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最長 投保簡便 贊助
2019-03-11 03:24:25無名

阿力的詐騙女友

「詐騙要具備真實感與實用性。」

──日劇〈謊言的戰爭〉第一話

我聽過很多詐騙的故事,這是印象最深刻的一個。

同學阿力在偏鄉當老師,透過網路認識隔半個台灣遠的小可,小可是一家私人公司的會計。每天聊著聊著,兩個人開始交往,遙遠的距離加上阿力需要輪值陪住宿生,所以每個月只有一次約會。

約會的模式固定:這半年來,每個月的某個週末中午,阿力和小可輪流到對方工作的縣市,在火車站會合,小可喜歡挽著阿力的手臂走,阿力試圖牽小可的手,十有八九被溜走,小可說她有手汗,牽著會不舒服。那沒有溜走的一兩次,讓阿力感受到初戀的甜蜜!他們通常不會走太遠,在火車站附近的餐廳吃飯,聊聊工作近況,談談未來計畫,像是安排何時見雙方父母、結婚之類。吃完再逛到下午五點左右,沒有晚餐、從不過夜,小可說,假日兩天要有一天純休息,才能恢復備工作消耗殆盡的精力,阿力覺得很有道理。

「讓一個人失去判斷力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他睡眠不足。」

──日劇〈謊言的戰爭〉第三話

某天深夜,小可打給阿力,聊著聊著,聊到要換工作,新工作需要人事保證人,想請阿力幫忙。聽到「保人」,阿力腦海浮現「呆人」,陷入猶疑,沉默不語。

「都在一起半年了,你還不能相信我嗎?」小可說。

「不是不相信妳,只是第一次聽說找工作還要人事保證人,覺得怪怪的。」阿力說。

「只是個契約形式啦,要不是規定不能找三等親以內的人,我也不用麻煩你,找我媽就好了。」

「那我們結婚後,不也變成三等親了嗎?」

「那個到時候再說,反正現在先讓我順利進新公司嘛!」

「那萬一工作出狀況,保人要負什麼責任?」

「欸喲,不會啦,我跟你保證,我絕不會讓你碰到什麼賠償的問題,OK?」

「那…好吧!」

聽到阿力答應,小可興高采烈的要阿力辦公室的傳真號碼,準備隔天一走就把契約傳過去,請阿力簽完名就回傳,越快越好。

隔天一早,工友老張在傳真機看到傳來的契約書,左上角寫著「TO 徐勇力 老師」,老張拿到阿力的辦公桌放,阿力正好進辦公室。

「早啊!老張,有我的東西嗎?」

「早啊!徐老師,有你的傳真,看起來是份工作契約,徐老師要離開學校啦?」

「不是啦,那是我女朋友新工作契約書,請我當人事保證人。」

「這樣啊,算我多嘴,徐老師知道人事保證人的責任嗎?」

「不太清楚,我女朋友說只是個契約形式。」

「講句不好聽的,萬一你女朋友造成公司損害而賠不了,你這個保證人可是要負連帶賠償的責任。」

「這樣啊……」

「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最好不要簽,所謂『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是小心點。」

「好吧!多謝提醒,不過你怎麼知道人事保證人的責任?」

「想當年,我就是給人做保,退休金拿去賠,不然早退休享清福囉!」

老張的故事很長,直到第一節上課鐘響還沒說完,此處按下不表。但阿力還是簽了傳給小可,畢竟,這關係到小可的新工作,當然也就關係到兩個人的未來。簽時,阿力是這麼想的。

「想要騙過別人,首先要騙過自己。」

──日劇〈謊言的戰爭〉第五話

只是,簽完名之後的約會時間變得很難敲,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過去,不管阿力怎麼約,小可總是有理由婉拒,什麼新工作需要多花時間進入狀況啦!旺季加班啦!「好朋友」來身體不舒服想休息等等。阿力越想越不對勁,想起老張的提醒,想起老張的故事,於是先上網查相關法規,再跟小可公司的人資部門確認,最後打給小可。

「喂,小可,麻煩妳把契約正本寄還給我,另外找保人。」

「什麼意思?不是說好了嗎?」

「不是啦,我覺得還是有風險,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所以你還是不相信我囉?」

「這跟相不相信是兩碼事。」

「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那我盡快把契約正本寄還給你。」

「嗯,謝謝!」

「對了,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那個警察,最近調到我公司附近,一直要約我吃飯,如果你確定收回契約書的話,那我就跟他交往囉!」

小可很有效率,隔天就將契約書正本寄到阿力學校,更有效率的是,當天封鎖阿力的臉書。

聽完故事,我問阿力:「你們真的交往過嗎?」

「當然,小可的手濕濕滑滑的。」

 

【圖:約會?】

王信棋 2019-06-12 07:49:31

小可這個名字.....

版主回應
都是化名,與真實人物無關^^ 2019-06-12 15:4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