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期間,你精進了多少技能? 贊助
2015-05-09 06:30:12Dr. Lin

日本山陰賞楓之旅(二)好古園.姬路城.原不動瀑布2007.11.18

日本山陰之行(二)

紅多豔麗,何忍徒悲秋?

日本國土南北綿亙3,800公里,跨越緯度約20度,使得南北溫差很大。三月份南端的櫻花盛開,北海道還在下雪;九月底北海道的楓葉早已落盡,南部卻還沒變紅。山陰地方賞楓最佳的時候大約在十一月中旬,但秋末時分五點左右夕陽就已西下,想看楓葉早上就要早點出門,行程相對比較匆促。

八點半我們沿著神明快速道路來到姬路市。兵庫縣古名叫播磨,縣治設在神戶市,姬路市是兵庫縣第二大都市,市中心的姬路城建於1333年,是日本在戰後唯一不受破壞的木造古墄。白色的城牆及蜿蜒屋簷造型,仿如展翅欲飛之白鷺,又稱白鷺城。主城塔天守閣高46.4公尺,由於保持相當完整,1931年被指定為國寶,姬路城也在199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我們到姬路城只是順便參觀,主要是去咫尺之隔的“好古園”賞楓。

姬路城西側的好古園原為姬路藩主神原政岑的宅邸庭園,建於1618年,為紀念姬路市建市百周年,於1992年將原宅邸遺址改建成池泉回游式日本庭園,由九座各具情趣的庭園群組成,佔地一萬坪。好古園與姬路城只隔著一道護城河,剛柔並濟,相映成趣,成為這座碩果僅存之古城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看過好古園萬紫千紅的艷麗秋色,我心有所感。儘管紅葉代表的是生命即將終結,為不少人帶來“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悲秋情懷。但庭園中青翠的古松與綠竹,還有掛在楓樹上由青變黃、轉橙、呈紅、泛紫的五彩楓情,不正好勾勒出一幅大自然濃淡有致、調盈劑虛、生生不息的詩篇?







好古園入口


































































































 

紅葉一到秋風初起,就以無比堅貞的耐力,從北到南逐漸綻放光芒,直到雪花紛飛,還有堅忍不拔的殘葉緊抱枝頭,最後無怨無悔地零落成泥碾作塵,進而化腐朽為神奇,成為初春嫩綠的動力。由此觀之,楓紅是生命的延續,豈是終結?

蘇軾 前赤壁賦云:「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觀之,則物與我無盡也。」為何有人會悲秋,卻又有人對著秋讚頌不已?無他,只在於變與不變的一念之間。紅葉雖然在春去秋來的短短一年間就化作雪中泥,碾作土中塵,但古往今來,又有那一年楓葉不曾染紅?

儘管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淚,還不是江山代有英雄出?紅葉與英雄亙古並存不滅,何曾因為一片紅葉的凋零或一位英雄生命的消逝,而使得歷史的長流變了樣?

只看到一片紅葉就悲秋?何苦來哉?更何況「江上之清風、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過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何不將清風、明月、楓紅…,當成是大自然無盡的恩賜,讓它目過之而成賞心悅目的美色,好好去享受楓紅的詩情畫意,何苦愁緒滿懷?離開好古園,不覺我有“愛在深秋,愛在紅葉”的喜悅。

按照預定行程,下個景點是龍野公園的紅葉谷,但聽說這處位於山陽道上龍野市的紅葉谷,並未如期捎來秋訊。

我們臨時決定轉向北方的山區,然後再溯揖保川北上,來到福知溪谷。這趟日本行主要是為了賞楓,但楓葉是否變紅,由於邇來氣溫變幻莫測,任誰也拿捏不準。領隊宋先生在日本當了十多年導遊,最近在台灣開了一家旅行社,校長兼槓鐘,是領隊,也是導遊,又是老闆,看不到楓紅,對這群死忠的老顧客無法交代。

總之,秋楓之旅非要看到楓紅不可。老闆帶隊就有這個好處,這溪無魚換溪釣,最後果然在福知溪谷看到了一片火紅。走在山道上,片片猩紅的落葉在夕陽映照下,真可說是“夕陽斜照紅楓林,人面秋草皆嫣紅”,實在美不勝收。

楓葉為什麼會這麼紅?元朝劇作家王實甫 西廂記云:「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楓林醉?」前頭十三個字把秋景舖陳得淋漓盡致。最後一個“醉”字更讓舖天蓋地的楓紅活了起來。更絕的是一個“誰”字勾引不少騷人墨客的聯想,猜不透到底是誰把楓葉染紅?

《山海經》載:「黃帝殺蚩尤於黎山,棄其械,化為楓樹。」因為兵器上染了血,因而楓紅是血染的風采。 楊萬里詩云:「小楓一葉偷天酒,卻情孤松掩醉容。」在詩人的眼裡,楓葉是偷喝了天酒才被染紅,還得靠著孤松掩去它的醉意。

但大詩人杜牧就不這麼認為,他仔細觀察氣候的變化,發現每年“霜降”節氣一到,楓葉就會變紅。因此,他說:「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他為何在兼程趕路中突然停下車來呢?因為在夕暉晚照下,他看到了楓葉被秋霜打得層林如染、楓紅如丹,比江南二月的春花還要鮮艷,忍不住要下車欣賞一番。因此他認為楓葉是被秋霜染紅的。

杜牧雖然出生在唐朝,卻有現代人實事求是的思維。事實上,大自然中除了楓樹,還有樺樹、銀杏、黃櫨、槭樹等的葉子都會變色。經科學驗證,這些樹的葉片除了含有葉綠素、葉黃素、胡蘿蔔素等色素外,還有一種花青素的特殊成分,在酸性液中會呈紅色。隨著秋冬季節的到來,氣溫降低,日照減少,有利於花青素的生成,而在此時葉片的細胞液也隨氣候變化而呈酸性,才使得葉片變紅。可見季秋霜降才是血染楓葉的主要條件。

俗云:一葉知秋。一葉豈只知秋,單從一片楓葉就不難想像大自然是多麼的奧妙。不該紅的時候,絕對不紅;該紅的時候,不會不紅;紅過了頭,只好再等明年;如此年復一年,千年不易;誰使致之?大道唯之!來到福知溪谷,不但讓我真正感知什麼叫姹紫嫣紅,也讓我實際見證了大自然的神奇!

原不動瀑布因供奉不動明王而名之,位於福知溪谷與今晚下榻之湯鄉溫泉之間的波賀町,是日本瀑布百選之一,水位落差88米,分三段落下,尤其到了秋楓變紅,紅葉層次豐滿,兼有山水之勝,是該景點最美的時節。湯鄉溫泉位在津山市美作町,是「美作三湯」之一。



原不動瀑布












 

據說1,200多年前一位來自京都比叡山的高僧圓仁法師,在附近看到一隻白鷺傷了腿,一跛一跛地走到一處泉水,將受傷的腳浸泡在水中,沒過多久,白鷺就能抖動雙腳,振翅高飛了。法師上前去察看,才發現了這處湯鄉溫泉,因此又稱鷺溫泉。幾經檢驗,發現泉質為鹼性,有鹹味和硫磺的味道,對皮膚病、刀傷、火傷具有療效。

歸途中,領隊買了兩大箱青森縣的青蘋果,每個人必須認領四大顆,另外我又花了1,650圓日幣買了兩顆鳥取縣的名梨(あたご梨),每顆足足有一公斤重,雖然汁多、肉嫩、味美,不愧是人間極品,但兩個人吃了好多天,仍然是莫可奈何。

當夜在Grand Hotel的大宴會廳舉辦Welcome Party,領隊宋先生提供啤酒,無限暢飲。但我認為來到某個地方,應該嚐嚐當地的地酒,因此我買了兩瓶播磨大吟釀。幾杯黃湯下肚,很快就找到了兩三位喝酒的知己。

酒一喝,卡拉OK一唱,旅館的女侍也穿著和服聞歌起舞,不少人也跟著手舞足蹈,把氣氛High到了最高點。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個舞步,但相較之下,女侍們就顯得有韻味多了,因為這畢竟是她們在地的文化,已成為她們生活的一部份,不論是舉手投足、擺臀扭腰、一顰一笑,任何一個小動作,都不是觀光客一蹴即就的。

晚餐後,稍作休息,我又去洗了一次溫泉。冒著寒風細雨,我獨自走到露天風呂,天這麼黑,濛濛細雨,秋霜凜冽,誰能不悲秋?但我泡在熱泉中,打開心扉,與宇宙大地相擁。剎那間一股物我同體的歡欣湧上心頭,我寫下了那份難以言喻的感受。

秋 懷

秋雨霏霏秋意濃 秋夜濛濛凝露重

page1tree1.gif (3895 bytes)寒風熱泉滌千愁 楓紅何忍徒悲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