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0-23 20:31:34andie

訓練的細緻度

20181023

氣平了,回到住處,跟工作夥伴討論著可能可以提供的訓練評估計畫(訓練完做評估,以了解訓練成效的計畫),夥伴跟我說,他們只想參加一個不想參加另一個。因為他們知道其中一個對他們現在的工作會有幫助,但是還看不出另一個訓練對工作的幫助在哪裡....

深吸一口氣,我穩住自己的長長喟嘆,打開耳朵,閉上嘴,靜靜聽工作夥伴來自實務現場的親身經歷與觀察。然後突然之間,Dr. Sonja Parker今天在我需要按耐住飆罵髒話的情緒,給出我這兩天的感受與回應之後(那是一個好氣餒的狀態喔!一個那樣高的位置,說出那樣糟的話,還代表著我們的政府?),特地跑下來我們聽眾席,跟我們說的一席話,冒出來:

她說,當初他們發現美國來的SDM兒少保護評估模式跟澳洲本土的Partnering For Safety(PFS)工作模式超級合拍,很興奮地跟美國兒童研究中心的主任Dr. Raelene Freitag 討論是不是就開始提供兩套可以相輔相成的訓練給兒少保護社工?兩個興奮的教育訓練者原本就打算這樣分別給出訓練了,但是,突然之間,Raelene 抱著頭(Sonja這時候用雙手扣住自己的兩邊太陽穴,搖著頭,那樣的表情彷彿Raelene直接在場說給我們聽),說,「等一下等一下,我們不能就這樣把兩套教材丟給社工,期待他們在忙碌高壓的工作中自己做出整合,領會其中操作的方法....我們需要幫他們把工具整合好,然後,再告訴他們可以怎麼做!」於是,跨國的合作開始展開,他們來來回回修改他們的工具,讓兒少保護社工能夠更輕鬆地就使用這樣的工具,而且,Sonja說,一旦兒少保護社工明白如何使用,就可以放手讓他們隨意複製,因為,他們已經長出他們自己的模式了!

這段畫面之後,我明白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於是請工作夥伴給我一些時間,讓我來跟我的教育訓練夥伴討論一下可能的訓練提供模式,再跟他們討論可能的做法。同時之間,傳了訊息給正在北京帶訓練的教育訓練夥伴,告訴她,我們需要針對我們打算給出去的訓練,好好地規劃整合一下,因為,這是身在我們這個位置的人,需要去承擔的責任。

只是,我,深深覺得自己對不起我的肝.....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