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 GT-R將現身 贊助
2014-07-08 16:49:16海貓

[奧德賽] 05-尋找,那些不被告知的真相


亞蘿沉默的坐在阿爾戈號的欄杆上,輕輕的用手指梳理著亞蘇的羽毛,草原顏色的雙眼混雜各種思緒而沒有結果。

微弱的光線變化和飢餓感說明了時間的流逝,再這樣下去就只能餓死在這個鬼地方。

這跟當初她所想的不一樣,雖然知道會有危險但她相信自己總能解決,而現在她什麼都做不了。

緊緊咬住下唇,滿腔怒氣無處發洩。瞪著緊鎖門板的船長室,自己應該要相信船長嗎?

在所有船員都回來後,船長召集了大家,除了宣布歐佩洛是害他們掉落海底的敵人外也提出自己在神殿中的發現-人骨箱和八角杖。

大概是禁術相關的道具,根據船長的推斷,這應該可以帶他們回到海面上。

但是,想要使用八角杖也沒那麼簡單,必須先找到不知散落何處的人骨再奉上鮮血才能開啟箱子。

聽起來就很坑。

感受到女性因煩躁而加重力道的手指,亞蘇扭動身體,脫開亞蘿的手。屬於動物的深邃黑眸直直的盯著主人,似乎在詢問為什麼而煩惱。

沉默了下,亞蘿有些無奈的嘆口氣,把鳥類抓回肩上。「走吧,去找人骨開箱子。」

「啾啾?」拍動翅膀,揚起主人火紅色的髮絲,亞蘇歪著頭發出疑惑的叫聲。

「閉嘴,我才沒有相信那缺氧船長。」惡狠狠的瞪了肩上的無辜鳥兒一眼,亞蘿跳下欄杆。「只是想法剛好一樣。」

縮瑟了下,亞蘇很識相的闔上嘴,就怕再出聲會被拔毛剪翅膀。

亞蘿對這樣的決定沒有把握,或許還會更糟,但她只想盡可能的去試一試。

畢竟,她答應了人要回家的。

而船上的其他人也應該要回家。

下了船,簡單環顧四周後決定先從沒去過的民居開始找起。

一長排的民居建立在阿爾戈號的左方,大部分是石頭建造的,外觀看起來都差不多。所以在選擇上就憑直覺了,隨意挑了一間順眼的便走了進去。

這間民居的擺設很普通,家具甚至有點少,應該只有單人居住。

不曉得人骨的實際大小,亞蘿只好從看起來很能裝東西的衣櫃查起。

打開比自己還高一個頭的大衣櫃,裡面沒有想像中的裝滿物品,反而只隨便塞了幾隻不成對並且發出臭味的舊襪子。

嫌惡的甩上櫃門,對原主人的骯髒習慣感到不齒。放棄了什麼也沒有的衣櫃,亞蘿改往體積較小的櫥櫃走去。

櫥櫃沒有特別裝飾,只有一個造型樸素的把手。拉開櫥櫃,一大群長相詭異的魚類就像被驚擾的蜜蜂般迎面衝來。細長的尖嘴加上像蟲子翅膀不停拍動的透明魚鰭發出嗡嗡的聲響。

再次摔上櫃門,完全不去關心還有幾隻小魚被夾在門縫裡死命掙扎。然後在亞蘇興奮的想去追怪魚之前早一步把鳥類壓回肩上。

「不要去追怪東西。」

對房子裡的一無所獲感到煩躁,不過對於本來就不知道在哪裡的東西要找當然比較麻煩,她願意先撥一點明天的耐心額度來用。

猜想也許人骨會藏在書櫃裡,反正房裡能翻東西也只剩書櫃了。一層層的書格被塞得滿滿的,而
且每本書名都深奧到讓她想問候一下這裡的主人。

「飼養小動物對強大心靈的幫助?這是什麼阿……」手指掃過一個又一個的書背,最後停在《交友必勝法101》上。

自己才不是對書的內容有興趣才想看的,自己是要找人骨才這麼做的。

對,她是要找人骨。

彎曲起手指,勾出書本。書的封面是很精緻的燙金字體,拿在手裡頗有重量,很像家裡那一堆的骨董藏書。

把書拿到一旁的小茶几上,翻開深色的封面,肩上的亞蘇也認真地瞪大眼眼睛,想好好看一看主人喜歡的神祕物品。

跳過一開始潔白的蝴蝶頁,進入正題,但印入眼簾的卻不是她所想像的教學文字,而是……

「這到底是什麼見鬼的房子!」耐心在一瞬間榨光,亞蘿大為光火的把書摔在地上,書背跟書頁啪一聲分家,散在地板上。

放棄在民居中繼續搜索,亞蘿離開那棟讓她耐心耗盡的破房子後順路繞到中央廣場。

廣場石碑上的內容是在聽船員們討論後才了解的,複雜的說有長長一大段,但反正就是講到爛掉的你爭我奪,不意外。人本來就是可以自相殘殺卻還心安理得、沾沾自喜的生物,包括自己也是。

這時,肩上的亞蘇似乎對上次沒有多加著墨的石碑很是好奇,拍了翅膀便往石碑頂端飛去,在上頭亂踩胡咬。

本來想直接走掉,但看到亞蘇玩得這麼開心,加上認定石碑沒有危險,亞蘿也放心的讓鳥兒去玩樂。自己則轉身觀察四周,思考接下來的搜索地點。

「啾啾!」伴隨著亞蘇有些驚恐的叫聲,還有一些硬物落地的撞擊聲從身後傳來。

亞蘿馬上就回頭了,伸手接起那隻愛玩又沒膽的寵物,無奈地安撫受驚嚇的鳥類。同時也對石碑產生好奇,並沒有想像中堅固,石碑左邊的角落已經碎裂了。

「太不堅固了吧……」盯著石碑,心中沒來由地升起一個有點犯賤的想法,真想試一試到底有脆弱。

先是試探性地抬起腳輕輕一踢,石碑馬上就不給面子的微微晃動,落下更多的粉塵碎屑。亞蘿不信邪的再用力的多踢幾腳,石碑嘩一聲向後傾倒,掀起一陣粉塵。

揮開遮去視線的灰霧,在石碑之下有個小小圓洞,像個容器般盛裝一塊刻著八芒星圖騰的灰白色骨頭。

「找到了?」驚訝的看著眼前意外的收穫,沒想到東西竟然藏在這種無聊的地方。蹲下身,瞇起碧色眼睛仔細觀察這塊據說能開啟人骨箱的神秘人骨。

求知慾旺盛的紅色鳥類早忘記剛剛的驚嚇,興奮的跳下地面想用嘴去咬一咬,彷彿這樣就能清楚人骨的來歷。

眼明手快的拍掉鳥兒的動作,亞蘿完全不讓牠有機會去碰觸這種邪門的物品。

人骨上的八芒星散發著令人厭惡的氣味,讓人不禁懷疑將血灑上後的安全性。

心中的想法糾結著,亞蘿無語的望著人骨,在深吸一口氣後做出決定。

血就血,這種要多少有多少還不用錢的紅墨水她才不會小氣。更何況,要是因為糾結這種小事導致回不了家被某個缺氧腦殘怨念,她會更想死。

抽出掛在腰際的匕首咬在嘴裡,翻出右手腕,毫不猶豫的往刀口劃去。然後握緊拳頭,比起髮色
還要更加鮮豔的紅色液體便沿著手臂緩緩滴下。一點一點的,全數落在灰白色的骨頭上。

「該死……好像割太深了……」看著血流不止的傷口亞蘿才想到奉獻鮮血應該只要一兩滴意思一下就好了吧?自己幹嗎沒事割個這麼大洞?在海底待久了連自己也缺氧了嗎?更加意識到回到海面上的迫切性,亞蘿的臉色也變得愈加凝重。

被趕到一旁的亞蘇有些擔心,但主人嚴肅的表情又讓牠不敢出聲。

被血跡染紅的人骨散發更加詭異的氣息,暗紅的顏色就像繪本中的地獄一樣。

「算了,當送的……」嘖了聲,亞蘿把匕首轉一圈後收回鞘內,撿起地上那塊觸感冰冷的人骨,握在手中。

「去神殿吧。」

然後準備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