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5-14 00:00:13阿文

◎小王子。10、拜訪國王

■潘文良著作集>勵益品>小王子 

  ◎10、拜訪國王

  小王子終於離開了家鄉——愴然地,踏上了旅程。
  這天,小王子發覺‥自己置身在「三二五、三二六、三二七、三二八、三二九、三三〇號」等小行星附近。小王子於是決定‥一一去拜訪這些星球,藉以增廣見聞。
  小王子最先拜訪的星球上,住著一位「國王」。
 
    
 
  國王身上,穿著深紫色的貂皮袍子,坐在一張,造型簡單,但氣勢高雅的寶座上;看到小王子前來,便遠遠的叫道‥「噢!有一個臣民,來覲見我了!」
  小王子聽了,不禁訝異地自問道‥「他從沒看過我,怎麼可能認得我呢?」(小王子並不知道‥對國王而言,他的世界,已經過簡化了,所有的人,都是他的臣民。)
  國王叫道‥「走近一點!好讓我能把你,看得更清楚。」
  (這下子,國王終於能「統治」他人——終於能以國王的身分,來發號司令,做個名副其實的國王——這讓國王,感到志得意滿,而覺得‥無上的榮耀。)
  小王子看了一下四周,想找個地方坐下,只見——整座星球,都蓋滿了,國王那件巨大的貂皮袍子。小王子只得僵立著,又因為遠道而來,實在累了,不禁張大嘴巴,打了個哈欠。
  國王看了,馬上叫道‥「在國王面前打哈欠,這是很不禮貌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小王子很難為情的叫道‥「可是,我沒辦法……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經過長途跋涉,一直都沒有睡過覺……」
  國王聽了,叫道‥「噢!那麼,我命令你打哈欠!我已經很久很久,沒看過人打哈欠了,我覺得‥哈欠對我來說,實在是很怪異、很奇妙、很新鮮的事——好!現在,你再給我‥打個哈欠吧!這是命令。」
  小王子一時間,滿臉通紅,喃喃地說道‥「這可真是難倒我了……我沒辦法再打哈欠……」
  國王叫道‥「哼!那麼,我就命令你‥有時候打哈欠、有時候不打哈欠——」國王亂說一通,像是有點兒惱怒,趕緊停住話,對自己說的,似乎有點難為情。
  (因為‥國王一心一意的,只想強調自己的「權威」,是應該受到別人「尊重」的;國王無法忍受,別人抗旨——國王乃是「至高無上」的君主,但也因為,他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所以‥他發佈的「命令」,都必須以「合理」為依歸。 譬如‥
  國王說道‥「假如‥我命令一個將軍——把自己,變成一隻海鳥。而要是那個將軍,違抗我的旨意,不照著做的話,這並不是他的錯,而是我的錯,我不能責怪他,而該怪我自己才是——因為‥我的命令,是不合理的。」)
  小王子也只得胡亂地,點了點頭,表示「遵從」,又怯生生的叫問道‥「我可以坐下嗎?」
  國王叫道‥「我命令你坐下!」國王答著,然後,威風凜凜、氣派十足的,把貂皮袍子的下襬,給聚攏、堆疊了起來。
  小王子看了,不禁感到懷疑,心想‥〔這個星球這麼小,國王又真能管理些什麼、統治些什麼呢?〕小王子坐了下來,叫道‥「陛下!我很冒昧的,問您一個問題,請原諒我……請您允許我發問!」
  國王連忙點頭應允道‥「我命令你問問題!」
  小王子便問道‥「陛下!請問‥您統治些什麼呢?」
  國王簡潔有力,又肯定的答道‥「一切!」
  小王子不禁瞪大了眼睛、訝異地叫道‥「一切!?」
  國王張開了雙臂,作了個手勢,叫道‥「一切!」(這表示‥包括他所在的行星,和其它的行星之外,所有的星球都是。)
  小王子又叫問道‥「全部都是嗎?」
  國王點頭叫道‥「全部都是!」
  (因為國王認為‥國王的權威,不但是至高無上的,同時也遍及整個宇宙。)
  小王子又問道‥「所有的星球,都服從您嗎?」
  國王叫道‥「當然啦!這還用說嗎? 他們都不敢怠慢,對我是言聽計從——我決不容許他們,有違抗命令的事情發生!」
  小王子對於國王,擁有如此大的權力,可真是前所未聞,實在頗為嘆服,心想‥〔如果‥我也能擁有這般無上的權威,我就可以‥每天不停的看到落日——別說是‥一天看四十四次夕陽,就算是‥一天要看七十二次、一百次,甚至是‥一天要看兩百次夕陽,也都沒問題的——而根本無須‥移動自己的椅子……〕小王子想到‥被自己離棄的小行星,不禁悲從中來,心情感到哀傷,於是,便鼓起勇氣,請求國王幫忙,說道‥「國王啊!我很想看夕陽……我想請您幫我一個忙……命令太陽下山,好嗎?」
  國王搖頭道‥「假如‥我命令一個將軍,要他像蝴蝶一般,在花間飛舞,或是‥要他寫一齣悲劇;或是‥命令他把自己,變成一隻海鳥,飛到天上……而將軍卻未能完成我的命令——那麼,我們當中,是誰犯了錯呢?」國王停了會兒,又問道‥「是將軍的錯,還是我的錯呢?」
  小王子肯定的答道‥「是國王的錯!」
  國王點頭說道‥「是的!一點也沒錯!我們只能要求別人,做到他們辦得到的事——下達命令,必須在別人『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才行! 『權威』要想讓別人接受,就必須考慮到『合情、合理』的原則,只有在合情合理的條件之下,權威才能夠,使別人信服啊! 如果‥你命令你的百姓,投海自盡,他們一定會‥群起反抗的——我有權要求‥別人服從我的命令,那是因為‥我下的命令,都是合情、合理的。」
  小王子提醒國王說‥「那……那我的『夕陽』,怎麼辦?」小王子一旦提出問題,就決不會放棄,一定要(一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
  國王說道‥「你會看到夕陽的!我會叫太陽下山,讓它實現——但是,根據我統理事物的科學原則,我得等到‥條件對我有利的恰當時機,再來下達命命。」
  小王子叫問道‥「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呢?」
  國王舉手,用手指擦著鼻際‥「嗯……嗯……」的哼著,為了做出正確的答覆,於是便翻開一本‥巨大的日曆年鑑,看了又看,好會兒,方才答道‥「嗯……嗯……應該是……大約是在今天傍晚『六點三十分』左右——到時候,你就可以看到落日,是如何‥小心謹慎、必恭必敬的,奉行我的命令。」
  小王子聽了,不禁‥「哈……啊……嗯……」的打了個哈欠,心裡惋惜著說‥〔今後,我再也無法任意的,看到夕陽了!〕
  國王看到小王子打哈欠,不禁叫道‥「哈哈!看吧!你打哈欠了!你可服從我的命令了!」
  小王子已開始覺得不耐煩,於是對國王叫道‥「我在這裡,已經沒什麼事好做了,我可得趕緊上路,繼續我的旅程。」
  國王因為剛獲得一個臣民,而深以為榮,聽到小王子,所說的話,不禁叫道‥「別走!別走!我命令你不能走……」國王看小王子,好像真的要走了,趕緊叫道‥「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我封你當部長!」
  小王子停下來,轉過身子,叫問道‥「什麼部長?」
  國王答道‥「部長……司法部長!」
  小王子問道‥「可是……這裡……一個人都沒有,我要找誰,來接受我的『審判』呢?」
  國王說道‥「那可就難說囉!你不了解‥我的國土有多大,我至今,還未全部遊歷過呢!我老了……年紀一大把,這裡,也沒有可以停放馬車的空間,走路很累,我也懶得用腳走路……」
  小王子叫道‥「嘔!可是,我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啊!」小王子叫著,轉身看一眼‥這顆行星的另一面,又叫道‥「我已經全部都看過了,另外一邊,也和這邊一樣——連一個人影,也沒有啊!」
  國王叫道‥「那麼,你可以審判自己嘛!這是天底下,最難的事,也是人最大的挑戰——審判自己,比審判別人,要難得太多了! 假如‥你能很客觀、很公正的審判自己,那你就是一個‥確實擁有真正智慧的人。」
  小王子叫道‥「是的!可是,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反省自己,我用不著,住在這裡啊!」
  國王叫道‥「啊!我相信‥我星球上的某一個角落,住著一隻‥很老的地鼠,我有證據,可以證明,牠的存在‥我在晚上,常聽到牠的叫聲……你可以去審判,那隻老地鼠,你隨時都可以判牠死刑……但是,每次,你都必須要赦免牠,因為‥牠是我們唯一的囚犯,你必須『省點用』才行,要是真的殺了牠,就沒有囚犯,可以審判了……如此一來,牠的性命,就完全操縱在你的手裡,而你每次,都對牠法外開恩,牠就會非常感激你。」
  小王子叫道‥「我……我不想審判別人……我也不想判任何人死刑,而且,我想我該上路了!」
  國王叫道‥「不准走!」
  小王子心意已決,非走不可,為了不傷國王的心,於是說道‥「假如‥國王您要我立即奉命行事的話,就該為我下一道『合情、合理』的命令,好能讓我『心服口服』的遵從。譬如說‥您現在,應該命令我‥『在一分鐘內離開!』 我想‥對我來說,這樣的條件,有利多了,而且,時機,應該也已經成熟了。」
  國王看著小王子,默不作答。
  小王子猶豫了片刻,不禁搖頭‥「唉……」的嘆了口氣,轉身舉步就走。
  國王連忙大聲喊道‥「好吧!我命令‥你當我的大使!我命令你……」
  小王子回頭看了一眼,只見——
  國王擺出一副‥威風八面、不可侵犯的架勢。
  小王子不禁搖了搖頭,繼續踏上旅途,邊走邊說道‥「大人就是這樣!大人真是奇怪!」
  國王看見——小王子漸漸的,要走遠了,不禁大聲叫道‥「好吧!我命令你‥離開!你快給我滾吧!滾得越遠越好!」(國王真的有點「老羞成怒」了。)
  小王子聽了,只是搖頭,繼續踏上旅程。
 
===========================================================
※舊文整修首舖「新聞台。潘文良著作集」。2022.05.14.六 00:00:13
◎潘文良修改《小王子。10、拜訪國王》。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1096525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4790068431104708
■標籤:#旅程 #拜訪 #增廣見聞 #寶座 #覲見 #統治 #榮耀 #哈欠 #命令 #權威 #尊重 #合情 #合理 #遵從 #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