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生鮮館來囉 贊助
2013-07-06 11:27:11水白

對政府不滿,那就自求多福吧!

工商時報 本報訊

一向以足球實力冠絕全球而自詡自傲的巴西,在2014年將主辦世界盃足球賽之前的熱身賽,也就是同樣在巴西舉行的洲際國家盃比賽中,以3比0的比數壓倒世界排名第1,且是目前歐洲盃和世界盃雙料冠軍的西班牙,獲得3連霸的傲人成就。但是「森巴軍團」這次奪冠,並未如往昔讓巴西舉國上下陷入瘋狂慶祝的激情中,反而是在洲際國家盃舉行期間,在聖保羅與里約熱內盧兩大城市因地鐵與巴士準備調漲票價所引發的不滿,進而演變成民眾針對公共服務不足及政府貪瀆所展開的全方位抗議活動,讓明年的巴西世界盃足球賽嘉年華會也因而蒙上揮之不去的陰影。

難道是巴西民眾對足球的激情不再?顯然不是。而是除了足球之外,有更切身的議題引發他們的關懷與不滿。其實巴西位列「金磚四國」之一,近年經濟成長的數據耀眼,堪稱是新興國家的典範,過去8年來有4,000萬人民得以脫離貧窮。但是這些新興中產階級卻對於國內貧富差距擴大,所得分配及政府財政惡化感到憂心與不平,從而看到政府為了明年的世界盃投注大量資金而削減其他公共服務,自然心生怨懟,大眾運輸工具票價不識時務的擬議漲價,也就成了引爆點。

無獨有偶,幾乎在同一時間,土耳其民眾也因為政府要強制徵收一處公園預定地改建購物商場而爆發激烈的抗爭活動。而究其實,抗議的標的只是導火線,背後反映的是土耳其近年來大力推動改革,10年之間GDP成長超過3倍,並造就一批新興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而他們卻要面對失業率居高不下與貧富差距擴大的殘酷現實。從而藉端抗爭既是抒發心中的不滿情緒,箭頭所指自然也會對長年把持政權的執政黨之種種保守措施感到不滿與不耐。

平情而論,巴西和土耳其這兩個國家,其執政者近年來都做了不少改革,並取得可觀的成績,但到頭來卻點燃包括中產階級和知識份子在內的市民大眾對政府不滿的抗議浪潮。第3個實例則是泰國政府實施保證價格收購稻米,導致政府財政不堪負荷,商業部長考慮將稻米收購價由每噸15,000銖降至12,000銖,當即引發農民抗議。為了挽救流失的民意,迫使總理穎拉必須斷然啟動內閣改組,而倒楣的商業部長自然首當其衝只能黯然下台。

針對最近以來全球三大洲數十個城市所掀起的抗議浪潮,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因而製作專題,直指民眾對政府的失望與不滿正席捲全世界。該雜誌並預言,以往每當發生全球性的民眾抗議行動時,都曾對未來發生深遠影響,而這次也將不會例外。

總體看來,「對政府不滿」似乎已成為當下全球最時髦熱門的話題。尤其在目前網路無國界,資訊傳遞即時而又巨細靡遺的情況下,政府凡百施政都要受到監督乃至吹毛求疵的質疑。「對政府不滿」成為社會大眾最方便而廉價的情緒宣洩口,但同時也使得各國政府的執政者普遍陷入動輒得咎的困境,而告進退失據。

全球性的「對政府不滿」群眾運動,其中不免有相當程度的民粹情緒。「經濟學人」則指出,民主政治的優點在於能夠自我調適,只要不失控引發動亂,抗議行動將使新興國家的民主政治獲得改善。相對的,執政者如果仍以打壓、賄賂等老辦法對付民眾,則這個國家不論是當政者或群眾,未來的日子將會更加難過。

「經濟學人」把這股方興未艾的「對政府不滿」運動,寄望於各新興國家能夠改善民主政治的品質。但是英國著名的歷史學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卻在其新著「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中直指,撐持過去500年西方文明的民主、資本主義、法治與公民社會4大支柱,目前均出現嚴重退化。從而出現一波波的國際金融海嘯,各國所積累出的巨額國債、不只壓制經濟成長的動能,也破壞不同世代間的「合夥關係」,民主被民粹綁架,法治質變為被惡法層層管制,公民社會面對龐大公權力機制只能狗吠火車,誠如弗格森的洞見,則「經濟學人」寄望於民主政治的自癒功能,豈非形同刻舟求劍。

不論西方民主機制有無自我調適的能力,擺在眼前的「對政府不滿」風潮,對台灣而言可以說一點都不陌生。就如同巴西或泰國,調價會引發不滿,維持不變則會使政府財政進一步惡化,公共投資、公共服務不足在在都可以引發民怨。面對這種局面,政府作為或不作為都會挨罵,看來「對政府不滿」與「政府難為」恐將要持續糾纏下去,社會大眾最後只能自求多福了。

上一篇:老二哲學

下一篇:巨星的垂死之爭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