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不是鐵打 贊助
2020-09-22 10:22:54蔡蟳

三百六十行

俗云「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行當屬性之不同,自然各有其歸屬。好比洗染公會戲稱自己幹的是死人也(Sí-lâng ê )”,銀樓公會笑說他們做著的是金光黨(Kim-kong-tóng)”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做法,懂你的不用多加解釋,不懂的多解釋也無用,所以不必太在乎別人對你評價如何,但最終仍得活出您自己的精彩,正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一樣。

 

  所謂行行出狀元」這可不是在胡謅亂道,還真有這樣故事是出自於宋朝,而不是隨便哪一朝的隋朝。

 

  相傳有個叫葉元清的人被點為狀元,葉狀元騎著高頭大馬,得意洋洋地在街上走著睥睨四方還真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意味。當他來到一個路口時,只見一個樵夫不避也不讓,依舊直往前走,衙役們見此因而高喊:「讓道!讓道!」

 

  有點耳背的樵夫遂才停在路口說:「新科狀元有什麼了不起!如果我小時候能夠上學,現在也是一個狀元!」

 

  葉狀元聞言後大怒且喝道:「山村匹夫,如此不自量力!還是老老實實砍你的柴去吧!」樵夫不以為然地回以:「天下學問多的是了,就拿砍柴來說個事吧我想怎麼砍就怎麼砍,你能行嗎?」

 

  瞧那新科狀元不信的樣子椎夫於是拿來一塊方木,從上面畫一條線後,舉起斧頭往下一劈,正巧沿線劈開了木頭

 

  這時,人群中竄出來一位賣油翁的,他是嚷嚷地說道:「這有什麼了不起,如果我是樵夫,我也能這樣!」

 

  葉狀元一聽,就說:「好!我買你一斤九兩油,但得用手倒。」聽了的賣油翁哈哈大笑,毫不遲疑地他是拿出一隻小瓶,接著在瓶口又放了一個銅板,杓起油桶的油後毫不遲疑便倒。只見這油如同一根線一樣落入錢眼中,稱一稱,絲毫不差。

 

  狀元看了兩人的表演,此才嘆了口氣地說:「真是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啊!」

 

  以現代的分工來說當然不止葉狀元當年說的這三十六行,十倍、千倍還不止。三百六十行說起來方便聽起來順耳,只能說是個形容詞而已就像「軍中同袍十二載,不知木蘭是女郎」、「飛流直下三千尺」或者「後宮佳麗三千(一妻都已經擋袂牢(tòng bē tiâu)還兩妻!)」這裡邊的十二、三千其實都只是個形容詞而已,比喻時間久、距離長、人很多之約數的意思

 

   另外,大家想必也都聽過「三教九流,五行八作」這樣的話,三教九流與金銀業無關就不再多敘,有關的五行八作指的是:車行、船行、店鋪行、腳行、衙役行,金匠、銀匠、銅匠、鐵匠、錫匠、木匠、瓦匠、石匠。

 

  打從現存最古老有關手工業技術的國家規範《考工記》(成書於春秋戰國時的齊國)之後,隨著社會的發展對各行各業分工越來越細,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所衍生出的行業何止幾千幾萬,但要說起行業,籠統的仍以「三百六十行」來做為稱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