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私!七大老闆最在意的職場KPI 贊助
2021-10-21 15:17:24andie

在實現夢想的路上

20201021

昨天跟系上老師討論研究的進程,意外發現,原來,好多老師除了當老師之外,還有好多有趣的生活,像是,務農......


聽著系上老師說著他們如何一整個家族在颱風過後去田裡幫忙年邁的父親整理倒塌的農舍,揮汗如雨挺不直腰;怎麼在中秋月下烤肉品茗,聽著蛙鳴蟲吟......我這個都市裡的國營企業初中階主管在公寓裡養大的小孩,只能睜大著眼睛,不斷地眨吧,天哪!原來課本裡面的生活,對有些人來說,是真的耶!我一直以為那是編出來的(就是那個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或是一群人拿著扇子圍在院子裡聽長輩說故事撲螢火)......


然後,也聊了一下之後土地的可能規劃(民宿呀休閒農場或是什麼的)...接著像是想到什麼,系上老師問我:「吃竹筍嗎?我們家好多!無窮無盡,吃都吃不完!」


「吃吃吃吃吃!我最喜歡吃產地直送的農作物了!」


於是我們討論了什麼時候要「交貨」,該如何料理比較恰當(竹筍是個很有個性的食物,採摘下來當天沒有馬上處理,整個就難以下嚥了!於是我拿到的鐵定已經是處理過的囉!但是光想到,就覺得好開心!明天要去買沙拉醬...


只是,不習慣單方面接受的我也喜歡交換禮物,就約好要拿剛團購的麻油猴頭菇當作回禮,剛剛又想到前兩天其實醃了批臺南小黃瓜(小黃瓜哪裡來的我其實不知道,但是醃的比例很臺南,所以戲稱臺南小黃瓜),系上老師一聽秒懂,說她是臺南人,不怕!恰巧,明天系上開會,於是,明天,就會是讓人興奮的交換禮物日...


曾經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有個夢想:在一個離世不遺世的地方,有個可以讓人身心放鬆的所在,各司其職,各取所需...等能量充飽了之後,再離開打拼,或不離開也可以...


以前,覺得這個夢想好難,離我好遠(因為我們家沒有這個條件支撐,一切似乎都要自己從頭打理)...


可是,慢慢的,好像,也沒那麼遠了(好幾個朋友似乎都有著這樣的條件)!


好像真的沒那麼遠了...控制自己所能控制的(controlling what you can when things feel out of control)...繼續,如常,生活...還好,我們還能如常...天總是攏會光...


--------------------------------------

20181021



上了三天的工作坊,主辦老師曾經提到,十年前,Sally and Dan來過臺灣給過一場小小的演講,十年後,他們再次來臺,讓她覺得意義重大...


老師說的時候,心裡,閃過一個印象,十年前,剛剛回來臺灣不多久,我曾經幫老師翻譯老師同學的演講,也是一對夫妻,但是,記憶中,怎麼找,都不覺得是眼前的兩位老師,於是,把自己放回專心聽講的學生身份,去了解後現代的反思歷程如何看待人,看待關係以及如何操作。


最後一天的上課,三天都坐在我後面的夥伴,在早上休息的時候告訴我她準備一些東西要給我,但是,要我有耐心等到最後...鬧了她們三天(參加工作坊的時候我總喜歡玩弄我的鄰居,當作一種了解彼此的方式),聽到自己又會收到一份禮物,有些期待,也在想,會是什麼?不過,一進到課程裡,我又忘記這件事情了。
直到課程最後,主辦單位放了這三天來的照片剪輯,也放了十年前他們來的時候的相片,一閃而過的身影,我完全沒看清楚,只覺得,裡頭,有個似曾相識的側影,讓我有更深的懷疑,是嗎?


然後,身後的夥伴問我,「妳沒看到嗎?」


「看到什麼?」


「那個穿白色襯衫的人呀!」


「誰呀!」


「妳呀!」


「是嗎?真的是我?」


身後的夥伴很肯定地點點頭,因為,相片是她提供的。十年前,她是工作人員,所以,她很知道,那是我。


然後她訝異我怎麼會忘記幫忙Sally and Dan翻譯?我說,我記得翻譯這件事情,但是,完全忘記我幫的是他們。接著在正式結束的時候,賈紅鶯老師邀請我一起去和他們照相,我轉身跟Dan說,我之前幫他們翻譯過,但是,完全忘記了!而Dan,轉頭對著我大笑,回我,他們也完全忘記我是他們的翻譯啦!於是,幾個Iowa State University婚姻與家族治療的校友(我是老師們口中的小愛荷華仔)就在「嗄!原來我們曾經相遇過!」的笑聲中留下了十年後的好玩。
十年!


這十年來,從博士候選人到博士,從自由工作者到助理教授,人事來來去去,工作繼續做著,不只為了自己的自我認同,也為了那樣的自我認同之下愈來愈清楚的目標;而Sally and Dan的訓練,從三個小時,成為三天,很舒服也很受用的整整三天,是感受到厚度與底蘊的訓練,是十年後我想成為的樣子(二十年後是Kenneth Gergen)...


當然,十年來還增加了上等肉的份量!不過,既然是上等肉,增加愈多,自是愈值錢的啦!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