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21-02-26 17:07:02辛地亞

遠離非洲 (十九)前進沙漠

Day12

早上餐桌上每個人都抱怨昨晚有蚊子睡不好,其實我們帶了一小瓶「歐護」,這裡的蚊子似乎沒有免疫力,還挺管用的,只是誼說我們只帶最小瓶的,還要留到撒哈拉沙漠使用,所以就別聲張了。我在歐洲真的沒碰過蚊子,怪不得他們沒有帶「歐護」。

十點下車開始Hiking,參觀當地人的居家環境,介紹經濟農作物。這個區域,農田水利發達,是個很有規劃的農業區。水利工程完善,抽地下水來灌溉,一小時20DH,這才是當地人真正的民生必需品物價。滿園的草本植物,紫花種最多,到處都是,可以拿來做Cous Cous,生菜沙拉,給動物吃太神奇了吧!這裡有300年的橄欖樹,可以說是一整片的橄欖園。還有棕櫚樹、玉米田。玉米以手工磨細,做成Cous Cous,有黃、白兩種品種。誼打從吃了第一口Cous Cous,就說那是台灣早期家家戶戶都會養一、兩隻雞的雞飼料,原本我一直說是她胡亂掰的,天天被她洗腦的結果,越看越像,到這一天,我已經肯定Cous Cous就是雞飼料了。

我們經過半小時穿越農田、橄欖園,進入當地猶太人的Kasbah,縱橫交錯,卻又涼爽怡人的城寨住家。當地人有兩份工作,再三個星期以後就要趕羊上山,過著遊牧民族的生活。在這裡是不能隨便照相的,如果老公在那個報章雜誌上看到老婆的照片,他的地位就會降低,因為他沒有能力保護老婆,所以他當然會很生氣。

當地是以養羊織成毛毯著名。在毛毯上刺繡因為耗費眼力,所以都不在Kasbah裡面做,因為Kasbah裡面雖然陰暗涼爽,可就光線不足了。每一種刺繡的圖騰,都有不同的象徵意義,×指的是北極星,倒V意思是帳篷,兩個重疊的菱形是代表眼睛,對抗邪惡,像Tagine容器的符號是指食物,象徵好客。至於顏料都是天然的染料,紅色來自Henna的染料,黃色來自番紅花。紡羊毛會帶來幸運,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輪流刷羊毛、捲毛線,只差沒有留下來當義工。

下午我們來到聞名的Todra Gorge峽谷,真是鬼斧神工,令人讚嘆不已。我們約好先一起逛,我們前頭走著荷蘭小姐、比利時小妹和兩位德國辣妹,可一路上所有的當地年輕人只圍著我和誼打轉,一直叫著 “Japan! Japan!”,前面的四位辣妹簡直非常吃味、不解,一臉疑惑,尤其我是看得出來的人瑞級元老,她們居然敗在我們的手底下,哇!哈!哈!哈!怪不得德國辣妹知道我已婚,一直追問我孩子究竟有多大了,我當然不會告訴她囉!

其實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有色人種對白種人本來就比較敬畏,他們看到黃種人深具好感。摩洛哥人大部分混血混的很厲害,可是終究不是純種的白種人,而且東方人很少見到,當然他們就大感好奇,追著我們跑。在Fès,誼還常在十字路口被年輕人攔下來,就只為了說:「妳好漂亮!」

很快的,所有的人都跑去溪邊戲水。我們聽到一陣嘻鬧聲,順著漸歇的朗朗讀書聲,看到一群孩子在溪邊樹下上課,問了他們隔壁在野餐的鄰居,「是個學校嗎?」他說是的,我問:「可以參觀嗎?」,他就躍過竹籬笆,去和老師交涉,然後遠遠的一直招手叫我們過去,原來只是個協會之類的組織,學生們沒課本,只有筆記本,真的是教他們唸書。離開時我們主動留了點零錢給這個基金會,雖然網路上警告過老師會幫忙要錢,但是他們的生活貧困是事實,看起來學生們也很快樂,這就夠了吧!

傍晚經過Erfoud,以化石工廠聞名,但是看起來實在不怎麼樣,還好原先計劃住一晚沒住成,否則可能會無聊至死。一路上一直到Merzouga小巴都通行無阻,根本不用換四輪傳動的吉普車,另一組四天三夜的就從頭到尾坐吉普車,想來還真辛苦。

車子快接近沙漠時,突然來了一陣沙塵暴,伸手不見五指,司機只好第一次開冷氣,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車子是有冷氣的。可是不開則已,一開驚人,整個冷氣孔一片黃沙直洩下來,我們來不及「逃生」,每個人馬上「灰頭土臉」,慘不忍睹,原來這就是司機不開冷氣的原因。我們的終點站是離沙漠最近的旅館,雖然不是公路,但是都有石頭放置的指標,司機就延著小石塊很小心的開著。這一段路自己開車是不可能的,因為沙漠底下究竟是大石頭還是軟泥巴、流沙,只有當地人曉得,應該相當危險。

到達旅館,駱駝早已準備就緒,等著把我們載往營地。「什麼都不能帶,只能帶礦泉水,牙刷!」儘管沙漠導遊的宣佈讓我們馬上陷入一片兵荒馬亂中,然而時間刻不容緩,我們毫無考慮餘地的丟下所有的隨身行李,隨即展開嶄新的撒哈拉遊牧生活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