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9 05:14:24其石山人

王維的禪詩

山居秋暝〉

佛教自東漢時期傳入中原,歷經魏晉南北朝以迄唐宋,對中國文化產生重大影響。很多文人雅士學佛、禮僧、習禪,例如王維、歐陽修、蘇東坡、白居易等等,所以也常以禪入詩,將禪的思想寫入他們的詩作之中。

其中王維比較特別,他的母親篤信佛教,從小受母親影響,參禪悟理,精通佛學。

佛教歷史上在家而能修到徹悟解脫的人,首推維摩詰。王維以「摩詰」為字,號「摩詰居士」,很明顯的是以「維摩詰」為自身目標。

他的詩中常寫到禪坐,如〈遊化感寺〉:「誓陪清梵末,端坐學無生。」,〈過福禪師蘭若〉:「欲知禪坐久,行路長春芳。」,〈過感化寺曇興上人山院〉:「夜坐空林寂,松風直似秋。」

王維筆下的風景,經常只有景色,雖聽到人的聲音,但很少有人的出現。例如〈鹿柴〉:「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過香積寺〉:「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鳥鳴澗〉:「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唐汝詢《唐詩解》以為這種在萬物空寂幽靜之中,卻突然生出喧嘩之聲的對比寫法,靜中有動,已得三昧(三摩地)法門。

王維中晚年的詩呈現空相,妙慧靜觀,對境不動心,不染著塵念,山水自然,空靈寂靜,禪意盎然。有人認為已達「寂而證空,空而慧照,照而起用」的真空妙有境界,因此王維獲得了一個「詩佛」的外號,比喻他是詩人中的徹底大覺悟者。

不過王維的詩中也常見感傷年華漸老,歲月流逝,景物變換的句子。像是〈秋夜獨坐〉:「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華子岡〉:「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歸輞川作〉:「東皋春草色,惆悵掩柴扉。」可見王維雖通達禪宗經義,體悟空寂,但尚未證悟本心;仍執繫於情感、情緒、生死,「我」仍在,沒有全然了悟解脫。

相思〉

他人對王維詩的評論:

唐汝詢《唐詩解》:「『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幽中之喧也。如此變化,方入三昧法門。」

《而菴說唐詩》:「摩詰精大雄氏之學,句句皆合聖教。」

《空同子》:「王維詩高者似禪,卑者似僧,奉佛之應哉。」

胡應麟《詩藪》:「右丞輞川諸作,卻是自出機軸,名言兩忘,色相俱泯。」

王昌齡〈同王維集青龍寺曇壁上人兄院五韻〉詩:「本來清靜所,竹樹引幽陰,檐外含山翠,人間出世心。圓通無有象,聖境不能侵,真是吾兄法,何妨友弟深,天香自然會,靈異識鐘音。」

王縉〈同王昌齡裴迪遊青龍寺曇上人兄院和兄維〉詩:「林中空寂會,階下終南山,高臥一床上,回看六合間,浮雲幾處滅,飛鳥何時還。問義天人接,無心世界間,誰知大隱者,兄弟自追攀。」

雜詩〉

王維的一些詩作:

〈秋夜獨坐〉(一作〈冬夜書懷〉)
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
白發終難變,黃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華子岡〉
飛鳥去不窮,連山復秋色。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

〈鹿柴〉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鳥鳴澗〉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過香積寺〉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終南別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夏日過青龍詩謁操禪師〉
龍鐘一老翁徐步謁禪宮欲問義心義遙知空病空
山河天眼裡世界法身中莫怪銷炎熱能生大地風

〈飯覆釜山僧〉
晚知清淨理日與人群疏果從雲峰裡顧我蓬蒿居
藉草飯松屑焚香看道書燃燈晝欲盡鳴磬夜方初
一悟寂為樂此生閑有餘思歸何必深身世猶空虛

〈胡居士臥病遺米因贈〉
了觀四大因,根性何所有。妄計苟不生,是身孰休咎。
色聲何謂客,陰界復誰守。徒言蓮花目,豈惡楊枝肘。
既飽香積飯,不醉聲聞酒。有無斷常見,生滅幻夢受。
即病即實相,趨空定狂走。無有一法真,無有一法垢。
居士素通達,隨宜善抖擻。床上無氈臥,鎘中有粥否。
齋時不乞食,定應空漱口。聊持數斗米,且救浮生取。

王維的畫作:終南別業


輞川圖


長江積雪圖(部份)


長江積雪圖(部份)

雪景


雪景山水

千岩萬壑


山陰圖卷


江山雪霽

上一篇:光明行

下一篇:將進酒 (吟詩)

WitchVera 2015-11-26 07:20:43

人在異鄉不忘筆墨香~

版主回應
讀書會研讀聖嚴法師的著作《禪的智慧》,當中有一篇在討論王維的禪詩,不巧我被點到做讀書心得,所以只好從故紙堆裡翻找出唐詩來,勉強湊出了一篇心得報告。 2015-11-27 13:18:11
映月風亭................ 2015-11-15 02:14:28

感謝山人能出自內心的彼此交流
山人熱血心腸謙謙君子
想必定能讓社會帶來綿長福澤
寫文章本質出自各人內心所長…
有所不同看法也各有千秋見解…
但為何山人兄這兩三年來一直在停滯難言
記得有一年來跟你聊過心經八識…
記得有一年來跟你聊過睡禪臥功…
每一年來看你總覺得時光飛逝
我在想您任重道遠呀
定還會有更高層次
如果修行一直在退
看情況有時也是好事
如能將身外之法歸零身外…也是一法
苦口婆心在此就多嘴了…
如樓蟻般無名小子我
只從外觀見大膽出就提出一些看法

如文中宋史徽宗紀曰:「宣和元年,春正月乙卯,詔佛改號大覺金仙,
餘為仙人大士,僧為德士,女冠為女道,尼為女德。」
並列仙人也分為許許多多層次名稱…….
在過去年代或許未來年代也許有不同稱號
地藏王菩薩 觀世音菩薩並也未成佛 (這是菩薩願力…….)
達摩祖師(禪宗一祖)也是未成佛
也有另一說法 觀世音菩薩是燃燈古佛再降世來渡眾生
不管名詞 是否為徹底覺悟的大解脫者
名詞本就是名稱的稱號 大道本就無名
地藏王菩薩 觀世音菩薩 達摩祖師 在我心中認定就是佛
過去佛 燃燈古佛→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彌勒佛 (未來佛)
每一個人來世上都是未來的佛
真心不滅本質不變都帶有佛性的種子
佛說:佛法的的存在與不存在 是取決在個人的心中
三世諸佛累世的諸佛一切共行

版主回應
身口意好修,本心自性難見。

修行沒成就,度人很困難。

名詞不在我心中,實質最重要。

埋我度眾兩項都沒修好,未來無顏回去見老師!

心急亦無法,只好隨緣處;放下不執著,自嘲勉寬懷。
2015-11-15 14:06:40
映月風亭中 2015-11-14 06:01:33

不過王維的詩中也常見感傷年華漸老,歲月流逝,景物變換的句子。像是〈秋夜獨坐〉:「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華子岡〉:「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歸輞川作〉:「東皋春草色,惆悵掩柴扉。」可見王維雖通達禪宗經義,體悟空寂,但尚未證悟本心;仍執繫於情感、情緒、生死,「我」仍在,沒有全然了悟解脫。

對以上小小說法 王維並非執繫情感、情緒、「我」仍是大覺者了悟真我解脫者
人稱為師佛更是不為過 詩中境界之高超
最少達至四禪天之上而是超然大道覺者

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
白發終難變,黃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空堂欲二更 → 不就是陰盡陽升 一輪明月照山河
獨坐悲雙鬢 → 不就是真我之悲 非凡人之我
雨中山果落 → 不就是舍利果
黃金不可成 →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無生不就是有生 長生 無極天至無雲天
山人常在說生命的圈圈 0 不就是無極天
人體中有太極與無極之處所
三摩地無味見性 明心見性者乃明白心之妙用,
人欲了脫生死須知道大道生死來去
山人在空山
尚請多多指正
空山不見人 映月風亭中
拜訪

版主回應
其實我根本沒有資格評斷王維,全是為了讀書會的心得報告,撿拾一些高僧、大德、善知識們的牙慧,天下文章一大抄,拼湊起來的而已。

釋迦牟尼佛陀曾說過,下一位佛將是彌勒佛,在此其間沒有其他的佛出現。因此可以推斷王維沒有成佛(成為徹底覺悟的大解脫者)。

但王維應該有開悟、證悟了空性,所以會在他的許多詩句中經常出現「空」的境界。

我修得很不好,只能高山仰止,緬懷先賢,欣慕他們的成就,藉以提醒自己不要太過怠惰,勉勵自己莫忘初衷,雖是蝸行寸步,還常不進則退,但總還是要繼續前行才行。
2015-11-14 13:5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