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01 15:16:51andie

最重要的事

20211031

原本只是因為研究的需要,回高雄收個案,加上筆電送修尚未ok,打算兩天左右就北返,星期五開完會,輕裝就回來了。

在搭公車前往高鐵站的過程,媽媽開始傳著不是很明確的訊息(那個年代的人似乎不太會抓重點?),大意是爸爸的身體有些狀況,又拒絕看醫生之類的(這個部分的抱怨她倒是十分清楚地表達)。在高鐵上繼續打電話確認爸爸狀況,說是爸爸願意去看醫生了,醫生把脈感覺沒事,所以回家如常作息了。當確定沒事之後,我繼續原本的邀約,而手機電力在這時候以超級快速的狀況下降中,以致於完全沒收到爸爸後來去急診的訊息。

等到回家之後,爸爸如常在洗碗,媽媽開始用她特有的邏輯順序描述事件的經過,當好不容易搞清楚始末,明白他們隔天需要再去門診確認狀況,在仔細觀察感覺爸爸的身體表徵,知道爸爸當下不會有事,也喚起媽媽需要照顧協助老公而不是批評抱怨老公的意識(我其實只是不帶評斷地點出,老公是她的,不是我的!她就突然擔起責任而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碎碎叨唸爸爸受到症狀影響下的異常舉止),我進入另一個工作狀態,準備隔天的訪談。

星期六一早,被妹妹的電話叫醒後,爸媽已不在家。繼續連繫,得知爸爸的狀況需要住院開刀,目前先施術緩解爸爸身體的壓力,而且門診以及之後動刀的醫師算是口碑良好的年輕教授後(嫂嫂的醫師妹妹在這時起了關鍵作用,讓教授醫師更積極安排住院開刀),我先去中醫診所讓醫師大哥調整我的狀況,也告知爸爸需要住院開刀的西醫診斷,並確定中藥可以繼續服用,然後得到「妳已經操勞過度」的診斷,跟著在心包經被下了三針,讓身體自體修復一下之後,搭聽說是全國最便宜的高雄市小黃計程車去醫院接爸媽轉診到高醫(施術的醫師是高醫派駐在市立醫院的醫師,回高醫有著比較多的資源)做術前檢查,而我則回家,進行下午的訪談。

訪談結束跟工作夥伴交換一些心得,意外收到美味烤蕃薯一顆。回到家好好地跟爸媽了解醫師評估,討論我留在家對他們的幫助(疫情期間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去陪病),初步決議,我先依照原本計畫返北(下個週末有個千人研討會要報告),他們就等醫院通知住院開刀……

只是,這樣的決定之後,有種隱隱的浮躁感逐漸瀰漫,在房間裡準備著研討會的資料,一邊聽媽媽在收拾住院衣物的聲音,突然間,有種明白。於是,走出房門跟媽媽說我晚一點北返,等爸爸開完刀之後再回去,有什麼事,我在家當後援……

媽媽聽完,整個人鬆了下來,說她其實會怕……跟她說,她有很多工具可以用,她的穩,可以讓爸爸也穩下來,穩下來,就不會有事,有事,還有我在……媽媽稍微放心地去睡覺之後,我開始聯繫排開原本的行程(獲得完全諒解),上網搜尋可以租借電腦的場所(後來知道可以在圖書館、網咖還有一些資訊電腦公司用到電腦),提醒自己記得去高鐵換票(已經拿的票不能網路退票,只能當場換退票),然後留下訊息詢問擔任圖書管理員的小燕子圖書館是不是可以讓人使用電腦修改存取檔案……

隔天起床,小燕子已經回訊,幾個訊息來回,獲得拯救生涯的救命筆電一台,完全不用擔心要去哪個圖書館或網咖使用電腦工作。放下心之後,準備去高鐵換票,才走到捷運站,被媽媽急call回家,因為原本預計晚上或下午的住院,醫院在早上九點就通知住院,於是,協助整理篩選打包,在樓下陪爸爸等媽媽就緒的片刻,爸爸交代了我如果怎樣,就要怎樣……一直嘟嚷著沒事沒事的爸爸,眼淚掉了下來……

還好還好,這是我的專業。

所以他說該怎樣的時候,我聽他說,然後,跟他說第一個怎樣不是他說了人家就會聽,所以,不用管……順便問他,啊如果怎樣,是燒燒,還是埋埋?爸爸笑了出來,整個人鬆開,燒燒,燒燒……啊還有嗎?爸爸想了想,沒有了耶!(好豁達喔!好簡單的交代…我的交代應該會落落長呢!)

接著,跟他提醒他跟我的約定。他說要跟媽媽陪我到七十歲的,不然一個人好可憐(這時候要跟他說我很可憐)…..也跟他說他得穩穩的,這樣媽媽才會穩穩的(我的兩面手法)……然後,他也穩下來了⋯⋯生命的重要他人,在這關鍵,起了作用。

然後呢,運輸隊長(當不了驚奇隊長,至少可以自封運輸隊長吧!)開著車送兩人去高醫,忘記今天週日,大門不開,於是乾脆去高鐵,換完票開車遊高雄,再送回高醫急診出入口,轉去跟小燕子拿救命筆電,進入待命的工作狀態。

其實,只是為了紀錄下來。這兩天不到的時間,卻已彷彿過了好久……事情的優先次序也調整了一下,對應我們疫情受訪者深刻的體會:

事情來了,才會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

上一篇:青春可以再洋溢

下一篇:細緻的體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