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16-02-25 00:02:36宅女系☻女王毛

《佐X櫻》御來光(ごらいごう),四

《佐X櫻》御來光(ごらいごう),四




圖源:Pixiv Id 1218272

--

  不知道過了多久,傳來輕柔的嗓音喚回他飄得幽遠的思緒,小櫻即肩的髮隨風飄揚,在空中輕輕地擺盪著,傳來陣陣香氣泌入他的鼻間,他想起了自己曾在春天時經過某個村莊。

  一陣繁盛的櫻花雨漫天飄揚,他的眼中一片淡緋紅漫天散了開來,徐徐微風穿過他的身旁,額前的髮梢被輕輕地吹起,眼前的綺麗的景像讓他呼吸屏息了片刻。

  這香氣是如此真實,彷彿就在咫尺之間,只要他一張開眼,往前邁開步伐,就能看見他們,看見……她。

  那個與他做好約定的女孩。

  無論自己怎麼抗拒,他不得不承認,對於櫻……他總有種說不出的情感。

  深沉的眼像兩泓黑色的潭水,深深地收斂起,困擾他的複雜情緒,繼而穿過了他的胸口,彷彿有什麼東西重重壓抑著他的心。

  這種感覺,一日比一日強烈,他想忽視也不行。

  這是什麼樣的情感?

  很快地佐助回過了神,懊惱自己的失神,緩緩轉過身,卻發現好像有一道阻力,側過頭,才發現小櫻拉著自己的黑袍,大掌輕輕扯身上的黑袍,卻發現黑袍被攥得死緊,若有所思的尋察四周,已經有些人發現他的存在,不約而同地的放慢腳步,虧覷著他們。

  「佐、佐助,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仰起頭望著佐助,揚起唇對他微微一笑,她敏銳的察覺出來,隨著人群漸漸聚集,佐助的動作似乎有些僵硬。是還不習慣人群嗎?

  眾人注視的目光讓他感到些許的窘迫與不安,他無法強硬扯回小櫻手中緊緊抓著的黑袍。

  佐助繃著臉,冷聲說道:「放開。」

  放開?這怎麼可能。小櫻一語不發的凝望著佐助,生平第一次反抗了佐助指示,手中緊攥的力道又大了幾分。

  「這裡……好像不太適合敘舊,我們換別的地方?」羽睫一顫,安靜了片刻,她試探地詢問。

  他不知瞧了她多久,那張俊顏卻始終帶著淡淡地疏離與冷漠,不著痕跡地斜睨著周圍越來越多圍觀的村民,他蹙緊了眉。

  不可否至,這裡確實不適合敘舊。

  「……隨便妳。」依舊淡淡的聲音,卻有了一絲絲溫度。

  佐助不笨,稍微動點腦想就明白跟小櫻重逢不是巧合,是卡卡西促使的。佐助重重地蹙起眉頭,他不想引人注目,因此與小櫻持在那並沒有意義,任由她拉著他的衣袍,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不如佐助表現上的冷漠,他的話話中些許的溫度嘴角一翹,似乎想笑又隨即忍住了,在那雙含著笑意的綠瞳,他眼中也是掠過一絲尷尬,別開了視線,俊顏微微泛紅,慍怒地轉身,不再搭理身後的小櫻。

  緊跟在佐助身後,小櫻悄悄地抬起眸望著他的背影,揚啟唇,甜甜的笑了。

  「鳴、鳴人我們這行為不好吧……」這是偷窺啊。

  「噓……小聲一點,在一下下我就出去,真的!就一……」

  話音未落,清冷嗓音從鳴人上頭傳來。「你們在幹什麼。」

  突然一道身影遮去了鳴人面前的光,躲在草叢的鳴人與雛田不約而同的一僵,緩緩抬起頭,佐助俯視著躲在草叢的兩人,眼神冰冷的令人打起寒顫。

  小櫻佇立在佐助身後,緊緊抓的黑袍,一點也沒有要開口搭救鳴人的意思,甚至幸災樂禍的揚唇一笑。

  「咳咳……卡卡西老師說事情要和我們說,特地讓我來叫你們的,」鳴人雙眼咕嚕一轉,連忙補充道:「小心點叫你們。」雙手交叉在胸前,神色止不住地得意,一臉快來誇我吧!

  站在一旁的雛田驀然輕扯了下鳴人的袖子,在他耳旁小聲低喃。「鳴、鳴人……」

  「所以?」佐助淡淡瞥了鳴人一眼,沉著聲,語氣中警告意味濃厚。

  「你、你幹嘛這麼兇,我也沒看到些什麼啊……」鳴人吶吶說道。他本來也只是單純過來想叫他們,誰知道看到小櫻拉著佐助,回過神他和雛田已經躲在草叢觀察他們兩人的行動。

  在佐助如寒冰的眸光下,鳴人眉抖動了一下,悄悄挪動位置站在雛田身後。

  「……卡卡西老師要我過來通知你們一聲,說有事情要和我們說,祭已經收到通知,先行過去了。」明明也沒看到些什麼值得八卦的事,就被佐助莫名其妙的兇了……躲在雛田身後的鳴人越想越覺得委屈。

  「那還不走。」

  「你這個--」差別待遇!鳴人氣結,狠狠瞪了佐助一眼,才邁開了步伐。

  「卡卡西老師是什麼事要和我們說嗎?」一直跟在佐助身後不語的小櫻開了口。

  「應該很重要的事吧?難得看卡卡西老師這麼嚴肅。」鳴人邊帶領著他們朝著火影辦公室方向走去,一邊說道。

  火影辦公室的位置離他們所在處並不遠,不到半刻,他們就已經站在門前,鳴人敲了下門,隔著道門,門裡傳來卡卡西的嗓音。

  「進來吧。」

  「卡卡西老師的工作還是一樣多啊!」鳴人推開了門,望著卡卡西幾乎快被桌上兩側卷軸給埋沒的身影,一臉幸災樂禍的笑著

  這個死小鬼!

  卡卡西輕輕哼了聲,頭也不抬得繼續批改,直到聽見關門聲,才緩緩抬起頭,迅速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看來人都到齊了,那我也不廢話了,在場各位都知道,前幾天霧隱及雲隱陸續有忍者失蹤的事,我派了一批暗部去追查,但他們死了--全軍覆沒。」

  「怎麼會……」

  暗部……居然全都死了?

  眾人默然無語,似乎還在消化著這個消息的震撼。 

  「嗯,但也不完全算沒收穫,第二次派去的那批暗部,在附近搜尋到他們留下的線索,但可惜的是他們也沒能活著回來……」深沉的聲音卻忽然一窒,卡卡西看似隨意地從眾多卷軸中隨意抽出一個卷軸,放到他們面前,「這上面的文字我已經用請人略微看了一下,目前我們這邊的專家能解讀出來的字也儘有復活這個關鍵字,但極有可能與大筒木有關係。」

  「這是什麼意思!」鳴人看向卡卡西,激動的說道。

  「可能……」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抬起眼,看了他們一眼,他才鬆了口說出自己心中的揣測。「有人,想要讓大筒木復活,死去的暗部身上都有大筒木一族的族徽。」

  而且那個「人」,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居然可以把他派去的暗部殺的一個也不剩,何況,派去的那一批其中不乏實力前五的佼佼者。

  「為什麼要這樣做……」小櫻聲音忽然一窒。

  好不容易村子才漸漸變回原來的模樣,五大國在那場戰爭中不管哪一方都只能用損失慘重來形容,那麼會有誰瘋狂的想復活大筒木?!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卷軸我才剛剛拿到,我們會加派人手儘快解讀這上面的意思,應該這一、兩天就可以完成。佐助,我想請你看一下,也許你能解讀出來。」卡卡西抵在桌面上的指尖輕輕一推,卷軸在他們面前攤了開來,扭曲的符號在他們眼前呈現,眾人一想到卡卡西口中所說的可能性,不禁蹙起了眉頭,看待卷軸上的扭曲的文字是怎麼樣也不敢輕忽。

  仔細看了一下,一想到卡卡西口中所說的可能性,不禁蹙起了眉頭,看待卷軸上的扭曲的文字卻看不出什麼端倪,猶豫了一下,眾人的眼神不約而同地朝著佐助的方向移去。

  佐助一眨眼,深黝如死海的闃黑墨瞳漸漸變得如火焰般豔紅,眼瞳緩緩分裂三個勾玉緩緩轉動,隱藏在墨髮後的輪迴眼,隱隱閃爍著令人戰慄的眸光,讓空氣像是瞬間凍結般,讓人一動也不趕動。

  他蹙緊了眉頭,再次眨眼,血輪眼又回復到黝黑的瞳色,輪迴眼帶來的壓抑感也隨之消除。

  「……的確是有這個可能性。」佐助開了口,側過身看向小櫻一行人。「我的輪迴眼也只能洞察出大筒木一族的族徽而已。」

  「果然,你也看不出來……」卡卡西嘆息,微微瞇起眸望向佐助,口中繼續說道:「消息不要傳出去以免造成恐慌,畢竟我們現在也只能解讀出卷軸上有大筒木一族的族徽,霧隱村及雲隱村我會派人去通知。」

  為了處理這件事情他已經好幾晚都沒睡了,精神也差不多到達了極限。

  氣氛像是凍結般沉凝,卡卡西有些疲憊的閉上眸,指輕輕按壓著雙眼內側,向鳴人那覷了一眼,他臉上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收起了卷軸繼續說了下去。

  「鳴人和雛田留在村裡隨時做好準備,不只加強村裡的巡邏,木葉現在開始要加強周圍安全,我們剛失去了兩批暗部,人手短缺,難保他們不會有進一步的動作,考量到新的一匹暗部的實戰經驗可能不足,祭執行任務上會有些困難,因此鳴人、雛田和祭一組,負責加強木葉邊境的巡邏看守,一有動靜馬上像我匯報。」

  「我知道了。」三人面色忽地一沉,默然片刻,一同點了點頭。

  他們並沒有多待,離開前鳴人步伐在門前一頓,轉頭對佐助笑道:「忘記說歡迎你回來,任務結束後大家好好聚聚吧!」語畢,他便轉身離開。

  等他們離開,片刻之後,卡卡西望向佐助與小櫻。「佐助跟小櫻一組,就麻煩你們去追查敵人的行蹤,順便看看,有沒有遺留的東西我們沒找到,這次大家各自小心應對。」

  「不用,我一個人就夠了。」語落,佐助轉過身,緩步離去,輕輕地帶上了門。

  碰!地一聲,不輕不響地迴盪在火影辦公室內。

  小櫻並沒有連忙追上佐助,她靜靜佇立在原地,沉默一會兒,緩緩開口道:「卡卡西老師,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忙……我希望你可以幫我找人接手兒童心理診療室,就算我離開了,我希望診療室可以繼續正常運作下去。」

  「這個沒問題,我等等就去安排,只是佐助那邊我可能就幫不上忙了。」卡卡西輕輕歎了口氣,雙手舉起來,一副投降狀。

  「沒關係,我並不是想說這個的,而是另外有件事--」一頓,小櫻表情有些歉然地笑了。「抱歉……我在你們一直面前都都這麼任性……」

  卡卡西擺了擺手,示意小櫻不必繼續說下去。「其實派妳跟佐助一起出任務不完全出於私心,畢竟妳是醫忍。」卡卡西一笑。「他很單純,就像是個孩子,如果一個人的話只會鑽牛角尖。關於心理這部分,不是妳專業的一部分嗎?況且以妳現在的實力,我想沒有人比妳更適合接手這個任務了,妳不是為了這點一直努力到現在嗎?」

  卡卡西朝著小櫻眨了眨眼,聽見他的回答,她先是一愣,低下頭淺淺地笑了。眼眶的灼熱難以舒解,只得閉上眸子,她用力點了點頭,輕輕伸手抹去幾度險些奪眶而出的淚。

  她一直一直,都在努力追上他們的腳步。

  真的,很想。

  她其實,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愛哭的自己,軟弱的自己,沒用的自己。

  她不想要在因為實力不足,害了她所珍惜的人,不想要在做個只是個軟弱不停哭泣的人,她也想要成為夥伴的助力之一……

  「那妳要說的另外一件事是?」

  清麗秀顏終於緩緩抬起,翡翠般的綠瞳閃過一抹奇怪的神色,幽幽地抬眼,笑了,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我--」

  一時默然,看著小櫻堅定的神色,他一手肘抵在桌面上,抬手捂住眼眸,另一手指尖不規律的敲打,他似乎整個人有些焦慮。

  「我知道了……」卡卡西一怔,良久,他才開口

  卡卡西不知道小櫻是什麼時候離開了火影辦公室,憶起小櫻最後一句話,當時他不禁微微瞠目,凝重的氣氛讓空只持續了片刻,卡卡西嘆了口氣,眸底似乎有些哀傷。

  他們都改變了,就算不去像前推進,那些孩子也知道該怎麼前進了,他不能永遠的保護著他們。

  這點他很清楚。

  非常……清楚。


《只是一根毛的閒聊》
忘記跟朋友約吃飯,所以改成11點PO
因為這次文字跟上次一樣有點多 下次就是5天後見面(時間好像越來越久欸)
就看在我字數量上這麼有誠意原諒我吧(笑)

但實在是太想太想寫自己想寫的部分,所以乾脆直接一次PO上了
很少寫這種感覺有陰謀論的東東,如果有機會寫上打鬥那就更好了

終於,可以好好鋪墊我想寫的部分了~A_A
前面鋪的好後面沒煩惱
大家敬請期待吧  5天後見

 

免費小遊戲 2016-04-13 10:35:37

推推~http://avsex7av.com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6-02-26 15:10:12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 2016-02-26 17:30:04
布 丁♥ 2016-02-25 22:57:09

慢慢的填吧
只要不要斷頭就好哈哈
有坑不填是很壞的會被打XD
不過看到被抓包的鳴人 讓人覺得很好笑
依然的失敗阿
而小櫻也長大了很多想法也變了吧
大家都在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堅強
喜歡這樣的感覺

雖然五天看起來很久
不過我會耐心等待的
加油毛姐

版主回應
哈哈 我果然是坑王加斬頭王
佐助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被鳴人跟蹤呢~
其實長大的櫻 遊戲是BORUTO的櫻我都很喜歡
一路看到現在覺得天啊!!大家都長大了 很感觸阿Q-Q
時間真的越來越久啊XD
不過應該不會坑 因為最近開始閒了起來(?)
我會努力把坑填完的的的
2016-02-26 17: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