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你:假如不慎發生車禍事故 贊助
2021-07-12 14:39:26辛地亞

秘魯市場搖滾之旅(五) 以廚藝換住宿之魔髮廚房

這篇應該在Anyway貼過了

-----------------------------------------

今天突然看到去年這一篇旅記,連PO都沒時間。我知道我很久沒寫了,因為這一年來太多特別的旅遊經驗,卻因為秘魯之行,有了不能公開的秘密,所以不想寫了。特意疏遠朋友,因為就如同大家所知,旅伴翻臉就不可能走回頭路。祕魯有我最喜歡的家庭朋友,卻有一個我跟小羅的共同秘密,讓我們不想再去打擾。不過這一年來的哥倫比亞、土耳其行,都讓我深深感動,讓我隨時都想回去。所以還是讓這篇秘魯市場先結束吧!

2013我就知道卡拉媽拉穆達很會做菜,我一有空就繞著她問怎麼料理,不過我們雞同鴨講,從來沒交集。拉蒂又遠庖廚,她都離我的廚房工作離的遠遠的。今年(2014)或許是我激發了拉穆達的廚房捍衛行動,她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讓我知道甚麼是秘魯料理。不過她也對我們的聯合國料理深感興趣,居然整個廚房都讓給我們盡情發揮。連每天要回學校實習,還要看診到晚上的卡拉,都興致勃勃的一有空就拿相機筆記本,記錄我和小蘿的食譜。我的魔髮廚房吸引了從不做菜的卡拉,不,應該是小蘿的紐約廚房綁架了卡拉,讓她再怎麼累都想來當助手。

卡拉每天都問我們要做甚麼一天一料理,我們開出的支票通常只能兌現一半,因為悍將家族怎麼有時間搞廚藝?我們很難有私人時間,有啦!就是三點半啊!包括洗頭洗澡洗衣服,現在再加上四點以前要做好料理。我們不是在悠閒的旅遊嗎?我們是在拼命以廚藝換住宿,順便把主人的料理給學起來。說要學其實沒那麼容易,只是多了很多食材的刺激,激發自己的新創意。他們的菜其實我們也不見得能接受。最可惜的是我們沒辦法去Pisac,去年在Pisac工作坊認識的朋友,知道我要去Pisac,介紹了她認識的餐廳工作人員給我,我不但去不成還完全沒辦法連絡,非常扼腕。小蘿唸唸不忘那未曾謀面的餐廳從業人員,一直說原本我們可以坳到一兩道食譜的。現在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尋求民間美食就好了。那第一道想學甚麼呢?油炸 Cancha!因為看起來很容易。

拉穆達在我們要回利馬的行李中,準備了一大包的炒玉米Cancha,要讓我們帶回國。那不是讓我們更難過嗎?可也教我們一課---那一袋怎麼夠我們吃?秘魯的媽媽們都會炒Cancha,那是家家戶戶的零食,可以搭配起士,可以當早餐,可以當主菜的side order,所以一點都不難做,難的是材料。要有曬乾的玉米,品種也多,通常是長圓型的,或是有紫花狀的。曬乾剝粒非常容易,問題是我們在台灣天氣太潮濕,可能等不到曬乾就發霉了,而且恐怕玉米也炒不岀他們那種口感。所以我們回到利馬就去尋找貨源。我們一熟悉怎麼搭BRT,就飛奔尋找菜市場。買了一公斤玉米粒,請拉蒂的媽媽幫忙炒。為什麼買一公斤?我們居然找到大批發市場,基本的購買單位是一公斤。

我們回到利馬的第一天馬上前往住家附近的Metro購買往後的食材。這次有艾蒂同行,她開始幫我們解惑,解釋超市裡的食材。於是我們完全沒預警的,狂買我去年所知的基本美味醬汁。因為艾蒂的詳細解說有助於我們對基本食材的了解,當下決定直接買了,不等要離開才買。就從這一天起,我們成了Metro的死忠顧客,幾乎天天報到---為了他們的冰淇淋。他們的冰淇淋是我們心靈的補充劑,每天非吃不可的安慰良藥。我們太鬱悶了,非得靠冰淇淋來解壓不可。後來發現Plaza Norte 才是食物的天堂,於是每天想辦法路過,最後名正言順以它為各種交通工具的起始點,縱使可以在住家附近的Metro下車,也要多坐個一站去看看有甚麼可以吃的,非常不安於室。這樣我們果真又吃到好料,超市有美食,飲食街更多南美料理。我們第一次單飛,不靠艾家指引,就找到我們的美食地圖了。

不過我們也只能故意在外面拖時間,避免在拉蒂家吃飯。原因是她們家吃的太傳統了,這樣就缺乏驚豔。拉蒂家的女生除了她媽以外,完全不做菜,不像拉穆達,再怎麼忙都喜歡料理。我去年留在拉蒂家的所有廚房用具都不見了,應該是為了我去,全部都收起來了,包括沒煮完的食材。我猜她家全部都沒用,所以趕快滅跡---因為我很明顯的發覺這個漏洞。除此之外,還有很難說出口的理由,因此我們儘量不打擾。我們還是去超市買她們想吃的回來交換廚藝,但是許是利馬天氣大不同於Cusco,我的[魔法]完全無法伸展,我覺得很不對位。在利馬十幾天,沒有看到太陽,不像空氣汙染,可是就是灰濛濛的天空。在Cusco,溫差極大。這裡號稱是全世界紫外線最強的地方,所以白天只要站在陽光下,不出幾分鐘,連長褲包著的雙腿都快融化了,雖然天氣並不熱。至於晚上,凍到我們都快喊救命了,所以靜電張力驚人,我的魔髮放電放的可怕,只要被我掃到,經常都被電到,不然就是到處把東西捲進頭髮裡。比照利馬,我的「魔髮」只有在Cusco才發威。我們珍惜交換廚藝的日子,每天悍將家族分秒必爭,卻仍積極進取的努力學做菜,記錄食譜。果真,這都是天氣惹的禍。

回來台灣,我的魔髮又惹禍了。居然去看牙醫照X光,就把鉛衣捲進我的頭髮裡,照完片子,所有的人不知所措,我只好很豪氣的把整綽頭髮扯斷,然後直接到隔壁美容院把頭髮剪掉,我終於回到高中剛畢業開始留頭髮的矬樣。可是魔髮一剪,完全沒魔力。還被美容院的老闆從頭嫌到尾,他說我的頭髮亂捲很難看,應該把它燙直再燙捲。然後我說頭髮要送人,他馬上說既然要送人就大方一點,多剪一點吧!沒等我同意,就剪成高中剛畢業那個暑假的頭髮。我只能說氣到說不出話來。我已經三年沒進美容院,根本不認識什麼美容師,被削成這樣實在也無話可說。後來看到拿到我頭髮的人那麼高興,也就釋懷了。可是我的魔髮好像魔法,一剪完頭髮,居然衰運連連。不過,這樣跌到谷底,也只能往上爬,珍惜自己往後很平順的日子。

     由Cusco回到Lima,第一件事居然是跑去美食展。拉蒂和艾蒂急著推薦我們 Fish Festival,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慶典,我們一定會喜歡。我們在Cusco已經見識到慶典,一連好幾天的慶典,我們就一直看各種原住民的舞蹈、遊行、美食,我跟小蘿其實不愛趕熱鬧,但是大家都一直要我們別錯過,後來我們就有點勉強去湊熱鬧。所以對完全不料理的利馬姊妹們,我們只是敷衍的跟著走,因為才回到利馬,說甚麼也該聽主人的話,跟著她們去美食展。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已經在人潮洶湧,有辣妹走秀的Plaza Norte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