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2-06-03 12:21:09詹翔霖副教授0955268997

家族企二代接班傳承訓練班-研析教材-日本百年企業的打造生命第二曲線-詹翔霖副教授

 家族接班傳承訓練班-教材-日本百年企業的打造第二曲線-詹翔霖副教授

 

日本百年企業是如何打造第二曲線的?2020-11-27 騰訊網

 

企業生命的長度,完全可能超越其創始人的壽命,甚至在其創始人看不見的未來,出現顛覆性創新和飛躍式發展,做出創始人想都不敢想的成果。

 

接下來,和大家講兩家日本百年企業的創新故事,它們都位於日本京都,一家是小企業,一家是大企業。

 

" 擔心只會白白消耗我創新前進的精力!"

 

先講小企業的故事。這是一個在日本頗具知名度的大米銷售企業,名叫 " 八代目儀兵衛 ",從名字可以看出來,這家企業已經傳到第八代了。這家公司的主業是銷售大米,順帶經營了幾家大米主題餐廳,開發大米護膚產品,甚至還賣特別的煮飯器皿。總之,一切業務圍繞大米開展。

 

據現任社長橋本隆志介紹,他們家做大米生意已有 270 年的歷史,但到他父親這一代,還只是一個小規模的批發商。當年,他和很多年輕人一樣,並不願接手家族的傳統生意,所以,當他於 1993 年從日本同志社大學畢業後,就去了一家購物雜誌公司上班。

 

1995 年,日本取消了大米專營制度,任何商家都能賣大米,這對傳統的大米銷售商來說相當於滅頂之災。更壞的消息是,日本人的生活方式逐年西化,人均大米年消費量從昭和三十六年的 118 公斤,下降到平成二十八年的 54.4 公斤。

 

在日本,大米通常根據產地定價,秋田米是秋田米的價,宮城米是宮城米的價,價格在市場上公開透明,米商並沒有多少利潤空間。

 

生意一天比一天難做,想到 200 多年的家業可能要斷送在自己手裡,橋本隆志的父親滿面愁容。

 

看著父母整天唉聲嘆氣,橋本隆志內心很不安。在日本,家族的長子有義務擔起經營家業的責任。所以橋本隆志做了個決定,回家賣米。

 

但他沒有貿然回來,從購物雜誌辭職之後,他先去了一家大型米業公司上班,花了一年的時間走訪了很多產地,也思考了很多問題。他在想,面對大企業的競爭,只有找到能發揮自己優勢的縫隙市場,家業才能生存下來,那麼自己的優勢到底是什麼呢?

 

經過一年的思考和實踐,橋本隆志認識到,他的優勢就是比大型米業公司更了解大米。

 

他們家做了 200 年大米的生意,他從高中時代開始就在家裡幫工,每天接觸不同的大米,對各種大米的口味非常了解。在他看來,大米和葡萄酒一樣,其口感受不同的產地、年份、氣候影響,甚至不同的碾米、去殼方法,都會影響大米的味道。

 

有一天,橋本隆志靈光乍現地想到,既然雞尾酒可以通過調配獲得特別的口味,爲什麼不能把不同口感的大米調配成味道更好的混合米呢?

 

於是,他開始反覆實驗,並把自己覺得最好吃的混合大米,送給一些米其林餐廳試用。很快,京都的高級餐廳都知道橋本隆志家的大米能做出更好吃的米飯。日本的餐飲文化非常注重米飯的口感,於是大家紛紛使用他的調配米,他的價值得到市場認可,也擁有更高的定價權。

 

在占領高級餐廳的市場後,企業生存問題暫時得以解決。但如何讓家業進一步發展,成了縈繞在橋本隆志心頭的新問題。

 

他開始思考,大米生意除了繼承家業,還有更深層的意義嗎?在工作時,一些念頭時不時冒出來,漸漸地,他找到自己的新使命:讓更多人接受大米,把日本的大米文化推向世界。

 

新的使命讓大米生意的可能性突然多了起來。他開始將大米作爲京都特色禮品來銷售,重新調整包裝、定位和宣傳方式,讓世界各地的遊客可以把日本的大米文化帶回家。

 

通過一系列創新,八代目儀兵衛的客戶絡繹不絕,慕名採訪他的媒體也越來越多,產品創新和企業知名度形成良性循環,公司做得有聲有色。現在,橋本隆志的公司已經有 130 多位員工,並開始進軍海外市場。

 

橋本隆志說,自己很享受做新的事情,讓他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他們的創意能給客戶帶來感動。

 

我問橋本隆志:" 你的業務模式其實很簡單,也沒有什麼壁壘,難道不怕其他人抄襲嗎?" 橋本隆志說:" 誰說不擔心呢,可是擔心能解決問題嗎?如果不能,那擔心就只會白白消耗我創新前進的精力!"

 

從守業到創業

 

說完了小企業的故事,再講一個大企業的故事。

1889 年,還有兩個月就要過 30 歲生日的山內房治郎,在京都市東山區開了一家名爲 " 任天堂骨牌 " 的小工廠。

 

任天堂於 1889 年由工匠 Fusajiro Yamauchi 創立爲 Nintendo Karuta,最初生產手工製作的 hanafuda 紙牌。圖爲任天堂原總部(1889~1950 年)和位於京都下京區的工場。

 

這家工廠在山內房治郎手裡,穩紮穩打經營了 40 多年,也算小有成就。山內房治郎膝下無子,於是招了個入贅女婿,讓他改姓山內,並接了他的班。

 

公司在這位叫山內積良的女婿經營下,成立了專門的銷售公司,改善了生產體系和經營效率,並增加了紙牌產品的品種,年銷售額增長到 1300 多萬日元,在當時是比較成功的中小企業。

 

山內積良還是沒有生兒子,於是也招了個入贅女婿,準備將來把公司傳給他,可惜這位女婿酗酒,並在一次酒後失蹤了。這位失蹤的女婿給山內家生了一位男丁,名叫山內博,算是個富四代。

 

1949 年,山內積良突發腦中風去世,年僅 22 歲的山內博不得不從早稻田大學法律系退學,回來接掌家業。

 

山內博重新改組了任天堂公司,僅僅在四年之後,任天堂的紙牌就占領日本市場 60% 的份額。1956 年,28 歲的山內博去美國考察,拜訪了美國最大的撲克牌公司,但這家公司的實際規模令他大失所望,這讓他看到了紙牌業的天花板。

 

1921 年山內任天堂紙牌廣告

爲了進一步拓展任天堂的事業,山內博先讓公司在大阪證券交易所上市,然後又開始涉足出租汽車公司、旅館和速食麵等新事業,可惜,這些新的投資在幾年之內全部慘敗,這時的山內博已年近四十。

 

正當山內博對公司前途感到迷茫的時候,公司新入職了一位 24 歲的年輕人——畢業於同志社大學電子工學系的橫井軍平,他無意間的一個玩具小發明引起了山內博的關注,山內博將這個發明命名爲 " 超級怪手 " 推向市場,結果半年銷售了 120 萬個,成爲任天堂該年度最成功的產品。

 

這個小小的轉折,讓任天堂跨入了最初級的電子遊戲行業,橫井軍平也成爲公司遊戲研發的領軍人物。

 

1977 年,50 歲的山內博不顧母親的反對,把名字改成山內溥,以表示與賭博用具沾邊的紙牌行業徹底告別。這一年,任天堂發售了可以玩電視遊戲的兩款《COLOR TV GAME》,兩款產品都非常暢銷,總共銷售了 100 萬台。

 

之後的任天堂公司開始進入全球市場,並陸續推出 " 魂斗羅 "" 超級馬里奧 "" 俄羅斯方塊 "" 動森 " 等系列風靡全球的電子遊戲,並成爲全球最大的遊戲主機製造商。

 

2019 年,任天堂公司的年銷售額達 120 億美元,淨利潤達 24 億美元。經過 130 多年的磨礪,任天堂公司終於從一家做遊戲紙牌的小企業,轉型成了全球電子遊戲行業巨頭。

 

任天堂和八代目儀兵衛這兩家公司都位於日本京都,京都這座城市,在明治維新前做過一千多年日本的首都,工商業的底蘊深厚,長壽企業也非常多。

 

要成爲長壽企業,光守著祖宗創下的金字招牌是不行的。企業沒有長命百歲,只有生生不息,長壽企業之所以長壽,就是因爲它們除了守成之外,還善於創新;甚至,決定企業壽命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創新,立足自己的主業,緊跟技術潮流,創造出不同時代需要的產品,企業才能被不同的時代所需要。

 

接班問題沒有所謂 " 準備好 "

 

國內大多數民營企業,目前還是初代創始人在經營。上述兩家日本企業的故事,可以給我們的初代創始人兩個重要的啓發。

 

第一,能帶給你企業最重大轉變的人和事,也許還要幾十年、上百年以後才能出現,所以,就算企業在你手裡經營得很平淡,也沒有關係,每一代經營者都有他的責任和命運,也許你的責任和使命,就是爲還沒有出生的後人打好基礎,但你要想明白,這個 " 基礎 " 是指什麼。

 

第二,如何選擇接班人。我身邊的很多民營企業家朋友,如果孩子願意接班的話,通常會選擇比較穩妥的傳承方式。創始人把未來的接班人帶在身邊言傳身教、長期培養,等他們熟悉業務、樹立威信後,逐漸把企業交給他們,這有點像古代王朝培養 " 儲君 ",但通常處於 " 儲君 " 角色的人,做起事來會縮手縮腳,害怕犯錯。

 

企業創新有兩種,一種是改善式創新,一種是顛覆式創新。故事中兩家企業的創新,都是顛覆式創新,之所以發生這種創新,恰恰是因爲繼承人 " 沒有準備好 ",他們沒有任何經驗,也就沒有任何束縛,可以用全新的眼光看待過去的業務,在前人留下的平台上重新創業。

 

而那些一直在創始人身邊培養的接班人,雖然了解企業的業務,但在思維上很難跳出企業的條條框框,這種人是守業的好人選,他們可以 " 蕭規曹隨 ",做好改善式的創新,讓企業的文化和體質保持健康狀態,等待著未來可以把企業帶到新高度的人出現。

 

來源:中歐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