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最長 投保簡便 贊助
2021-01-13 11:16:36辛地亞

Senegal gossip (一)

一直想好好整理自己的旅記,可是我的個性怎麼有空?最近忙著搞新設計,更是連休息看電視都忙著手中的設計,東忙西忘,這篇好像沒貼過只在我當年的私人網站貼過塞內加爾的照片幾乎都流失了。我換了好幾部電腦,筆電,要從好幾個隨身硬碟中找到塞內加爾的照片,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張是我的舊網站的照片,我隨著摩洛哥的照片找到的有著一個超搞笑的behind the scene的故事

-------------------------------------------------------------------------------

突然要貼這篇也找不到照片了不想找,沒空找,只好任憑大家去想像感覺像斯里蘭卡某旅館事件再版哈哈跟我在一起的人,如果自己不謹慎一點小心被我的漫不經心給掃到

話說整團的人都被出發前的疫苗抗體給搞得七葷八素,我還沒出發就因疫苗過敏而差點死掉。現在因為疫情要打疫苗,我很擔心如果強迫施打,根據我的藥物過敏史,恐怕會出狀況,我一定要去翻出我的疫苗記錄。因為我打電話去尋問疫苗接種的單位,他們直接會回說沒辦法,說文獻上有我這種例子,台灣沒人見過,所以就掛電話,意思是自行處理。我連爬起床都有困難,差點要救護車來相救。後來輾轉認識的名醫有出手相救,親自打電話要我一直喝水沖淡藥效產生的過敏因為當年台灣確實還沒有疫苗產生的過敏案例,我只好繼續躺在床上。其實我不認識那位名醫工作又忙,塞內加爾回來忙著寫報告也沒去謝他現在想來自己真不懂事那一天剛好是公司的重要會議,後來聽說公司一直廣播我,等我隔天回去上班,全部的人都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我的好朋友誼,曾經跟我兩人單獨勇闖撒哈拉,見識到我的求生意志,只有她不擔心,知道我玩性堅強,絕對可以安然渡過。

到塞內加爾,我們還要吃奎寧,這種東西吃下去體力大不如前,我們每天都在煎熬,是不是要偷偷丟掉,偷偷不吃,因為感覺就像打預苗,不知道存在什麼風險?我的兩個小夥伴常常告訴我,怎麼電梯一直幌?後來因為真的有人好像得瘧疾送醫了,我們才打消「偷不吃」的念頭。

聽說去了一趟非洲,只要不出事,就代表你還可以再活著回去,而且「免疫」。2004我沒死在摩洛哥---因為吃了羊眼睛,所以天天拉肚子拉到西班牙。2005我居然是最健康的一位,完全沒有任何不適。當室友因為「類虐疾」,成天昏睡、發燒,我好的活蹦亂跳的,或許行前那一針預苗已經提前產生抗體。我們後來和塞內加爾斷交,斷交的辛酸,我應該還不想寫

旅館給的房間超大超好的。有一個特大的,景觀最佳的海景View,就在浴室。這張照片就是在浴室拍的。天天一邊洗澡一邊看著無限美麗的夕陽,就是我們每天最大的享受。我和室友兩個人傍晚就開始搶著不離開浴室。因為晚上一片漆黑,沒啥好看的。她花的時間應該比我多,因為她常因為發燒不能去開會,就努力泡澡,降低體溫。

有一天我們兩個要通過花園去另一個地方集合,我們就說:天天由浴室看海景,找找我們的房間吧!一抬頭,天啊!這真的是最佳的View啊!我們兩個同時慘叫!從花園看過去,我們的透明浴室在正中央!!!怪不得!怪不得我們還想說這裡的園丁怎麼好像認識我們?這,什麼跟什麼嘛!那是即將搬離旅館的時候,所有損失已經無從算起

上一篇:最懷念的旅程

下一篇:Senegal gossip (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