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4 21:17:36辛地亞

Senegal gossip (二)

開會沒幾天,室友就因為「類虐疾」,完全無法參加任何活動。成天只能躺在床上昏睡,退燒藥吃到已經無效的地步。我們也考慮是否把她送醫。她怕,她說千萬別把她送去醫院。因為日本團隊就有人從第一天住院,一直沒出院。除非每個人都想拖著老命搏機會,至少不送醫還可以住旅館。

可是她真的太嚴重了,已經無法起床參加任何活動。日本隊知道後非常關心,於是派遣最帥的小男生來探病。我們完全沒心理準備,我是說我啦!因為室友已經昏睡,是我開門的。他一進來就問 “ Where’s J?” ,她躺在床上啊!我並不想讓他進門,可是他強行闖關

我們的房間是真的超好的。一樓客廳,完全被我們的行李給攻佔了二樓主臥室,擺著兩張單人床。既然一樓都是行李,二樓也不會好到哪裡?不,從樓梯就開始飄著萬國旗。J是個小女人,不擅打理,況且又沒人會來我們寢室,除了幾個小女生以外,我們是不歡迎別人來打擾的。

他不但強行闖關,一衝過封鎖線,看了無立錐之地的客廳,馬上直奔二樓。我一直喊NO,無奈小男生英文不怎麼好,他又以任務為優先,使命必達。我完全無法遏止他的熱血。

我們差點產生肢體衝突,「先生不行啦!」我越阻止,他越番。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J是不是衣衫不整,她平日都穿的不多,這時候。走到一半,小男生看到萬國旗佔滿人行道,當場後悔,馬上頭也不回的火速撤離!連再見都不知道有沒有跟我講!

從此以後,我們見面差點不敢打招呼,兩個人都盡量避不見面。不得已都是很尷尬的點個頭,匆匆逃離。本來他還跟我有說有笑的說。我最想說的是,那不是我的哈哈哈!

如果J 是不擅整理的北極,H 就是井然有序的南極。她每天回到寢室,無時不刻檢查行李的秩序,務必排排站,不准不立正站好。縱使拿個小東西,務必馬上歸位。洗澡前行李罰站,洗澡後繼續罰站。既是行李,怎可不隨時靠邊站?可憐團隊的兩個小女生和她同寢室,站到差點忘了自己不是行李,隨時準備立正。

後來隔了半年,那日本隊來台灣,我們還是無法化解那份尷尬。因為,他一定不敢說出去,我太丟臉了吧!老太婆可是,那真的不是我的啊!

上一篇:Senegal gossip (一)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