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排隊把咖啡冠軍帶回家 贊助
2021-04-21 01:34:15無名

邦哥的畫

周建邦,我在2012年認識的朋友,他自稱阿邦,我叫他邦哥。

邦哥的興趣是畫畫,畫風很特別,看似信筆塗鴉,在一筆一畫中漸次構築他的異想世界。

相識半年左右,他邀請我出席一場餐會,席間宣布他離職了,決定去追尋他的藝術家生活。

在追尋的路途中,他常隨身攜帶一本空白的筆記本,隨時創作,有時請朋友出題,我曾經以「鱟」為題,他上網搜尋後,完成一幅有趣的作品,之後裱框送我。

 

畫框背面的木板打開後另有文字,是他埋藏的驚喜,而我也不負他所望的發現到,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他覺得欣慰。

 

有一陣子,邦哥展開一個有趣的創作實驗,邀請朋友在空白紙上畫畫,然後他接續完成,那一次,我畫了一個龍頭,他完成的龍有盤根錯節的生命力。

邦哥與朋友的聚會模式很特別,他不看對方眼神,而是低頭振筆疾書邊聊天,看似不禮貌,卻也沒漏聽一字一句,對答如流,伺時提問,即時反饋。這點讓我開了眼界,也讓我破除了對「禮貌」的概念,後來我讀《世說新語》,想邦哥有竹林七賢之風。

我曾到他租屋處小酌,邦哥調酒,那時,我離職追文青夢。他突然問我,一年期滿後的下一步要做什麼?主動拿起塔羅牌幫我占卜,直言我的心裡其實很不安,還是務實地找個工作回職場吧!當時我的心裡不是很舒服,因為他說中了我的心事。


2014年,我回家鄉工作後就沒再與邦哥碰面。邦哥如願以償,成為專職藝術家,20147月前往越南駐村。201689月赴柬埔寨金邊市駐村創作,2015年以「藝術巴士」獲選為「Booboo筆記本竹圍工作室願景交換計劃」的種子計劃(2016年執行)2017年舉辦《移動中的相互凝視-周建邦巡迴個展》等等。

去年我再度到台北工作,2020210日傳訊給他,想說找時間約一下,他當時回說隔天要去台東一趟,後來忙著新工作也就忘了此事。

「我們的阿邦,在2021415日,完成了地球人的旅程……

2021420日,邦哥的臉書出現這篇邦嫂代PO的公告。從今以後,我再也沒機會與邦哥相約了。

 

【圖:阿邦作品】

上一篇:他們都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