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5 14:00:00McA

斯里蘭卡之公平貿易小農拜訪之旅 DAY2 Part 1

在享用過美味的斯里蘭卡紅茶及麵包早餐之後,上午六點半,我們開始了今天的農友拜訪行程。不過在去拜訪肉桂和薑農友之前,我們上午還有兩站要先停留,一個是公平貿易的手工藝婦女團體,而另一個就是這次行程的安排者,PODIE辦公室。

手工藝婦女團體所在區,真的是不說還找不到,完全是隱藏在一片樹林中;但是她們所做的工作及堅持的精神,卻是值得敬佩。這個手工藝廠主要生產小朋友的玩具,並主銷到歐洲;因為是小朋友,所以她們使用的是無毒漆,而木頭則是來自橡膠樹。所有的東西都是手繪、手彩及組裝。小小的一個廠,已經有十九年的歷史,而負責的經理已經在這裡工作十五年。如果說這整趟斯里蘭卡公平貿易之行讓我印象最深的其中一件事,那絕對是,在實行公平貿易理念的單位工作的人,他們很多都是第一份工作,但是一做就離不開了,因為他們有著相同的理念和目標,而且工作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樂趣,更是可以幫助及改變他人生活。

手繪玩具草稿,再以機器一片一片切割下來上色

手繪完工的彩色玩具呈列

一瓶一瓶的彩色無毒漆

正在專心上膠

玩具上所附的說明,告知產品是由在斯里蘭卡鄉間的工作者稟持公平貿易的精神以對大自然有利的無毒材料手工製作 


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手工藝區,我們來到了PODIE的辦公室。一下車,就看到牆上掛著大大的歡迎布條「我們誠摯歡迎公平貿易夥伴,台灣馥聚」,桌上還插著台灣國旗,真的很感動。在PODIE的前院長桌邊圍繞坐下,Mr. Tyrell開始告訴我們PODIE的故事。

大大的歡迎布條就掛在 PODIE,讓大家一進門就覺得好感動

Mr. Tyrell (CEO) 在介紹員工們與大家認識 

PODIE這個組織最早是在1974年由荷蘭傳教士 Fr. Harry Hass因為想要為小型生產者盡一份心力而產生,在當時是以一般的公司行號來成立。成立方式是由25位當時在這個城市中工作的義工,每人投資1,000盧幣,集資成25,000盧幣,約為美金250元做為開始的資本。第一批出口是由荷蘭傳教士Fr. Harry Hass向內陸生產者所購買的幾千份海灘墊。以當時而言,這批出口非常成功,而且回收的利潤非常高;因為斯里蘭卡政府在那個時候鼓勵出口,只要每出口的貨物金額達到100盧幣,就會回饋60盧幣給出口者。因此在第一批海灘墊出口後,每一位投資者都收到5,000盧幣,而且還有60,000盧幣盈餘做為PODIE的最早資本。然而在第一次的出口後直到1986年,PODIE的出口量並沒有很多也不穩定,呈現一個非常緩慢成長的狀態。

1986年,二位從德國來的聯合國組織義工,向PODIE介紹了二款咖哩粉:甜味和中辣(現在還是PODIE的暢銷品之二),並且在PODIE工作近二年。在回到德國之後,其中一位義工成為GEPA的總經理(GEAPA是德國最大的公平貿易組織),並且開始向PODIE採購香料。也就在那個時候,PODIE開始改變營運方向,從手工藝朝向香料市場。之後,GEPA總經理開始把PODIE也介紹給歐洲所有的ATO (Alternative Trading Organizations);直到現在,歐洲依然是PODIE最大的銷售市場。

至於Mr. Tyrell自己則是因為1987年一件心碎的個人經歷後,在1988年加入PODIE這個組織。1987年的Mr. Tyrell還只是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愉快的和父母及朋友們搭著火車去旅遊。因為年輕人愛新鮮事,一群人擠到車頭引擎室去看火車行走。就在火車經過鄉野的時候,Mr. Tyrell看到一個男人牽著腳踏車來到鐵軌旁,把腳踏車就放在地上,然後往鐵道走來。他了解到這個男人正準備要自殺。火車在緊急的狀態下開始煞車,在離男人只有幾呎距離的地方終於停了下來。

基於斯里蘭卡法律規定,自殺未遂要判六個月的牢獄刑期,Mr. Tyrell和朋友們請求列車長不要把男人送到警察局,但是把他帶上車以了解為什麼他要自殺。

「我是個種辣椒的農夫。今年我向佃主借錢來種植,但是市場價格真的很低,所以我的收成收入並無法讓我有足夠的錢可以還他。」

「你向他借了多少錢?」「2,000盧幣」

對年輕的Mr. Tyrell而言,他無法相信有人只為了區區2,000盧幣就要自殺,所以他拿下了帽子,回到火車車廂中開始幫這要自殺的男人募款。走了一圈之後,他募到了3,000盧幣,拿給男人,要他回去把錢還到佃主,剩下的1,000盧幣就拿來開始新生活。這段旅行的插曲給了Mr. Tyrell一個很大的震撼,甚至是一個讓他心碎的經驗。他開始搜尋在斯里蘭卡是否有任何的組織是致力在幫助像這個自殺男人的這種小農友們;也在那時,他找到了PODIE,開始了他在PODIE的歲月。

Mr. Tyrell從田野觀察員(Field officer) 開始累積經驗,直到今日,他是PODIE的總經理。在他剛開始在PODIE工作的時候,PODIE並沒有我們現在拜訪的這棟建築物,而是只有一間利用教堂後院的辦公室;爾後買了地,才有現在的建築物,只是空間還是不夠使用。所以PODIE又再買了另一塊更大的地,帶著更大的夢想,希望在短期的將來可以再有一個新的PODIE辦公室。

在Mr. Tyrell加入PODIE之後,他開始有系統的組織斯里蘭卡當地的香料小農們成為生產班;舉例來說,胡椒小農們就有二個不同的生產班,一個位在Kandy,一個位在Wallawaya。在斯里蘭卡,所有的香料小農們都面臨著許多不同的困境。他們長年生產收成,但是卻沒有一個合適的市場銷售,有的只有不公平的議價市場;這最大原因則是因為小農們多住在偏遠地區。在15年前,小農們的居住區沒有寬敞的聯外道路可以供人行走,出入只能靠車子,而且還沒有電。因為沒有可以行走的道路,所以小農們就無法把收成品拿到城市去販售,只能仰賴盤商到農村去收購,但是收購的價格往往是低於他們的成本。除此之外,小農們沒有能力提供乾燥的香料,所以也無法提昇品質及產量。即使到現在,依然還是有小農們的村莊是沒有電力可使用。

但是小農們這樣的困境在Mr. Tyrell加入PODIE之後開始有所不同。大部份和PODIE合作的生產班都已經有了所謂的社區建設計劃來幫助,而且每年也都還有教育訓練。教育訓練包括GMP (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 bio dynamic, organic agriculture, natural pest control methods, organic manure, sanitary standards of operation procedures (SSOP), standards of operation procedures (SOP), 及收成後的處理等。不但如此,收成季時,PODIE更是以高於市價10~20%的價格來購買。常規而言,大公司們會用低價來購買,這種做法會影響到所有的農友們,但是PODIE卻是反其道而行,執行「守護農產品最低價格」。也就是說,不論市場的價格有多低,PODIE會計算農友的生產成本之後再加上25%的利潤之後才定購買價。每樣香料產品都有一個最低的固定價,即使最低價的產品在市價是非常低,PODIE也不會購買低於那個價格。

舉例來說,在1992~93年間,因為美國和英國在幫助越南復甦景氣,所以越南的黑胡椒價格在當時的生產成本非常低。越南可以以每公斤美金5美分的價格來販售,但是斯里蘭卡的價格卻是在每公斤美金90美分。斯里蘭卡的農友沒辦法,只能以低於90美分的價格才能出售他們的黑胡椒,但是他們的生產成本卻是遠高於90美分。有些農友們忍受不了心血全賠本,直接把黑胡椒樹給砍了,丟到海裡去。這種以低於生產成本購買的模式在斯里蘭卡的大公司間很普遍。還好,還有「公平貿易」的存在。因為有公平貿易,所以可以制定最合理可以接受的最低價格,即使在市場的價格跌到非常低。以PODIE而言,在當時,他們的黑胡椒最低價一公斤為美金2元。

除了不低於市場的最低價之外,當市價回漲的時候,PODIE的價格也會遠高於那個漲幅。這樣的定價方法讓PODIE可以幫小農們維持一個良好的經濟體系,尤其是讓小農們可以真的有實質的回收。大公司或是較大的生產者們通常都有方式可以讓世界聽到他們的需求,甚至是得到政府的幫助或回饋。但是小農們居住在偏遠農村,到城市都不容易了,何況是與世界接軌;所以他們才是需要被關注和被幫助的一群人。也因為如此,社區建設計劃對小農們就很重要。

根據地域性的需求,PODIE提供每個農產區不同的建設計劃。例如:和在乾燥區急需水源相比較的辣椒農(請參閱第六天的詳細介紹)來說,位在Kandy的農友們則是有太多的雨水,以致收成品很難乾燥。但是因為有了社區建設計劃的輔助,所以PODIE 幫助他們開始用太陽能乾燥系統或是生物質能乾燥系統;現在Kandy的農友們就可以有簡單又有效的方式來乾燥收成品。

PODIE內部的組織,和一般公司一樣有著理事會。目前的理事會會長為牧師神父Damian Fernando,理事會全體成員有10人。在十人之中,除了會長神父及另一位神父和Mr. Tyrell之外,六位是農友們代表,還有一位女性代表PODIE內部的生產者。公平貿易的理念並不是只有用在小農們身上,當然也要用在推行公平貿易的人,讓他們也有合理的收入。斯里蘭卡政府規定勞動者的最低收入為7,500盧幣(約美金75);平均來說,PODIE的生產線員工收作為13,000盧幣(約美金130)、辦公室員工為18,000盧幣(約美金180);管理階級則在25,000 ~ 35,000盧幣(約美金250~350)。目前PODIE內部有65位員工,和15個生產班及超過1,500個農友家庭合作。

謝謝Mr. Tyrell給了我們這麼詳細的介紹,但是驚喜還在後頭。PODIE居然幫大家都準備了一份禮物:由蘆葦手工藝團體編織的籃子,裡面有著草帽及香料組合。真的是超感動的。

交換禮物時間,這是我們收到的禮物,每人都有喲

PODIE的辦公室其實不是只是辦公的地方,同時也有著產線廠房來做包裝及一些收購回來的原物料處理。Kasun帶我們參觀的第一個房間就是PODIE使用彩色標籤做分類來區分不同等級的原物料及完成品。除此之外,PODIE也給每個供應者一個代號,這樣如果有任何的產品品質問題,就可以追朔回源頭,知道是誰供應的產品/物料。

綠色標籤:原物料

黃色標籤:粉狀原物料或是混合香料

藍色標籤:完成品原物料

紫色標籤:完成品

橘色標籤:不良品

原料進到 PODIE

包裝上的標籤清楚標示產品名稱、當年度第幾次收成、農友生產者、數量及收到日期

 

牆上貼著彩色標籤並告知每種顏色的作用。同時也有生產者的代號及聯絡人。很清楚也完整的一個收貨系統

  已完成可以準備包裝的產品就會像這樣一桶一桶的裝起來並貼上膠帶寫清楚是誰的訂單、產品名稱、量多少及生產者

正常情況之下,PODIE在收到原物料的時候,會先檢查濕度(10~20%)、顏色、是否含有昆蟲及黴菌。在通過檢查之後,原物料可以儲存3~6個月。當收到訂單的時候,先計算客戶所下的所有量,然後確認是否有足夠的完成品庫存。如果沒有足夠的庫存量,則開始從原料物開始加工生產後至包裝出貨。

PODIE大部份都是購買已經處理及乾燥過的原物料,但是有些農友區並沒有足夠的錢可以採買乾燥機,在這種情況,PODIE就必須要自己處理乾燥過程。在PODIE廠內,芝麻、芥苿、黑/白胡椒、芫荽、小茴香、茴香、胡蘆巴子、咖哩葉及檸檬草是必須要先經過清洗才可以再進一步處理的香料原料。清洗過後,則是乾燥。乾燥機設定為自動以保持內部的溫度可以維持在攝氏50 ~ 60,以防香料內的精油流失。大部份的香料在經過2~3小時的乾燥之後就可以降低8~10%濕度,並且是可以儲存的狀態;但是咖哩葉及檸檬草則需要經過一夜的乾燥。

 

乾燥機,團員在試機器中烘乾的肉桂片

一款香料的品質取決於它的含油量及味道,所以如何儲存香料使其從原料到成為完成品都維持在一個良品的品質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PODIE廠內的每個儲存室我們都看到了牆上掛著數個天然而且可以重覆使用的濕度控制袋。這些濕度控制袋是用棉布袋內裝矽凝膠做成的,主要是在雨季或是比較潮濕的日子中,可以吸收室內的濕氣。當矽膠吸收了濕氣之後會變成藍色,這時就要把矽膠拿出來再烘乾回原來的玫瑰色,也就是把其水氣蒸發回到乾燥的狀態,然後再放回棉布袋內再次使用。

除了濕度控制袋之外,儲存室同時也有風扇來控制室內的溫度及濕度;當然風扇也是被設定在自動運轉,所以一旦濕度達到極限,風扇就會自動啟動。另外牆上也還有溫濕度計來計錄室內的溫濕度狀態。除了這些室內的溫濕度控制之外,產品都是以桶子並且膠帶完封來儲存;而桶子外則貼上客戶名字、生產日期及農友代號。除此之外,依據不同的香料則會有些不同的儲存方式;有些就必須要放到黑色的桶內,以防日光照射而破壞了香味。另外,在進到原料處理區的時候,每個人都需要先洗手,之後戴上手套、口罩、帽子及圍裙,這樣可以避免讓原料沾染到外面的細菌。

矽凝膠除濕袋,可一再重覆使用

 

牆上的風扇會在溫度到達一個設定標準時自動開啓或是關閉

 

牆上 溫濕度計隨時記錄著室內溫度來保持原料的新鮮

平均年齡在24~28的女性工作者,沒有男性喲。他們正在區分可使用的丁香

哈,我們的美莉,戴上手套,也下海來去和大家一起工作挑丁香了

   

PODIE辦公室區內雖不大,但是每個不同使用功能的房間,都還是有標識,存放何種類型(階段)的產品

如果曾經有人懷疑屬開發中國家的斯里蘭卡怎麼可能有好的產品品質,在經過這一天PODIE廠的認識之後,我必須要說,PODIE真的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而且是非常專業,非常小心的在讓他們的產品維持一定的品質。

PODIE辦公室停留了數個小時及一頓美味的午餐之後,在Kasun的催促之下,我們加快腳步離開了辦公室,在太陽下山前,趕到了肉桂及薑的農友區。這一天的第一個農友區拜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