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0 00:48:17蔡蟳

NHK 2013年大河劇《八重櫻》劇集 報導15---台灣第一座發電廠與土倉家族

  對土倉家族的認識來自同志社女子大學校刊《葡萄藤》(2011No158)一張刊載慈禧太后的相片開始

 

  該家族的子女內田(土倉)政子(1889 明治22 同志社女學校 本科畢)隨外交官的夫婿內田康哉派駐北京她通曉英法多國語言的關係在北京社交圈獲得慈禧太后極大的信賴常被邀請至宮裡話敘而留下了這張與慈禧合照的相片

 

  中國大陸的校友以前僅知清水安三(1915 大正4 同大 神學部畢)曾於北京創辦崇貞學園(朝陽區 陳經綸中學的前身)日本戰敗後再回東京創辦了櫻美林大學以及北洋政府國務總理段祺瑞的孫子段昌世(同大 法學部 後留學英國劍橋大學)之外完全不曉得此位在中國活躍過的同志社校友?幸好現在有電腦這樣的東西上網經過大量的搜索與查證讓我感到更意外的是土倉家族不僅與中國大陸跟台灣的關係亦是很深

 

  透過台北縣文史學會理事長夏聖禮先生的協助往東京之際取得土倉後人的聯繫方式與土倉幹雄先生伊媚兒約好見面的時間地點期待能再多挖掘出同志社校友與台灣淵源的雀躍心情是難以用筆墨來形容

 

  可惜非常不湊巧年事已高的幹雄先生身染急病入院不過他還是打電話來飯店同我聊了30餘分鐘且知道我住新竹要我找一位他的父親土倉松生(2002年往生)同樣也住新竹的同學何朝樟先生談談說不定父親與何先生談過祖父土倉龍次郎在台灣開拓電力事業的一些經緯?

 

  就這樣子幹雄先生康復後陸續以伊媚兒與我聯繫另外由台北縣文史學會夏聖禮趙俊祥江中信所著的《百年滄桑~計龜山水力發電所》一書同志社各系統學校出版的各種文獻以及何先生的訪談裡將各方面蒐集來的資料整理後寫成此台灣第一座發電廠與土倉家族的文章

 

  土倉龍次郎(又稱龍治郎)出生於吉野郡大滝村(奈良縣吉野郡川上村大滝)他是土倉庄三郎的次男

 

  父親庄三郎於故鄉從事祖先世代傳承下來山林事業育林方面因有開創性的獨到方法故成為億萬長者而對地方上的教育、福祉、建設等從來二話不說更不落人後的奉獻是享有吉野山林之父」「大和森林王的封號另外庄三郎與日本明治維新功臣之一的坂恒退助交好除資助坂恒訪歐考察的旅費外對自由民權運動、黨派結成、報刊學校設立多有捐疏又有自由民權資助者的美譽。

 

  庄三郎經過坂恒退助的介紹認識了創辦同志社不久的新島 襄對於小他三歲的新島教徒高尚的人格與興學堅定的理念感到相當欽佩自己的六男五女小孩男孩全部女孩四人都送入同志社各學校就讀並捐錢給同志社大學設立法學部全家更入信基督教為傳教事業幫助頗多


(右圖片中央的是慈禧太后, 太后左邊坐的是內田(土倉)政子.---同志社女子大學校刊《葡萄藤》2011No158)

   龍次郎從同志社普通學校畢業(1892 明治25)的那一年呈給父親庄三郎一封南洋雄飛請願書想必多少受到同志社創立者新島 襄的影響或啟發幕府鎖國的時代敢冒生命危險衝破阻攔往外國闖蕩意想不到的在美國完成大學學業並取得傳教士資格的新島可說膽子大到無邊之外亦是人生際遇無窮的一種寫照

 

  22歲弱冠之齡的龍次郎起先印尼作為前往開拓的目標結果未獲庄三郎的同意越三年台灣割讓給日本的那一年原本欲往南洋一展抱負未果的龍次郎在長兄鶴松的示意下以軍屬身分來到台灣

 

  土倉鶴松當時則在中國發展除了中國蒙古的金礦開採外蘇州朝鮮等地都有事業在經營。由於事業龐大幾個同志社的校友像是龍次郎的同學益田義彥(1892 明治25年同普畢 後改名松井時次郎)學弟津下紋太郎(1893明治26神本科)也來台灣協助龍次郎經營土倉家族的事業

 

  25歲的龍次郎先進行了由北到南的台灣山脈縱走調查哪個地方適合山林種植結果發現與故鄉川上村極為相似的屈尺龜山(新店至烏來段)這裡還有豐沛的水路此是吉野造林遇到最大問題的運輸在此遂迎刃而解前面提到庄三郎曾捐錢給同志社那是1882年他捐了5000元給學校籌設法學部此舉最大的着眼是土倉的山林事業無法以有效且低廉的方式運出木材是受限於法律上的規定企盼訂出更符合實際民生的法條因此帶有鼓勵性質的投設法學部門

 

  龍次郎在台的事業也先受限於法令無法進行私人開墾與植林該父透過伊藤博文內閣的協助鬆綁了此規定後因植林的位置遭到總督府的否決修改計畫放棄北勢雙溪口至乾溝段只採南勢溪雙溪口至桶後溪之區域終獲總督同意1899(明治32)元月起他租用了一萬町步(1町步約2934)的面積使用時間為期三百年。全域分成7個區域每個區域用10年的時間來植林計劃以70年的時間完成全部植林面積並以70年為一循環輪番砍伐再植林的這種順序

 

  龍次郎的計畫能夠獲得總督府的青睞其實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那是他提出了化用生番部分木制度的規劃。

 

  避免尚有出草習俗的原住民抵抗進行植林為了獲得信賴彼此合諧相處首先得開闢進出的產業道路接著進行教導生活謀生的技能如利用原有的樹木製板燒製成炭再拿著該製品或採得的產物到屈尺的交換所與平地人換取其他生活必需品

 

  另外他提出在吉野推行成功的經營模式即協助造林事業的原住民們造林成功後可直接分配部分的山林所有權最終在生活不虞匱乏的基礎上施予禮教移風變俗讓他逐步過渡到能過知書達禮的文明人生活

 

  開始試行小獲成功的結果當地的原住民們莫不以漢人頭家的稱呼來稱呼這位讓人敬仰的老板

 

  1901(明治33)12龍次郎在父親庄三郎61歲生日的時候(現代人的年齡有高齡化的趨勢因此很多人對還曆的壽宴變得淡薄不重視了)他邀請泰雅族頭目及原住民們含翻譯共9招待前往日本一遊並向老頭家祝壽當然的想必此趟之行也有宣傳的意味在裡邊


(土倉庄三郎的造林頌德碑, 矗立在故鄉川上村的岩石峭壁上.)

  一同前往的漢人游世清先生事後在台灣日日新報寫到一行人在神戶下船後先在該地盤桓數日前來向龍次郎致意的客人絡繹不絕再去大阪參觀各種建設火車輪船電燈萬點練兵場上軍容壯盛到博物場水族館看到各種蟲魚鳥獸原住民同胞則說此地非山非水怎能聚集如此多的動物?個個是驚駭萬分接著轉往奈良土倉的老家親朋數百前來迎接當看到吉野的奇巖秀嶺長杉短檜一望無際一位原住民與游曰我生長在深山之中見多了老樹古木可眼前景象卻未嘗見過…可謂慨嘆之至

 

  在吉野住了七天的原住民們表演了泰雅族奇異的歌喉舞技是讓土倉的鄉親們驚訝連連除此也與庄三郎及他的族親們也留下祝壽團的相片

 

  後來此一行人又轉往京都參觀文裡提到看到學校教育文風盛行…就不曉得龍次郎有無帶他們到母校的同志社參觀原住民們有無在同志社留下合照的相片呢?如果有此之行比第一位初至同志社留學的台灣學生周再賜(1905年明治38年入同普1909明治42 普畢1915 大正4大神畢 日本前橋共愛女學校校長文學博士)還早上三、四年呢

 

  日本之行共28返台之後他投書報刊說此山川光景,人物風化,美不勝數,目不盡覩,臺灣不知何日能轉為似日本國之大觀也日本國之水力火力利國利民,山無空林,野無餘地,這是臺灣所不及者。還家後因恨不復見其景,追思之。

 

  當他感嘆汽械機織,水電御車,此種種利益比臺灣者相去萬萬矣的時候,其實日本明治維新也不過才搞了30年而已,就有這種的成績,讓人不得不說,清朝的改革速度有如老牛在拖車啊

 

  在屈尺建立事務所的龍次郎除了造林植林的事業外也投入大規模的樟腦生產將買賣所得再投入山林建設台灣樟腦合名會社最高的紀錄製腦窯有450工作員工將近三千多人是文山地區樟腦製造業的佼佼者

 

  龍次郎後來投入電廠的籌設據幹雄先生的引述當時他的祖父投資電廠原本是要提高林業的生產並非提供電燈照明不過一兼二顧模蛤兼洗褲土倉家族卻開啟了台灣首座水力發電廠的建設龍次郎聽從好友的建議利用南勢溪水流高低的落差來興建水力發電廠

 

  190210龍次郎提出龜山水力發電獨資開發經營的計劃不過卻有荒井泰治的另外一組人馬引大屯山系溪流在三角埔庄(現在的天母)進行水力電氣開發的規劃。總督府將二案並做一案採用土倉申請利用南勢溪在龜山設電廠的為開發案。1903年2月台北電器株式會社核准成立土倉家族由獨資經營者變成擁有57股權的大股東開始招募聘請人員進行調查丈量土地

 

  未幾就傳出龍次郎有意將他的股份轉賣給日本京都電燈據說他的大哥鶴松在中國大陸的事業出現破綻另外也有可能是總督府的介入使得他的主導權使不上力。最後在日本內地與台灣本島的商人角力下11月時總督府將全部股權拿下改為官營接續龜山水力發電廠的未竟之工

 

  19058月龜山發電廠試供電時電力也送至龍次郎艋舺的家中那晚龍次郎的長女剛好出生不久即便事業上受挫的他也極其歡喜的跟太太說這是送給老婆最好的一份禮物10月台北城內艋舺大稻埕等地大放光明台灣從此正式進入到電力的時代

 

  190911三井合名會社購進了龍次郎所有租賃的山林地新經營者躁進與不得法也使得新移民與原住民的衝突屢屢發生這與龍次郎和他們和睦相處共享其利的作法可說是天差地別截然不同

  土倉家族的台灣事業為何會拱手讓出一般都說他的大哥鶴松出了問題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呢有人說他是不務正業的浪蕩子其實並不然他們全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受教義的薰陶不如說他是氣宇軒揚的大好人即便有許多的事業在做可屢遭欺騙債務有如滾雪球般的捅出大簍子最後更因此奪去了在吉野根基的山林事業


(1901年泰雅族人同土倉龍次郎往日本給庄三郎祝壽時所攝, 第一排右邊算來第4位的為土倉龍次郎, 左邊算來第7位穿唐裝的為游世清, 9位泰雅族人坐前排地上, 庄三郎夫婦居中間, 請注意頭家的龍次郎也同原住民一樣坐在地上.---土倉庄三郎評傳)

  壯志未伸的龍次郎來到東京的目黑後致力於康乃馨的栽培公開該花的養殖技術園藝界後來是尊稱他為日本的康乃馨之父

 

  在台灣植林時龍次郎常說一句砍了一顆大樹要種十顆小樹是不在實踐他父親最愛引用的這段司馬光家訓(北宋的政治家、史學家)

 

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

  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

  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百年長久之計。』

 

  此話回想起來土倉家族即便今日沒有了往日那般的顯赫卻能夠讓子孫引以為榮的事蹟應該還會繼續流傳許久

 

  當我拜訪高齡105歲的人瑞何先生時他說與土倉松生同學那麼多年未嘗聽過他們在台灣有這樣驚人的事業直到二十餘年前松生與兒子來台探查家族的往跡再順道來看老同學時我才知道有此事情低調到不行的修養對喜歡自吹自擂的人可能很難學得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