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假期 優惠折扣立即享 贊助
2021-10-05 13:13:08andie

那些年的1005_坦承面對吧!

20211005
有些事情寫下來是為了騰出腦袋中的記憶體來運作其他的事情,但往往寫下來之後,真的就忘了,連那些當初深刻的感受都會忘了。其實,忘了就忘了,也沒什麼關係。只是有時候為了教學,為了對自己的生命模式有更多的掌握,忘了也就可惜了。所以,開始把這些年來在臉書上還值得留下的心情瑣事轉過來,方便之後的查閱。
歷史上的這一天,看到了關於感情出狀況的兩個事件,一開始,好像沒有關聯,但實際上,隱隱有著相同的脈絡:
在事件中的人失去了對自己、對他人的真誠:不能誠實接受自己的需求、面對誘惑佔盡便宜、看見脆弱趁火打劫...
是不是,我在看見其他人的這些狀況的同時,也能意識到自己也沒什麼不同?
就,坦承面對吧!
---------------------
20191005
今天終於結束了一個性平案件的調查...來回奔波數次,聽著雙方的說詞,和小組做出充分的討論之後得到共識,然後在回程的路上,心裡不斷地思考著,這事件到底是怎樣走到這個狀況?一開始,沒人希望這樣的,不是嗎?
『失去真誠』,是我從結束調查回到住處,然後昏迷了好幾個小時(是有多抗拒呀),讓『實習醫師』對救人的熱誠再把我撈回來之後,發現的可能結論:在事件中的人失去了對自己、對他人的真誠。
不能誠實接受自己的需求、面對誘惑佔盡便宜、看見脆弱趁火打劫...這個案件,彷彿讓我看見魔鬼代言人的臺灣在地版。調查的工作,到此告一段落,然而助人的專業,才開始要啟動。年輕的雙方,如何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在事件裡學習到對自己以及對他人的尊重...哎,我看到讓我昏迷的抗拒是什麼了:我們的專業,或許,不必然真的可以幫到什麼樣的忙,如果這些靈魂,決定堅持選擇曲折的路徑...
不過,尊重啦!就算是曲折,也一定會有曲折的學習,而且這是他們認為最好的選擇,除非,他們想要也願意看到其他可能,而且做出改變。
----------------------
20151005
回來大概兩個多小時了。如果從一早五點半準備出門算到現在,我想,對我來說,今天是個超級透支的狀態。透支到,中午因為急著趕赴另一場的訓練,把隨行杯以及學生託同事送來的六個台中名產老婆餅遺留在中興大學的教室中,還好,兒家中心的助理還有下午的課程要繼續,所以可以幫我解決老婆餅,並且帶回隨行杯。
中午從中興大學趕赴豐原的過程,搭到家暴加害人的車,即便一早的司機先生告訴我們,只要是有牌的計程車司機,都是警察掛保證的良民,因為,有前科的人不可以開計程車(是的,我也是現在才知道)。我怎麼知道中午的司機大哥是加害人?因為,他問我,在上什麼課?我跟他說,在幫新進社工上課(其實有幾位是督導啦!他們願意來上基礎課程,真的很感謝),大哥一開始還不斷問我什麼是社工,我講了半天,最後說是社會局的工作人員之類的,他才說,「那不就是社工(是啊!我應該一開始就說了吧!)?就是那個沒事會把事情變複雜的社工?」
聽到這裡,我開始有點緊張,因為,氣氛怪怪了。只是,hold住場面,也是這十多年訓練出來的專業之一。
「大哥,怎麼說社工會把事情變複雜啊?」
大哥開始激動地說他的朋友怎樣怎樣被告,原本沒事的兩個人,弄到後來一直跑法院...我聽著,心裡有個底,但繼續認真地聽,而且不斷對上他從後照鏡傳來的尋求認同的眼神,「啊!怎麼會這樣啊!」「大哥,你真的,吼,好氣喔!」(我是真的相信他會生氣,因為,如果我為了一個人花了一百多萬的畢生積蓄,但那人還是選擇回去他那身體很糟糕的老公身邊,意思是,我是被身體很糟的男人打敗的那個,我也會好氣好氣!)大哥聽著我的贊聲,情緒平穩了一點,跟我說,其實,這是他自己的經驗。而且,如果,他不放下,怎麼申請保護令都沒有用,他照樣可以去買把槍把大家都ㄅㄧㄤˉㄅㄧㄤˉ,來個同歸於盡!社工跟警察幹嘛一再慫恿對方申請保護令?好像他是大壞蛋一樣,但他其實才是受害者,幫人家治病、幫人家養小孩,到後來還比不上一個敗腎的男人...
「真的!」(這時候發現原來綜藝節目的敷衍同理竟然有效)「大哥,你欠她的啦!」(連慈濟師姐的方法都有用耶!是怎樣?)
大哥慢慢緩和情緒,說,「如果是妳來當社工,我就不會那麼生氣啦!」
「哎呦!大哥,社工其實也會因為經驗而不一樣咩!所以常常需要再訓練啦!」
「也是!」然後他又跟我分享了他的另一個社工其實就讓他覺得受到尊重,而不是一面倒地說他是壞人。也跟我說了他的其他生命故事,像是,他是如何受小姐的歡迎,是怎樣坐懷不亂⋯⋯
老實說,這原本二、三十分鐘不到卻開了四十五分鐘的路程讓我提心吊膽著,一方面,擔心他的情緒影響了開車的安全,一方面,也著急接下來的訓練即將開始,我卻還在路上,更沒時間吃午餐(肚子好餓說),還有另一方面是,原本可以在快速道路解決的路程,竟是在產業道路彎來彎去...不過,還好及時抵達,也還好司機大哥自動降一百元(不然我會生氣),而且下一場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已經貼心地把餐盒放在我的座位上,於是,喝了一口咖啡,磕了一顆桂圓蛋糕,緊接著下午四個小時的訓練。
台中一天,好用力(最近上課有種要把自己掏出來的用力感...很特別!我還在感覺這是怎麼回事)...還好,接下來幾天,可以在研究室,開始安靜地,動腦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