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14 20:13:10疾風行

目犍連、舍利弗,是偽造的。

目犍連、舍利弗,是偽造的;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是正確的。
    
依據「歷史常識」,大約AD900,「梵文(印度)佛教」已經滅亡,
今天大家所看到的一切「梵文佛教專有名詞」,
乃是從「中國佛教」或「邪教金剛乘」或「原始佛教」轉譯的。
所以,「梵文佛教專有名詞」的可信度,
比「中國佛教」或「邪教金剛乘」或「原始佛教」更低!
 
先來複習一下佛教中的對仗名
 
(1)日能天王、火尊天王,是一組對仗。
   
(2)持國天王、增善天王,是一組對仗。
   
(3)廣目天王、多聞天王,是一組對仗。
   
(4)能仁如來、慈尊如來,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5)不動心如來、無量壽如來,是一組對仗。
   
(6)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7)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是一組對仗。
   
(8)驤象菩薩、獅吼菩薩,是一組對仗。(錯綜格)
   
(9)護法菩薩、持世菩薩,是一組對仗。
   
(10)除一切障礙菩薩、除一切憂愁菩薩,是一組對仗。
   
(11)善思義菩薩、善談義菩薩,是一組對仗。
   
(12)無盡慧菩薩、不虛見菩薩,是一組對仗。
   
(13)無垢意菩薩、無著意菩薩,是一組對仗。
   
(14)寶相如來、妙音如來,是一組對仗。
   
(15)開華如來、寶幢如來,是一組對仗。
   
(16)遍觀如來、遍現如來,是一組對仗。(毗婆尸佛、毗舍浮佛
   
(17)火尊如來、金仁如來,是一組對仗。(式棄佛、拘那含牟尼佛
   
(18)滅累如來、光藏如來,是一組對仗。(拘留孫佛、迦葉佛(錯綜格)
   
(19)滿願羅漢、如意羅漢,是一組對仗。(富樓那、阿那律)
   
(20)光藏羅漢、離欲羅漢,是一組對仗。(摩訶迦葉、須菩提)(錯綜格)
   
(21)知器羅漢、障云羅漢是一組對仗。(阿若憍陳如、羅睺羅)(錯綜格)
   
(22)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是一組對仗。(沒特伽羅、(錯綜格)
   
「佛之味」,在以上22組對仗中,充分彰顯。
   
何謂「佛之味」、「佛之句」、「佛之義」,
   
http://book.oom.com.tw/libe/tai_zang/set11/184.htm
《法華玄贊》:梵云「沒特伽羅」,言「目犍連」者,訛也,此云「採菽」。
 
依據《法華玄贊》的權威考證,「目犍連」這個角色是偽造的,自始不存在地球上。
這尊羅漢的梵文名號為「沒特伽羅」,指「採菽」。
 
:選擇。
:豆類。
採菽:選擇豆類。
 
傳說,「目犍連」這個詞彙,指「讚誦」、「萊茯根(蘿蔔)」、「胡豆」。
依據《法華玄贊》的權威考證,這「3個」目犍連,都是偽造的。
    
閹割、去勢。
 
真奇怪?難道不能用其他「好聽」一點的字嗎?這個字,非常不像漢人的翻譯風格。
「目犍連」這個角色不但是偽造的,而且也「很難聽」,似乎暗示這尊羅漢是太監。
      
傳說,「舍利弗」又名「優婆底沙」。
   
舍利,是梵文,是這尊羅漢的「媽媽」。
弗,是梵文,指「兒子」。
所以,「舍利弗」的白話翻譯就是「媽媽的兒子」。
 
依據隋唐時代「嘉祥大師」吉藏的《法華義疏》的權威考證,
優婆,是梵文,指「追逐」。
底沙,是梵文,是這尊羅漢的「爸爸」。
所以,「優婆底沙的白話翻譯就是「追著爸爸跑」。
 
你覺得,天底下有人會把自己小孩取名為「媽媽的兒子」或「追著爸爸跑」嗎
如果連「目犍連」都是偽造的,
那麼「舍利弗」是偽造的,似乎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了。
 
《四分律》卷33:羅閱城中有刪若梵志...「優波底沙」、「拘律陀」為上首。
 
依據《四分律》卷33「目犍連」又名「拘律陀」。
 
《玄應音義》:俱(拘)律陀,不正也。
 
依據《玄應音義》的權威考證,「拘律陀」這個角色是偽造的。
 
「目犍連」、「舍利弗」、「拘律陀」、「優波底沙」的偽造者,
應該不是「邪教金剛乘」,而是「原始佛教」。
因為「邪教金剛乘」對「羅漢」沒有興趣。
 
「邪教金剛乘」對什麼東西有興趣呢
   
看來,「原始佛教」為了銷毀諸尊羅漢的名號,可說是「費盡心機」!
對了,「原始佛教」也偽造了「瞿曇佛(喬達摩佛)」這個角色,
  
「能仁如來」座下「智慧第一」的羅漢,其真實名號已被徹底銷毀,世上無人能知。
不過,從「滿願羅漢(富樓那)、如意羅漢(阿那律)」這組對仗,
可以合理推測,還有其他羅漢的名字是「相似」的。
 
「胡豆」,這個偽造的詞彙提供了線索。
 
「胡豆」偽造自「麩掇」,發音相似也。
:麥類之皮殼,象徵麥類。
麩掇:選擇麥類。
   
有4種豆,都叫「胡豆」,所以「胡豆」這個詞彙,乃是「無義廢言」。
麩掇(選擇麥類)、採菽(選擇豆類),不只「意義相似」,而且「對仗錯綜」。
 
使用「發音相似」或「發音相同」的偽造手法,雖可達到「溫水煮青蛙」的優點。
但其缺點便是「形成無義廢言」。
 
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是一組對仗。(目犍連、舍利弗)(錯綜格)
   
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小麥」生產國。
麩掇羅漢,這個名號非常貼近「現實世界的印度」。
   
印度料理的主食有四:稻米、小麥、珍珠粟、豆類。
其中豆類主要有四:小扁豆、木豆、黑小豆、綠豆。
採菽羅漢,這個名號非常貼近「現實世界的印度」。
 
能仁如來,使用這二尊羅漢的名號,提醒佛教徒,素食是「小乘佛教」的重要教義。
   
能仁如來的時代,古印度人及古尼泊爾人的名字出現「食物」,是一種常見習俗,
例如:淨飯王、白飯王、福飯王、甘飯王。
 
白:聰明的。
:美好的。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玄奘):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舍利子」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
是諸法空。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明」。是「無上明」。是「無與等明」。
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以上2個「舍利子」,是「邪教金剛乘」偽造加料的。
   
放心,把這6個字刪除後,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玄奘),全文的意義不會產生一絲一毫的變化,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6個字,就是所謂的「無義廢言」。
   
「舍利子」這個偽造的角色,是「邪教金剛乘」向「原始佛教」的致敬。
  
「舍利子」這個東西,梵文中文夾雜,乃是翻譯大忌。
   
明 = 智
大明 = 大智;無上明 = 無上智;無與等明 = 無與等智。
   
漢地有成語「不辨菽麥」,出自《左傳,成公十八年》,指「愚昧蠢笨」。
 
「能仁如來」透過漢地成語「不辨菽麥」所作的預言
當佛教徒都只認識「目犍連」、「舍利弗」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當佛教徒都不認識「採菽羅漢」、「麩掇羅漢」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當比丘比丘尼乞食「不採不掇」、「一切隨緣」時,就是「小乘佛教」滅盡之時。
   
                                      風百旋,寶塔高吟貫九天。
   
                                              華一色,佛座密嚴窮八極。
   
                                                                                          輪雙炯,欄網煜爍絕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