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10-07 21:53:20andie

還在的人

20171007

  年輕時一通從宿舍地下室的公共電話撥出去的電話所連上的緣分,今天搭車從中和一路塞到三峽來,因為,想要讓我對Nvivo更熟悉,畢竟,早在他的博士班時期,他就已經讓Nvivo成為他寫論文的好助手了....
  結果,我們花在吃飯聊是非的時間比介紹我跟Nvivo培養感情的時間還要久(不過,這部分,幫忙很大,因為我們試出了很多我一個人找不到的功能,而且,由於他相對熟Nvivo,也提醒了我用Nvivo的參考書不能像用SPSS的統計書籍一樣,因為,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思考脈絡....)。然後,突然之間,我們兩個人完全不知道到底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哪個場合,是怎樣看到彼此的?
  這是一個什麼情形?
  我記得跟誰、跟誰、跟誰、還有誰誰誰誰誰的第一次見面的情形,但是,卻完完全全不記得到底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樣的場景,而朋友也沒有任何的記憶....
  然後,這個與我幾乎同時間的出國唸書,在不一樣的國家,同樣面對語言的掙扎與學業的壓力,在同年取得博士學位的男人,差不多要往下一個關卡邁進了!
  我看著身邊的這個男人,這個,知道我所有風花雪月的男人,這個媽媽看到我跟他的合照很興奮地問著「這誰?介紹給我們認識呀!」然後當我說了名字之後,聲調馬上降到冰點,「喔!怎麼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媽媽沒有不喜歡他,只是誤以為他是別的有可能性的人)的男人,在努力了那麼久之後,也即將邁入另一個階段,心裡頭,有著『終於』,的開心,但也有著,『天哪!那只剩我了』的啊~~~~~~~
或許,那真的是前世約定的!所以,完全不記得這輩子我們是怎麼相遇的....
  或許,我們前世約定今生以兄妹相伴,在很多地方,我們極端地不一樣,像是,實際採取過行動的風花雪月的量(我們呀,應該是常態分配的兩個極端),像是,生長過程中與親友互動的密切程度(我們家,真是孤僻得可以,所以如果我的某些不知人情世事讓你們覺得奇怪,請原諒,因為小時候在這方面真的很欠栽培)...但是一些地方,我們卻又很像:英文並不是太好,卻又跑去英語系國家念書;成績並不頂尖,但一路苦讀...
  也因為這樣,當在這一路上,一直走在我前面的男人遇到一些事情,在他身後一步觀察著的我,總能知道,我不會有問題的!因為,我們的處境類似,他可以過,我也可以過,更何況,有他在前面帶著...
  好了,因為看起來,真的只剩我了,所以呢,回頭,要來跟Nvivo 10當好朋友...
  如果你們發現我最近在文字上聒噪得很,那,嗯,對,壓力到一個程度了...請海涵...
---------------------------------------------------------------
  剛剛看著朋友對某些事情的領悟,讓我想起幾天前跟老同學聚會的時候的感覺。
  其實,人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有著很不一樣的社經地位,然後,經過了這些年的境遇,位置,當然就又會有些不同。
  我一直覺得我們家是小康之家,該有的(不過這個『該』每個人的定義可能就不一樣囉!我的定義來自兒少保護的概念),沒缺過,想要的,卻不一定要得到,而且,零用錢是從國中之後才開始慢慢給的。小學階段基本上父母並不給零用錢,要透過做家事才能夠賺到,而且,賺到的錢一定得存起來,因此,福利社,很少可以光顧。所以我永遠記得自己偷了媽媽的五塊錢去福利社買了一包王子麵,吃了一大口之後就緊張到完全吃不出王子麵的美味,把剩下的給了幫我去福利社搶到麵的男同學了(其實那時候已有大姊大的架勢了)...
  一路上,省到大。而且是,很省很省很省!因為,完全不知道下一筆支出會多大,會不會不夠花...
  也因為這樣的很省很省很省,當一筆大支出,『出國唸書』,出現的時候,爸爸媽媽有些緊張,甚至希望我能打消那個念頭,因為,他們負擔不起了...我,拿出存摺,跟媽媽說(那時爸爸應該已經退休,而且家中的經濟大權一直都在媽媽手上),我自己已經存到第一年的費用了,只要再幫我一點點,之後的,我會去到那邊之後再打算....就這樣,出去再回來。
  然後那天,跟老同學吃飯,被其中的一個老同學請客了...其實,當她出現,又點了好幾道菜的時候,我已經知道了她的意圖...我呀!常常被某些老同學照顧著,用著各式各樣的方法,而請客,是其中之一。雖然,常常被請客,感覺並不是很好,會有一些負擔,但,我也在想著,我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回報這樣的照顧,當她們想要好好照顧我的時候?會不會,被照顧著,就是一種感謝?
  後來,跟另一個老同學去星O克續攤,並等著辦完事回來跟我們會合的老同學。長年住在國外的她,看著星O克的帳單(各付各的是我們對彼此的體貼),睜大眼睛,對我說著:「天哪!比美國還貴!臺灣的星O克為什麼可以比美國還貴?」
  哈哈大笑之後,對她很大力地點點頭:「這就是我很不喜歡星O克的原因!因為,他們莫名其妙地很貴!又沒有真的好喝到哪裡去!」
  接著,我們有種可以大聲喊貴的輕鬆感,那種平民階級偶爾可以奢侈一下,但還是過著省省的日子較自在的輕鬆感覺。
  是什麼造成這樣的感覺呢?
  其實呀,很敏感,但是,卻又很實際的,就是,階級!
  有機會,再來討論這階級對人產生的影響呀!
  (怎麼有種愈來愈社會學的感覺....)

上一篇:當下的幸福路

下一篇:虛擬人生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