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5 23:29:55冽玄

【鬼滅炭禰】拂雨微晴

──拂雨微晴。

 

禰豆子和炭治郎踩著石階一路上至山頂時,滿山遍野的紫藤,綴著晶瑩雨落,霎時香氣滿盈,醉人心脾,引得二人頻頻駐足。禰豆子把手中的紙傘展開,勉力踮著腳尖,想給炭治郎遮擋雨水。炭治郎彷似注意到她的侷促,卻未如以往開口接過傘柄,而是彎下身拾起恰好掉落在階梯上的一串紫藤,將將被雨墜打而下,沒了濃郁的香意,卻有別樣清新。

禰豆子在他蹲下身的同時,也跟著蹲下來,炭治郎立刻伸手把她攬得緊緊的,禰豆子知道他怕自己摔著,只是同他靠著頭笑。炭治郎問她累不累,她搖搖頭,轉過臉把他右手捏的紫藤拿來細看。她的肌膚如輕雪,透著盈潤的白,將那極紫浮紅的顏色襯得十分,炭治郎微微瞇起眼,瞳眸映著女子秀麗姿容,笑意彷彿來自心底,低聲道:「禰豆子真的長大了。」

禰豆子愣了一瞬,垂眸望著手中的紫藤,綴飾花間的清露為著傾斜掌指而翻覆,一顆一顆在她腕側聚成一段細細的小溪,流進衣袖化作冰涼;禰豆子搖搖頭,似在回應炭治郎的感歎,而後便抬手把紫藤別在兄長的耳邊,笑道:「哥哥真的很適合長髮呢。」

炭治郎本該故作苦惱,如同他們共處的每個日夜,只為她粲然一笑;此際卻覺心中平和,那張俊秀清逸的男子面容,湊著禰豆子的掌心,安然而笑,便如山澗流泉,在她心上蜿蜒。

禰豆子指尖輕撫著炭治郎的臉顏,小心翼翼彷彿從未親近,她喚他「哥哥」,炭治郎便回「禰豆子」,他的聲音溫柔已如花落無聲,半點尋不出面對過去一切艱難、困頓的堅韌強大,禰豆子在覺出他一呼一吸間的小心翼翼之際,就像發現兩人共有的秘密般,輕輕偷了笑。

正想直起身子,與他早些下山,卻腳下一滑,猛地向前撲去,炭治郎連示警也沒有,使勁把她抱到懷裡,力道之大,彷若即將失去,紙傘一路滾至下方石台,兀自在風雨中飄搖,他們在石階上抱坐成團,衣衫漸濕。

禰豆子幾乎透不過氣來,也不曾出言要他鬆手,只是傾身上前,攬住他的頸項,讓彼此可以聽見彼此的呼息與心跳。

她想告訴炭治郎「不要怕」,可他從來也不肯讓她擔心,他所失去的右眼左手,不是執著、不曾失望,更無憂懼,她只是不捨,她只是──自責。她好想陪著他。

就像他一樣。

 

禰豆子醒來時,發現原本枕在膝上午睡的兄長已不見蹤影。她慌忙站起身,在家裡喊了幾聲,無人回應,正欲穿鞋去尋,便發現那件綠色格紋羽織懶散地躺在地上,毫無生氣,不由蹙了眉心,撈起來穿在身上。

她在山間一路小跑,始才發現周圍的景色並非日常生活的山景,而是碧竹成蔭,圍繞來路,糾纏去路,教人一時進退不得。禰豆子躊躇片刻,便矮身穿過那竹葉掩蔽的洞口,外頭天光大亮,巷道內鳥語唱和,似是寧靜的午後,人們皆在家中休憩,路上並無行人。

禰豆子一面前進,一面張望,想張口呼喚,又恐擾人清夢,只得仔細梭巡,不錯漏任何響動。走過一條道,轉入另一條街上,便見到那高高束起紅褐長髮,在日光下恰似炭火映紅,如有流焰浮耀,她心下一鬆,腳下不停,預備追趕上去,怎知追到近處,人已不見。

她耐心地又把每個轉角看過,且走且停,直至視線開闊處,方知外頭竟是好大一片花田,正有一人立於中心處,仰臉望著萬花飛旋;那人背對著她,外穿一件黑色羽織,長長的髮迎風而動,在滿目燦色中兀自沉靜;禰豆子心下一突,不由捏緊了身上沾著熟悉溫度的綠色羽織,她不敢上前,本該如常的呼喚如鯁在喉,僅能默默凝視著那人。

不過半晌,那人似有離去之意,禰豆子難得急躁起來,一時失了分寸,重重跌在地上,卻不覺得痛楚,只是喊聲夾雜著一絲若有似無的哽咽,「哥哥──」聲音似要脹破心室,迫得她咳出淚水,狼狽不已,可她顧不得那些,想爬起身來,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力,直至被人扶起,才勉強站定。

「禰豆子!」炭治郎又驚又喜又憂,神色精采紛呈,禰豆子看著他明淨的雙眸,有力的雙臂,總算明白自己身處夢中,那些家人相伴的溫馨美夢,抑或成為鬼秉著守護兄長信念的夢,盡皆消散,唯有眼前這個,唯一的人,好好地站在她面前。

禰豆子想問為什麼?可不知從何問起,她的心口發痛,兩行清淺的淚痕重又溫熱,那人卻只在執手間輕柔拂去,「哥哥一直在等妳。」

炭治郎抱住她,這次的力道遠遠不及此前每一次,卻宛若此生最後一次般,鄭重珍視直要看見永遠,「能在這裡與妳在一起,我很高興。」

「哥哥……」禰豆子聽著炭治郎的心音,如真似幻,本不必入心,可她想聽,想一直聽下去,「哥哥,對不起。」

她想為她的不捨、她的自責,甚至曾因為憂心而藉故對他生氣的自己,向他道歉。他不會怪她,她知道呀,可是她想說,所以就說出來讓他知道。

只是這樣而已。

「禰豆子,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禰豆子搖搖頭,這是她的夢,她比誰都清楚,這個夢,是屬於她的。

但願他不要知曉。

 

禰豆子在黑暗中握著炭治郎的手。

外頭的雨已經停了,她的手很冰涼,他的手卻發燙。

他壓抑在喉間的痛苦低吟,她抑制於心尖的劇烈顫抖,似天際未散的陰翳,在那雙粉晶色的眼底,下起綿密的雨。

窗邊,鎹鴉漆黑的瞳仁映著一室靜寂,一點晶瑩落入胸前鳥羽,再不復見。 

 

 

--

後來想一想,上篇的完整劇情好像不適合寫出來,所以就還是模糊模糊XDDDDD天啊我又好想睡覺喔喔喔喔喔喔喔(也該睡了)