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0 11:21:28orangebach

10/29內田光子鋼琴獨奏會,東京

在東京休假兩個禮拜,由於行程交錯了其他人,兩個禮拜只能聽兩場演奏會,嘆氣!

昨天第一場音樂會是內田光子鋼琴獨奏會,曲目是舒伯特的D. 576, 784 & 959,地點在三得利音樂廳的主廳。

日本是全世界古典音樂人口比重最高的國家,最高也不過超過1%左右,我對日本古典音樂環境知之甚少,唯一聽過的音樂廳也只有三得利音樂廳(Suntory Hall),到了才發現東京聽古典音樂的場地相當多,除了三得利音樂廳,至少還有墨田音樂廳、國家歌劇院和國家劇院,其餘更多還沒來得及研究。

三得利音樂廳在Ark Hills大樓裡面,搭地鐵南北線坐到六本木一丁目站出來後,按照音樂廳官方網站的圖示照表操課,三五分鐘便可步行到音樂廳。
一來到音樂廳感受便與在倫敦非常不同。三得利音樂廳在音樂會開始前半小時才開門,其他時間大門深鎖,只有售票口露出微微小光,即便6:15門口已經湧進大批聽眾,在音樂廳門口排起人龍,大門依舊深鎖。
日本古典音樂聽眾,與其他各地的古典音樂聽眾雷同,是年紀最大的一群,身處其中依然覺得自己很年輕,同時也期待自己到白髮皤皤這把年紀時,還能到身體矍鑠地到音樂廳聽音樂會。不同的是,他們真的穿好整齊,穿得跟倫敦的歌劇聽眾差超多,相較之下,倫敦的古典音樂聽眾到音樂廳就像去看電影,服裝相當隨興,比日本聽眾邋踏許多。讓我吃驚的是,國外聽眾超少的!沒遇到幾個西方面孔,而他們穿得也的確非常隨興,我當然也是走西方隨興路線--儘管內心有那麼一點點汗顏。

我個人覺得跌破眼鏡的是,三得利音樂廳門口有「聆聽音樂會禮儀手冊」(英文版),向來音樂會禮儀並不成文,這樣大費周章印成手冊、裡面還有To do list,請大家在音樂會開始前逐條檢查,前所未見。至於音樂會開始後,則逐條列出禁止事項,請大家嚴格遵守,印象最深刻的是:所有會發出聲響的東西和行為一律禁止,包括:不能打開塑膠類包裝,糖果紙也不行;不能翻節目單:不能翻找隨身包包;身體不能隨音樂大幅擺盪;所有中大型外套和隨身物品一律請寄物;不能打呼;咳嗽或打噴嚏請用手帕掩住口鼻等;真令我眼界大開!

先提一個小插曲,內田光子下半場演奏D959時,我前方三排左右有位中年婦人翻閱節目單(這個錯誤我絕對不可能犯,因為看不懂根本不會翻),出現紙張的聲音,前面一排的男士氣得叫旁邊的服務人員制止(他真的非常生氣),有必要氣成這樣嗎?

言歸正傳,講到演奏會本身。

這是我第二次聽內田光子獨奏會,第一次是六七年前在倫敦的Southbank Center。

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感性上來說,昨晚內田光子的舒伯特沒有感動我,我沒有太大感覺,與期待中舒伯特的溫暖和詩意相去甚遠。

理性上來說,既然感性沒被激發,理性也就有相當多的疑問。一是內田光子很強調觸鍵的對比--略顯神經質的音色大小對比是他招牌特色之一,昨晚的招牌特色放在舒伯特奏鳴曲上顯得頗為斷裂,與舒伯特曲子本身串聯、絮聒的特質有點違和。

二是錯誤滿多的。首先是D576第四樂章的快速音群,他的手指掌握的速度不均勻,有點失速,然後失速中有錯誤;接著在784和959也都彈錯,聽起來不像是誤觸旁邊琴鍵這種錯,而是手指放錯位置整串音符錯。這個.....年過七十,手指控制程度不比從前可以理解,但舒伯特的曲子應該沒有困難到難以控制的程度;此點我頗為困惑。

在此再插個話,波里尼本月份在日本有三場獨奏會,分別是7、11和18日,七號獨奏會曲目是舒曼,結束之後他便認為自己手指狀況難以迅速恢復,要求主辦單位更動演奏曲目,由原本的蕭邦改為其他更適合他手指狀況的曲目。當然這要像他這麼大牌才敢這樣大辣辣的臨時調整曲目,另方面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哪裡,就做到那裡,沒有勉強。

這場演奏會也不是沒有感動我的地方。最後安可曲--也是舒伯特,但我無法辨識,結束之後,全場起立鼓掌,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觀眾一起起立鼓掌,支持自家國內音樂家、支持日本之光的熱情,打動了我。他們真的超級挺內田光子的,也讓鋼琴家得到非常大的鼓舞。

音樂廳本身的音響效果無話可說,殘響非常非常小,讓琴聲清脆晶瑩剔透,最重要的是讓鋼琴家自己可以聽到相對正確的音色,自己可以隨之調整。套句三多利音樂廳的介紹文字:「三得利音樂廳是亞洲第一個『葡萄園』式設計的音樂廳,我們期待每個座位都像葡萄園裡面的葡萄,音樂的音色如同太陽般均勻灑落在每顆葡萄上,讓每個座位都能充分感受到陽光的滋潤」。昨天我就是被陽光灑落的葡萄串中的一顆葡萄。

我的第二場音樂會是Alan Albert指揮NDR,上半場與Rudolf Buchbinder合作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下半場是布魯克納第七。這場原本鋼琴家是狼女葛莉莫,後來同樣因為手臂受傷,換成義大利鋼琴家Buchbinder,我超開心的!開心不是因為葛利默受傷,而是可以聽到Buchbinder!

至於下半場布魯克納向來對我太過深沉,這幾天得好好練一練囉!
orangebach 2018-11-02 08:40:52

太棒了!我很喜歡Buchbinder,之前都是看他的影片,現在能看到現場真是太棒了。

很好奇他們如何臨時找到鋼琴家來替補Grimaud,而且曲目不變動。Grimaud在台北的那場也取消,後來不知道找誰上場代打,我直接收到他的退款通知。

11/8我已經回台北,不然最近超級想聽Ravel piano concerto.

JCY 2018-11-02 06:07:47

真是太巧了!今天我也要去聽NDR這場!Buchbinder還沒聽過他的現場所以非常期待!

另外Helene Grimaud 11/8跟NDR那場是改由Anna Vinnitskaya彈Ravel Piano Concerto, 也是個nice surpri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