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ki Alto 9代目曝光 贊助
2021-11-10 23:31:18andie

聲音出走

20161110

晚上的課,幾乎沒辦發出聲音了⋯⋯

拿著麥克風,用力試圖發出足夠聲量的聲音,卻效果有限。媽媽級的學生,從包包神奇地摸出薑片,拿到講台來,疏解了磕掉好幾條喉糖卻仍緊鎖的聲帶。但是,課,應該無法如預期般進行了,所以,怎麼辦?

帶團體⋯⋯讓學生針對上星期看的影片做討論,討論他們的擔心,討論他們看到家庭做得還不錯的地方是什麼⋯最後一題,還可以做些什麼可以讓事情變得更好先hold住⋯⋯然後,趁機放鬆聲帶、灌水⋯⋯接著引領學生看到自己的擔心跟個案可能的擔心之間的落差。

這樣,帶過兩個小時,也將會談的原則帶入。

下課之後,學生圍上來,送維他命C的,加碼薑片的,要我好好休息的,還有進修部助理送來醫療級的喉糖⋯⋯

一整個被照顧到的老師,回家的路上不斷地想,聲音,是我傳達意念的強力工具,如果,哪天,這個工具消失了,我還可以怎麼讓人明白我的想法?還能夠如何提供訓練,激勵學生?

因為天生聲音的加持,提供服務、帶領訓練、授業解惑,都相對簡單許多(其實,我真的有注意自己如何發聲,讓聲音在不同的場合有不一樣的力道),哪天,不再有這樣的優勢,我有沒有辦法透過其他的方式仍然做著我喜歡的事?

相信嗎?剛剛跑出來的答案竟是「寫文章、做研究」⋯⋯

瘋了!

但,奇怪的巧合讓我免不了想到,這是否是一種身心症狀,或是一種奇異的提醒

從高雄回來的時候,聲音還在,昨天白天,聲音跟我相處融洽,晚上跟工作團隊開會,姊姊們長鞭揮下,訂出交稿日期。今天早上,聲線飄忽,中午,有人離家出走了⋯⋯

少了聲音,也就會自然減少訓練場次,更別說社交場合了,於是,重心回到文字,那個,被徐老師比喻為演奏鋼琴的文章撰寫,非得展開,否則,一肚子的話想說卻無處說,只有內傷的份。

老師今天寄了十幾篇他的文章過來,讓我的電郵幾次當機⋯⋯海外補給船也開始入港,似乎都在提醒:安靜下來,開始創作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