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16-02-20 12:00:00宅女系☻女王毛

《佐X櫻》御來光(ごらいごう),三。

  卡卡西的話語在腦海迴盪,胸腔一股怒火止不住地炙熱燃燒著。他憶起之前在旅途上,遇到了木葉的暗部,一見到他立刻轉身逃開,當時他感覺到對方身上竟然有尾獸的查克拉。
 
  心中驚覺不對,他立馬追上前用寫輪眼讀取了對方的記憶,他只知道小櫻與一個叫城戶的人戰鬥過,只不過那個人最後逃掉了,同時也知道了城戶的據點,他並沒有多做停留,立刻前往他們的據點。
 
  他對小櫻很放心,她不是個衝動的人,但他並不知道其中還有這樣的緣由,而小櫻居然沒有等待支援,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應戰?!
  她瘋了嗎?
 
  卡卡西說沒必要怪自己?根本不可能,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沒有伴隨傷痛的教訓根本沒甚麼意義,他必須,將這些教訓深深地、狠狠地,烙印在他的心上,鼬是為了什麼犧牲他記得一清二楚,他怎麼可以忘記這件事情,坦然地入睡?
 
  因為他的血脈,因為他的眼睛,都是這一切,讓他的周遭的人、事、物變得瘋狂,甚至,連同他珍惜的人也遭遇了不幸。
  鼬殺了族人,為了讓他繼續活著,讓他繼續成長,繼續看著這世界的變化。
 
  十六歲的時候,輪到他殺了鼬。
  他永遠記得那一霎那,鼬沾滿鮮血的手,輕點著他額,指尖力道漸漸下沈了,重重摔在地上,明明聲響不大,卻彷彿震碎了他的心,那力道輕得像是鼬不存在一般,只有炙熱的溫度一路下滑,直到消逝--
  分不清楚臉上的溫熱是血還是淚。
  那樣的溫度,燙得令人難以呼吸,簡直像是靈魂被抽離一般,空洞的令人難熬。
  他很痛,痛到癱軟在地上細細抽搐,連呼吸慢得都像是隨時會停止,但疼痛在體內不住擴張,盤踞著他每一根神經,側過頭,迫瀉出的卻是涓涓的溫熱血液。 
  眼前,腥紅染騙了一切。
 
  生命的重量,輕的像是虛無。
  失去了族人、失去了家人,除了這雙眼,他幾乎失去了一切,他的人生,可以說的上是一無所有--
  他並不怪任何人,所有的事物都是環環相扣,這一切都是他做的選擇。
  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他是個不配愛人,也不值得被愛的人,因為宇智波一族的愛,本身象徵著詛咒。
 
  經歷過了許多事,他想法變了很多,因此,他很珍惜現在這些同伴,但他只會不斷地傷害他人,也沒有這個自信不去傷害他人,與其這樣不如不要見面。
 
  他不想要在有任何一個他所珍惜的人在死去經歷,他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失去了,因此他們的存在變成他陰暗的人生稀微的光芒,因此,他比任何人都更重視。
 
  如果想得到某些東西,就得付出同等的代價,他必須付出的代價是孤獨也無所謂,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他們依舊站在那--
 
  而現在,就連這些也要奪走嗎?
 
  正因有了重要的人,所以才悲傷、才害怕。他的人生裡,從來沒有任何人、事、物不用支付任何代價就可以獲得,而他,往往都是在付出巨額的代價後,在徹底失去一切。
 
  連自己出生的村莊、親生哥哥都可以傷害了,他並沒有那個自信不傷害他人。
 
  只要一個人,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這是他對自己的懲罰。
 
  他很怕,怕傷害了他們,怕著他們失望的眼神,怕他們某天突然真正的放棄了他,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他們所期望的那般--
 
  他其實並不是他們心中所想像那樣溫柔的人。
 
  他其實是個糟糕透頂的人。
 
  「佐助!」
  收到卡卡西老師的訊息,匆匆向下屬交帶了幾句,連忙追了上來,深怕下一秒又錯過了他。她拔足狂奔的腳步,一刻也不敢稍歇,直到那到熟悉的頎長身影映入在她眼簾。她彷彿不敢置信地瞪著那眼前的身影,隔著好一段距離,她已經不自覺得大喊著他的名子。
 
  急促的的嗓音驀地拂過他耳畔,嗓音中的焦灼似乎隱隱顫動了他的神魂,他惶然回首,模樣一如她十三歲的青澀年紀,這樣的情景在旅途中,偶爾一閃而逝的緋色身影。
 
  那雙綠瞳依舊是像當年,清澈而透明。
 
  直直地,望入的他的眼底,筆直地,朝著他前進。 
 
  他回來了,這個她不停追逐的、愛著的男人。
 
  她氣喘吁吁的跑向前,伸出手拉住了大袍,櫻色的髮因為奔跑而凌亂,絲白的玉頰透出粉嫣的緋紅,當櫻順過氣,抬起頭恰巧對上佐助雙瞳,四目相交的那一剎那,時間,像是凝結了般。
  「歡、歡迎你回來--」她想,現在自己的模樣一定糟透了,一點也不浪漫的重逢,但不知為何,她的眼眶隱隱酸熱了起來。
 
  淚水在她眼眶裡打轉,幾近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包括眼前至今為止花了自己人生大半光陰,不停地追逐著、等帶著的男人。
 
    佐助凝視著小櫻這副稱得上是狼狽的模樣,一絲絲異意的感覺滑過他的心頭,寒鐵般剛冷的表情微微地動容,覷著她綠瞳中倒映著他的身影,不由自主地唇角緩緩地、淺淺地勾揚。
 
  小櫻靜靜凝望著佐助,誰也沒有先開口,沒有任何言語,但她的腦海裡,浮現了這段話。
 
  --我回來了,櫻。 
  熱淚,盈眶。
  歡迎你回--
《佐X櫻》御來光(ごらいごう),三





圖源:じゃんぷ ‏@ah0029 


--
  卡卡西的話語在腦海迴盪,胸腔一股怒火止不住地炙熱燃燒著。他憶起之前在旅途上,遇到了木葉的暗部,一見到他立刻轉身逃開,當時他感覺到對方身上竟然有尾獸的查克拉。 
  
  心中驚覺不對,他立馬追上前用寫輪眼讀取了對方的記憶,他只知道小櫻與一個叫城戶的人戰鬥過,只不過那個人最後逃掉了,同時也知道了城戶的據點,他並沒有多做停留,立刻前往他們的據點。
  
  他對小櫻很放心,她不是個衝動的人,但他並不知道其中還有這樣的緣由,而小櫻居然沒有等待支援,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應戰?!

  她瘋了嗎?
   
  卡卡西說沒必要怪自己?根本不可能,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沒有伴隨傷痛的教訓根本沒甚麼意義,他必須,將這些教訓深深地、狠狠地,烙印在他的心上,鼬是為了什麼犧牲他記得一清二楚,他怎麼可以忘記這件事情,坦然地入睡?
 
   因為他的血脈,因為他的眼睛,都是這一切,讓他的周遭的人、事、物變得瘋狂,甚至,連同他珍惜的人也遭遇了不幸。
 
  七歲那年,鼬滅了一族交換了他的生命,為了繼續活著。
  
  十七歲的那年,他殺了鼬,即便他沒有遵循鼬所希望的那般活著。
  
  他永遠記得那一霎那,鼬沾滿鮮血的手,輕點著他額,指尖力道漸漸下沈了,重重摔在地上,明明聲響不大,卻彷彿震碎了他的心,那力道輕得像是鼬不存在一般,只有炙熱的溫度一路下滑,直到消逝--
 
  分不清楚臉上的溫熱是血還是淚。
 
  那樣的溫度,燙得令人難以呼吸,簡直像是靈魂被抽離一般,空洞的令人難熬。
 
  他很痛,痛到癱軟在地上細細抽搐,連呼吸慢得都像是隨時會停止,每呼出一口氣,聽在他耳裡都像是哀鳴,疼痛在體內止不住擴張,盤踞著他每一根神經,側過頭,迫瀉出涓涓溫熱血液,逐漸地在他周圍暈了開來。 
  
  連雨也洗不清
眼前,腥紅染遍的一切。  
  
  生命的重量,輕的像是虛無。
 
  時間不停延伸,像是過了好幾年般,他彷彿想起了很多事。
失去了族人、失去了家人,除了這雙眼,他幾乎失去了一切,他的人生,可以說的上是一無所有--
  
  他並不怪任何人,所有的事物都是環環相扣,這一切都是他做的選擇。
 
  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他是個不配愛人,也不值得被愛的人,因為宇智波一族的愛,本身象徵著詛咒。
     
  經歷過了許多事,他想法變了很多,因此,他很珍惜現在這些同伴,但他只會不斷地傷害他人,也沒有這個自信不去傷害他人,與其這樣不如不要見面。   

  他不想要在有任何一個他所珍惜的人在死去經歷,他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失去了,因此他們的存在變成他
 陰暗的人生稀微的光芒,因此,他比任何人都更重視。
 
  如果想得到某些東西,就得付出同等的代價,他必須付出的代價是孤獨也無所謂,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他們依舊站在那--

  而現在,就連這些也要奪走嗎? 
   
  正因有了重要的人,所以才悲傷、才害怕。他的人生裡,從來沒有任何人、事、物不用支付任何代價就可以獲得,而他,往往都是在付出巨額的代價後,在徹底失去一切。
 
  連自己出生的村莊、親生哥哥都可以傷害了,他並沒有那個自信不傷害他人。
  
  只要一個人,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這是他對自己的懲罰。   
  
  他很怕,怕傷害了他們,怕著他們失望的眼神,怕他們某天突然真正的放棄了他,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他們所期望的那般--   
 
  他其實並不是他們心中所想像那樣溫柔的人。   
 
  他其實是個糟糕透頂的人。      
 
  「佐助!」
  
  收到卡卡西老師的訊息,匆匆向下屬交帶了幾句,連忙追了上來,深怕下一秒又錯過了他。她拔足狂奔的腳步,一刻也不敢稍歇,直到那到熟悉的頎長身影映入在她眼簾。她彷彿不敢置信地瞪著那眼前的身影,隔著好一段距離,她已經不自覺得大喊著他的名子。
 
  急促的的嗓音驀地拂過他耳畔,嗓音中的焦灼似乎隱隱顫動了他的神魂,他惶然回首,模樣一如她十三歲的青澀年紀,這樣的情景在旅途中,偶爾一閃而逝的緋色身影。
 
  那雙綠瞳依舊是像當年,清澈而透明。
 
  直直地,望入的他的眼底,筆直地,朝著他前進。 
 
  他回來了,這個她不停追逐的、愛著的男人。
  「歡、歡迎你回來--」她想,現在自己的模樣一定糟透了,一點也不浪漫的重逢,但不知為何,她的眼眶隱隱酸熱了起來。
 
  淚水在她眼眶裡打轉,幾近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包括眼前至今為止花了自己人生大半光陰,不停地追逐著、等待著的男人。
  
    佐助凝視著小櫻這副稱得上是狼狽的模樣,一絲絲異意的感覺滑過他的心頭,寒鐵般剛冷的表情微微地動容,覷著她綠瞳中倒映著他的身影,不由自主地唇角緩緩地、淺淺地勾揚。
 
  小櫻靜靜凝望著佐助,誰也沒有先開口,沒有任何言語,但她的腦海裡,浮現了這段話。
 
  --我回來了,櫻。 
   
  熱淚,盈眶。
     
  歡迎你回來……
  


《只是一根毛的閒聊》 
更拉更拉!!本來這文量跟第二章是同一章啊
沒騙你們吧,看起來很長吧
簡直是嚇死人了,太久沒打文很難控制量啊~~
不過偶爾這樣小小爆走,可以偷懶也不錯呢(´⊙ω⊙`)
最近我勤勞到有點不像話啊
下一篇,三天後發,問我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假日就是要出去玩啊,不然要幹嘛~థ౪థ
KUROink 2016-02-20 19:50:02

感覺這真的就是他會選擇的道路啊
這個什麼都往自己身上背的死傲嬌>口<
不過原來櫻沒有被抓走嗎@@?還是被抓走之後又自己出來了呢?
總之兩人能見面真是太好了!

題外話,還是覺得櫻密傳裡兩人互動太少了啊=3=我想看宇智波贖罪暨戀愛物語~~
只能靠每天守著毛姐了吧XD

版主回應
這個什麼都往自己身上背的死傲嬌(+1)
我看櫻秘傳事小櫻被抓走,她沒有等祭跟井野,直接一個人就上了
這段我其實滿喜歡的XD
兩個人見面真的是太少了啊啊啊
只好腦補佐助跟小櫻初去旅行的故事了Q-Q
2016-02-22 01:47:55
布 丁♥ 2016-02-20 19:03:26

看到兩人終於見面
萬分感動
在說明家族背負的一切
更是讓人有畫面
一想到鼬就覺得好難過阿QQ
不過剪一半的份量
真的差不多是兩章量阿
感覺毛姐是個靈感一來擋不住的寫手!!

加油毛姐

版主回應
鼬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哥哥啊
除了佐助我最喜歡的就是鼬了啊
佐助跟鼬戰鬥的那一木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虐Q皿Q
是吧 不剪掉感覺就過長了XDDD
自己看到也嚇到了
2016-02-22 01:44:19
悠 茵 2016-02-20 15:08:38

沒搶到沙發(哭
毛毛,看背後!
心理描寫真的很棒呢QQ,很喜歡
很有感觸
覺得感動嗚哇哇哇——
(拍桌拍桌
還要還要QVQ

版主回應
佐助是個內心戲很強的
一定是個悶騷悶騷悶騷
後天才PO啊 可是雖然這麼說我也沒什麼在打XD
2016-02-22 01:3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