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7 13:25:18蔡蟳

模仿乎!創新乎?

  雲林虎尾持法媽祖宮的梳妝樓區平常鮮少對外開放,內有一幅祈求國運昌隆賜福百姓安康的楹聯僅在農曆春節那四天可見其奧妙此一對聯是這樣寫著「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朝疆安,承承承承承承承承承福康」望文生義,是考倒許多才高八斗的人!(朝又能唸成潮,承也可念為拯,對聯唸起來的意涵自然豐富多了許多。)

  其實若曾往湄洲島媽祖廟參拜的人應該會發現此與「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朝音,齊齊齊齊齊齊齊齊齊齊齊戒」有似曾相似之感覺沒錯!脫胎再換骨後,自有另一番的解釋了。

 

(湄洲島媽祖廟此楹聯有兩種唸法。當中的朝又可唸為朝與潮,齊則可唸成齊和齋,因整段與斷句的不同,可就有著兩種的唸法。

念法一:「朝朝潮潮,潮潮朝朝,朝潮音;齊齊齋齋,齋齋齊齊,齊齋戒」

念法二:「朝潮朝潮,朝朝潮,朝朝潮音;齊齋齊齋,齊齊齋,齊齊齋戒」)

  記得日本某珠寶知名評論家說過所有藝術都是從模仿開始的,珠寶首飾的設計也不例外。相信好些珠寶設計師或業界人士聽到這種說法,怒火中燒的肯定不少,嘛呀!難道我好些個頂尖作品也是模仿來的?一碗油,秋多媽爹(いいわよ、ちょっと待って,好的,請稍等),如果換成模仿是所有藝術起源的說法,應該這沒有異議了吧!

 

  珠寶首飾的東西在世上已流行多久少說也有數千多年了,對吧?人們對這些僅數公分大小的東西,自夏商周青銅器時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時期到現代的所謂「摩登首飾」於配戴的方法,基本也沒啥改變。小至一根耳針,大至一串套鍊,頂多頂多都被限制在50公分內的大小、長度內做設計上的巧思。當中,無論何種設計因此而被制約,當然,新素材的出現,新技術的開發,乍眼看來相似卻又完全不同亦有。

 

  總之對這些參與珠寶設計的人們投入之心血望請大家多加理解畢竟珠寶首飾與其他東西比較起來算是很小之物品,著實不容易!說不定有些看倌會說:「現在台積電的CPU不都做到5奈米了?」問題是,珠寶首飾若做得拿~麼的小,富貴不還鄉,錦衣不夜行,珠寶不顯擺,誰又能瞧著,誰又會來買?輕薄短小粗重厚大稀奇古怪的原則來界定珠寶首飾,再怎麼樣天馬行空是有其限度的啊!

 

  如今,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新珠寶首飾設計上市,可是,超過九成以上可都不是新品,看到我如此說的珠寶設計師或業界人士,想必再要火冒三丈了!仍舊老話一句秋多媽爹” (ちょっと待って)如此武斷的原因是,反舊換新(Píng-kū uānn- sin)、款式不行、銷售不靈…為數不少的珠寶首飾無不因此被重熔重解再重新設計組合成新的作品光說這些都是”模仿而來”如果您認為太過武斷,那麼換個”影響所致”這樣的名詞,說不定大家就能接受了

 

  影響所致?是的!許許多多的設計師都是吸取往常、別人的養分,接著再灌注到自己所謂摩登珠寶首飾的設計上頭,大太陽底下沒啥新鮮事,端看個人轉化得好與不好,美與不美。因為這是無法偷機取巧的,水之積也不厚舟之重也無力,投入多少就產出多少,騙得了外行人騙不過明眼人。

(明朝青花銷往歐洲,是受到當地普羅大眾的追捧,德國知名陶瓷的邁森更急欲仿效,藍色顏料的蘇勃泥青雖已解決,可是不曾見過象徵多子的祥瑞之果,以為那石榴的圖案即是洋蔥,東施效顰,相仿相效,移花接木,影響所及,嶄新的名瓷因此就誕生了。)

 

  透過偷樑換柱,不就像這兩段國語和閩南語的繞口令似的

 

一位爺爺他姓顧,

上街打醋又買布,

買了布,

打了醋

回頭看見鷹抓兔,

放下布,

擱下醋

上前去追鷹和兔,

飛了鷹,

跑了兔,

打翻醋又濕了布!

 

一个姓傅(tsi̍t ê sìnn pòo)

手提一匹布(tshiú the̍h tsi̍t phit pòo)

行到雙叉路(kiânn kàu siang-tshe-lōo)

兇狂入當鋪(hiong-kông ji̍p tǹg-phoo)

當錢一千五(tǹg-tsînn tsi̍t tshing gōo)

行轉雙叉路(kiânn- tńg siang-tshe-lōo)

買了一擔醋(bé-liáu tsi̍t-tann tshòo)

擔轉雙叉路(tann- tńg siang-tshe-lōo)

看著一隻兔(khuànn-tio̍h tsi̍t tsiah thòo)

囥落醋(khǹg-lo̍h tshòo)

趕了兔(kuánn-liáu thòo)

掠著兔(lia̍h-tio̍h thòo)

褪著褲(thǹg-tio̍h khòo)

包了兔(pau-liáu thòo)

咬破褲(kā-phuà khòo)

走了兔(tsáu-liáu thòo)

偃倒醋(ián-tó tshòo)

也無布(iā bô pòo)

也無醋(iā bô tshòo)

也無兔(iā bô thòo)

也無褲(iā bô khòo)

氣死彼个姓傅(khì-sí hit ê sìnn pòo)

 

  儘管學了不少的諸理念、基本功,裒多益寡,先得讓這些解甲歸田去除絆手絆腳的框架,坎止流行,接著驅策構思、技法將它們重新組合,挹彼注茲,多元的發想、工藝定於一尊,模仿、拷貝、克隆的批評不也煙消雲散了。

 

上一篇:龍涎香

下一篇:玳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