天停航,4-10月才開始航行,四月中旬剛開航不久,遊客不是很多,我們選擇的是BoppardKoblenz這段精華中最精華的河段,航行時間約2小時,剛好在船上的餐廳吃頓午餐。









  徜徉在浪漫的萊茵河上,一邊欣賞著漫山遍野剛要長出新芽的葡萄園,一邊啜飲著德國最有名的李斯林(Riesling)甜白酒,浸淫在這片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氛圍中,加上些許般若湯的催化,不覺勾引起萊茵河的遐思,進而憶起我顛簸的人生。

  我靜靜地看著兩旁的河水,它們時而湍急,時而和緩,千萬年來不停地流著,但萊茵河仍然在這裡不動如如,並未流失,它總是保持原樣,卻又時時更新,沒有一瞬的停滯。川流不息的河水有時在阿爾卑斯山區的冰河中被壓抑了千百年,有時注入博登湖中沈潛一段時間,有時通過萊茵瀑布激流的一番淬鍊,而現在就在我身邊緩緩相伴,隨之又將流遍德國西部的大半平原,終有一天會流入北海完成一連串的過程。河水在同一時間遍存於1200多公里長的水道中,無所不在,不僅如此,現在與我錯身而過的河水,既不是過去的影子,也不是未來的替身,只為現在而存在。

  追溯過河水的來龍去脈,也將我平生做了一番回顧,竟然發現我的一生不也是像條河流。少年的我,成年的我,以及老年的我,都同樣是這個人(真我),間隔的只是影子(自我)而不是實際。我前生前世的生活也不在過去,終有一天復歸於寂也不在未來。人生不就是這樣,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當下的現在才是真實。過往的一切煩惱、自我折磨和恐懼,豈不全都存在於虛妄不實的時間中?人一旦征服了時間,放逐了時間,豈不就征服了人世間的所有困擾?橫在於今生與永世、苦與樂、善與惡之間的那條分界線,自然就消失於無形了。一個人能夠打破時間的觀念,晚年來才能過得自在又蕭灑。

  不知不覺間船已來到了Koblenz的碼頭,懷著Riesling這款般若湯帶給我的智慧,滿心歡喜地下了船,走幾步路就來到了德意志三角。德國人將萊茵河與摩塞爾河(Mosel)分別稱為父親與母親,而這兩大河流就在Koblenz交匯,交匯點形成之三角洲前端突出的部份稱為德意志三角(Deutsches ECK),此處設有23米高的高台(107台階),高台上矗立著一座14米高的德意志帝國皇帝威廉一世(Wilhelm Ⅰ)的巨大騎馬雕像,成為萊茵河上有名的地標。從德意志三角可以搭乘萊茵河纜車爬升到對岸小山丘上的埃倫布賴特施泰因城堡(Festung Ehrenbreitstein)。從城堡的庭院可一覽Koblenz的街景,更可將萊茵河與摩塞爾河交匯狎昵的風光盡收眼底。






搭乘萊茵河纜車爬升到對岸小山丘上的埃倫布賴特施泰因城堡(Festung Ehrenbreitstein


由埃倫布賴特施泰因城堡(Festung Ehrenbreitstein)眺望德意志三角

  從德意志三角順著摩塞爾河的方向,一路遊覽Koblenz這個古老的河畔小鎮,走了將近半個多小時,來到Koblenz中央車站前一站的Koblenz Stadtmitte搭車,這個小站藏在一家百貨公司的後頭,連個指示牌都沒有,若不是熟門熟路,還真不容易找到,要是沒有相當的體力,可能得望車興嘆。小站只有月台,沒有其他的設施與站務人員,茂欣眼尖,發現偏僻的角落有一台售票機,得以用信用卡買票,才勉強上了車,回到波昂已經4:30,終於結束了波昂附近的四天行程。

  茂欣看到我實在難以適應當地的飲食,今晚決定要在他的租屋處親自下廚,以饗遠道而來的雙親。我與Yuki育有一女二男,從小我負責在診所賺錢養家,Yuki則辭去教職專心拉拔三個小孩長大。孩子們從上學,以迄學成後進入社會工作,幾乎是手不動三寶。茂欣因工作上的關係,經常要出國開會,他只懂得在機場、會場與旅館間的小範圍走動,其他有關行旅的鎖細幾乎都有專人為他打理,可說是生活的白痴。沒想到今晚卻自告奮勇要下廚打理晚餐,真的令我無法置信。

  回旅館洗個澡,七點左右半信半疑地來到他的租屋處,一進廚房就聞到一股令人垂涎的家鄉味,看到茂欣儼然有大廚的模樣,媳婦退居一旁照著他下達的指令,僅能做些打雜的工作。單單一道番茄炒蛋就經過三、四道的程序,怪不得四、五樣菜忙到七點半才能上桌。這頓飯我吃在嘴裡,心裡卻有無盡的感受。





  從小我最所擔心的就是溫室中的花朵將來如何去面對外頭的風寒?這趟波昂之行更是令我為他捏把冷汗。一家三口遠渡重洋,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異國,萬一出點狀況,遠水是救不了近火的,他們將如何是好?

  吃過晚餐,心頭的重擔終於卸了下來,真沒想到僅僅四個多月的磨練,他不但在波昂大學學到了一些最先端的醫療技術,更鍛練出面對異地生活挑戰的應變能力。單單四、五道美味的台菜,吃得我笑逐顏開,不得不讚嘆後生可畏,真的是兒孫自有兒孫福,船到橋頭自然直。

免費小遊戲 2019-06-25 21:00:48

走走看看~http://www.aiav2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