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存股了嗎? 投資新標的是那些? 贊助
2019-03-24 22:26:43小星願

阿桃的一生

阿桃是朋友小文的婆婆,年輕的時候做建築工地很好賺,也貸款買了房子,有四個孩子,大兒子跟二兒子都跟著她做工,三兒子在外面一般公司行號上班,老大則是女兒,在銀行擔任襄理,一家人豐衣足食,看似人生勝利組。

 

  我朋友小文是二哥的老婆,在小文認識這家人時,阿桃的丈夫已經搬出去了,倒也沒有離婚,還是常常回家看小孩,只是若有回家跟阿桃的互動也不多。       

  從小文住進阿桃家開始,經濟景氣已經走下坡,他們家收入也不如從前,雖比起一般上班族還是不錯,但工地業務量不穩定,收入時好時壞,阿桃還是不改從前的持家習慣,想吃甚麼山珍海味就大手筆花下去,小文還沒嫁進去之前,阿桃就是有錢時煮龍蝦鮑魚,沒錢時就煮稀飯配罐頭。

 

  阿桃對小孩的教育是重男輕女的,兒子都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大哥二哥跟阿桃一起做工,阿桃如果在家就會煮飯,但兩個兒子並不是好養的,煮了兒子不愛吃的菜可是會自己去覓食。下工回到家兒子只會關在房間打電動,有一次小文看到大哥跟阿桃爭執竟會拿鍋子打阿桃。大姊則是從小被阿桃嚴格要求,卻是對阿桃最好的,有一次他們上工用的車被銀行扣押的時候還是大女兒出面處理才保住那輛車。只是大姊跟男友住外面,一直沒有結婚的打算。

 

  說穿了,阿桃就算是沒壞心卻嘴很壞的一個人,就算是關心,也動不動就把國罵拿出來用,明明是女人卻不溫柔。據了解,阿桃自己的衛生習慣沒有很好,兒子也不會幫忙整理家裡,小文形容家裡浴室洗手台她原以為是米色的,被小文洗過後才知道竟是白色的。家庭破碎應該就從阿桃的小兒子(三弟)的婚姻開始的吧。

 

  三弟結婚後搬回家跟三媳婦住一個房間,三媳婦有一個跟前夫生的女兒。阿桃不會因為不是親孫女就不疼,但阿桃跟這媳婦處得並不好。其實阿桃每個媳婦都嫌棄。三媳婦雖不是非常愛乾淨,偶而也會幫忙洗衣服打掃,但從來不整理垃圾。三媳婦受不了阿桃經常的碎念跟一天到晚掛嘴邊難聽的國罵,經常覺得委屈而跟三弟吵架,最後兩人離婚了,不過後來三弟又搬出去住,還是跟前妻與女兒住在一起。

 

  阿桃跟大哥二哥三人住在一起方便一起去上工,一家人自己做工薪資也算不清楚,原本大哥做工並沒拿薪水,只要每天幫他準備好香菸跟三餐下酒菜便可,二哥結婚前也都是阿桃要給多少就給多少,不會計較。只是阿桃的財務狀況也是家人都很納悶的問題,雖然工作不是像上班族收入那麼穩定,但每次有進帳都是一大筆,卻常要跟兒子要錢,二哥明明每次領錢都有給阿桃繳車貸的錢跟電話費,卻常常被電信公司停話,有一次還把貸款買來工作的車搞到被銀行扣押。

 

  小文嫁進阿桃家是在三弟結婚之前,二哥和小文結婚後為了要生一個孩子,曾懷孕兩次胎死腹中,第三次終於生下宥兒,然而宥兒在出生一個月後就被診斷是先天性心臟病,剛滿月就進手術房開刀,小文為了照顧宥兒辭掉工作在家,白天要去醫院,晚上要回去幫阿桃跟兩個兒子煮晚餐,照顧病童的心理壓力不小,卻沒有換來丈夫跟婆婆阿桃的體諒。小文照顧孩子加上打理家中上下外加買菜煮飯,還要幫二哥買菸買宵夜,二哥每個月發薪會先給小文兩萬,有時遇到阿桃手頭緊時,又會再跟小文討些錢來用,小文常常都不夠錢買菜。

       

  小文原本跟二哥住樓上,兩人一起養了五隻貓,自從小宥兒開刀後,小文就跟宥兒搬到樓下跟阿桃住,因為阿桃擔心貓毛會對宥兒有影響。於是小文忙著照顧住院的宥兒跟忙家務,夫妻倆上下樓分房越來越少互動,反倒是阿桃經常白天一起上工時跟二哥說小文的壞話。因為阿桃很信神佛,阿桃認為小文的命帶衰,才會生一個小孩一波三折,最後還是生下個病兒。二哥原本也不為所動,卻每天工作跟回家都像被阿桃洗腦一樣的說著,久了也開始相信阿桃說的。就在三弟離婚後過一年,宥兒因為第一次心臟開刀有後遺症,需要進行第二次腦部開刀。這次宥兒住院觀察大約住了兩三個月,小文覺得二哥開始越來越冷淡,宥兒還不會說話,跟爸爸也沒有互動,其實二哥遇到這人生重大考驗,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一直以來二哥的生活在婚前都是阿桃打理的,幫他煮飯買菸繳帳單,結婚後換成小文做同樣的工作,小文想過希望跟二哥搬出去住,但二哥基於一起上工方便的理由不願意搬出去。宥兒出院回家後還很虛弱,二哥這個爸爸連抱宥兒都不敢,也不知道要跟不會說話的宥兒講甚麼才好,說話卻越來越像阿桃,經常懷疑的問小文說: 為什麼會生下這樣的病童?

 

  當然家裡有病童,家人照顧的壓力都會有,但也不該把責任都歸咎在病童的媽媽身上吧! 也許是二哥開始對這些事還有對妻小耐心盡失了,有時候小文冒著10度低溫背著宥兒買宵夜回來,二哥還嫌今天買得這家很難吃。有一次晚餐買外食,二哥說要吃某攤的炒飯,因為當天那攤沒開,小文沒帶電話出門沒法聯絡二哥,就自行決定幫他買其他攤的炒飯,沒想到那天二哥吃了一口竟把炒飯整個丟地上並大罵說: 這甚麼難吃的飯? 你到底會不會買?」。就這樣一次次讓小文內心的傷痛越來越深。終於有一天,阿桃因為不喜歡吃絲瓜,不滿小文那陣子都買當時盛產的絲瓜煮菜,罵小文做菜很難吃,小文不福氣的頂了幾句,阿桃也不經思考就說: 「你不甘心可以離開啊! 不用待在家裡讓我們養。」小文終於受不了決定帶宥兒離開那個不重視他們的家。過了一年以後二哥跟小文就簽字離婚了。

 

  在小文離開之前,大哥就經常上網交網友,後來一個女網友就搬到阿桃家住。這女網友可能不善交際,住進阿桃家後經常只待在大哥房間內,原本有找一份計時的工作,回家後就關在房間內,連吃飯都不出來要大哥端菜進房間給她吃。小文搬走後會帶宥兒回去給家人看,後來就聽聞那女網友懷了大哥的孩子,但是大哥卻沒有決定要結婚,就這樣日子一直過去,生下個女孩小寶,女網友才跟大哥去登記結婚,並且辭掉工作在家帶小孩。跟阿桃前兩個媳婦一樣,女網友更被阿桃嫌棄,但這次阿桃頭痛了。女網友產後兩個月帶孩子不久就開始躁鬱,小寶還小經常哭鬧不停,女網友竟虐打小寶出氣,大哥一氣之下把女網友趕出家門,不再讓女網友接近小寶,並且辦理離婚登記。可是宥兒的表妹小寶沒有媽媽了怎麼辦? 大哥也不想要小孩,於是阿桃找了24小時的保母帶小寶,阿桃跟大哥二哥休假也不想去帶小寶回家,小寶就這樣幾乎變成保母的小孩。後來大哥發現女網友原來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媽,回高雄老家一陣子後又跑來找大哥,他們就這樣分分合合,卻沒有人想要好好照顧小寶。過了3-4個月後阿桃去保母家帶小寶回家玩,小寶對這完全陌生的家一點安全感都沒有,不停的哭鬧,後來每一次帶小寶回家都這樣。直到小寶三歲送去幼兒園,阿桃才把她接回家,可是大哥跟女網友的事,阿桃卻不敢再管了,他們後來也沒有住在一起。

 

  之後每年過年,阿桃都還是要求小文帶宥兒回去吃年夜飯,還希望小文可以再回去跟二哥重圓。宥兒一天天長大,雖然還是每年要回診四五次,每個月都要去醫院拿藥,但宥兒長大越來越可愛,二哥這個爸爸也開始可以跟宥兒對話,每個月二哥都約小文帶宥兒出去吃飯,買玩具給宥兒。可是小文已經回不去了,小文後來認識一個對宥兒耐心有加的男子,也幫宥兒添了個白白胖胖的弟弟。二哥知道不可能復合了,才另外交往其他女子,可惜都沒有比小文好的對象。而阿桃一把年紀了還忙著當小寶的阿嬤兼媽媽,白天還是要繼續上工。

 

  某天法院寄來存證信函,家人才知道阿桃盜用大姊的印鑑去借款,並且被朋友騙簽了本票,房子必須拿去抵押還債,阿桃到底做了甚麼,她怎麼都不肯說,說也不說清楚。後來法院判決本來房子保不住,又是大姊出來扛才讓大哥二哥能繼續住在那房子裡,但偽造文書的罪刑卻不能免,就這樣,阿桃入獄服刑預計要一兩年才能回家。大哥二哥現在都各自去找工頭做事了,再也沒有阿桃保護跟服侍。

 

  阿桃壯年時的發達沒有保證他一輩子的幸福,不妥善的財務管理,加上對子女不當的教育管理,失敗的言行身教,終究還是讓自己吃了苦頭,也讓子女沒有辦法得到幸福。因果報應是不是真的存在,也許有人不相信,但小星願相信不論事業成功與否,品行還是界定人與畜生的標準,有涵養的言行才值得過人的生活。


上一篇:阿榮的創業夢

下一篇:S狂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