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這些味道嗎? 贊助
2021-09-25 02:25:45無名

小毛

「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親像少年時欲去打拚。」電影《父後七日》的台詞,總讓人想起離世的親友,從今而後,想到你。

二十年前,我們相識於中區手語研習營,中區八校共辦一場活動,我背值星,你做美工。參與籌辦的夥伴很多,事後還有保持聯繫的很少,事後成為朋友的更少,你是我唯一的外校朋友。或許相同社團職務讓我們有些交集,我們各有製作多拼大海報的技法與風格;或許共同的朋友讓我們產生莫名的聯繫,只是大學畢業後三人再也沒機會聚在一起。

20131013日,阿發說有四張《拔一條河》的電影招待券,我約你一起看,在天母新光威秀,那是我們睽違多年後的再見面。

2014117~19日,你來金門住我家,我帶你四處遊玩拍照,源於十天前你說想來金門拍拍風景、晨彩,我們就在臉書討論起行程安排,你定拍照主題,我調整路線安排。旅程結束,進機場前,你取出相機,不忘捕捉機場周圍的風景,我想起那句名言,世界並不缺少美,而你有對發現美的眼睛。

2014228日,那是我與朝陽科大社工系學生結束「環台倡導食物銀行」的行程後,在大甲暫留的其中一天,你當天下午正好回大甲一趟,載我去你家、還去你阿公的診所,興奮的向你家人介紹我這個來自金門的朋友,訴說著上個月你到金門的種種。

20151129日中午,我難得從金門飛台北一趟,約了四個朋友到心壽司吃無菜單料理,其中有你、有清江、有家彥,還有我們手語社美工組的小V。清江你早已熟識,他是中手研的營長;家彥你也不陌生,我們一起去看《拔一條河》;倒是小V,你們反而不認識。但這一年,她卻是常常到你的臉書留言打氣!

20201227日,我終於鼓起勇氣私訊問你:「你還好吧?很多朋友向我打聽你的情況,想說很多留言你沒回,可能不便說,也沒再問。」收到你的回應,才知道你的病況,之後,你也開始在臉書揭露,讓關心你的朋友都能即時知道近況。

2021220日,你開車到內湖捷運站接我去吃飯,對於病情侃侃而談的你,讓我感受到正向積極的信心,認為一定會好轉。那晚,回到家後傳訊息給你:「到景美了,晚安!」「謝謝今天來看我啊。」你回。

之後,沒再碰過面,在臉書關注你的新貼文,按下加油,祝你關關難過關關過;私訊問你術後的情況,你所承受的苦痛令人心疼。我們的對話停留在914日,不知是疏忽還是巧合,我竟忘了傳訊祝你中秋快樂,也沒再注意你臉書的動態,直到昨天中午才發現你弟弟的代發文,說你在918日離開這個世界。

我想起電影《父後七日》的台詞,口誦心惟:「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親像少年時欲去打拚。」

我翻找硬碟裡的相簿,尋找與你的共同回憶;我回顧臉書裡的對話,寫下你我的編年記事。

共同朋友傳來的你拍我的視角,那是止不住淚水的《拔一條河》映後座談。收到相片後,忍了一整天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