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17-10-16 18:06:37蔡蟳

飯店VS.店仔

  前幾天去吃喜酒,想說跟飯店的櫃檯人員找換幾張紙鈔,包個吉祥點的紅包數字給主家,未曾想一開口馬上被拒絕!

 

  自己心想妳抽屜連開都還沒開的,怎知無法找換呢?好歹裝裝樣子也行:「那…」未等我說完,店小姐說(後才知道是老闆女兒):「你到外邊的小7換看看。」

 

  「喔!那…」

 

  「不遠,門口出去右轉走路約5分鐘。」

 

  哇咧!摸了摸鼻子的我只好往外走,烈日當空,熱氣蒸騰,要這樣來回一趟10分鐘豈不臭汗淋漓濕透衣衫?當這樣想著時,見馬路對面正好有間檳榔攤,要不過去問看看說不定…


(上工前得先勤前教育,哪個區域觀眾比較多喜好是什麼,及準備好找換的零錢)

  「老闆娘妳好?」看她和她的幾位女兒正在吃披薩:「呦!吃中飯呀,披薩好像粉好吃的樣子。」魚吃露水人吃喙媠,要跟人家白換紙鈔嘴巴不甜一點怎行,與她們先是哈拉過幾句後,接下正要說出來意。

 

  「先生要檳榔嗎?」

 

  聽她口音再看那五官深邃的臉孔,突然間我改變了主意:「喔,給我兩罐沙士。」看了下自己肩上皮包的我又說:「不用冰的,一般的就可以了。」

 

  「嗯?」看我從口袋的紅包袋抽出千元大鈔,顯然明白此是怎麼回事了的老闆娘:「你是要換鈔票嗎?換給你可以啊?」

 

  噯呀!瞧人家這生意不管有無做成人情味可是十足得很,最後,我依然買了沙士再用找換的錢再包了吉祥的金額。

 

  這兒想說的是,明知道自己做的行當是高檔婚宴席,櫃台若能準備些百元、五百元的紙鈔(甚至是新鈔)以及紅包袋(連怎樣寫賀喜的吉祥語句,也全備齊) 比方便店更便利客人,此樣的待客準備不也可以?



(原來每種職場都有所謂的○○女王)

  飯店開得大間是優勢,店仔幹得靈活是本事,沒比這再自然不過的了,您說是不是?怪只能怪自己去之前沒準備妥當。不過!最近從速食業巨人讓觀眾認為他們的產品是乾淨的、美味的、價廉的…至於小早餐店做的則是阿渣ㄟ、歹呷ㄟ、無俗ㄟ…抓住人家的不足之處頻打電視廣告,這般大欺小的方式與不久前一起啊的模式如出一轍。人矮只是腳較短,志氣再來拚高低,所以只要自己做好了、做足了、做對了…該展現的真本領全開足了馬力,萬丈高樓平地起不也都是這樣。

 

  或許有人會問說,蔡蟳不一連寫了3篇類似的報導,難道你跟那些個大財團有仇?不是的,只想說老闆自己與夥計各自操持的結果也會有所不同,端看他們各人對於服務的認知為何?



(更要記住客人長相、喜好、名字…並幫觀眾席的客人加油他所支持的隊伍,自然成為你的常客)

  記得日本職棒球場觀眾席上的酒促女郎,是身揹15公斤的啤酒桶上下高低不同階梯,不叫苦不嫌累用親切笑容招呼客人,自己甚至打扮得奇特一點,如在頭上的髮箍插朵小花…來回穿梭叫賣著來杯啤酒如何呢?「喂!那個頭上有著花的姑娘妳過來…」如此引人注意外,來回跑步補給增加翻桶率提高個人業績。本來,日語即富有所謂的尊卑語氣,服務上的溝通深具交流魅力,無怪乎予乾啦 hōo ta lah”(呼搭啦)的客人倒成一片。

 

  但此可別忘了人家是賣命的工作,無關乎個人的感情喜好;好比搭機時方才機上還問著你:「請問您是要茶還是咖啡?」的空服員,等下了飛機在海關通道就算遇上了,你是你,我是我,田無溝,水無流,風馬牛根本是不相及。

 

  有意思的是,這些打工的底薪奇低(500日圓)但憑本事的酒促愈多則賺得更多,一場球賽3小時中,有的竟可賺上2萬日幣呢!有過此經驗,往後她們在職場上手腳不麻立的很腦筋不清晰極了。所以說辛勞做久變頭家,頭家做久變辛勞無論人或店都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