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16-06-02 12:06:49無名

叫恁細漢姑來食飯(叫你小姑姑來吃飯)


「去叫恁細漢姑來食飯。」財叔咬了一口花生佬說:「細漢ㄟ時陣,若佇到春秋二祭和細漢姑的生日做忌,阮阿嬤攏ㄟ教我把傳好ㄟ飯菜與銀紙,提去灶腳拜細漢姑。」

(「去叫你小姑姑來吃飯。」財叔咬了一口花生佬說:「小時候,遇到春祭、秋祭和小姑姑的忌日,我奶奶都會叫我把準備好的飯菜與紙錢,提到廚房拜拜。」)

    財叔家外面有一組石桌椅,鄉公所給的那種,那是財叔泡茶吃點心聊天的地方,也是我聽故事的地方,財叔今天泡的是大禹嶺、茶點是花生佬,講的是他小姑姑的故事。

    「神主牌不是都放在佛堂的神龕嗎?」我也咬了一口花生佬。

    「阮細漢姑無神主牌,僅啊用一張紅紙寫伊ㄟ名字。」

(「我小姑姑沒有神主牌,只有用一張紅紙寫她的名字。」)

    「怎麼會沒有神主牌?」

  「聽阮細漢叔說,阮細漢姑係自殺死ㄟ,彼陣有去問人,人教講用紅紙寫名來拜。」

(「聽我小叔叔說,我小姑姑是自殺過世的,那時去請教人家,人家教用紅紙寫名字來祭拜。」)

    「問誰?還有你小姑姑怎麼會自殺?」

    「問誰我就不知啊,啊哪自殺講來話頭長──」財叔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阮阿公是做田ㄟ,厝內無多好過,阮爸有六ㄟ兄弟,只有一ㄟ小妹,就是阮細漢姑,所以大家攏著疼伊,疼到入腹,逐項攏隨在伊。大漢了後,伊ㄟ性素愈來愈歹,常常為了一些小代誌,就跟阮俺公俺嬤番歸埔,厝內人講ㄟ話無一句伊聽ㄟ入耳。阿不過……」財叔說故事時總愛這樣吊人胃口。

(「問誰我不知道,至於自殺,說來話長──」財叔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我爺爺是種田的,家裡並不寬裕,我爸有六個兄弟,只有一個小妹妹,就是我小姑姑,所以大家都很疼愛她,心肝寶貝般的樣樣依著順著她。她長大後,個性越來越叛逆,常常為了一些小事,就跟我爺爺奶奶吵半天,家裡人說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不過呢……」財叔說故事時總愛這樣吊人胃口。)

    「不過怎樣?」

    「阿不過有一個人,伊講ㄟ話,阮細漢姑百面聽。」財叔挑起眉毛笑著。

(「不過有一個人,他說的話,我小姑姑一定聽。」財叔挑起眉毛笑著。)

    「那麼厲害!他會催眠還是讀心術?」

    「汝講ㄟ伊攏不曉,伊僅啊會曉剃頭,伊叫阿彬,阮隔壁村ㄟ,聽講大阮細漢姑三歲。」

(「你說的他都不會,他只會理頭髮,他叫阿彬,我們隔壁村的,聽說大我小姑姑三歲。」)

    「隔壁村的,那他們怎麼會碰在一起?」

    「阿彬係開剃頭店ㄟ,阮細漢姑國校畢業就去伊ㄟ剃頭店洗頭逗相工,阿彬這個頭家對薪勞真好,人客多ㄟ時陣伊嘛落去逗洗頭,無人客ㄟ時陣就大家泡茶食餅開講,薪勞嘛卡阮細漢姑一個,所以,他們就愈行愈近。」

(「阿彬是開理髮廳的,我小姑姑小學畢業就去他的理髮廳當洗頭妹,阿彬這個老闆對員工真好,客人多的時候他也會幫忙洗頭,沒有客人的時候就喝茶吃點心聊天,員工只有我小姑姑一位,所以,他們就愈走愈近。」)

    「這樣很好啊,他們應該在一起吧。」

    財叔略過我的提問繼續說著:「阮細漢姑十六歲彼年,我有一個落番ㄟ表姑婆返來金門,彼年阮村內ㄟ王爺宮鬧熱,阮俺公請表姑婆來作客,表姑婆看著阮細漢姑,想著伊有個還未娶的後生,就跟阮俺公講親,欲娶回去南洋做媳婦。」

(財叔略過我的提問繼續說著:「在我小姑姑十六歲那年,我有一個印尼的表姑婆回來金門,那年我們村的王爺宮醮慶,我爺爺請表姑婆來家裡作客,表姑婆看著我小姑姑,想到他有個還沒結婚的兒子,就跟我爺爺說媒,想娶回去做媳婦。」)

    「你爺爺答應了?」

    「當然答應囉,阮俺公俺嬤想講厝內做田艱苦,雖然南洋真遠,但對方總是做生意ㄟ,不免這艱苦賺食。」

(「當然答應囉,我爺爺奶奶想說家裡種田辛苦,雖然印尼很遠,但對方總是做生意的,不用這麼辛苦謀生。」)

  「怎麼可以這樣,都沒問問你小姑姑的意見!」聽到這,我突然激動站起來,語調拔高。

    水滾,財叔一邊提起水壺沖第二泡,一邊對我說:「坐ㄟ啦,邁激動,那係啥咪時代?父母講ㄟ都准算啊。」

(水滾,財叔一邊提起水壺沖第二泡茶,一邊對我說:「坐下啦,別激動,那是什麼時代?父母說的就算啦。」)

    「你小姑姑願意嗎?」我問,緩緩坐下,喝茶。

    「管他願不願意,『父母之命、媒杓之言』,你書上沒讀過喔?」財叔突然說國語,還說錯字。

    「媒妁之言啦,妁,ㄕㄨㄛ妁,四聲妁,跟我念一遍。」我糾正財叔。

    「睬伊媒妁啊媒杓,總講一句,就是聽老父老母ㄟ就對啊。」財叔將杯子裡剩餘的茶水潑在地上。

(「管他是媒妁還是媒杓,總而言之,就是聽爸媽的話就對了。」財叔將杯子裡剩餘的茶水潑在地上。)

    「你不是說你小姑姑脾氣壞常因小事跟你爺爺奶奶吵架,她會同意這門親事?」

 「伊當然嘛不可能同意啊,但是,八字嘛合啊、日子嘛看啦、禮和聘金攏給人收啊,欲怎樣不嫁?」

(「她當然不可能同意啊,但是,八字合了、日子看了、禮和聘金都收了,要怎樣不嫁?」)

    「所以還是嫁了?」

    「當然係嫁啊。」

(「當然嫁了。」)

    「那你小姑姑就嫁給南洋小開當少奶奶了,不錯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尚好係阿呢啦。」

(「最好是這樣啦。」)

    「不然嘞?」

    「婚結係結啊,但是還有手續要辦,那時出國無這簡單,所以阮細漢姑還住置厝內。阮細漢姑丈做伊返去番邊,一返就係三個月。阮細漢姑無聊就去剃頭店找阿彬,人客多ㄟ時陣就逗洗頭,無人客ㄟ時陣就跟阿彬喝茶食餅開講。」

(「婚結是結了,但是還有手續要辦,那時出國沒有這麼簡單,所以我小姑姑還住在家裡。我小姑丈先回去印尼,一回就是三個月。我小姑姑無聊就去理髮廳找阿彬,客人多的時候就幫忙洗頭,沒有客人的時候就跟阿彬喝茶吃點心聊天。」)

    「不錯啊,挺自由的。」

    「蝦咪自由!人講甲外歹聽ㄟ,嫁尪ㄟ查某人歸日趴趴走、噹噹去,嘛卡差不多ㄟ,無留一些乎人探聽ㄟ。」

(「什麼自由!外面說得多難聽啊,有夫之婦整天到外面找男人,要有分寸,留一些名聲給人家探聽。」)

    「只是去幫忙,然後喝茶聊天會怎樣嗎?」我無法理解。

    「講著恁這些少年ㄟ,那係啥咪年代?」財叔的語氣有些不耐。

(「說到你們這些年輕人,那是什麼年代?」財叔的語氣有些不耐。)

    「不就是戒嚴軍管的年代嗎?」

    「重點不係軍管還是政府管,重要ㄟ係自己管。」

(「重點不是軍管還是政府管,重要的是自己管。」)

    「不懂,自己怎麼會管自己?」

    「會啊,咱人ㄟ思想會自己管自己,咱哪感覺係對ㄟ,係會凍做ㄟ,別人怎樣反對汝攏會去做;若係汝感覺不對ㄟ、不應該做ㄟ,別人攏做汝嘛不可能去做。」

(「會啊,我們人的想法會自己管自己,如果你覺得是對的,是可以做的,別人怎麼反對你都會去做;如果你覺得是不對的、不應該做的,別人都做你也不可能去做。」)

    「還是不懂,先別管誰管誰啦,然後哩,你小姑姑。」我繼續追問。

    「伊感覺伊對啊,所以繼續去剃頭店。有一日,落大雨,阮細漢姑就留置剃頭店一暝,隔天才返來。彼一暝,聽阮細漢叔講,阮俺公俺嬤歸暝攏無睏,等到天光阮細漢姑返來。」財叔將滾水注入壺中:「阮俺公一句話嘛無講,阮阿嬤無講一句話,阮細漢姑入門了後就惦惦站著,嘛無講話;續落來第二天,第三天,嘛攏無講話;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也是無講話。」

(「她覺得她是對的,所以繼續去理髮廳。有一天,下大雨,我小姑姑就留在理髮廳一夜,隔天才回家。那一晚,聽我小叔叔說,我爺爺奶奶徹夜未眠,等到天亮我小姑姑回來。」財叔將滾水注入壺中沖第三泡:「我爺爺一語不發,我奶奶不發一語,我小姑姑進家門了後就安靜佇立,也不說話;接下來第二天,第三天,都沒說話;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也是沒說話。」)

    「幹嘛不說話,那拿副樸克牌來發,誰牌面大誰先說話。」我想起香港賭片的必備橋段。

    「肖ㄟ,那係啥咪時代!」財叔說:「到第七天,阮細漢姑凍不著啊,伊講,阮係清清白白ㄟ,阮啥咪攏無做,彼暝雨真大,伊驚我危險,留我置剃頭店等雨剎,阮一人坐一塊剃頭椅,開講歸暝到天光。」

(「神經病,那是什麼時代!」財叔說:「到第七天,我小姑姑受不了了,她說,我們是清清白白的,我們什麼都沒做,那一夜大雨,他擔心我危險,留我在理髮廳等雨停,我們一人坐一張理髮椅,聊了一整夜,直到天明。」)

 「這樣很好啊,解釋得很清楚啊,你爺爺奶奶應該可以接受吧。」

  「那有可能,我不係講過,咱人ㄟ思想會自己管自己,阮俺公俺嬤認為他們置彼暝一定有做見笑代誌,全村啊頭ㄟ人攏置講,這一定係事實。」

(「那有可能,我不是說過,我們人的想法會自己管自己,我爺爺奶奶認為他們在那一晚一定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全村莊的人都在傳,一定是事實。」)

    「那你小姑姑怎麼辦?」

    財叔放下茶杯,點了一支菸,菸煙燻得我眉頭深鎖,財叔捻熄菸後說:「擱一暝,阮細漢姑又擱走無去,嘛無去剃頭店,剃頭店ㄟ阿彬嘛無看著人。到隔天,早起牽牛去山的阿福伯看到他們倆倒ㄟ村口空地,已經沒氣,旁邊有一罐巴拉松。」

(財叔放下茶杯,點了一支菸,菸煙燻得我眉頭深鎖,財叔捻熄菸後說:「又一夜,我小姑姑不見人影,沒去理髮廳,理髮廳的阿彬也不見人影。到隔天,早起牽牛下田的阿福伯看到他們倆倒在村口空地,已經斷氣,旁邊有一罐巴拉松。」)

    「就這樣自殺死了?」

  「自殺死啊,後來,村仔頭有人說,半暝ㄟ時陣,看著村口親像有兩個人置那坐ㄟ,看起親像阮細漢姑和阿彬,里長伯有佇著,阿水嬸啊也看著……。但是阮俺公俺嬤攏不講,也不准厝內ㄟ人提起這件代誌,阮細漢姑往生ㄟ時,我還未出世。阮阿嬤從來不曾給阮細漢姑拜拜,伊僅啊係叫我把伊傳好ㄟ飯菜與銀紙,提去灶腳拜細漢姑,教我愛叫細漢姑來食飯,伊講,若伊叫,怕阮細漢姑不敢來吃飯。」

(「自殺死啦,後來,村莊有人說,半夜的時候,看到村口好像有兩個人在那坐著,看起好像是我小姑姑和阿彬,里長伯有遇過,阿水嬸也有遇到……。但是我爺爺奶奶都不說,也不准家裡的人提起這件事,我小姑姑往生的時候,我還沒出生。我奶奶從來不曾給我小姑阮姑上香,她只是叫我把準備好的飯菜與紙錢,提去廚房拜拜,叫我要叫小姑姑來吃飯,她說,如果她叫,怕我小姑姑不敢來吃飯。」)

「去叫恁細漢姑來食飯。」財叔咬了一口花生佬說:「細漢ㄟ時陣,若佇到春秋二祭和細漢姑的生日做忌,阮阿嬤攏ㄟ教我把傳好ㄟ飯菜與銀紙,提去灶腳拜細漢姑。」
(「去叫你小姑姑來吃飯。」財叔咬了一口花生佬說:「小時候,遇到春祭、秋祭和小姑姑的忌日,我奶奶都會叫我把準備好的飯菜與紙錢,提到廚房拜拜。」) 
    財叔家外面有一組石桌椅,鄉公所給的那種,那是財叔泡茶吃點心聊天的地方,也是我聽故事的地方,財叔今天泡的是大禹嶺、茶點是花生佬,講的是他小姑姑的故事。
    「神主牌不是都放在佛堂的神龕嗎?」我也咬了一口花生佬。
    「阮細漢姑無神主牌,僅啊用一張紅紙寫伊ㄟ名字。」
(「我小姑姑沒有神主牌,只有用一張紅紙寫她的名字。」)
    「怎麼會沒有神主牌?」
  「聽阮細漢叔說,阮細漢姑係自殺死ㄟ,彼陣有去問人,人教講用紅紙寫名來拜。」
(「聽我小叔叔說,我小姑姑是自殺過世的,那時去請教人家,人家教用紅紙寫名字來祭拜。」)
    「問誰?還有你小姑姑怎麼會自殺?」
    「問誰我就不知啊,啊哪自殺講來話頭長──」財叔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阮阿公是做田ㄟ,厝內無多好過,阮爸有六ㄟ兄弟,只有一ㄟ小妹,就是阮細漢姑,所以大家攏著疼伊,疼到入腹,逐項攏隨在伊。大漢了後,伊ㄟ性素愈來愈歹,常常為了一些小代誌,就跟阮俺公俺嬤番歸埔,厝內人講ㄟ話無一句伊聽ㄟ入耳。阿不過……」財叔說故事時總愛這樣吊人胃口。
(「問誰我不知道,至於自殺,說來話長──」財叔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我爺爺是種田的,家裡並不寬裕,我爸有六個兄弟,只有一個小妹妹,就是我小姑姑,所以大家都很疼愛她,心肝寶貝般的樣樣依著順著她。她長大後,個性越來越叛逆,常常為了一些小事,就跟我爺爺奶奶吵半天,家裡人說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不過呢……」財叔說故事時總愛這樣吊人胃口。)
    「不過怎樣?」
    「阿不過有一個人,伊講ㄟ話,阮細漢姑百面聽。」財叔挑起眉毛笑著。
(「不過有一個人,他說的話,我小姑姑一定聽。」財叔挑起眉毛笑著。)
    「那麼厲害!他會催眠還是讀心術?」
    「汝講ㄟ伊攏不曉,伊僅啊會曉剃頭,伊叫阿彬,阮隔壁村ㄟ,聽講大阮細漢姑三歲。」
(「你說的他都不會,他只會理頭髮,他叫阿彬,我們隔壁村的,聽說大我小姑姑三歲。」)
    「隔壁村的,那他們怎麼會碰在一起?」
    「阿彬係開剃頭店ㄟ,阮細漢姑國校畢業就去伊ㄟ剃頭店洗頭逗相工,阿彬這個頭家對薪勞真好,人客多ㄟ時陣伊嘛落去逗洗頭,無人客ㄟ時陣就大家泡茶食餅開講,薪勞嘛卡阮細漢姑一個,所以,他們就愈行愈近。」
(「阿彬是開理髮廳的,我小姑姑小學畢業就去他的理髮廳當洗頭妹,阿彬這個老闆對員工真好,客人多的時候他也會幫忙洗頭,沒有客人的時候就喝茶吃點心聊天,員工只有我小姑姑一位,所以,他們就愈走愈近。」)
    「這樣很好啊,他們應該在一起吧。」
    財叔略過我的提問繼續說著:「阮細漢姑十六歲彼年,我有一個落番ㄟ表姑婆返來金門,彼年阮村內ㄟ王爺宮鬧熱,阮俺公請表姑婆來作客,表姑婆看著阮細漢姑,想著伊有個還未娶的後生,就跟阮俺公講親,欲娶回去南洋做媳婦。」
(財叔略過我的提問繼續說著:「在我小姑姑十六歲那年,我有一個印尼的表姑婆回來金門,那年我們村的王爺宮醮慶,我爺爺請表姑婆來家裡作客,表姑婆看著我小姑姑,想到他有個還沒結婚的兒子,就跟我爺爺說媒,想娶回去做媳婦。」)
    「你爺爺答應了?」
    「當然答應囉,阮俺公俺嬤想講厝內做田艱苦,雖然南洋真遠,但對方總是做生意ㄟ,不免這艱苦賺食。」
(「當然答應囉,我爺爺奶奶想說家裡種田辛苦,雖然印尼很遠,但對方總是做生意的,不用這麼辛苦謀生。」)
  「怎麼可以這樣,都沒問問你小姑姑的意見!」聽到這,我突然激動站起來,語調拔高。
    水滾,財叔一邊提起水壺沖第二泡,一邊對我說:「坐ㄟ啦,邁激動,那係啥咪時代?父母講ㄟ都准算啊。」
(水滾,財叔一邊提起水壺沖第二泡茶,一邊對我說:「坐下啦,別激動,那是什麼時代?父母說的就算啦。」)
    「你小姑姑願意嗎?」我問,緩緩坐下,喝茶。
    「管他願不願意,『父母之命、媒杓之言』,你書上沒讀過喔?」財叔突然說國語,還說錯字。
    「媒妁之言啦,妁,ㄕㄨㄛ妁,四聲妁,跟我念一遍。」我糾正財叔。
    「睬伊媒妁啊媒杓,總講一句,就是聽老父老母ㄟ就對啊。」財叔將杯子裡剩餘的茶水潑在地上。
(「管他是媒妁還是媒杓,總而言之,就是聽爸媽的話就對了。」財叔將杯子裡剩餘的茶水潑在地上。)
    「你不是說你小姑姑脾氣壞常因小事跟你爺爺奶奶吵架,她會同意這門親事?」
 「伊當然嘛不可能同意啊,但是,八字嘛合啊、日子嘛看啦、禮和聘金攏給人收啊,欲怎樣不嫁?」
(「她當然不可能同意啊,但是,八字合了、日子看了、禮和聘金都收了,要怎樣不嫁?」)
    「所以還是嫁了?」
    「當然係嫁啊。」
(「當然嫁了。」)
    「那你小姑姑就嫁給南洋小開當少奶奶了,不錯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尚好係阿呢啦。」
(「最好是這樣啦。」)
    「不然嘞?」
    「婚結係結啊,但是還有手續要辦,那時出國無這簡單,所以阮細漢姑還住置厝內。阮細漢姑丈做伊返去番邊,一返就係三個月。阮細漢姑無聊就去剃頭店找阿彬,人客多ㄟ時陣就逗洗頭,無人客ㄟ時陣就跟阿彬喝茶食餅開講。」
(「婚結是結了,但是還有手續要辦,那時出國沒有這麼簡單,所以我小姑姑還住在家裡。我小姑丈先回去印尼,一回就是三個月。我小姑姑無聊就去理髮廳找阿彬,客人多的時候就幫忙洗頭,沒有客人的時候就跟阿彬喝茶吃點心聊天。」)
    「不錯啊,挺自由的。」
    「蝦咪自由!人講甲外歹聽ㄟ,嫁尪ㄟ查某人歸日趴趴走、噹噹去,嘛卡差不多ㄟ,無留一些乎人探聽ㄟ。」
(「什麼自由!外面說得多難聽啊,有夫之婦整天到外面找男人,要有分寸,留一些名聲給人家探聽。」)
    「只是去幫忙,然後喝茶聊天會怎樣嗎?」我無法理解。
    「講著恁這些少年ㄟ,那係啥咪年代?」財叔的語氣有些不耐。
(「說到你們這些年輕人,那是什麼年代?」財叔的語氣有些不耐。)
    「不就是戒嚴軍管的年代嗎?」
    「重點不係軍管還是政府管,重要ㄟ係自己管。」
(「重點不是軍管還是政府管,重要的是自己管。」)
    「不懂,自己怎麼會管自己?」
    「會啊,咱人ㄟ思想會自己管自己,咱哪感覺係對ㄟ,係會凍做ㄟ,別人怎樣反對汝攏會去做;若係汝感覺不對ㄟ、不應該做ㄟ,別人攏做汝嘛不可能去做。」
(「會啊,我們人的想法會自己管自己,如果你覺得是對的,是可以做的,別人怎麼反對你都會去做;如果你覺得是不對的、不應該做的,別人都做你也不可能去做。」)
    「還是不懂,先別管誰管誰啦,然後哩,你小姑姑。」我繼續追問。
    「伊感覺伊對啊,所以繼續去剃頭店。有一日,落大雨,阮細漢姑就留置剃頭店一暝,隔天才返來。彼一暝,聽阮細漢叔講,阮俺公俺嬤歸暝攏無睏,等到天光阮細漢姑返來。」財叔將滾水注入壺中:「阮俺公一句話嘛無講,阮阿嬤無講一句話,阮細漢姑入門了後就惦惦站著,嘛無講話;續落來第二天,第三天,嘛攏無講話;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也是無講話。」
(「她覺得她是對的,所以繼續去理髮廳。有一天,下大雨,我小姑姑就留在理髮廳一夜,隔天才回家。那一晚,聽我小叔叔說,我爺爺奶奶徹夜未眠,等到天亮我小姑姑回來。」財叔將滾水注入壺中沖第三泡:「我爺爺一語不發,我奶奶不發一語,我小姑姑進家門了後就安靜佇立,也不說話;接下來第二天,第三天,都沒說話;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也是沒說話。」)
    「幹嘛不說話,那拿副樸克牌來發,誰牌面大誰先說話。」我想起香港賭片的必備橋段。
    「肖ㄟ,那係啥咪時代!」財叔說:「到第七天,阮細漢姑凍不著啊,伊講,阮係清清白白ㄟ,阮啥咪攏無做,彼暝雨真大,伊驚我危險,留我置剃頭店等雨剎,阮一人坐一塊剃頭椅,開講歸暝到天光。」
(「神經病,那是什麼時代!」財叔說:「到第七天,我小姑姑受不了了,她說,我們是清清白白的,我們什麼都沒做,那一夜大雨,他擔心我危險,留我在理髮廳等雨停,我們一人坐一張理髮椅,聊了一整夜,直到天明。」)
    「這樣很好啊,解釋得很清楚啊,你爺爺奶奶應該可以接受吧。」
  「那有可能,我不係講過,咱人ㄟ思想會自己管自己,阮俺公俺嬤認為他們置彼暝一定有做見笑代誌,全村啊頭ㄟ人攏置講,這一定係事實。」
(「那有可能,我不是說過,我們人的想法會自己管自己,我爺爺奶奶認為他們在那一晚一定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全村莊的人都在傳,一定是事實。」)
    「那你小姑姑怎麼辦?」
    財叔放下茶杯,點了一支菸,菸煙燻得我眉頭深鎖,財叔捻熄菸後說:「擱一暝,阮細漢姑又擱走無去,嘛無去剃頭店,剃頭店ㄟ阿彬嘛無看著人。到隔天,早起牽牛去山的阿福伯看到他們倆倒ㄟ村口空地,已經沒氣,旁邊有一罐巴拉松。」
(財叔放下茶杯,點了一支菸,菸煙燻得我眉頭深鎖,財叔捻熄菸後說:「又一夜,我小姑姑不見人影,沒去理髮廳,理髮廳的阿彬也不見人影。到隔天,早起牽牛下田的阿福伯看到他們倆倒在村口空地,已經斷氣,旁邊有一罐巴拉松。」)
    「就這樣自殺死了?」
  「自殺死啊,後來,村仔頭有人說,半暝ㄟ時陣,看著村口親像有兩個人置那坐ㄟ,看起親像阮細漢姑和阿彬,里長伯有佇著,阿水嬸啊也看著……。但是阮俺公俺嬤攏不講,也不准厝內ㄟ人提起這件代誌,阮細漢姑往生ㄟ時,我還未出世。阮阿嬤從來不曾給阮細漢姑拜拜,伊僅啊係叫我把伊傳好ㄟ飯菜與銀紙,提去灶腳拜細漢姑,教我愛叫細漢姑來食飯,伊講,若伊叫,怕阮細漢姑不敢來吃飯。」
(「自殺死啦,後來,村莊有人說,半夜的時候,看到村口好像有兩個人在那坐著,看起好像是我小姑姑和阿彬,里長伯有遇過,阿水嬸也有遇到……。但是我爺爺奶奶都不說,也不准家裡的人提起這件事,我小姑姑往生的時候,我還沒出生。我奶奶從來不曾給我小姑阮姑上香,她只是叫我把準備好的飯菜與紙錢,提去廚房拜拜,叫我要叫小姑姑來吃飯,她說,如果她叫,怕我小姑姑不敢來吃飯。」)
賴佑建~台中房屋.土地買賣 2016-06-23 16:37:53

這篇文章滿適合拍成電影或者精典電視劇的。

版主回應
謝謝
是有想發展成舞台劇劇本
2016-06-23 16:54:17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6-06-03 15:04:09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小天使^^ 2016-06-03 15:28:42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6-06-03 13:42:09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圖片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熱門圖片,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熱門圖片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圖片,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小天使^^ 2016-06-03 14: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