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昂海外代購 天天有驚喜! 贊助
2021-11-07 23:51:00andie

三十年的返轉

20201107

老師頷首點頭,緩緩地說著:「你們受苦了!受苦了!」

-----------------

說好,今天要來做社會學的觀察。不過,台上的同學用力且盡職地想要炒熱氣氛,學校禮堂的音響賣力但已超過負荷地只能將訊息傳遞到前排,加上超過六百個人在會場中穿梭走動相認驚呼...我,只能努力降低自己感官的接收,以調節外界環境對我腦袋的重擊。跟身邊同班三年(不過這是今天透過另一個高一同班同學的提醒才記起來的)的同學小小聊著整個會場的狀態。她說她的高中生活,從一開始,就非常沉重,今天,也是鼓起勇氣,才從北部搭車南下...其他眼神中透著安靜的好多同學(可能外表並沒那麼安靜),似乎,有著類似的狀態,三十年,人生走了好多圈,而高中這三年,是過去生命中曾經的重重一筆,但彷彿卻又可以輕輕抹去...

於是,大家配合著一些可以配合的活動,小小抗拒著一些不想遵從的要求,彼此沒有太多的過問,很在當下地相互交流,很當下,也很,輕輕。剛剛好的,輕輕...

其實,我對於這樣的輕輕,是讚賞的!

輕輕的一些關心,收到,那妳呢?

滿好!點點頭,那好那好...

怎麼都沒變?

哪有?變了變了!

怎麼可以變這麼好看?

哪裡哪裡?謝謝啦!

就這樣,沒有戲劇節目可能出現的誇張情節,就是,輕輕,點到,收到,以前錯過之後要再繼續的,從今天重新連上,就再繼續吧!不然,也好,也好...

幾個同學說著想念我們的地理老師,是,那也是我想念的老師。圓圓的身形,靦腆的笑容,上課的時候深入淺出精準掌握進度,讓地理課,有了空間的想像(我聯考分數最高分的就是地理成績,雖然熟知已不存在的中國大陸的地理人文好像也沒什麼用,但至少,訓練了我對空間的想像能力)。地理系,原本是我的前面志願之一,不過,嗯,別再問為什麼,反正沒唸成地理系...於是在會場中,搜尋著老師的身影,然後一轉頭,瞥見某個班級正簇擁著身形勻稱,但有著同樣靦腆笑容的長者,問了問身邊的同學,大家都難以確定,於是起身,跨過重重障礙(還好有練過,腿還可以抬起來),到了不知道是哪班同學的桌前,問了不知道到底是哪位的某位同學,請問,這是某某某老師嗎?同學用力點點頭,對!

然後在某班同學照完相之後,跟老師說明來意,轉頭想把老師請回我們班上的桌子前時,看見全班參與校友返校的同學們都已經站在走道前恭迎老師,隔壁班的同學則對我比出手勢說她們要是下一桌。一時之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在腦袋裡飛快地想著,如果我是這樣被恭迎的老師,我應該會,很感謝自己能被學生明白,也,可以拍拍自己的肩,沒有對不起這個位置...

然後一路上,老師對著簇擁著她的我們說著,「你們受苦了!受苦了!」

這是第一次,在畢業三十年後,彷彿被高中老師輕拍著,「老師明白!老師懂...」靜靜微笑著的老師,用她特有的穩定力量,撐托著那三年,也繼續輕柔撫慰了三十年前沒被接到的自己...

----------------

是說,昨天才在找麻辣,今天完全不記得她樣子的國中同學就在見者有分的狀態下給了我一罐闆娘同學自製的素食麻辣醬,笑著,感謝闆娘同學的同時,也偷偷跟上面的那位說,收到收到,謝謝了!

上一篇:老師掰掰~~

下一篇:就醬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