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1-12 12:26:25andie

好幸運喔!

20141112

今天一早出門的時候,剛好碰見對門的小姊妹跟她們的姑姑準備去奶奶家。當我們一起進入電梯,電梯門還沒有關上,電梯卻整個暗掉了。那時我還在想:【哎呀,電梯怎麼壞了?】小姊妹的姑姑卻馬上以堅定的語氣要求孩子們趕緊離開電梯,然後,不斷地說著,【哇!我們好幸運喔!電梯壞掉可是我們沒被關在裡面耶!好幸運好幸運!來,走樓梯吧!】

就這樣,原本有點被嚇到的小姊妹,開開心心地開始蹦蹦跳跳下樓梯,因為,【我們好幸運!】

開車到學校的路上,我不斷地回想著小姊妹的姑姑說的話:【好幸運喔!】儘管她一開始得知電梯壞掉時的緊張態度讓我覺得似乎沒有必要,但是,細想一下,是耶!電梯的壞掉可能會有很多樣態,甚至會是現在進行式,趕緊出電梯才是最安全的做法,而且,完全沒錯,真的好幸運喔!不是在我們搭到一半的時候卡住,不是在電梯門一開的時候沒了車廂,不是在關上門之後直直下墜...真的,好幸運才能穩穩地站在電梯車廂裡面,抬頭看著車廂天花板的燈,說,【嗄?壞掉了喔!】然後還能若無其事走出沒有關上的電梯門...

到了學校之後因為整理系所評鑑所需要的資料,看到學生給我的評鑑成績,嗯,這個,欸,怎麼跟實務界給的回應差那麼多咧?一邊看,一邊自己思考著,我這樣的一個老師,到底,會讓哪些學生覺得有幫助,哪些學生覺得難以負荷?

在實務界工作過的學生,不只一個回頭來告訴我,儘管我的課程要求嚴格,常會讓他們有喘不過氣的感覺,但是當自己撐著,喘過去之後,回頭再看,會覺得真的學到很多。回想著自己的求學歷程,哪一次不是撐著過的?哪一堂課是駕輕就熟的?挑戰,似乎對我來說是一種常態,於是,給學生挑戰,也就成為我對自己角色的認定。曾經有個朋友對我說,支持別人穿越他們的極限,相信他們可以做得到,那才是真的支持!我聽進去了,也開始這樣地期許自己。於是,原本【溫暖的助人工作者】那一塊的假裝,慢慢從我身上剝落。甚至當我在做督導的時候,也開宗明義地說,我不是採取溫暖派別的,如果需要撫慰取暖的,嗯,我想,我暫時幫不了忙。
今天,透過來來回回不斷地自我對話,我發現,如果,帶著想要挑戰自己的意圖的學生,來到我的課堂上,會有一次又一次的收穫,因為,他們透過觀念的撞擊,可以不斷地受到挑戰,然後擴展極限。但是,如果,帶著需要被老師肯定的期待而來的學生,會愈來愈難從我這邊得到滿足,實在是,老師自己明白了一件事情:所有的肯定,都不及自我肯定來得有用,而且,我的肯定,也只是我的喜好而已,並不表示被我肯定的人的價值高低,是吧?肯定本身其實並沒有甚麼太大的價值,是【接受肯定的人】決定了這肯定的價值而已。而我希望我的學生,能夠學習到,不管,有沒有接受到任何的肯定,他/她自己,可以清楚自己的價值在哪裡。

然後,我又想到了早上的【好幸運喔!】

是呀,如果不是有些學生不習慣於我的要求,給了我一些挑戰,我就不會開始思考到底自己的教學方式對哪些人是有幫助的,還可以怎樣擴及到原本不在我的【勢力影響範圍】內的人(因為,這就是我需要擴展的極限)。而且,原本的狀況其實可以更慘,他們可能可以連署去跟系上反應說我是一個不適任的教師,根本沒有資格來教他們,或者,他們就把我的評鑑分數直接落底,讓系主任來約談我,但是並沒有,在某些分數上我比系平均高一點,某些分數上則拉低了系上的平均分數。而這,讓我開始有著好奇,這些分數高的老師們,他們是怎麼讓大部分的學生心服口服?面對不同的族群(實務工作者與沒有實務經驗的學生),我該用甚麼方式來讓學生們學習到基礎的專業知能,還能明白他們未來需要面對的職場?

一刀兩切,說他們不識貨,說他們程度不夠到理解老師的好,說天下皆醉我獨醒....這是一個讓自己留在舒適圈繼續自我感覺超級良好的方式。只是,內心深處,套一句周玉蔻對鍾小平說的話:【你的良知很清楚】,內心深處會知道,不是的,是我們沒有懂人家,我們用了人家不懂的語言來削弱打擊人家,我們,沒有試圖跟人家合作,還把人家貼上了各式各樣的標籤,來證明我們自己的學識淵博經驗豐富無懈可擊...

好吧!再來看看可以怎麼調整,怎麼把語言再調整到十幾二十歲的世代可以聽懂的話語,再把教材的順序調整到他們可以喘著接受的狀態。既然發了這樣的願,那就,繼續努力吧!

上一篇:聲音出走

下一篇:一生如斯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